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通灵者真实儿时经历,真实鬼灵事件!

序章
我首先必须要声明,以下章节所要讲述的全部为真实事件,这些事件曾在玄学吧以帖子的形式连载,但后来由于当事人的强烈不满,不得不删除了。如今征得那些当事人的同意,我再次把这些事件详细记录下来,呈现给大家。
不知道各位是不是相信这个世界有鬼神和因果的存在,我以一个通灵者的真实所见所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
如今全世界的科学家都承认宇宙间存在着很多的维度空间,我们和鬼魂是生活在同一个维度之内的,所以有些人偶尔就会看到它们。什么样的人才可以看到这些东西呢?
第一是三岁以内的孩子,他们天眼未闭,可以很清晰地看到那些具有强能量场的鬼魂,什么鬼魂具有强能量场呢?比如刚刚离开肉体的鬼魂、死时怨气很大的鬼魂、凶恶之徒的魂魄等等。所以很多孩子经常会被吓到,吓得魂魄离体,哭闹不休。这是因为三岁以内孩子的魂魄与肉身结合还不是特别融洽,还处于磨合期,一旦受到惊扰就会跑出体外。
第二种情况是那些八字偏阴的人。八字由四个天干和四个地支组成,各有阴阳,他是人类的生命密码,通过八字就可以预知人的很多事。那么一个人八字的天干地支如果阴多阳少,这人就会经常看到鬼魂,而且由于缺乏阳气的维护,那些鬼魂就能够轻易上身,控制人的意识和行为。这也就是常说的鬼上身。
第三种情况就是即将死去的人。我曾经有一个朋友,在某个时间段里突然就开始经常看到各种鬼魂,我当时还没有学习玄学,不懂这是一种预兆。那位朋友在经历过一个月左右的怪异经历后,在某一天晚上骑摩托车回家途中遭遇车祸,身体被拦腰截断,惨不忍睹。
其它情况还有很多,比如风水导致的阴气过重、侵扰了阴人安宁、祖辈魂魄示现提醒某事等等。
楼主 红色记忆343  发布于 2016-01-18 11:06:30 +0800 CST  
我十六岁以前一直都生长于豫东地区的一个村子里,这个村子不算小,有四五千人口。它属于典型的中原村落,地理位置不算偏僻,可由于当时交通不便,村里人很少外出,去一次县城就像过年似的,更别说去省城了。
我们那个村子名字很怪,叫老君营。爷爷说晚清时村子所在的地方曾建过一座老君庙,专门供奉太上老君老人家,当时香火很旺,也特别灵验。后来有人迁住于此,住户慢慢多了后,就想给村子取个名字,而当时老君庙的香火鼎盛,所以就借用其名,把村名定为了老君营。
那时的老君营村在方圆百里之内颇有声望,因为出了很多的人物,还兴办了一些厂子,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所以周围的女娃子都想嫁到我们村里来,梦想着吃香喝辣跟着享清福。
可是从八十年代开始,村子的境况就日渐颓败了。据村里的老人们说,是因为村东的老刘在老君庙前垒起了砖窑,每日烟熏火燎,把老君他老人家给惹怒了,就不再照顾村里的人。后来庙日渐败落,最后就消失了。伴随着而来的不单单是村里人日子渐渐变得贫寒、人变得愚钝,更要命的,是村里的诡异之事越来越多。
我出生的时候,村里刚刚分田归户,每家每户都分到了田地,集体公社彻底消失,农民们欢欣鼓舞,因为终于可以吃上一口饱饭了。
而我的家庭在村子里还很特殊,我老爸是村子里唯一的一名医生,那时候对这种村子里的大夫叫赤脚医生。而且我爸的医术很高超,周围很远村子的村民生病了都会到我们村让我爸给瞧病,所以我爸的那间小诊室里就总是挤满了人,也因此,我家的生活条件在村里就是数一数二的了。
至于我的家庭成员呢,爷爷奶奶、老爸老妈和一个姐姐!另外我还有两个叔叔,三叔育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二叔因为小儿麻痹从小残疾,所以一直娶不上老婆。但我对二叔却是非常敬爱的,因为二叔很怪,他从我记事起就喜欢用研究般的眼神盯着我看,会看的我浑身不自在。而且还会对我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这些话直到后来我才明白是什么意思。
我从小呢,就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孩子,但也不像神话书籍里说的那样有什么什么神通,我没有,我就是能看到那些和人类不一样的东西。
楼主 红色记忆343  发布于 2016-01-18 11:07:00 +0800 CST  
我曾经把自己这种奇特的“本事”讲给姐姐听,结果被姐姐在后脑勺揍了一下,并让我晚上小心别被小鬼给勾跑了。
不过当我偶尔把这件事告诉二叔的时候,他并没有我预想之中的惊讶,而是很深奥地说了一句:“万般皆有因,你小子命主够强的!二叔相信你!”
那次以后,二叔就给了我一本没有名字的书,都是竖排的繁体字,书页脏得离谱,页脚都打着卷。他让我把书读完还给他,我当时拿着翻了翻,说自己才读小学三年级,这书根本看不懂。二叔让我不认识的字就查字典,但必须把书的内容背下来,他还要检查。我当时是极其不情愿的,不过因为二叔相信我奇特的“本事!”,我就把他看成了自己的知己,也就愿意按照他说的去做。
背会那本没有书名的书我用了十几天时间,单单查字典就用了好几天,还好我脑袋瓜还不算笨吧!当我给二叔把书的内容从头到尾背完后,他当着我的面竟然一把火把书给烧了,然后让我把书的内容千万记牢了,说等将来会用的着的。
我的整个童年记忆里二叔占据着很重要的位置,不仅仅因为他是唯一一个相信我有奇特“本事”的人,还因为他一开始就教我要敬畏因果,不要逆天而为,当时小不太明白,但正是缘于他对我的这些启蒙教育,才使我后来有幸步入了玄学和佛学的殿堂,也让我最终实现了他自己一直都未曾实现的梦想,成为了一名真正的阴阳师。
如今的人们对阴阳师其实并不是太了解,甚至有很多的误解。
阴阳师分很多不同的层次,而通灵者是其中最高级别的。通灵还分被动通灵和主动通灵。
被动通灵,比如农村多见的那些神婆,可以替人看事预测,她们是被一些小妖选中,作为媒体,为人们占卜预测治病等等。这些小妖也是为了修行,但自己又无法示身,就不得不借用人身来行善积德,达到自己修行的目的。当然还有一些是被鬼魂上身的,这些人一般被上身后会浑身发抖,脸色苍白,模样很怪异。被鬼魂上身是很伤人身体的,这些被动通灵者一般身体都特别差,是不会长寿的。
还有一种叫主动通灵。我们师门就是主动通灵的门派,师父筛选出合乎标准的弟子,然后请神下来,打通弟子的某些穴位和脉络,让弟子具备可以和灵界交流的“信号塔!”,这样就可以自己请神或菩萨下来了,当然也可以请鬼,但主动通灵者是正能量,所以是绝对不会请满是负能量的鬼魂上身的。
主动通灵者都是正门正派,而且其弟子的神识之体都具有较高的格局,再加上严格修行,所以不会轻易透露自己的身份。他们一般从事着玄学的事业,或专职或兼职,力求渡人渡己,行大善以积累功德,以便功德圆满时可以升入天界。所以你身边也许就有这样的通灵者,也许就是你的朋友或同事,只是他们绝不轻易说出身份,因为凡人少有人会信。
楼主 红色记忆343  发布于 2016-01-18 11:08:00 +0800 CST  
如今我们这个时代几乎很少有人再相信因果这回事,因此就为所欲为,什么坏事都敢做。看看新闻、网络里、平时的生活里,那些令人发指的事情是不是越来越多了?人们对那些丑陋的现象是不是慢慢习以为常了?而我们自己,平时又在做着什么呢?
那么这所有的一切会导致什么后果?看看如今的雾霾吧!为什么一直治理却越来越严重了?有人说那是因为汽车尾气、企业排污等等引起的。西藏呢,汽车不多吧?企业不多吧?可照样有雾霾!为什么?因为雾霾形成的原因,是由于人类堕胎和大量杀死动物吃掉它们引起的,这些被杀的孩子和动物的魂魄满是仇怨,慢慢积攒起来就形成了雾霾,雾霾就是阴魂来报复世人的,你只靠治理尾气和企业排污,根本不起作用。治理雾霾要让人敬畏因果,不再堕胎和杀生取食,不然雾霾就只会越来越严重。
还有就是如今的医院,为什么病人越来越多?大家想过其中的原因吗?
我也就是为了揭开这一迷局,告诉世人因果是真实存在和如何运转的,就像我写的第一部书《谈妖说鬼》一样,以真实事件度人开悟,所以我才有了把以下真实事件书写出来的初衷,因为这些事件都能够让我们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福祸无门,惟人自招!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楼主 红色记忆343  发布于 2016-01-18 11:09:00 +0800 CST  
第一章:初遇替身鬼

我从小就知道自己和别人是不同的,我的另类并非是因为我的长相,不过我长的也确实挺帅气的。后来慢慢长大了,就长得走了形,不过也并不难看。
从开始有了记忆开始,我就可以看得见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这些东西和我们人类决然不同,它们总会让你觉得不舒服,觉得别扭,会让你产生想上去揍它们一顿的冲动。
第一次和这种东西相遇是在小学三年级。我们那里的学校是以前的地主宅院改建的,建房用的砖、甚至房顶的大梁什么的都是从地主家的房子上拆下来的。那种砖很大,青色,带着一种神秘的古代气息。
记得那天下午轮到我值日,而本该和我一起值日的同桌那天刚好请假,说是在出水痘。
我等同学们走完后,就把凳子一个个放在桌子上,然后从最后一排往前扫了起来,我的动作很大,教室里一时尘土飞扬,就像到了“仙境”一般,我自己也被呛的直咳嗽。
当我就快扫完的时候,突然就觉得很冷,本来身上在出汗,但一瞬间竟然冷得打起了哆嗦。我很纳闷,这是夏天啊,怎么会突然像到了冬天一样呢?我停了下来,并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
接着奇怪的事就来了,我看到两个黑影从讲台内侧的角落里冒了出来,然后穿墙而过,像是去了东边的教室里。我那时一点都不害怕,而且认为自己不会看错的,所以就扔下扫帚冲出教室到了东边的隔壁班级。隔壁班也有同学在打扫卫生,两个同学见我突然冲进来吓了一跳,问我有事啊?可我当时根本没心思回答他们,因为我看到那两个黑影正从后排往前走,那些桌椅板凳就像空气般从它们的身体间穿过。
楼主 红色记忆343  发布于 2016-01-18 11:10:00 +0800 CST  
我一直盯着那两个黑影,一个班级一个班级地追着看,最后它们消失在了最东边四年级教室的东墙里。再隔壁就是地主家未被拆除的一所宅院,一直被做为大队部使用,听村里人说这座古宅里天天有鬼出没。我当时就怀疑这两个黑影就是鬼,一定就是去了地主家的古宅里。
后来我就一个班级一个班级地问那些值日的同学,有没有看到刚才经过的两个黑影。他们有的摇头,有的傻乎乎地盯着我看,有的说让我不要捣蛋影像他们值日。作者开通读者QQ交流群,群号:283783571,欢迎对通灵者及鬼灵感兴趣的朋友们加入交流。
我把这事告诉了我妈,她听完后愣了愣,然后就神色异常地看了看我家后边那座地主的老宅子。当时我家就住在地主未拆除的老宅前边,距离不到30米。
我妈当时警告我以后不许一个人值日,神色很郑重,把我吓坏了,所以对着我妈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这就是我第一次遇到的灵异事件,我当时觉得自己以后不会再遇到这种事了,可我年幼的思想太过简单了点,我不知道这仅仅才是一个开始。
这次灵异事件并没有影响我什么,我一样屁颠屁颠地每天背着书包上学,放学写作业,然后和小伙伴们玩耍做游戏。
那时候我们那地方还没有通电,晚上照明几乎都是煤油灯,豆大的灯光就像鬼火。所以吃过晚饭到睡觉前的这段时光就成了我们小孩子的乐园,我们聚在一起做各种游戏,最爱玩的当然就是捉迷藏了。
农村玩捉迷藏可以藏身的地方太多了,柴禾垛、小树林、小土墙的角落里,甚至猪圈羊圈里。有一次捉迷藏,怎么都找不到我二叔家的红星,最后大人们都出来找,然后呢,竟然在村东陈大爷家的牛棚里找到了躺在母牛怀里睡着了的红星。
那天我们像平时一样玩到了很晚,最后一次是我们四个孩子藏起来,其他几个人找。
我带着小伙伴二岩子东找西找,最后翻土墙跳进了陈博士的家。这家男主人姓陈,由于爱耍嘴皮子,还出口成章,所以得了一个“博士”的外号。
我们俩爬进了陈博士家的柴禾垛里,然后就紧张地看着外边的情况,深怕被小伙伴们发现。
过了大概几分钟后,我就看见一个白影飘飘忽忽地到了陈博士家的窗台下。这时陈博士屋里还亮着灯,屋里一男一女似乎在争吵什么。
楼主 红色记忆343  发布于 2016-01-18 11:19:00 +0800 CST  
稍后继续!
楼主 红色记忆343  发布于 2016-01-18 11:28:00 +0800 CST  
“二岩子,你看那是啥?”我低声指着白影问二岩子。
“冉哥你可别吓唬我,俺胆儿大着呢!”他吸了一下鼻子说道。
“你没看见?那有个白影啊!趴在窗户上那个!”我郁闷地问。
他费力地眯缝着眼睛看了看,然后摇了摇头,说啥也没有啊。
这时屋门突然被拉开了,陈博士骂骂咧咧地走了出来,并迅速拉开院门走了出去。接着屋里就传来了女人的哭声,悲悲切切的哭声在夜里听着有点恐怖。
那个白影这时在窗前跪了下来,手里拎着个东西晃呀晃的,很像是一根绳子。我用手指捅了捅二岩子,让他看窗台下。他看了一会儿,再次对着我莫名其妙地摇了摇头。
“走,跟我去瞧瞧!”我说着拉住二岩子的手就爬出了柴禾垛,直奔窗台下边走了过去。
“喂!你在干吗?”我们走到白影面前候我开口问道。
那白影停下了动作,我看到它手里的确就是一根绳子,朦朦胧胧的,有点不太真实。
白影的头部被黑色的长发遮蔽着,看不到脸,它并未抬头,似乎迟疑了一下,然后突然就不见了。
“咦!没了!”我诧异地自言自语道。
“什么没了?冉哥你今儿咋回事啊?”二岩子茫然地看着我问。
屋里这时发出了“哐当”一声响,我和二岩子好奇地趴在门缝往里看了去,这一看差点把我们吓死,因为看到陈博士的老婆正晃晃悠悠地吊在房梁上。
“上吊了上吊了!快来人呀!来人呀!”我和二岩子几乎同时喊了起来,撒丫子就冲到了街上。
很快大人们就出现在了街头,我们赶紧说明了情况,他们就立即往陈博士家里冲了去,我们也随着再次跑进了院子。
“怎么样?怎么样?”
“行了行了,人没事!”
人们都松了一口气,接着陈博士老婆的哭声就从屋里传了出来。而随即一个人影疯一般扒开人群冲进了屋里,我看到正是陈博士。
“大家都散了吧!散了吧!”郭大爷招呼着让大家都回家去吧!因为人没事,陈博士也回来了,让他们夫妻说道说道去吧。
我们一群孩子也因此都回了家。我到家后就把自己看到的事跟爸妈说了,他们俩当时都是一愣,然后我妈就嘱咐我这事千万不能讲出去。我问爸妈自己看到的是不是鬼呀!我爸就训斥我眼花了,哪有什么鬼。
后来临睡前我妈告诉我,让我以后再遇到这种事就当没看见,不要多管闲事,不然迟早会出事的。我问我妈会出啥事,我妈想了想,说她也不知道,不过肯定会不好,让我别再管就是了。
楼主 红色记忆343  发布于 2016-01-18 11:42:00 +0800 CST  
结果第二天我就真的不好了,发高烧,说胡话,折腾了两天,被我爸打了四次肌肉针,还是不好。最后没办法,我妈就把东村的刘阿婆给找了过来,她是我们村的神婆。
刘阿婆进屋看了看我,眉头就皱了起来。然后问了事情的经过,我妈也没有隐瞒,一五一十都说了。刘阿婆就摇了摇头,说胡闹什么,人家找个替身要等几十几百年的,这仇结的可大了去了。
我妈就求刘阿婆一定要想办法,刘阿婆叹息着,就吩咐我妈去买烧纸、香烛、水果,说她尽力劝劝,真劝不走再想办法。
等我妈买齐了所用的东西,刘阿婆就在我房间的小桌子上摆上了水果、点燃了蜡烛和香,然后就开始神神叨叨地嘟囔着什么。嘟囔了一阵后,就让我妈赶紧去院门外的十字路口把烧纸烧掉,并对着北方磕头。
我妈回来后,刘阿婆说谈好了。接着就把我妈拉出我的房间,在外边嘀嘀咕咕了好一会儿。等我妈再进屋时,我已经觉得浑身舒服多了,身子不再冷得直打颤,精神也恢复了很多。
“娃你记住,往后这事可不能再管了,记住没?”我妈看着我叮嘱道,我答应了一声,心里觉得挺委屈的,毕竟当时自己年幼,还不懂得其中的厉害。
楼主 红色记忆343  发布于 2016-01-18 11:47:00 +0800 CST  
真实事件,所以恳请点赞!下午继续更新!
楼主 红色记忆343  发布于 2016-01-18 12:06:00 +0800 CST  
@百无禁忌2015 2016-01-18 14:54:00
楼主都3点了。你还没更新啊?
-----------------------------
马上
楼主 红色记忆343  发布于 2016-01-18 14:58:00 +0800 CST  
第二章:鬼眼

我的高烧在刘阿婆走后的下午就彻底退了,身体恢复如初。而我一个小屁孩也很快就忘了这事。
一周后一个周六的下午时分,我正在家写作业,隔壁的李婶就风风火火地跑进我家,找到我妈后就大声嚷嚷道:“快去看看吧!陈博士的老婆喝毒药死了!”
我妈二话没说就跟着李婶跑出了门。我停下笔歪着头回味着李婶的话,记起了前一周发生的那些怪事,心里就有点痒痒的,于是索性放下作业也跑了出去。
远远的,就看到陈博士家院门前站了很多人,村里很多人竟然都已经到了,另外就听到院子里有男人嚎啕的哭声,我猜一定是陈博士。
他家的院子里被村里人挤得水泄不通,那会儿的农村几乎没有什么娱乐,所以遇到这种事就像赶大集,谁都想过来看看热闹。
我费尽吃奶的力气才挤进人群,然后一点点地往房门口钻。刚挤到房门口,就闻到了一股呛鼻的农药味,我看到陈博士蹲在她老婆身边正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大哭,而她的老婆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嘴角还残存着白色泡沫。
屋里有十几个妇女边劝陈博士边抹眼泪,我觉得索然无味,同时也被农药味呛得头晕,就想挤出人群回家继续写作业去。就在这时,我突然看到那些妇女身后多了一个女人,正是陈博士的老婆!她用怨恨的眼神看了一眼陈博士,然后就转身没了踪影。
“有鬼!”我失声喊了一句,后脑勺随后被“啪!”地揍了一下,我回头一看,是我妈!她瞪了我一眼,然后拉住我的小手就往人群外边扯。
我被我妈直接拉到了家,然后就是一顿训斥,骂我怎么就不听话呢,又乱说话。
“可我看到...”
“看到什么都不能乱讲,刘阿婆说了,你再这样看到就乱说早晚会把命给丢了,你记住没啊?”
我看老妈确实急了,只有装作很乖的样子点了点头,其实心里一点都不服气。我是个讨厌受约束的孩子,老妈越这样说,我心里就越是反感。
楼主 红色记忆343  发布于 2016-01-18 15:00:00 +0800 CST  
第二天,我从爸妈的谈话里知道了事情的经过。陈博士的老婆因为一点琐事和陈博士的老爹,也就是她的公公吵了几句,结果竟然被公公和小叔子给打了一顿。回家后向陈博士诉苦,没想到又被陈博士打了一耳光,于是就想不开,偷偷喝了农药。
那几天村里就像过节似的,人们都聚在街头或陈博士家周围,谈论着事情的始末。我觉得这真的没什么可谈论的,一个话题被翻来覆去地说来说去,真的有意思吗?可村里人不这么想,他们个个一脸的兴奋表情,比比划划地讲述着自己对这件事的看法和期待。期待陈博士老婆的家人过来大闹一场,给索然无趣的生活增添一份饭桌上的谈资。
不过自己家的女儿在夫家突然服毒身亡,这事换了谁家的父母不悲愤交加呢!所以陈博士老婆死的当天,她娘家就来了人,不过并没有怎么闹,哭了一场就回去了。但到了要出殡那天,她娘家一下就召集了一百多人,把陈博士家给团团围住了。
那天中午一放学我就觉得不对劲,全村几乎空巷,而陈博士家门前的那条街上人头攒动,比看大戏还要热闹。这种场面小孩子是最喜欢的,所以顾不上把书包放家,我就发疯一般冲了过去。
远远就听见陈博士家的院子里传出叫骂和争吵声,还有摔东西的声音,看来是打起来了。
遇到这种事,村里人往往就会抱成一团,绝不会让外村人欺负本村的人。所以我那天就见陈博士老婆的娘家人最后被打的抱头鼠窜,除了陈博士的岳父和岳母,其他带来的人几乎个个挂了彩。
后来村里的支书出了面,把陈博士的岳父岳母拉到一边低声交谈了起来。过了能有半个小时,两位老人含泪点了点头,然后就招呼那些带来的人先回去。
那些人离开后,葬礼开始继续进行。首先要入殓,就是把死人装进棺材里去。我那时已经挤到了正屋门口,尸体看的一清二楚。我发现尸体的肚子特别大,就像怀孕了七八个月的孕妇。现在明白了,是因为那时候村里没有电,也没有冰棺之类的东西,而天气还那么热,又是喝农药死的,肚子里的东西都开始腐烂,会产生很多气体,肚子就是被那些气体撑起来的。
当时那个问事的聂大爷低声对支书说:“赶紧的,我怕这肚子撑不了一个时辰就要爆。”
支书也很担心,就赶紧招呼人把棺材抬进屋里,让马上入殓。
楼主 红色记忆343  发布于 2016-01-18 15:09:00 +0800 CST  
@金子的菜地 2016-01-18 16:33:00
作者是一名出道仙吧
-----------------------------
道教弟子
楼主 红色记忆343  发布于 2016-01-18 20:44:00 +0800 CST  
@u_106630342 2016-01-18 20:52:00

-----------------------------
感谢
楼主 红色记忆343  发布于 2016-01-18 21:13:00 +0800 CST  
@u_106630342 2016-01-18 20:52:00

-----------------------------
谢谢支持!
楼主 红色记忆343  发布于 2016-01-18 22:18:00 +0800 CST  
我站在门边,看着人们把棺材放好,然后就去抬陈博士老婆的尸体。就在这个时候,我曾经见到的陈博士老婆的魂魄又出现了,她就站在棺材尾部,脸很苍白,眼神很冷,看上去让人忍不住打冷颤。她就那样站着一动也不动,
尸体被抬进了棺材里,聂大爷按照程序让陈博士进屋,意思是看自己老婆最后一面,然后就要钉棺了。
陈博士估计被揍了,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还哭得一塌糊涂,清鼻涕流出老长,很恶心的样子。他被两个人架着到了棺材旁边,探头往棺材里看去,我都担心他的清鼻涕会掉到死尸身上,不过还好并未如我所愿,我承认他的鼻涕韧性超好。
就在他哭哭啼啼地往棺材里看时,突然就“嘭”地一声响,接下来的场面我如今想起来就要反胃,不过我还得忍着描述出来,如果您现在正在吃东西,我建议您先停下来,看完了再吃,也不好,那样您就更吃不下去了,还是别吧!
我看到从棺材里喷溅出一股血水,一下就溅了陈博士一脸,同时一股难以形容的恶臭就猛一下冲了出来。屋里的人包括陈博士全都“哎呀!”惊叫着往门外跑,而门外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都想往里挤看个究竟,所以那种混乱的场面大家可以脑补一下,我那时被夹在两股力量中间,差点被踩死做了冤死鬼。
最后支书和主事的聂大爷见跑不出去,就恢复了些理智,大声喊着不要慌,并让人赶紧拉陈博士去把脸洗一下,然后呵斥外边的人不要挤,让开一条道。接着就是找塑料薄膜,迅速盖在了肚子爆开的尸体上,另外取了几瓶白酒,拧开盖开始在屋里洒。
我被挤得喘不上来气,再加上恶臭熏着,有些头重脚轻,所以就想赶紧离开。临走前我又往屋里看了一眼,这一眼差点要了我的命,我看见陈博士老婆的魂魄正坐在棺材里,一脸怪笑地盯着我看。我的亲娘,这可吓到我了!我转身撒丫子一口气就跑回了家。
楼主 红色记忆343  发布于 2016-01-19 08:34:00 +0800 CST  
后来听说那天草草地就下葬了,而且灵车经过的地方家家户户都用草灰在门前撒了一道,说是这样可以不让恶鬼进自己家里。当地传说这种死时肚子大开的女人一定会变成厉鬼回来寻仇。
我妈说陈博士的家人也很忌讳这事,就把刘阿婆找了去,在家里鼓捣了一番。
这事就这样过去了,没过几天村民们也就慢慢不再谈论,日子又开始变得索然无味。
一天下午放学后我和几个小伙伴到田地里捉蝈蝈,不知怎么就跑到了一块新坟的边上,王家二小子突然喊住正趴在地上找蝈蝈的我,让赶紧离开这,说这是陈博士老婆的坟,这坟邪乎着呢!我直起身看了看面前的新坟,然后问他这坟咋邪乎呀?
“俺爹说,这坟里有厉鬼,夜里能看见一个女人坐在坟头哭。”
“你爹见过呀?”我怀疑地问傻乎乎的二小子。
“俺爹被她吓得病了好几天呢!还找了刘阿婆看的,才治好了!”
我听完二小子的话就多看了几眼面前的坟,突然发现坟堆的中间位置有个洞,像小碗口那么大。
“这是啥洞?看着还是新挖的,会不会是黄鼠狼的洞?”我边说边凑近往洞里边看了过去,刚凑到近前,猛然就感觉一股风从洞里冲了出来,随即洞里现出一只眼睛,睁得特别大那种。
“快跑!”我转身就跑,把其他几个伙伴全吓坏了,他们大气都不敢出,闷着头跟着我狂奔。
楼主 红色记忆343  发布于 2016-01-19 08:34:00 +0800 CST  
就在这事发生后的第二天的中午,我们一家正在吃饭,陈博士竟然耷拉着脑袋走了进来,他说想找我爸看病。
“咋了博士?”我爸边吃边问。
“你先吃,我去诊所等吧!”他转身就要走。
“你看你,在这说不一样啊?说吧,感冒还是拉稀?”
“都不是,你看我这...”他说着就撩起了上衣,我不经意地瞄了一眼,一下就给吓住了。
他左胸上有个小碗口大的恶疮,一掀开臭味扑鼻。我厌恶地赶紧站起身走开了几步,但突然又愣住了,因为那个疮的中间位置好像有个眼睛,我好奇地走进了几步,细看又没有,但再次退后几步后发现真的就像一只眼睛。这时我猛然想起了在坟地见到的情形,忍不住“哎呀!”叫了一声。
我爸和陈博士都诧异地看着我,我赶紧跑了出去。院子里见我妈正在喂鸡,就跑过去把事情的经过和她说了一遍。
我妈听完后也很震惊,担心地往屋里看了一眼,然后就喊我爸出来一下。我爸出来后,我妈就把我所说的又和我爸讲了一遍。
“他爹,他这病啥时候得的啊?”我妈低声问。
“两三天了,他自己开始用酒擦了擦,不过越来越厉害。”
“你看着像啥?能治不?”
“不好说啊!像个疮,先配点药膏,再吃点药治治试试。”
“我看你别给他治,依咱孩子说的,他这保不准是恶鬼寻仇呢!”
“啥鬼不鬼的,你们娘俩就会神神叨叨的。”我爸有点生气,转身进屋去了。
楼主 红色记忆343  发布于 2016-01-19 09:05:00 +0800 CST  
@紫玉山风A 2016-01-19 08:35:00
支持老乡!
-----------------------------
谢谢老乡顶贴!
楼主 红色记忆343  发布于 2016-01-19 10:06:00 +0800 CST  

楼主:红色记忆343

字数:742

发表时间:2016-01-18 19:06:3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9-23 16:30:16 +0800 CST

评论数:13137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