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山寻道记》——甲子

从今天起本公众号将陆续写这一本书《四大名山寻道记》
欢迎分享和持续关注

本人将根据四年随恩师上慧下亮大和尚徒步行脚四大名山的经历,陆续写出《四大名山寻道记》,这是一段正确认识佛教的历程,是慢慢发现一位高僧的历程,是一段心路的历程,是一个从迷到悟的过程,是一个从生到死再到重生的过程,是一个无有恐怖的历程,是一个离苦得乐的过程。看完这本书或许也能帮您走出新生,发现自我,离苦得乐!本书连载全部完成之后将交给我的徒弟负责编辑,出版。敬请持续关注与分享!

作者简介:
项克龙,字甲子,号道玄居士
南开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
国学与现代教育高级教师
心理健康高级指导师
易学应用者、玄学研究者
佛门禅宗待发修行居士
二十多国学文化研究者
国内多家企业顾问
国内著名易学协会专家委员
四年徒步行走四大名山



四大名山寻道记
(缘起)

2015年11月2日-2015年11月8日,恩师上慧下亮大和尚带领我们安徽省马鞍山龙华寺僧俗二众,为祈愿世界和平!祈愿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祈愿正法常兴,众生满菩提愿的美好愿望,徒步200公里,用时7天,朝拜了安徽九华山“大愿地藏王菩萨”的道场,蒙地藏王菩萨的垂爱,赐予了我们一颗“大愿之心”。

(行脚徒步到九华山祈园禅寺大殿前的合影留念)

2016年9月20日-2016年10月3日,恩师上慧下亮大和尚再次带领我们马鞍山龙华寺僧俗二众为祈愿世界和平!祈愿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祈愿正法常兴,众生满菩提愿的美好愿望,徒步朝圣浙江普陀山“大悲观世音菩萨”的道场,行程550公里,用时15天到达。蒙观世音菩萨的垂爱,赐予了我们一颗“大悲”之心。

(行脚徒步到普陀山观世音菩萨铜像前的合影留念)

2017年7月13日-2017年8月13日,正值三伏暑热难当之时,恩师上慧下亮大和尚再次带领我们马鞍山龙华寺僧俗二众为祈愿世界和平!祈愿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祈愿正法常兴,众生满菩提愿的美好愿望,徒步朝圣山西五台山“大智文殊菩萨”的道场,行程1100公里,用时30天到达山门,后用2天时间朝拜五台。承蒙文殊菩萨的垂爱,开启了我们生活的智慧。

(行脚徒步到五台山山门前的合影留念)

2018年4月23日-2018年6月20日,恩师上慧下亮大和尚再次带领我们马鞍山龙华寺僧俗二众为祈愿世界和平!祈愿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祈愿正法常兴,众生满菩提愿的美好愿望,徒步朝圣四川峨眉山“大行普贤菩萨”的道场,行程2200公里左右,用时63天,在第42天的路上,我们挑战了一天的山路,把微信运动走到了“爆表”,承蒙大行普贤菩萨的垂爱,赐予了我们“大行”之力。

(行脚徒步到峨眉山普贤王菩萨前的合影留念)

四大名山走完之后,我们明白了:地藏王菩萨赐予的“大愿”之心,观世音菩萨赐予的“大悲”之心,文殊菩萨赐予的“菩提智慧”,普贤菩萨的“大行”之力,如果不能与弥勒菩萨的“大容”之心相加,一切都是枉然…“读万卷经书,不如走万里之路”,一路走下来,在恩师上慧下亮大和尚的带领、言传身教之下,我们对于人生、生命、佛法有了深刻的领会,点亮了重生的生命...

这一切的缘起.....
2015年初,恩师上慧下亮大和尚,在安徽省马鞍山市龙华寺做住持,当时的寺院条件非常艰苦,寺院只有几位老居士护持,除了也仅有几处简陋的庙宇。在此之前寺院连简单的水电都不通,环境非常的恶劣,交通也十分不便。当时师父半开玩笑地和我们几位俗家弟子说,他要徒步行脚朝圣四大名山。这是我们几位俗家弟子平生第一次听到“行脚”一词,请师父开示什么是“行脚”?师父简单而直白地告诉我们:“行脚”就是徒步行走,历练脚力,人生之路每一步都始于脚下,每一步都是靠双脚走出,称之为“行脚”!当时我们对于“行脚”一词似懂非懂,直到四大名山随师父走下来之后,我们才明白了“行脚”一词的深刻含义,“行脚”一词是非三言两语所能阐述,本书读完,会让大家对于“行脚”一词有一个深刻的认识。

(2015年行脚朝圣四大名山之前的马鞍山龙华寺)

恩师看似一句开玩笑的话,后来我们才明白,其实也是他酝酿已久的一个想法,一个的愿望,也是他佛门禅宗“悟后起修”的真正开始!我们几位弟子,又是如何追随师父,经历这一番过程的呢?这是我们平时想都不敢想的一件事情,要徒步走完四大名山啊!看似师父开玩笑的一句话,其实师父并没有开玩笑,师父是很认真的告诉我们他这个心愿,我们几位俗家弟子不忍师父一人独自行走四大名山,因此才发心护持师父、陪伴师父,一路走了过来。而走过四大名山之后,我们发现原本我们以为是在护持着师父,最后发现是师父在带领着我们,没有师父的这一个心愿,我们今生不可能走过这样一段历程,也不可能在这段历程中收获、成长、重生,乃至觉醒.....

2015年行脚朝圣四大名山之前的马鞍山龙华寺大卧佛还没修建卧佛殿)

这一段历程之后,让我们深刻的体会到了人生之旅如此行脚一般,人生之旅实乃行脚徒步四大名山的缩小版!行脚徒步四大名山的这番经历,如同《西游记》中种种描绘一般相似,让我们更加深刻的懂得了名著《西游记》内涵!

四大名山走下来,我们很多师兄对于人生、生命有了新的领悟,对于我们每个人自己有了更深的发现,这是一个体会生命意义的历程;这是一个发现自我的历程;这是一个从迷到悟的历程!很多次都想提笔书写这一段历程,由于工作、学习、生活中的时间精力有限,又担心自己才疏学浅,不能很好地表达其中的体会、收获和意境,一直未能下笔将这段历程书写成文字分享给更多的有缘人。

因为我是从事易学研究和应用的工作,有很多在生活中遇到困惑、迷茫的朋友前来咨询我,一个又一个有缘人朋友的困惑、迷茫、烦恼、无助每天都在触动着我的心,我很想为他们解疑答惑,帮他们走出生活的困境、迷茫、脱离烦恼的苦海。但是任凭我费劲口舌,绞尽脑汁为他们出谋划策,提供参考,可是一次次都显得那么无力...

为什么会这样呢?“生活原本并不苦,苦的是我们想要的太多”,我们有太多的看不透,放不下,求不得,可是偏偏走不出那段心路,四年行脚徒步四大名山,让我们更深刻地体会到:“人生没有爬不过的高山,只有迈不过的心坎”!

因此很想通过这一本书来让大家从中能够感受到我们心路的历程,这段心路的历程,是一个从迷到悟的过程,是一个从生到死再到重生的过程,是一个无有恐怖的历程,是一个离苦得乐的过程,看完这本书或许您也能走出新生,发现自我,离苦得乐!

(2015年行脚朝圣四大名山之前的马鞍山龙华寺一片荒山)

四年追随恩师和师兄们一起行脚徒步四大名山,一路上我的收获最多,体会最深,且很多资料、照片我都保存了下来,时常翻起那段回忆,也越来越感觉到有一份责任感、使命感、紧迫感,迫使我赶紧写出这本书,因此直到今天才鼓起勇气提起笔来,但愿能够让一些有缘的朋友从我们心路成长的历程中,得到一些你们需要的东西,让大家有所受益。

下节提示:恩师上慧下亮大和尚介绍
欢迎分享和持续关注


楼主 甲子水翼术  发布于 2020-08-26 11:52:52 +0800 CST  
《四大名山寻道记》
恩师上慧下亮大和尚(一)


俗名孟庆基,法名慧亮,字净真,祖籍安徽亳州
1983年出生于安徽亳州
1997年14岁入安徽凤阳县禅窟寺
1998年15岁依上性下空法师剃度出家
2003年8月,20岁于河北省柏林禅寺受戒,柏林佛学院毕业
承接上绍下云长老亲传沩仰正宗第十代赐名:衍直慧亮
承接上灵下意长老亲传法眼正宗第十一代赐名:体镜慧亮
承接上弘下道法师亲传华严正宗法卷赐名:续满慧亮

曾任:
安徽省马鞍山市雨山区龙华寺住持
重庆合川区钓鱼城护国寺监院
重庆合川区钓鱼城飞来寺住持

现任:
福建霞浦县清福寺住持
佛教安养院和心灵回归创始人

(大和尚与他师父绍云长老的合影)


(大和尚继禅宗法眼正宗第十一代传人)

我是2014年因缘成熟结识恩师上慧下亮大和尚的,同年在大和尚住持的道场——安徽省马鞍山龙华寺皈依佛门,成为一名俗家弟子,蒙恩师赐名:道玄。在随同恩师行脚徒步四大名山的过程中,才慢慢地对恩师有了一些认识和了解,直到最后真正看见了一位慈悲而伟大的禅师。

师父少年家境贫寒,家中兄弟三人,他是老大,下面两个弟弟,因家境窘困,父母便舍下他,14岁的师父因此出家了。听师父说,小时候的他,什么也不懂,做个小和尚,在寺院的生活只是想讨一碗饭吃,有一个落脚点。

寺院的生活,很苦,无依无靠,懵懵懂懂的开始修习佛学,寺院的生活学了很多佛家的功课,随后还上了佛学院,研读了很多佛经,受了戒,烫了戒疤,坐禅堂参了很多禅,打过很久的坐,渐渐对于佛学有些认识和感悟。后来又游走挂单过很多寺院,直到2012年经历过生死迷茫之后,只身一人来到了安徽省马鞍山龙华寺。初来寺院,条件十分艰苦,除了斋堂有几位老居士的护法,和山下的一些信众偶尔上山礼佛,很多时候差不多就师父一人。寺院也没什么香火,没什么人护持,生活都成问题,那时师父在龙华寺闭关礼拜《地藏菩萨本愿经》拜了一百多天没有下过山,头发和胡须都长了好长。

楼主 甲子水翼术  发布于 2020-08-27 00:07:50 +0800 CST  

(大和尚初来龙华寺闭关100天后的法相)
我2014年见到师父的时候,寺院也没几个常住,当时有山下的几位师兄常来寺院初一、十五给寺院义务做饭,有位八十多岁的老居士,大家都称她“老菩萨”,非常慈祥,她叫“卜长英”,还有个老居士,大家都称她为“老妈”。还有泾县那边偶尔有几位老居士“杨奶奶”等经常过来看望和护持师父,她们都是在师父做小和尚的时候就开始护持师父了,直到现在依然追随和护持着师父,所以师父尊称她们为“老菩萨”、“老妈”、“杨奶奶”,很是亲切,这些“老菩萨”,照顾和护持师父,既像对待自己的孩子那么无微不至,又对师父十分的尊敬,用一句话形容就是:“待他如孩子,尊他为师父”。
楼主 甲子水翼术  发布于 2020-08-27 11:35:31 +0800 CST  

(大和尚给“老菩萨”卜长英老居士过85岁生日)

夏丽(道慈),是和我们行脚徒步四大名山的师兄,她也是最早护持师父的众师兄中的一员,当时我们都没有上山的时候,她因为就住在山脚下,并且寺院最早就是她们这些师兄慢慢护持起来的,一砖一瓦都是她们从山下搬运上去,听道慈师兄说起当初的情景,很是心酸,并且她还是一名癌症患者,刚刚挣脱病魔不久。

她说有一天,她从山脚下哭着跪拜到了山上,到佛跟前祈愿龙华寺能多一些护法力量,能让龙华寺这个道场建设的更好,让很多人来听经闻法,听师父开示佛法智慧。



从左到右:吴晓红居士、道玄居士、上慧下亮大和尚、张秀红居士、道慈居士、慧思居士、道缘师父(2015年徒步九华山合影)

道慈师兄祈愿不久,寺院就来了一位居士“张秀红”(后来随师父徒步完普陀山就出家了,法号:释法亘),我就是在一次偶尔的机缘认识了她之后,在她的引荐下才来到寺院认识了师父,在师父的寺院皈依了佛门,开始追随师父修习佛法的。和张秀红一起来寺院护持的师兄还有戚红居士,法号慧思,慧思师兄也是随师父行脚徒步完了四大名山的一员。
楼主 甲子水翼术  发布于 2020-08-27 13:47:46 +0800 CST  

(八十多岁的“杨奶奶”)

随后还有王军,法号:道成,他也住在山下,他曾经是当地一带有名号的“混世魔王”,据他坦诚忏悔过:他打过架、砍过人、开过赌场、吸过毒、坐过牢、吃喝嫖赌、抽烟喝酒、可以说“五毒俱全”。在人生最迷茫的低谷,命悬一线的时候遇到了师父,得闻佛法,被师父教化,弃恶从善,改邪归正,皈依佛门,从此经常来和师父喝茶问道,给寺院做义工护持寺院,他说的他命就是师父再造的,没有遇到师父,他可能已经不在人间了...

从他的身上,我深刻领悟到师父的“佛法高强”、“降妖除魔”,降服了道成师兄身上曾经的“妖魔鬼怪”之心,也深刻感受到佛法的伟大,世间能多一个像他这样的“浪子”听闻佛法,世间就会少一个恶人,多一份安宁;世间就会少一个破碎的家庭,多一个圆满和谐的家。

他可谓是遇到师父之后,听闻佛法,“浪子回头金不换”!他说他不怕抖落自己的过往,他说他愿意做个“反面教材”,希望更多和他一样还在混世的“浪子”能早日得遇名师,早日得遇佛法,早日“浪子回头”!

2018年他也和师父行脚徒步了峨眉山的全程,整个过程,从体重从180多斤降到了160斤,整整瘦下去20多斤,也是发下了惭愧心、勇猛心了。



行脚途中的道成师兄(左)

山下还有一些师兄时常来寺院做义工,冯彪(道瑞)、冯兴龙(道满)兄弟两个老板等,都对寺院做出很多护持。记得当时还有传润师父,传海师父,传普师父等几位出家师父,是恩师上慧下亮大和尚的出家弟子,在寺院常住。
楼主 甲子水翼术  发布于 2020-08-27 14:52:37 +0800 CST  

(八十多岁的“杨奶奶”)

随后还有王军,法号:道成,他也住在山下,他曾经是当地一带有名号的“混世魔王”,据他坦诚忏悔过:他打过架、砍过人、开过赌场、吸过毒、坐过牢、吃喝嫖赌、抽烟喝酒、可以说“五毒俱全”。在人生最迷茫的低谷,命悬一线的时候遇到了师父,得闻佛法,被师父教化,弃恶从善,改邪归正,皈依佛门,从此经常来和师父喝茶问道,给寺院做义工护持寺院,他说的他命就是师父再造的,没有遇到师父,他可能已经不在人间了...

从他的身上,我深刻领悟到师父的“佛法高强”、“降妖除魔”,降服了道成师兄身上曾经的“妖魔鬼怪”之心,也深刻感受到佛法的伟大,世间能多一个像他这样的“浪子”听闻佛法,世间就会少一个恶人,多一份安宁;世间就会少一个破碎的家庭,多一个圆满和谐的家。

他可谓是遇到师父之后,听闻佛法,“浪子回头金不换”!他说他不怕抖落自己的过往,他说他愿意做个“反面教材”,希望更多和他一样还在混世的“浪子”能早日得遇名师,早日得遇佛法,早日“浪子回头”!

2018年他也和师父行脚徒步了峨眉山的全程,整个过程,从体重从180多斤降到了160斤,整整瘦下去20多斤,也是发下了惭愧心、勇猛心了。



行脚途中的道成师兄(左)

山下还有一些师兄时常来寺院做义工,冯彪(道瑞)、冯兴龙(道满)兄弟两个老板等,都对寺院做出很多护持。记得当时还有传润师父,传海师父,传普师父等几位出家师父,是恩师上慧下亮大和尚的出家弟子,在寺院常住。
楼主 甲子水翼术  发布于 2020-08-27 14:52:37 +0800 CST  

(2013年大和尚及出家弟子们在龙华寺的合影)

2014年见到师父的时候,寺院条件很是艰苦,山上经常断电,断水,电话线和宽带还经常断。见到师父的时候,师父已经开始发心建设寺院道场,在道慈、道成、道瑞、道满、慧思,还有法亘师父等一些居士的护持下,请来了大卧佛。由于护法力量有限,大卧佛请来之后,寺院在建设工程上开始欠下了很多债务。


(2013年初大雄宝殿还没请佛像之前的样子)

我一开始作为局外人,不太明白,寺院怎么会欠下债务?后来才慢慢了解到了其中的原由。

为了请大卧佛来龙华寺,请来工程挖土机,大吊机,平了一块很大的地基,组装佛像,修建了白玉栏杆,而护法力量不够,化缘和发心捐助的善款远远不足。包括师父来龙华寺之后不久就发心建设寺院,请人设计了寺院的规划图,请了大殿的释迦牟尼佛像、观音、文殊、普贤、十八罗汉,大钟、香炉,盖建了一座办公兼居住的三间房。这些基本设施的建立都是必须的,然而寺院的护法力量远远不够,每个工程都有人发心捐助,可是善款都不能凑齐,但工程又不能不设施,所以一个个工程设施之后,都会有欠款。可以说从寺院建设的第一步开始,师父这个当家的住持就开始肩负起了越来越多的债务,而后来的每一步都建设也同样如此,不得不建设,又始终入不敷出,善款的化缘始终不能具足,以致于师父这些年一直肩负着寺院的债务,苦苦支撑的生计与寺院的建设,这也让很多不了解真相的信众对师父产生了严重的误解。

楼主 甲子水翼术  发布于 2020-08-27 19:33:47 +0800 CST  

(2013年大和尚初建大雄宝殿外墙还没粉刷,寺院除此之外一片荒山)

2014认识师父,到2015年初,我和道慈、慧思、法亘师父,我们四人就经常来寺院做义工,一边随恩师修习禅宗佛法,听师父开示,一边艰难地护持着寺院,期间几次倡议化缘完善寺院的水电,网络,平整寺院的荒山,修建卧佛殿,添置寺院的空调。然而我们的力量有限,寺院的每项建设都在使得寺院的债务越来越严重。记得当时化缘卧佛殿建设的时候,预计需要善款15万,可是最终我们才化缘到了8万多的善款。但是化缘了一半,卧佛殿又不能不盖,一下子多出了七八万的债务。

楼主 甲子水翼术  发布于 2020-08-27 22:24:32 +0800 CST  
@18636039467 2020-08-28 02:38:59
如果真的是悟后起修,三尺茅篷,也是道场。嘬土成堆,也是佛像。一根茅草,也是香烟燎绕。
但是,根器不同,这也算是功德,弘扬佛法吧。
-----------------------------
感谢阅读,请把全书完整看完吧
楼主 甲子水翼术  发布于 2020-08-28 12:38:58 +0800 CST  
@18636039467 2020-08-28 02:31:20
骑驴找驴,身外求法。
行脚得到的不是悟,小悟也不是,只能说是感想。如此行脚,踏破芒鞋千双,也是隔靴搔痒。
算是种善根吧。
真到了,行脚与住庙,无有分别。
-----------------------------
感谢阅读,请把全书看完吧,预计大约要写50-80万字
楼主 甲子水翼术  发布于 2020-08-28 12:39:38 +0800 CST  

(2014年初大卧佛没来之前的龙华寺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参与其中不知道其中的艰难,每年年底工程队的老板,材料费的老板以及一些借款周转的私人都会来寺院讨债,那个日子,可想师父的压力和无奈,以致被别人的误解甚至毁谤...



(2015年绍云老和尚主持马鞍山龙华寺大卧佛开光现场)

那个时候,我曾问过师父,您为什么要下那么大力气建设寺院?以致欠下了那么多债务,让您寸步难行,被人误解甚至毁谤?您都已经做个出家人了干嘛还把自己搞的那么累?

师父的回答很简单,只有八个字:“建庙安僧,法赖僧传”。我无数次参悟着这八个字,直到决定和师父行脚徒步四大名山之前,才完全懂得了这八个字,才懂得了师父的责任与担当,懂得了师父的理想与心愿。也正是这八个字,无论风雨,师父都百折不饶,也正是懂得了这八个字,才让我们众师兄一路追随师父走完四大名山!
楼主 甲子水翼术  发布于 2020-08-28 14:18:14 +0800 CST  

楼主:甲子水翼术

字数:6204

发表时间:2020-08-26 19:52:52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8-28 18:13:09 +0800 CST

评论数:12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