东北小城的灵异事件(部分是我亲身经历)

今天才看到天涯的莲蓬鬼话兄弟们写的都很不错,小弟也想把在我们老家哪发生的一些事件跟各位唠叨唠叨.呵呵兄弟我书读的少文本不行有不妥的地方还望各位海涵.其实这些事件有些是独立发生的有些是有连贯性的我挨个给大家讲讲.
事件一:
黑白二莽
这件事从发生到现在应该有40多年了,当时文革刚刚开始到处是革命小将"红卫兵"他们除了"斗私批修"革命造反以外还有个任务是破四旧.一切寺庙,道观,个人家里的古文物及一切跟革命无关的东西一律销毁.
我们矿就有这么一座庙,此庙位于矿上正西的小山坡上没人知道老君庙是何时修的了据说没有矿的时候就有此庙.说是庙其实很小就一个小正殿供奉着太上老君,所以也叫老君庙,但是庙虽小胆五脏俱全里面雕梁画栋墙上有十殿阎罗栩栩如生,庙里有两个道士一老一少,老道士姓张,人们都叫他张老道.此人平时话不多长的矮矮胖胖的满面红光虽说不是仙风道骨但经常给人看病但分文不取心肠很好,小道士是他的徒弟但没人知道他姓什么因为他是哑巴平时就种点菜也挺勤快的.
楼主 焦溜丸子盖浇饭  发布于 2011-01-19 23:12:39 +0800 CST  
话说文革初期老君庙首当其冲被列为红卫兵的重点扫荡对象,每天都有红卫兵小将一帮帮的到庙里找张老道,让他还俗并拆掉这旧社会的毒苗.老道当然不干就与他们理论,后来就发展为武斗了他们强行推倒了神像捣毁了壁画就差扒房子了.尢以刘姓头目最猖狂.将张老道反绑在大殿柱子上用脚狠狠的踹老道士的肚子直到老道口吐鲜血不省人事这才罢手.临走还告诉小道士明天不搬走就把他们两个关起来.
老道晚上就不行了临终时告诉小道士一个秘密.原来张老道出家在山东泰安,年轻时随师兄为了躲避战乱就到了东北来到了我们这,当时日本鬼子刚刚投降就在老君庙的位置就是个乱坟岗都是被日本人害死的劳工,死后就随便扔到了山岗上,(现在我们那80岁以上的人都知道当时的情景那是满山坡的白骨天上成群的乌鸦到了晚上绿火莹莹有人经常能听到叫骂声和痛哭声,
恒山矿正式交由共产党手里后的第一项任务就是清理满山的白骨像骨架全的单个掩埋,残缺不全的统一挖个大坑就地掩埋.后来他们师兄弟俩就在原埋残骨的大坑边上盖了这庙,几年后老道的师兄就去世了可不久后张老道发现师兄的坟边长了一株大芍药花而且每天早上都有一黑一白两条蛇来此吸食花露,每次吸完后并不离去而是绕着此花转上几圈然后才离开,张老道便知这两条蛇不是凡物于是就将它们收到了庙里,每日给他们讲经说法.
楼主 焦溜丸子盖浇饭  发布于 2011-01-20 02:06:00 +0800 CST  
张老道便知这两条蛇不是凡物于是就将它们收到了庙里,每日给他们讲经说法. 一日老道偶然发现这两条蛇每到夜晚便相互缠绕,头对着头各喷出一团白雾且久久不散,白雾中隐隐看到有一黄豆大小的白点,原来这两条蛇腹中都有"丹"每晚需吸收月光精华,(小时候听老人讲如果蛇成了精后它的眼睛就是宝石并且肚子里有颗"丹"有起死回生的功效.那时老是想:说不定那天就杀条蛇弄个"丹"尝尝.呵呵)老道心中又喜又忧,喜的是此二物果真是难得的灵物.只是还小没什么道行.忧的是一旦被心术不正的人发现并利用此密秘就会危害百姓,所以这个秘密直到临终时才告诉小道士,并告诉小道士带着这两条蛇赶紧走,说完就咽气了.黑白二蛇此时也显反应异常只见它们绕着老道士快速的转圈将体内的白雾喷出嘴里不时发出"呲呲"的声音但终因道行不够回天无力,小道士哭罢多时在师伯的坟旁将师父草草安葬了.
楼主 焦溜丸子盖浇饭  发布于 2011-01-21 08:39:00 +0800 CST  
从打那晚以后就没有人再见到过小道士,老君庙也从此破败不堪人们都说那闹鬼晚上经常看见里面有一大群人忙忙碌碌的不时传出凄厉的叫声.还好当时附件没有人住要不还不吓死.当然现在那里人住的多了且原来庙的原址又盖了新的房子但是房子盖好了以后没人住过.不是不是,那个房子住过一户人家,是这样的当初小道士走后不久庙里就荒废了人里面的东西也都被人拿的拿拆的拆不久就只剩个框架了后来有个外来的一户人家就在庙框架的基础上用土坯盖了新房(其实他胆子挺大的,房后就是两个坟包而且我想他可能也听说过闹鬼的事情)就在他们全家住进去的第一晚就中奖了.
据说前半夜风平浪静全家人想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踏踏实实的睡了早上他老婆先起来的一看我这不是睡菜地里了吗?再一看他老爷们趴在不远睡的还挺香她跑过去翻过了一看当时没吓死,他爷们满脸是血再看他家孩子也是一样,赶紧叫醒了用水洗洗没伤口也不疼.也不知道怎么就躺外面了.没感觉.就这样一连几晚都是这样从那以后就不敢住了,从此这房子就一直空着再没人敢去住.(我们小的时候也曾在白天,一定要白天而且得中午12点左右去那里比谁胆大,谁敢进去转一圈出来谁就是胆最大的人,现在想想也挺刺激的.呵呵)再后来政府在房子的前面修了个纪念碑此后就不见有人说闹鬼了.想想可能是那些被日本人害死的冤魂得到了安息吧.
更邪的在后面......

楼主 焦溜丸子盖浇饭  发布于 2011-01-21 11:46:00 +0800 CST  
就在人们几乎都忘了这事的时候有一天有人去石喇沟采蘑菇回来后就语无伦次了,嘴里嘟囔着:大长虫(我们那里管蛇叫长虫)大黑长虫.家里人一再追问下他断断续续的说出了原委.原来他采蘑菇的石喇沟离我们矿的水库不远.那天他在山头刚想坐那歇会因为他坐的地势高视线好就见水边上有条黑色的带子好像还会动,因为离得远(大概有五六百米远吧)看不见是什么东西他因为好奇就下山往水库走大概离那"黑带子"有百米左右看清了,那是什么黑带子分明是大黑蛇.足有水桶粗细,头在水里身子在岸上正喝水呢.当时那家伙吓的快拉裤兜子了转身撒腿就跑连蘑菇筐的不要了.此事就传开了大家都说是当年的黑白二蛇现在长大了可能要给张老道报仇来了.巧合的是没多久当年那些批斗和迫害过张老道的人接连的遭遇意外但大多活了下来只有那个刘姓"红卫兵"死了,被吊死的死状异常恐怖,七窍流血眼睛凸出惊恐的向下望着舌头伸出有半尺长,诡异的是他眼睛盯着的正下方有个比水桶还粗的洞还冒着丝丝的凉风,矿保卫科来人也没调查出什么矿上让人把洞添上了据说用了正正一卡车的土,再后来他家里人就都搬走了也不知道搬哪去了.又过了几年的一个正月有个司机在山里拉木头时见到路上趴着一条大白蛇差不多也有水桶粗细,那个司机吓得都不敢下车了,只见白蛇昂着头口吐人言说道:恒山有难我不忍生灵涂炭需过双年可保平安.说完就不见了,于是那一年我们矿家家户户又重新买的对联福字又过了一遍年.再后来没有人再见到黑白二蛇老人们都说:小道士他们已成仙了不会回来了.
楼主 焦溜丸子盖浇饭  发布于 2011-01-21 12:47:00 +0800 CST  
呵呵,好意见我一定改正.其实我是哪的人并不重要有些事讲的毕竟是逝去的人不想再冒犯他们的名讳.在此还望各位见谅.
楼主 焦溜丸子盖浇饭  发布于 2011-01-21 14:05:00 +0800 CST  
下面讲的是......
活见鬼,不死也得扒层皮--
这件事我小时候我的姥姥跟我讲过,但我一直认为是故事.大了以后跟我也证实过到底是真是假,我妈告诉我这件事确实发生过.
事情是这样的,我姥姥家后院有个邻居姓郑50多岁跟老伴还有个养女一家三口,他人不错没事经常跟我姥爷(外公)一块下棋,喝酒什么的.他比我姥爷小个10多岁管我姥爷叫大哥.那年他养女处了个对象后来不知为什么就黄了.后来她养女无缘无故的就死在了家里,身上没有伤.也不是煤气中毒.后来矿保卫科的来了也没检查出什么就把老郑头带走了,保卫科随后告诉他老伴说老郑招供了是他因强奸不成才杀了他姑娘.这事当时邻居没有人信是老郑干的,就连她老伴都不信.因为当晚老郑因为她闹肚子一晚都没睡,老郑就在上屋炕上睡觉都没出过屋,他姑娘住下屋,但是当时因为是文革时期,一言堂领导说的话就是圣旨,就这样给老郑定了个奸杀的罪名但终因证据不充足还是判了3年.
下面说说我姥爷因为他才是本文的主角"鬼"嘿嘿.
当时我姥爷已经得了重病因当时医疗条件不行最后只能在家里养,说白了就是在家等死.(其实他得的就是食道癌,要是现在的条件是能治的.嗨我都没见过他老人家)就这样在家挨了两年多就去世了.就在出殡的当天发生一件诡异的事情.
当时用马车拉着棺材(当时因刚刚兴起火化管的不严我姥爷可能是我们那最后一个没火化的了)开始还走的很好,但是刚转过弯往山上去的时候马车就不动了.不是马不走而是马拉不动了,只见马原地踏步可车就是纹丝不动.当时有明白的人赶紧告诉我舅跪下磕头,我舅马上边磕头边口中念叨:爸你走好,你不能老在家啊.果然马车立刻就窜出去了.就这样我姥爷去世半年多后老郑也到了出狱的日期,
楼主 焦溜丸子盖浇饭  发布于 2011-01-21 15:10:00 +0800 CST  
他回来的那天刚好是傍晚,而我姥爷他活着的时候有个习惯就是每天吃完晚饭就在家门口的树下坐着.那时人们家里也没电视,吃完晚饭就聚一块聊天,我姥爷家门前的大树就是个聚点,当然老郑在监狱里是不知道我姥爷去世的,
到了第二天他就来我姥爷家想老哥俩好好聊聊,一进屋就问我姥:大嫂今天你们家别做饭了,晚上到我那去吃.我这回得和我大哥好好喝两杯,这几年可把我想坏了.对了没见我大哥在家干啥去了?我姥以为他开玩笑呢就随口说道:你大哥看(二声)山去了.老郑道:我说的呢,昨天我回来路过你家门口我看见他了,没咋变样就是黑了瘦了.他还问我:回来了,明天到我这吃饭.我姥?当时楞了一下忙说道:别瞎说,你大哥都死了半年多了,你能看见?听我姥这么一说老郑当时脸都白了,说道:大嫂,你别吓我,我姥说:你不信你看看大丫头(我妈)那是给谁带的孝.我们老家哪家里老人去世后儿女都在胳膊上带黑孝布一般是带满一年.老郑嘴张的老大,半天都没说话让后转身就出门往外走,出去后就找昨天在我姥家门前聊天的人,挨个问过以后都说没人见我姥爷在门口,都说他活见鬼了.此后整整一个月老郑昏迷不醒卧床不起,不时嘴里还嘟囔着什么.为这我姥还去我姥爷坟上烧过纸.不久老郑好了但是对于这段时间的却空白了......
楼主 焦溜丸子盖浇饭  发布于 2011-01-21 15:57:00 +0800 CST  
千万不要住后院有坟的房子--
接下来说一个发生在我家邻居家的事件......
因为我们那里是矿山,房子都是公家盖得一趟一趟房子.每趟房子多的有十几家少的有5-6家,一排排的显得很整齐,一般公房前后院的地方都不大.但是要是靠最后一排相对来讲后院就大很多,能折合4-5亩地吧.
我家邻居姓刘两口子当年也就30左右岁,家里有个9岁的女孩,男的因为身体不好经常生病,家里的女孩也是三天两头的上医院打针,药更是一年四季离不开.他们家就住的是最后一排那种的公房,后面有个挺大的院子.还有个挺大个的坟?其实这坟里埋的并不是他家的人,房子是矿上分的没办法只得住,坟呢又不能挪.要不经人家同意就将人祖坟挪了话那就纯粹是找死呢.
他们家搬来的时候她公公还活着呢还有他老公的妹妹,也就是她小姑子,不久他公公就病死了,接着小姑子也慢慢的精神不正常了整天披头散发,老是坐在后窗台,向着后院的那个大坟自言自语.也不知道她说什么.
那时邻居都说他家的房子不好,大白天进他家都感觉阴森森的,我曾去过她家一次,是去找我姨,因为她跟我姨挺好的经常在一起聊天.那天我去时是中午而且是夏天的中午,我一进外面的门就感觉头皮发麻,森(这里读4声)的唠的.开门进正屋,黑咕隆咚的.东北的房子一般都窗户大就是为了亮堂,一般公房的格局都差不多,老少屋就是一进们是外地(就是厨房)左右是卧室,一大一小家家都挺亮堂的.她家也是一样的格局但是比别人家暗多了.让人有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我都没敢多呆叫了我姨就赶紧出去了.
楼主 焦溜丸子盖浇饭  发布于 2011-01-21 17:23:00 +0800 CST  
人就是这样越神秘越想知道,回家后我问我姨你去她家你不害怕啊?我姨说:怕到是没怎么怕就是她跟我讲的事挺各应的.
是这样的,这房子是矿上分给她公公的他们结婚就在这屋,刚结婚时因为人多到没什么,过了一个月后渐渐的她发现家里人除了她以外其他人,她公公,她老公,她小姑子轮流的得病,不是这个发烧就是那个拉肚的反正没有好的时候.等有了孩子以后从没满月就有病莫名奇妙的就发烧了,就这样过了两年她公公就病死了,接着她小姑子也精神病了.但她这些年来都很少得病.她公公没死的时候她就经常感觉屋里有个"人",模模糊糊的看不清不知是男是女.但又不确定这"人"在哪.他公公死了以后这个"人"消失了一段时间.等这"人"又出现时她小姑子就疯了.
等我姨说完以后我就从来不去他家那边玩了,连路过都不敢了我认可绕道走.这样过了有几个月等我渐渐忘了这事的时候,有一天突然听说她家小姑子死了?!
她小姑子死的时候据说很恐怖长头发盖着脸,披着大红花的被单还是吊死的.听到这些我连晚上去厕所都不敢了,(东北的厕所大部分都是公厕,在外面)我姨居然还去她家帮忙处理事情去了,等他回来时我姥没让她马上进屋而是在门槛外面撒了一圈炉灰然后插了3根针,才让我姨进屋.我看蒙了当时我问我姥她家的那个东西不会跟来吧?我用不用去弄个桃木剑什么的?呵呵,我那时挺胆小的.
就为这三根针我问了我姥三天,这是为什么?我姥就是不告诉我就说:小孩别问那么多,现在明白了是为什么,同样也明白老人的良苦用心.我姥虽然已经去世很多年了但是我还是很想她.
好了,我还是讲讲我家邻居的事吧,
她这个小姑子可不是一般的能闹,死后七天就开始回来折腾了.先是半夜睡着觉呢突然家里的水缸被砸了个大窟窿.然后就能听见有人说:我让你们过,你们不让我好他妈的谁也别想好.就这样隔三差五的家里就得被砸一遍.
楼主 焦溜丸子盖浇饭  发布于 2011-01-21 22:14:00 +0800 CST  
后来就干脆进屋里闹,每当他老公上夜班的时候只要到了半夜她就来了,面目跟死的时候一样,看不到脸身上披着花被单.进了就抓她头发也不说话.她的胆子也挺大的.嘴里骂着就用手跟她撕吧.孩子吓得躲到炕里哭都哭不出来了.
她也试过拿菜刀,火钩子.都没用根本吓不到她,后来实在没招了听人说有个大仙挺能耐的,她去求大仙给破一下,她进屋还没说话呢大仙就开口了,说道: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了,你小姑子和你老公公都是那个东西缠死了.原来是一个现在变成三个了.不好整啊.她现在回来是想让你姑娘跟她走.一听到这她赶紧给大仙跪下了哭道:大仙,你得帮我啊,我死都行不能让我姑娘死.大仙给了她一把红筷子,告诉她你回去吧,明天中午12点的时候把这一把筷子转圈插到你家后院的坟周围隔一尺一个,我明天上你家去.
回到家里当天晚上挺平静的.到了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她按大仙的话把筷子都插完了.到了下午大仙也没来.她还想呢,我可能没跟他说清楚我的住址?他没找着?第二天早上,她就赶紧去找大仙去了.一进屋,大仙就说我送走了没事了.昨天可累死我了,走了几千里的路,她心想我家没那么远啊,你走着去也就20来分钟.大仙笑着跟她说:我昨天跟着你回家了,你家后院的那个玩意让我制住了他出不来了,你老公公和小姑子让我给送山东老家去了.本来想收了他们架不住他们苦苦哀求,我一时心软就放他们一马.你这会会家吧没事了.都利索了.
她千恩万谢的回来以后,一进屋马上感觉屋里亮堂了,我们再从她家门前过的时候也不感觉森的荒了.
楼主 焦溜丸子盖浇饭  发布于 2011-01-21 23:49:00 +0800 CST  
没人欣赏吗?伤自尊了
楼主 焦溜丸子盖浇饭  发布于 2011-01-22 15:20:00 +0800 CST  
各位都有过走夜路的时候,但夜里走路如果有人在背后叫你的名字切记千万别答应,尤以体质弱者为甚.切记切记!
这是发生在我同学身上的事情,现在算起来他如果活着的话也该30多岁了.本文为了对死者的尊敬故他的名字就暂用"LL".
事件发生在90年代初,记得那年我们那发了一场大水,水退了以后就在离LL他家不远的一片洼地里,形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水潭.在此我先交代一下那次洪灾他们村子里死了几个人.
楼主 焦溜丸子盖浇饭  发布于 2011-01-23 18:45:00 +0800 CST  
自从有了这个水潭这里就成了孩子们的游乐场不过我们管那里叫水泡子.我们一夏天几乎天天泡在那里.
水泡子的水并不深,大人们怕淹着我们特意去试了一下水深.最深的地方不到1.5米水底全是石子儿,会几下狗刨的就淹不着.
话说LL他们家三个孩子他有个姐,还有的弟.平时LL人很蔫老实从不惹祸.那时我们经常一起到水泡子里瞎扑腾,他的水性还算好的.能在水里憋1分多钟.
突然有一天在学校里听老师说:LL同学因为溺水死了?!我们很奇怪他水性很好不可能啊?后来找到他弟弟才知道了原委.
在他死的前一天晚上,他弟兄二人去地里摘菜.回来时天已经黑了经过水泡子时听见有人喊LL的名字,当时弟兄二人都听见了,LL就答应了一声,回头时没见到人四下看了也没人,就回家了.晚饭后躺倒炕上他弟弟感觉到了LL的异常,他老是一个人呵呵的乐还自言自语,不过不知道他说什么.他弟弟当时也没在意,第二天一天都正常.但放学后他就往家跑,连他弟弟都没等,平常都是哥俩一起回家的.
到家后,就翻箱倒柜把过年时穿的衣服拿出来了(当时可是夏天,平均温度也得24-5度)他姥看着他穿冬天的衣服就问他:孩子你不热啊?又抽啥风呢?他就是咧嘴乐,也不答话.等穿利索以后又照了照镜子然后跟他姥说:姥,我走了.然后再没说什么,就出去了.他姥姥还纳闷呢?也没拦他.晚上一夜没回来.第二天全家去找,学校没有.亲戚家没有.找遍了能找到的地方都没有,后来有人说昨天快黑天的时候看见他一个人去水泡子了.这家里又到水泡子那没见人,但他的鞋在岸上.很明显是他的.因为是棉鞋.就是他走的时候穿的那双.
赶紧找人捞吧,捞了两天终于上来了.只见全身无伤口.肚子里也没有水.只是两个眼眶黑紫黑紫的,有明白人说:他是被村里那几个淹死的叫去的......
楼主 焦溜丸子盖浇饭  发布于 2011-01-23 22:48:00 +0800 CST  
有网友问我为什么要叫[焦溜丸子盖浇饭]?因为我这人很专一,每次到那家饭店刚进门,服务员就冲我喊:来一焦溜丸子盖浇饭.所以每次我都不用点餐.呵呵.
楼主 焦溜丸子盖浇饭  发布于 2011-01-24 16:28:00 +0800 CST  
今天说一下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吧,绝对真实,因为此事是千真万确发生在我身上的......
有亲人去世的朋友都有一种心情,那就是一时无法让自己相信自己的亲人真的"走了".
这件事发生在04年,那时我还在北京工作,我还记得那天是星期六,我还在头天晚上做了个梦.我梦见我姥姥来北京看我来了,在梦里我还问她这么远您还跑来?老太太乐呵呵的,还告诉我想转转,也想我了来看看我.醒了以后我还寻思等天暖和了把她接来,也逛逛北京城.但过不大一会儿就开始闹心,看什么都不顺眼.自己心里还想着一会儿给家里打个电话,因为之前听说我姥姥病了,老人都80多岁了有高血压.冠心病.我心想着不知现在她老人家好没好点.心想着呢电话响了,是我妈打来的.告诉我老人家不行了要我赶紧回去,我当时有点蒙了.赶紧买票往家赶,当时还处了个女朋友,因急着走都没跟她当面说,因为这事还跟我分了.呵呵.
当我到家的时候老人已经过世了.伤心.懊悔.自责当时真的很伤心,晚上我要求为老人守灵.当时是3月份东北的温度依然很冷,尤其是夜里能达到零下20多度.
记得我守灵的那夜风很大,偌大个太平间就停了我姥一个人.而且太平间是那种平方,是单独的一个院子,很偏僻.我跪在正对门的位置后背对着门.头上是一个50瓦的小灯泡.由于这里经常烧纸的原因灯泡上积一层黑灰,显得整个屋子很昏黄,
楼主 焦溜丸子盖浇饭  发布于 2011-01-25 00:15:00 +0800 CST  
跪在灵前,我始终无法相信老人已经不在了.烧着纸钱对着长明灯,我低声跟老人家说着生前她对我的慈爱.冥冥中我感觉我旁边有个人!因为当时我是跪在那又低着头,我用眼角的余光能清楚的看到一双"寿鞋".说实话遇到这种情况即便去世的是至亲也让人受不了.
我当时绝对是头皮发麻,手扶在地上已经不好使了.我不敢抬头看.但是那双脚就在我眼前,外面北风呼呼的刮的黄纸串哗哗的响.屋里的灯泡北风刮的摇摆不定,把屋子搞得忽明忽暗.我此时的汗已经把秋衣都湿透了.我不时安慰自己:姥姥不会害我的,此时就盼着能有个人来,哪怕有个小孩来也好.大约过了有1个小时我手实在坚持不住了,您想,手放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一个多小时还不带手套,已经僵了.我把心一横就猛然把上身直了起来,等我把脸转过来时旁边什么都没有,只有烧尽的纸灰随风在屋中飘荡,此时风好像也没有那么大了.天也露出了微亮,我看了一下躺在台子上的姥姥一脸的安详.我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接下来几天,出殡.火化.安放骨灰一切都顺顺利利的没出什么异常.就在我回到北京后又发生了一件让我头皮发麻的事情.......
楼主 焦溜丸子盖浇饭  发布于 2011-01-25 01:07:00 +0800 CST  
回到北京后我女朋友跟我提出了分手,我跟她解释了当时的情况,但是她的态度很坚决没有商量的余地.嗨.世事就是这样.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亲人的去世加上情人的离去,我大病了一场.,就是每天只想睡觉.那几天我基本上不出门.
记得小的时候姥姥跟我说过:当人生病或喝醉的时候是最容易招惹阴灵的.
就在我回到北京一周后一天晚上,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着电视,突然听见有个声音在叫我的小名,当时我没在意以为是电视里的声音,但是当我关了电视仔细听了听,声音很轻由远到近,现在这个叫声明明就在我的耳边而且很清晰,没错声音很熟悉,我心里一紧,这分明是我姥的声音!一个鲤鱼打挺我就蹦床下去了.当我打开灯仔细看了一遍房间,没有人,房间里静的出奇,当时已经是深夜了.外面的风时大时小(北京的春天风很大)吹的门前的电线发出尖锐的啸声,经过上次守灵的事情,我变的很敏感.折腾了一会儿,除了窗外的风声没发现什么异常,这时才感觉自己浑身没劲,我爬到床上刚躺下突然看见我姥就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我当时都崩溃了.就这样我们就这么对视着,其实我不是不想说话而是根本说不出来.只觉得身上的肌肉僵硬手脚以不是自己的了一样,又是一身的冷汗然后晕过去了,还做了个梦,梦里我回到了童年,和姥姥一起生活的日子.我醒来时已是中午了.奇怪的是我精神了很多.
后来请教一位懂这事的朋友,他告诉我:是老人要走了来看看我,听了以后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一方面我想见到姥姥,但是她如果老来我还真受不了.
楼主 焦溜丸子盖浇饭  发布于 2011-01-25 11:28:00 +0800 CST  
上篇我说了人喝醉了后很容易撞见阴灵.下面说说我同学父亲的一次终身难忘的赌钱经历......
我的同学朴亮(实际上长像与名字正好是反义词)不过他平时喜欢我们叫他"不亮"因为他觉得他的姓对他很伤害,因为朴与嫖同音.他们家住的很偏,在山沟里就是我在第一篇里提到的石喇沟,而且是他家独自住在那,去石喇沟的大路只有一条,小路到是很多但不适合夜里走,因为林子太密了很容易走迷了.每次我们去他家都要路过一片恐怖地带,就是号称第一乱坟岗子的“十八栋房’.所谓的十八栋房就是一片坟莹地,因为那里藏风聚水,最初埋了十八个坟包.但后来人们都认为哪里风水好就都往那凑热闹.就发展成五六十个坟包了.据有人讲到了夜里,十八栋房是人声鼎沸绿火莹莹.但我们是没有勇气去看的.就是白天路过那里我们都是"把头一低飞奔而过"从不敢做过多的停留.
我即将讲的事呢就发生在我同学的父亲老朴的身上.老朴好酒.但通常只限在家中喝,这人胆子很大(要不然也不敢一家人住在那种地方)据说年轻时矿上出了事故一般都是他下到井下去背死人的,因为背死人不光有钱拿还有一箱酒.矿上几乎每年都会死几个人,大家可能不太了解,井下死的人基本上是没有全尸的,有时几万斤的石头拍到人身上,您想想人都成饼了.其他的像瓦斯爆炸等等所以井下死掉人都没人样.

楼主 焦溜丸子盖浇饭  发布于 2011-01-25 21:57:00 +0800 CST  
老朴退休后就在石喇沟包了几十亩地,种点粮食种点瓜.也挺乐呵.那时我们去他家找"不亮"玩时,他也给我们讲他当年怎么怎么在井下收拾那些缺胳膊断腿的死人.还说:有的就埋在前面十八栋房.我问他你天天看着这些坟你不怕?
老朴看着那不远处的坟地叹声道:嗨!有啥可怕的孩子,那都是老哥们了,我跟他们耍过钱(赌过钱)你们信吗?我们都有点将信将疑.但又想听是怎么回事,就央求他给我们说来听听.
只见他清了清嗓子说道:就在他家刚刚搬到这里时,有一年冬天他去喝朋友的喜酒,因为高兴就喝多了.回来时已是半夜1点多了,当走到离石喇沟不远的时候,就见前面灯火点点的很多人进进出出的,很是热闹.当时他很纳闷心想这没有人家啊?那来的这么多人?当他里倒歪斜的走过去一看,好像是谁家半喜事呢,这些人看他来了很多人都跟他打招呼,他也觉得这些人有点眼熟但想不起来是谁了.
这帮人对他挺热情,把他让进屋后还非的让他坐炕头.当时虽说是喝多了,可心里很明白,他心里知道这些都不是人,但已进来了他也知道天不亮他是出不去的.就这样又与这些人喝上了,喝完了有个人说推两把牌九吧.他心想玩就玩吧,反正我的钱你们花不了.我到底看看你们能怎么地.就在玩牌时就不时的有人进来跟他握手,还表现的恭恭敬敬的,他挺纳闷?这都是谁呢?
楼主 焦溜丸子盖浇饭  发布于 2011-01-26 00:54:00 +0800 CST  

楼主:焦溜丸子盖浇饭

字数:225841

发表时间:2011-01-20 07:12:39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2-25 04:55:38 +0800 CST

评论数:4119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