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集真实灵异事件,一起出本《新聊斋》如何?

@秋崖暮风 2020-06-09 23:15:57
我个人认为大家爱看就看,不爱看就下一篇,楼主码这么多字也不容易。
-----------------------------
不光码字,还必须得完全真实,是有些累,但我高兴。
楼主 衣米奴  发布于 2020-06-10 08:41:07 +0800 CST  
《梦与现实的距离》
说到这里我又想起了一件事儿。
都江堰火锅事件之后,我自知再难隐藏自己的身份,于是就请假回了成都。
回成都后的第二天,母亲突然很害怕地拉着我说:“孩子,我昨晚做了一个梦,把我给吓坏了。这几天你可要当心点,千万别出什么事儿啊!”
我问:“什么梦呀?把您老吓成这样。”
于是母亲就讲了她的梦境--她正走在云阳老县城的街上,突然发现我正蹲在街边的一个角落里,光着个头,极力地躲避着路人的视线。她觉得很奇怪,又心疼,于是急忙走上去准备扶我回家。但我却一个劲地冲她摆手、摇头,意思是叫她千万别过去,以免被人发现。最后她就只好站在原地,看着我那可怜的样子,心如刀割……
我当时听完觉得母亲很好笑,一个梦也能把她吓成这样。但就在第二天的中午,我正在睡午觉的时候,两名警察敲开了我家的房门……
然后我就被投进了都江堰市收容审查所。
事后想起我母亲的梦境和告诫,觉得那也太巧了。虽然这次事件可以说成是巧合,不过我还经历过一些梦境与现实之间有着非常联系的事件,只不过有关个人隐私,这里不便提起罢了。再者,梦境这东西求证起来非常困难,还是不再多说。
楼主 衣米奴  发布于 2020-06-10 08:49:32 +0800 CST  
《间接目击事件》
我虽然从来都没有亲眼见过“不该见到的东西”,不过间接“看见”倒是有那么几回。
1996年5月,也就是在我被捕前的一个月,《长征组歌》剧组还在成都古镇黄龙溪拍戏。
剧组中的男、女演员都各选了一名“班长”,说是人员太多,便于管理。我这个故事的主角就是女演员中的班长,这里不便透露她的姓名,她那时就向我们吹嘘过中国足球名将魏群是她的男朋友。但我个人是不太相信的,因为她跟我们剧组某个副导演……唉,说不清楚,接着讲故事……
地点:成都古镇--黄龙溪。那天剧组拍完一个镜头后正在休息,不远处的河滩上围起了一群人,当然不是来看我们拍戏,因为这个古镇经常都在“拍”,镇上居民早已司空见惯。几个演员也过去凑了个热闹,回来后说是一个男人溺了水,已经“挂了”。那个女班长就是去凑过热闹的人之一。
看了就看了吧?都成年人了,平时又凶悍得很,可到了那天晚上,她却上演了一出闹剧。

夜幕下,一堆堆篝火在草地上熊熊燃烧了起来。“红军战士”们围坐在篝火旁,静静地观看着宣传队女兵们表演的歌舞……多么富有诗情画意的一幕啊!突然,那个女班长从草地上跳了起来,尖叫道:“他来了!他来了!”并跑到我和好友李小松的中间坐下,两只手紧紧抓着我俩的衣服,双眼惊恐地望向河岸(那根本就不是溺死人的那块儿地了,剧组早已经换了场景)。
她的这个举动立即就惊动了正在指导拍摄的副导演,但他只扫视了我们几眼,又继续工作去了。但我和李小松却觉得纳闷啊!于是就问那女班长到底谁来了?她全身颤抖着回答:“就是那人,白天淹死那人。他走过来了!走过来了……”说完她的样子变得更加恐怖起来,整张脸都开始变形了。可我和李小松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了半天也没见到半个人影儿。最后那女班长干脆就躲到了李小松的背后,把头埋进了他的肩头,不停地颤抖。搞得李小松都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只对着我嘿嘿地傻笑。就这样过了十多分钟,我们让女班长抬头再看,她慢慢探出头四处张望了一阵后,我问她还能看见什么吗?她说:“没有了、没有了”,这才慢慢平静下来,并回去了她自己的位置。
如果说不是那个女班长看上了我们家小松的话,那她还真应该上医院去检查检查了,我想。
剧组收工回到旅馆后,我和李小松又问起过她。她的精神状态好多了,只说没事儿了,没事儿了……所以那天到底有没有事儿?谁有事儿?只有女班长她一个人知道。



中国国家话剧院副院长,国家一级导演:查明哲博士|著名导演:王晓民|一介莽夫:我。这张照片是我正在客串国民党士兵(剧组人不多,经常反串)
楼主 衣米奴  发布于 2020-06-10 10:53:42 +0800 CST  
对于那些质疑我经历故事真实性的读者我只回应这一次,仅此一次,以后不再回应:
《借体还魂》证人:重庆市云阳县原摩配厂职工:吴理华、吴玉成父子;云阳县教育局职工:黄念久(字音)一家;原轻工铸造厂(锅铧厂)大部份老职工。
《城隍庙》证人:我大伯:黄家强,现已八十多岁高龄。
《神奇的“望月洞”》证人:云阳县龙角镇村民:张邦应(字音)和另一带路的村民。
《球形闪电》证人:我二姐:黄茜茜
《神秘的江湖术士》证人:苏州工艺美术职业技术学院教师:李小松;云阳县出租车司机:曾令安;云阳电力公司职工:陈强;个体老板:袁振生等十多人。当然,我健在的母亲大人更是重要证人。
《都江堰趣事》证人:李小松;中国国家话剧院副院长:查明哲博士;著名导演:王晓民;女高音歌唱家:马梅;还有全剧组上百号演职人员。
当然,由于我父亲已过世,有些故事缺少了一位重要证人。
你没经历过,不等于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你还没去过美国、南极和月球哩,难道它们都不存在?我以上列出的证人至少几百人,有名有姓有工作单位,他们或他们身边的人看不到这帖子么?实际上,我在天涯以前发过帖子后,已经有两位失联多年的朋友联系上了我,这也算得上是意外的惊喜!
最后一句:你并不比钱学森、爱因斯坦、牛顿、苏东坡更聪明,更有文化。真的!
楼主 衣米奴  发布于 2020-06-10 10:57:16 +0800 CST  
@1213pjj 2020-06-10 16:02:05
快更,等着呢
-----------------------------
正在整理,大约晚上6点多更新。谢谢你的关注!
楼主 衣米奴  发布于 2020-06-10 16:57:15 +0800 CST  
《中元节》
我要讲的另一件事儿是关于我小外侄女的。
时间还是1996年,旧历七月半。那时我刚从收审所里出来,又回到了成都的家中。我的侄女那时刚一岁的样子,还只会讲几个汉浯单词。
旧历七月半,也就是我们中国本土的“万圣节”。听老人们讲,这几天“鬼门关”将大开,“故人”们都会争相回家“过年”。而那些没有后人的孤魂野鬼就四处游荡,反正一年就这么一次“大假”,闲着也是闲着,呵……所以还不如出来瞎逛逛。于是每年的这个时节,大人们都会把自家的小孩看得严严的,住在长江边上的小孩在这段时间里是严禁下河游泳的。但不管大人们怎么小心,每年的这个时节,死于溺水的小孩数量都会出一个高峰期。我想这跟天气有很大的关系,因为这是一年中最热的时节。
人们在这几天里,都会买来大量的香蜡纸烛,焚香祭祖……

我家也不例外,那天父亲到文殊院买来了好大几捆“金砖”及香蜡。封包之后写上“邮址及收件人姓名”,祭拜之后与我一起拿到屋外一处空地上焚烧。但我发现里面有好几块“金砖”都没有封包,也没有写字,就那么金灿灿地露在外面,于是我就问父亲:“这样我们的祖先能收到吗?”父亲没有答理我,于是我又说:“古人说金银不能露白,你这样不是存心让那些‘流浪汉’们打架吗?”这次父亲好象是听进去了,他拿出一叠冥纸晃了晃对我说:“这才是给那些‘流浪汉’的。”但我还是觉得不妥,但一时半会儿的也没有其它办法,最后还是一把火把所有带去的东西全烧了。
回到家的时候,我才发现父亲把先前装香蜡的塑料口袋又提了回来。我说这也太节约了吧?再说这也太“那个”了。“那个”是哪个?我也不知道,不过只是一种感觉罢了。就象我们开车出门,除非万不得已、是不会去碾压路上的那些死动物的。不过我的这种感觉一会儿就得到了印证……
深夜,小侄女突然哭闹了起来。本来这小儿夜哭是件很正常的事儿,谁做小孩时没哭过呀?哭着哭着就会没事儿了。可那天小侄女闹了一个多小时都还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而且还越哭越带劲了。无论我母亲怎么哄她、摇她都没用,这可把全家人都急坏了。以往她也哭过,但就那么几分十来分钟也就罢了,可这次却哭得个没完没了。于是我们猜想她是不是生病了?哪里不舒服?可一摸额头吧,又没发烧。其间我侄女却一直指着我母亲的床头大叫:“怕……怕……我怕……”并不停地把头往我母亲怀里窜,全身不停地扭动。我母亲抱着她在卧室里来回踱步,但无论朝着哪个方向运动,小侄女都会扭头“关注”那个空无一物的床角,我当时就走上去问她:“宝宝,你看到什么了?别怕,舅舅来打‘它’”。于是我就对着那个床头挥了几拳,结果侄女的哭声更大了,惊恐地朝我摆动双手并哭喊:“不要……不要……”整张小脸涨得通红,鼻涕眼泪纵横交错,可我什么也看不见,一点办法也没有。侄女还是一个劲的叫着:“怕……怕……”这时我父亲从神龛上取下了一碗供米,回到了房间里,口念“六字真言”把供米撒向了屋子的四壁……
最多三分钟,侄女就完全停止了哭泣,而且还进入了梦乡。于是我惊讶地请教父亲:“这样也行?这里面有什么道道吗?”父亲告诉我说一粒供米就代表一名天兵天将……我晕……不过话又说回来,迷信是迷信了一点,不过好象还挺管事儿的。管它哩,信佛信道怎么说也不是一件什么坏事儿,终归都是劝人多做好事儿多行善,要不然国家早就把佛院道观全给推平了(不过近代好象出现过这种荒唐事儿,呵……)。还有,耶稣兄弟也是个不错的人,因为他也没劝或“暗示”人们去做什么坏事儿。总之,全世界所有经历过时间考验的名门正教都不算太坏。还是那句话--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你想啊,谁会被蒙个几千年啊?再者,就算它真是蒙你的,但一个谎言重复了几千年,怎么着也“进化”得跟真理差不多了吧?呵呵……一家之言,纯属一家之言。


这就是事发地两个多月后我和侄女的合影。。。汗。。。



卫星地图标注地发地——成都百花小区
楼主 衣米奴  发布于 2020-06-10 19:14:39 +0800 CST  
《不用脚走路的“画家”》
后来我侄女长到四岁左右的时候,她又见到过一次“那玩艺儿”。只不过“那玩艺儿”是不是她一岁时见到的“那玩艺儿”我就不知道了,因为她现在根本就不记得婴孩时代的那件事了,不过还记得下面这次事件(她现在都25岁了)。
这件事是她妈妈,也就是我二姐亲口给我讲述的。
那天我二姐刚起床,但小侄女仍赖在床上不愿起来,于是我二姐就把她拉起来帮她穿衣。穿着穿着,我侄女突然问了她妈妈一个莫明其妙的问题:“这个叔叔走路为什么不用脚?”
我二姐一时没反应过来:“哪个叔叔?”
“就是刚刚飞进衣柜的那个。”小侄女边回答边用手指着我姐背后的衣柜门。
我二姐顿时感到“背心一凉,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注:原话),于是猛一个回头,却什么也没有看见,但她心里却还是虚得慌:“小孩子别乱讲话,这里哪来的其它人?”
可小侄女却反驳道:“我明明看见他从门边一直飞进了衣柜,戴着顶‘画家帽子’,整个人都悬在空中,脚一动不动的。”
我二姐经她这么一说,更怕了。小侄女见她妈妈惊恐的样子后也意识到了什么,于是“哇!”的一声扑到了她妈妈的怀里,于是我二姐赶紧给孩子穿好衣服,出了门,跑到我妈妈这边来了,并把这个故事告诉了我们。
哪怕过去了这么多年,当我二姐再次忆起这个故事的时候,神情仍然显得有些紧张。
就在当天,我也问过侄女那“画家帽子”到底是顶什么帽子?经过她仔细的解说,连比带划的,我终于知道了“画家帽子”其实就是前些年很时兴的那种八角圆帽,顶上“带把儿”的那种。由于图书上拿着调色板的画家通常都会戴那么一顶,所以我侄女就管它叫作“画家帽子”。


这是我侄女高中毕业照,后来在德阳建院读书时是学校主持人,很出色的。


现在都25岁了,在成都做健身教练,反正是我们的骄傲,我未经她同意发她照片,她看到会不会凶我哦?
楼主 衣米奴  发布于 2020-06-10 19:25:36 +0800 CST  
@永远的宝贝乔乔 2020-06-10 18:51:58
加油,很好
-----------------------------
如果每位看过这帖的人都象你一样知道回帖就好了,我就有动力了。
楼主 衣米奴  发布于 2020-06-10 19:32:11 +0800 CST  
@善哉僧伽吒 2020-06-11 07:32:33
签到
-----------------------------
好多朋友和学生都说我是预言家,在此我祝你身体健康,开心每一天!
楼主 衣米奴  发布于 2020-06-11 09:08:45 +0800 CST  
《铁窗内的“走阴人”》
其实我在收审所里也听一位“室友”讲过一次类似事件。
他讲得很简单,因为那个故事本身就很简单--他说他以前在家的时候,他老婆经常都能见到一位白衣、白发的老婆婆从他们的床上“飘”过,每次都把他老婆吓得够呛。故事完了,就这么简单。呵……
不过我们是怎么提起这件事儿的呢?这前面还有一个故事。
还是那位“室友”讲给我听的。他姓唐,所以外号就叫唐老鸭,真实名字我不记得了,但他把自己左手小指整根地剁下来,然后再囫囵吞下的事迹我倒是记得。由于他是从另一个“仓室”(注:牢房)转入我们仓的,所以他就讲了发生在他原来仓室的一则怪事儿……
说是他们仓里有一职业“走阴人”,经常到了晚上,不知不觉就入了神。一入神整个人就跟睡着了一般,只不过那豆大的汗珠就会一个劲儿的往外冒。一般人怎么唤也唤不醒,而且他平常也跟大家交待过:他入神的时候千万不要唤醒他。可我想他这话交待错了地方,你想啊,这里面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没有啊?你说不唤就不唤?你不说还好,既然都说了,我还非得唤醒你不可,唤不醒我还不睡了我。反正这里面也没什么娱乐,闲着也是闲着。
于是,在他又一次入神之后,全仓的人都围了过去,抽的抽嘴巴子,淋的淋凉水……
最后那人嘴唇乌紫,全身痉挛着“醒”了过来,也不说话,只呆呆地坐在原地,不管别人问他什么他都不回答。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那人才开了口,他第一句话就说:“你们这样会搞死人的。”
后来,他讲了关于他“走阴”的一些事儿。他说每次他“执行任务”之前,都会有两个人来接他(我估计他是指“黑白无常”或“牛头马面”,呵……),但那两人从不进屋,只在外面等他,他要穿过屋顶或窗户出去见他们,然后再跟着他们飞到“目标”人家的房顶,那两个人停下后就交给他一副铁链,差他进屋去带人。如果是大人的话,他就把铁链往那人头上一套,那人就乖乖地跟着他走了;如果是小孩的话,他就得把他们抱起来,然后在怀里这么一摸,小孩立即就变成了几根白骨。最后他把“战利品”交给那两人后任务就算完成了。但这一切活动都要在鸡叫之前完成。
我正被唬得一愣一愣的,唐老鸭又讲了:的确,后来有一天凌晨,那人突然坐了起来,对旁边的人说:“听……鸡要叫了。”他刚讲完这话还不到一分钟,外面的雄鸡就真的叫了起来。于是大家都围过来问他昨晚又去了谁家?他说是我们县老城西坪的一户人家,他带的那个小孩名叫“张朝旺”(注:字音)。还说他刚刚完成任务后是由仓室的小窗户飞进来的。
晕……这小子连“坐牢”都不忘“本职工作”,其“敬业精神”实在令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我出来后,还专门去问过一些住西坪的朋友:九六年的六月至七月西坪有没有一“张”姓人家“挂了”儿子?还问有谁认识“张朝旺”这样一个人?我问过的人他们都说不知道。可惜我没有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慢慢调查,于是那个走阴人的话就无从考证了。
(题外话:我一口一个“收审所”,可能绝大部份朋友不太明白那是个什么地方,或根本就没听说过,好吧,我来解释一下:收审所全称“收容审查所”,是二十多年前,针对于有轻微违法犯罪行为又不讲真实姓名、住址、来历不明的人,或者有轻微违法犯罪行为又有流窜作案,多次作案,结伙作案嫌疑需收容查清罪行的人,送劳动教养场所专门编队进行审查的地方。不过就在我1996年下半年出来以后,这个机构就关门大吉了——国家于1997年1月1日起取消了收容审查制度,所以,我是坐了趟“未班车”。我个人觉得这是科学的、进步的,因为对于一个还没有定罪的嫌犯来说,凭什么关人家3个月呢?说是最长3个月,我在都江堰还见过一个被关了八年的嫌犯,胡子都关红了,这真是题外话,与灵异无关,收!)
楼主 衣米奴  发布于 2020-06-11 09:31:07 +0800 CST  
《后坡骇人事件》
我接下来要讲一个到目前为止,我肉眼见过最大的一次“异象”。那还真有点“惊天地,泣鬼神”的味道哩。
大约还是1995年,那时还没有发生旱冰场打架事件,也就是上半年。一天深夜,我和另外三位好友相约去后坡“采风”。这三位好友中有一对是恋人,他们数年前结婚的时候还给我打过一次电话。他俩的名字倒是非常特别--都叫“向前”,好象他俩的相识也是因为这名字而起。另一位好友名叫李俊霖,也是学美术的(我后来旱冰场事发,跑去重庆三峡学院就是找他,就是我旁边带着女朋友的那位帅哥),所以我和他很投缘,那天一直聊到了第二天的凌晨二点钟。
故事发生的地点在这里还要向大家交待一下--云阳老县城后坡路的一条小支路。其实就是条部份可以通车的泥泞小道。我们坐在一座旱桥上,桥面靠山的一侧有根自来水主管道。那管道的直径将近五十厘米,很粗很厚,生铁铸成。管道的下面和两端都被埋在土里,只露出中间一段十米左右的铸铁管身。当时管道前面磊着一堆“条石”(注:建筑物打基础用的长方体石块,一块足有好几百斤重)。我和李俊霖就坐在那堆条石上观星神侃,而那两个“向前”则跑到距我们十多米远的一块草地上谈情说爱去了。
时值凌晨一点过,我与李俊霖聊意仍浓,却突闻背后的那根自来水管如敲钟一般鸣响起来,而且间隔均匀:“当……当……”响到第三声的时候,我们屁股下的那堆条石开始“哧哧”地拱动起来,活象电影里那些僵尸、怪兽准备要从地下冒出来的样子。我俩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跳将起来,转身望着那堆条石和水管。条石立即就不动了,而水管任在鸣响:“当……当……”直响了六、七声后才停了下来。我立即问李俊霖:“你刚刚感觉到了吗?”他也很怀疑自己刚才的感觉:“感觉到了!你感觉到什么了?”于是我回答说刚刚条石在拱动。他傻盯着我快速地点着头:“我也是,我也是!”
这时那两个“向前”也向我们走了过来,边走还边问:“刚刚是你们在敲水管吗?”我回答他说:“我还以为是你们敲的呢?”话虽这么说,但我们四个人都明白--月光下我们都可以看到对方的身影,谁也没有接近过那根管道。只不过那两个“向前”没有看到条石拱动罢了。
我们四个人就围站在条石边,摆谈着刚才的怪事。当时我和李俊霖还开玩笑说:叫“那玩艺儿”出来跟我们见见面,打个招呼哩。李俊霖还说了一些话,不过我一直都不太相信他说的那些——他说他很明显地感觉到是一个人顺着管道横躺在泥土之下,用自己的右手掌敲打管道而发出的声音,意思是告诉我们天太晚了,不要再在这里打扰他休息了。
我们又在那里聊了半个多小时后才动身回家。

第二天,我把一群死党好友都带到那个地方去观看。李小松还用一块石头去砸那根铸铁水管,发出的声音却是“突突”的闷响。那是因为管道的两端都埋在土里,消弱了它的震动。

其实就在我们发生条石拱动事件的那条小路上,在此事的一两年前还发生过一件闹得满城风雨的事件。由于是“民间流传”,所以版本众多,我就捡个主线大概讲讲吧……
我们县老县城公安局办公楼和宿舍楼相距较远,其实根本就不在一个地方,如果走大路大约需要半个多小时,但也有条小路--也就是后坡路的那条小支路。如果走这条小支路顶多只用二十多分钟。于是无论白天或是黑夜,警察们一般都是从这条小路上下班。其实我整个初中时代也都是走的那条路。
说是有晚一位值夜班回家的警察又走上了这条路(还有种说法是他出差回来),走着走着吧,就遇上了一位“故人”(注:已过世的熟人)。“故人”还跟他打招呼,他吓得一溜烟地跑了。刚跑了一段吧,就碰上了那位“故人”的老婆,于是他就惊魂未定地把这件事儿告诉了她。“故人”的老婆就劝他定定神,到她们家去喝口茶压压惊,他说不去了,于是他俩就这么边走边聊。当他们走到审判法庭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路边的台阶上坐着那位“故人”的双亲,并也站起来邀请他去他们家喝茶。他知道那位“故人”的双亲早已过世多年,于是吓得魂不附体,抱头又跑。但却有个人赶上来抓扯他,他头也不回,猛甩开那人后向家跑去……
回到家之后,他就一病不起了。但他的这次“奇遇”却经他家人之口传了出来,最后满城皆知。更令他后怕的是--事后居然有人告诉他说他那位“故人”的老婆也于几个月前就过了世。晕……
其实那位“故人”,我也认识,因为我们家就住在县武警中队旁边,这位“故人”姓罗,是中队队长,小时候经常逗我们一群小孩玩儿,我们都叫他“罗队长”。
这个故事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当然这其中可能不乏“群众的集体智慧和想象力”。虽然我并不知道这次事件的真伪,不过后来我亲眼见到了县政府张贴出来的关于此事的《辟谣》布告,就在县人民医院的大门口。
再后来,2002年我在县政府“规划办”打工那会儿,我也向那里面的一些人问起过此事儿(我就好打听奇闻异事,总想弄个明白,甚至找出其中的一些规律),结果他们都没有说那件事儿是假的。我狂倒……
只要是上个世纪90年代在重庆市云阳县老城住过的人,都应该知道这件事儿吧?当然,那时候的小学生或幼儿园的小朋友有可能不知道。




楼主 衣米奴  发布于 2020-06-11 10:09:20 +0800 CST  
@花若盛开123 2020-06-11 14:05:52
最爱看真是经历!顶楼主一个!
-----------------------------
123,加油!神会保佑你的。
楼主 衣米奴  发布于 2020-06-11 17:12:29 +0800 CST  
@缪克aan 2020-06-11 15:12:54
可以可以,支持楼主,很真实很好看
-----------------------------
谢谢兄弟抬爱!
楼主 衣米奴  发布于 2020-06-11 17:13:10 +0800 CST  
@本川雅铃 2020-06-11 16:03:30
鬼话看了这么多年了,能真名实姓的把经历写出来的还真没几个,我相信你,楼主继续!说句题外话,我个人是比较相信这些灵异东西的,但有时候又无法解释,比如真要有仙啊妖啊之类的话,为什么在国家遭受大难,比如抗日战争、南京大**的时候,这些神灵不出拯救一下芸芸众生呢?难道真是人道鬼话互不干涉?有没有高人来解释一下。
-----------------------------
已经拯救过N回了,君不见全球唯有中华文明延绵至今么?你说的灾难,听说过“共业”没有?共业与不共业,去慢慢理解一下,不明白我再解释。
楼主 衣米奴  发布于 2020-06-11 17:18:35 +0800 CST  
栖霞宫
刚刚查看我老家(重庆市云阳县老城)的卫星地图时,才发现,原来她都快变成一片原始丛林了。我上面那些文章所用卫星地图还是十几年前截的图,那时候就只剩半座城了,现在更为不堪——几乎全是丛林。先上对比图:



这是2008年4月截图,踞我离开云阳老城已12年零几个月。



这是2020年6月截图,又一个12年,不得不叹服于大自然的自愈能力!

在我查看卫星地图过程中,突然看到“栖霞宫”这一地名,所以就决定写下这篇文章。
栖霞宫,始建于汉代,历朝历代以来屡加修建(tian朝除外),俱毁于“文革”,虽然现在又建了一座栖霞宫,但全是新的,意义已不大。这个你得听我的,因为我小时候爬几个小时的山路专门去参拜过——除了瓦砾,啥都没剩。虽然它旧貌不再,但这也毫不影响它的传奇性:
武当派创始人——张三丰当年游历至云阳时,见此处山形地貌宛如龙腾凤舞——整座城市面南背北:背靠如太师椅一般的五峰山(跟压悟空的五指山是不是堂兄弟哦?哈哈);对面的凤凰山既象金字塔又似一樽樽正襟危坐的护法金刚,再次上图:



三丰祖师当即拍板——就在此处小驻两百年(我没打错,对于他这类神人来说,两百年就是小驻)。于是云阳县志里就有了这样的传说:明代道士张三丰创道教武当派后,云游并定居于栖霞宫。他龟形鹤背,须髯如戟,有训虎绝技,常以黑虎为座骑。他出宫去县城时,恐惊扰城中百姓,就将黑虎系于此石。一日,他背着母亲去城里看病,历久忘归,虎饿极,两爪抓石,留下了这片爪痕。又一传说谓:一次,张三丰与知县发生冲突,被责打50大板,虎闻杖击声,愤怒咆哮,拼命用爪抓石,欲挣脱铁链救主。张三丰有灵符护身,就是500大板,也毫发无损。倒是苦了县太爷,当晚,他屁股上竟长出50个恶疮,又痛又痒,急派人寻张三丰救治。但此时张三丰母子已骑着黑虎去了青城山。后来,这个昏官活活被恶疮折磨而死。县人为了纪念张三丰,就在系虎石上建了一座简朴的古庙,名曰“系虎寺”。上图:



当然,我也知道上面的故事是神话传说,但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下面:



金盆池,位于栖霞宫西,约30平方米,其状若盆,有水,终年不竭,四面由森林和土岗环卫,盆边长满金色的黄草,宛若盆沿。据方志载,这里风景殊异,常见云雾蒸腾其上,四季如春,蔚为奇观。民间传说,张三丰在武当山修道200年后,又到栖霞宫修行200百年,他将随身财物全埋在金盆池下,据说,曾有人在盆中拾得金元宝、珍珠等物。爱探谜寻宝的读者赶紧约起来哦!哈哈。



夔龙井,清乾隆《云阳县志》称为“龙池”,位于宫门小天井照壁下。井壁周围常见一种叫做夔龙的小动物,状如蜥蜴,但全身披满鳞甲,为全国各地所罕见,被喻为神龙。相传偶有捕得者,无论用何种方法禁锢,亦不能过夜,第二天就踪影全无,此井因此得名。
这可就厉害了,从村民们的描述来看,八成是尚未在我国发现过的“洞螈”,上洞螈图:



有没有想约的朋友?找到的话可填补我国空白哦,还拥有冠名权。我小时候去找过,但连这口井都没找到,黑线。。。但我很想再去。

栖霞宫还有个“太极湖”在这里值得一提,虽然我也没去过:
在栖霞宫山门前,有一山坳,山坳中静静躺着一汪叫红田湾的小湖。
乍眼看去,红田湾湖水清澈,湖面略显黄色,没有什么奇异之处。但当你转到湖水的背阴处时,奇迹就会出现在眼前——湖水以湖中央为界,一半呈现出血红色,一半却是黄白色。
而且无论太阳处于哪个角度,湖水红白分界线始终在湖的中轴线上。
“红田湾一半深一半浅,会不会和这个有关。”有村民猜测,但随即被其他村民否定,“天干,水面小的时候,也是半红半白。怕是山上的道士施了法,这是个太极湖哦!”
看来,红田湾湖水半红半白的原因也只有留待砖家来破解了。只是,如今栖霞镇政府正在利用红田湾天然形成的湖泊修建水库,不知道这一举动会不会破坏这一奇特的景观。
楼主 衣米奴  发布于 2020-06-12 09:44:24 +0800 CST  


这张主图我都没上,还在这里写得屁颠屁颠的,哈哈,你看,栖霞宫与县城是不是离得很远?而且全是山路,我小时候“甩火腿”(走路)去,一个来回要用6-8个小时,现在应该通汽车了。
楼主 衣米奴  发布于 2020-06-12 10:05:05 +0800 CST  
《峨眉山诡事》
这么多年来,陆陆续续的,我听过好几位做导游的朋友跟我提到同一家星级宾馆。
由于我怕影响到人家宾馆的声誉,影响客源,所以名字我就不说了。其实吧,我个人觉得,这有什么呀?反而增加了它的神秘感和知名度,如果我哪天再去峨眉山游玩,非它不住,我是讲真的。
我第一次听说它是在一个朋友的生日宴上,我朋友杨达做导游的姐姐告诉我的:
说是宾馆里有栋旧楼,一、二层几乎没于地下,四季绿树环绕,十分幽静,同时又有了几分阴森之气。由于那里经常会发生一些灵异之事,所以一、二层的客服人员就长期待在三楼,只有客人有服务需求时才会下去一、二层,而且一忙完就马上回到三楼待命。
到底有什么灵异之事呢?那个朋友的姐姐说她带的客人只要住过下面两层,第二天通常都会有人向她投诉,各种五花八门的状况都有:
半夜里莫名其妙响起的敲门声;走廊里来回走动的脚步声,等客人打开门后却什么都没有;睡至半梦半醒之间听到凄厉的惨叫声,或有人立于床头看着你,等你惊醒之后却又一片死寂;明明一个人住,卫生间的灯却突然亮了;最恐怖的一次是有位客人看到卫生间的灯亮了,而且还传来阵阵水声,于是他就过去一把拧开了卫生间的门,骇然看到一位白衣“贞子”正在冲淋浴,水顺着她遮住面孔的长发一直往下淌。。。
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又专门去网上搜了一下,发现还有网友也提到了这家宾馆——传的最厉害的一次是香港一个很有名气的女星去那里住,在半夜被敲门声惊醒,几次开门都没人就打电话去总台投诉,总台的回答说她所住的豪华套房根本没人接近过。她还不信,叫保姆一起去看,猛地拉开门就见一红色物体从门前掠过,随即消失。该女子大惊失色,立即要求换宾馆。据说回香港后还去找高人指点消灾。
再后来,据说,那家宾馆拆了几栋旧楼,准备重建,看到这里,我只想说,如果破坏了“原有氛围”,下次我再游峨眉时,它就不再是我首选了,哈哈。。。
楼主 衣米奴  发布于 2020-06-13 10:40:17 +0800 CST  
本来昨天我在办公室写好了一篇《斩龙垭》,但没有拷贝回来,所以只能随便在记忆里搜了一段灵异故事,就是上面这篇《峨眉山诡事》临时顶一下,见谅!
楼主 衣米奴  发布于 2020-06-13 10:46:46 +0800 CST  
现在的天涯人气真少,表面上却人声鼎沸的。前几天我钻石置顶两天,也没多少人看,这是逼着我去给我的学生们灌输一些“怪力乱神”的东西啊!还好我当过三个班的班主任,哼哼。。。
楼主 衣米奴  发布于 2020-06-13 15:14:54 +0800 CST  
大部队正在赶来中。。。大部队呢?(茫然的四处张望)。。。人呢?毕业了就不认老班了么???
同学们,记得每天下了班、吃完饭、打完牌。。。后,来给老班的这个帖子评个论,顶上去,谢谢大家了!!!
楼主 衣米奴  发布于 2020-06-13 16:17:29 +0800 CST  

楼主:衣米奴

字数:177856

发表时间:2020-06-08 20:43:47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2-25 00:09:10 +0800 CST

评论数:4932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