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妖风云会1929】妖异悬疑~阴谋暗战~恐怖基地十年连环计

乱世浮生,困兽犹斗,傲骨岂甘受辱。国恨家仇,儿女应运,誓破艰难险阻。铁肩担道义,恩怨九重天,破虏驱敌路,斩妖风云会。

外有枭狼虎视眈眈,内有犲豹同根相煎。人心弯曲水,世事重叠山,毒蛛结网由来久,螳螂黄雀道魔翻。任你鬼谋千机变,我正德行万劫散。

是屈辱,是仇怨,是沥血自赎,聚正义,聚福慧,聚万众一心。

辨真相,辨善恶,辨政权博弈,化私怨,化大恶,化民族危难。

嗔贪恐痴皆私念,根薄意弱唯堕落。无碍无惧方正途,度厄修心成正果。

人间正道多沧桑,菩萨垂泪度迷茫。福荫循环自有报,是非公论天不欺。

血躯虽往忠魂在,浩然正气卫人间。邪魔外祟纷退散,还我中华好乾坤!

这是一个可歌可泣的故事,希望你看了能热血沸腾,有所感悟。

努力更新,绝不挖坑。喜欢的朋友还请多多捧场!

楼主 王敦敏  发布于 2020-05-27 16:28:00 +0800 CST  
一个酝酿了十年的惊天阴谋席卷进累累白骨,几多冤魂。连环套,计中计,妖异横行,倭寇蠢动,为害者磨刀霍霍,受害者忍辱负重,被蒙骗者浑浑噩噩,知情者远走避祸。

这一切都源于十年前那一系列惨案:古寺外妖物横行,警员遇害,警察局长被屠继而其家被灭门,同日,大粮商之子一行神秘失踪,黑店伙计亦不知所踪。古寺高僧做法镇妖,粮商许愿纳粮保一方平安。不久,几位少年换了身份活命,几双眼睛在黑暗中凝视远方。

十年一晃而过,国运巨变,黑暗之网越收越紧。日本特务组织乌鸦社在东三省的系列罪恶活动遭到了民间组织屠鸦团的强烈抵抗。在这大时代背景下,为报国恨家仇,揭十年谜团,破仇敌阴谋,驱侵华日寇,一众英雄儿女风云际会,新任县长,土匪头子,江湖游医,奇人异士,大德高僧,大善人,失忆局长,市侩老板,童真少年,聪敏孤女,蛮横小姐,黑店老板娘,狡诈刀客,多情女匪,义气肉票等等人物纷纷出场,演绎了一段跌宕起伏的故事。

这不是抗日神剧,所有惊悚灵异皆有合理解释,希望您能随我静心走进这个世界,去领略那一段亦真亦假的传奇。



楼主 王敦敏  发布于 2020-05-27 16:32:59 +0800 CST  
本文四十章,每章5节。每节3000字左右,每章15000字左右,全文约60万字。

已经构架好提纲,每日更新,不挖坑。

目前已经完成六章,陆续贴上,后面每天随写随更。

希望喜欢的文友还请多多捧场!
楼主 王敦敏  发布于 2020-05-27 16:33:42 +0800 CST  
第一章

第1节

1929年农历六月初八,烈日当空,四野无风,空气都像要被烤熟一样呼的人喘不过气来。距奉天城几百里开外的开源县城门守卫处,因为集市的缘故,进城出城的人却熙熙攘攘很是热闹。

这时,七个蓬头垢面的男人聚成一队自城外晃来,均目光呆滞面无表情,像极被人操控的木偶。守卫们见状警觉起来,围上去把人拦下,守卫长吆喝道:哥几个进城干啥去?那七人却并不理会,摇摇晃晃地继续往前闯。守卫长顿时恼了,拔出枪比划着嚷道:再往前别怪我这子弹不长眼!可那七人依旧置若罔闻地往前挤!守卫们只得端着长杆枪把他们往外怼。

人群呼啦一下子围过来议论纷纷,没人认得这几个憨货。三合商社社长川岛太郎避在阴凉处,默默关注着眼前情景,精明外露的狭长眼睛里目光游离而又莫测。
楼主 王敦敏  发布于 2020-05-27 16:34:02 +0800 CST  
围观的人越聚越多,那七人却像不知道疼一样顶着枪尖硬闯,眼瞅着腰间都被扎出了血,却浑然不觉般执拗前行。这一下众人都看出了异常,有人嘀咕:咋像丢了魂似的,闹不好是在老妖岭中邪了吧!话音刚落,那七人突然齐刷刷七窍流血,不声不响地倒地身亡,如此个惨烈死法却依旧没有触发他们的痛感,那一张张木雕般的面孔仍然神态木然,黑红的血流蜿蜒在惨白的脸上,在白晃晃日头的直射下显得分外诡异。

众人骇然,四散躲避,却又探头探脑地在远处张望着看热闹。

此时已是正午时分,火辣辣的日头快要晃瞎人们的眼,那七人的尸首突然开始冒烟,很快便燃起熊熊烈焰,顷刻间便只剩下七具焦黑的骨骸。围观人群散的更远,唯有一个小报记者壮着胆子过去拍照。
楼主 王敦敏  发布于 2020-05-27 16:34:22 +0800 CST  
守卫长慌忙叫属下去报官。

县府,一名文雅俊秀意气风发的年轻人正与一个满脸世故的中年人攀谈,这是新上任的县长袁凤池和连任了几届的秘书张文藻。听人来报,二人连忙赶去案发地点。

在车上,袁凤池问道:张秘书,以往可曾发生过类似惨案?为何那报案之人言之凿凿地说与老妖岭有关?

张文藻叹口气道:那老妖岭原是一处深不可测的老林子,因为挨着土匪窝,哦,也就是昨天您执意要去探查的蟠龙寨,本就人迹罕至。从大概十年前开始,那林子里开始闹妖,只要是进了林子的人肯定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后来那妖怪越发猖獗,但凡靠近林子边也可能出事,就再也没人敢去那里了。久而久之的,老百姓就给那林子起名叫老妖岭。
楼主 王敦敏  发布于 2020-05-27 16:34:41 +0800 CST  
袁凤池质疑道:既如此,为何蟠龙寨那些土匪无恙?此事是否和他们有关系?

张文藻摇摇头:或许是兔子不吃窝边草?或许是那窝土匪煞气太重?那帮刀口舔血的家伙一贯直来直往,想挑事也不会这么拐弯抹角。

袁凤池闻言眯起了眼:事出蹊跷必有妖……
楼主 王敦敏  发布于 2020-05-27 16:34:58 +0800 CST  
张文藻皮笑肉不笑地回应:县长大人,容我多个嘴,当今这乱世还是明哲保身比较重要。好奇心能害死猫啊。

袁凤池不满地扫了张文藻一眼,正色道:看来张秘书对我昨日坚持探查蟠龙寨耿耿于怀啊!难道是怕受牵连不成?

张文藻讪讪一笑:您言重了,在下对县长大人您可不敢有丝毫芥蒂。不过,恕在下直言,这开源的水可深的很哪!就拿您那五个前任来说吧,死的死,疯的疯,可没一人能囫囵个的离开。

袁凤池剑眉紧锁:既是如此,我更应勤勉执政,把这开源治理得明明白白,给这几位同仁一个交待了!
楼主 王敦敏  发布于 2020-05-27 16:35:16 +0800 CST  
张文藻见袁凤池油盐不进,暗笑这是个不识好歹的愣头青,料他这位子也坐不长远,于是不再多言,盘算起自己的小九九来。

袁凤池就当没看出眉眼高低,不依不饶继续问道:刚才张秘书说开源的水深,究竟是怎么个深法?

张文藻“嘶”地深吸一口气,意味深长地答道:这开源县城土地肥沃养人,南有二道梁淘金沟,北有远东贸易市场,东有龙华古寺,西有火车站,虽然离奉天城好几百里,但却是一处人口众多的交通枢纽、贸易要塞。是那些闯关东的关内人最为青睐之地,也招徕了不少的老毛子、日本人经商。那些老毛子倒还规矩,最让人膈应的是那群日本人,成群结队鬼鬼祟祟的,不知道暗地里干些什么勾当!还隔三差五的来县府报案,不是这个死了,就是那个丢了,弄得乌烟瘴气!除了这些,蟠龙寨那帮土匪也不是省油的灯,除了大烟,没有他们不倒腾的,人家那军火都卖到老毛子那里了。您别看这县城表面上繁华热闹歌舞升平的,暗地里不知道藏着多少恐怖分子,眨眼间就抹了日本人的脖子!这都不算什么,最厉害的还是老妖岭那群妖怪,真真是吃人不吐骨头啊!
楼主 王敦敏  发布于 2020-05-27 16:35:35 +0800 CST  
张文藻越说越激动,袁凤池却越听越头大。他失神地望着窗外,沉吟不语。

片刻后抵达现场,袁凤池振作精神,率先下了车,见警察局长李忠义已经在勘察,身边忙碌着两个验尸的仵作。骤见这几具形容恐怖的尸体,袁凤池倒吸一口冷气,心跳立刻加快。他强自镇定地环视四周,见围观百姓众多,心知此时万不可怯了场,于是暗暗调整呼吸,走到正蹲在一具尸体头部跟前聚精会神查看的李忠义旁边。这李忠义是个身材高大长相憨厚的中年汉子,黄豆大的汗珠子淌了满脸。

张文藻没敢跟上前去,见状连忙扯着嗓子提醒李忠义:李局长,袁县长来了!
楼主 王敦敏  发布于 2020-05-27 16:35:52 +0800 CST  
张文藻越说越激动,袁凤池却越听越头大。他失神地望着窗外,沉吟不语。

片刻后抵达现场,袁凤池振作精神,率先下了车,见警察局长李忠义已经在勘察,身边忙碌着两个验尸的仵作。骤见这几具形容恐怖的尸体,袁凤池倒吸一口冷气,心跳立刻加快。他强自镇定地环视四周,见围观百姓众多,心知此时万不可怯了场,于是暗暗调整呼吸,走到正蹲在一具尸体头部跟前聚精会神查看的李忠义旁边。这李忠义是个身材高大长相憨厚的中年汉子,黄豆大的汗珠子淌了满脸。

张文藻没敢跟上前去,见状连忙扯着嗓子提醒李忠义:李局长,袁县长来了!
楼主 王敦敏  发布于 2020-05-27 16:36:10 +0800 CST  
李忠义闻言抬起头,连忙站起来向袁凤池行礼。

袁凤池对此人心生钦佩,连忙摆手示意对方不必多礼,询问道:李局长辛苦,可有什么发现?

李忠义欲言又止,思忖一下回答:报告袁县长,尸体被烧毁的太厉害,眼下看不出什么。他扭头问手下两个仵作:你们发现什么情况了吗?

那两个仵作偷瞄了一眼李忠义,不约而同的摇头道:没啥发现。
楼主 王敦敏  发布于 2020-05-27 16:36:26 +0800 CST  
袁凤池点点头,心有不甘,本想亲自查看,可临近那烧焦后散发出怪异肉香的尸体,心中阵阵作呕,着实狠不下心俯身。他犹豫片刻,终究作罢。于是退到一旁,唤几个目击百姓前来问话。自有那快言快语之人,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事件的经过。

最后,李忠义对袁凤池说:袁县长,这事太过蹊跷,又涉及到老妖岭,我建议还是先回去,从长计议为妙。

袁凤池点头同意。

于是李忠义安排人手带回尸骸,众人打道回府。
楼主 王敦敏  发布于 2020-05-27 16:36:45 +0800 CST  
第2节

与此同时,这酷暑并没有影响到开源县城城内的熙熙攘攘。

人群中,一对均是二十出头年纪的俊男靓女并肩而行,分外惹眼。那女子容颜娇艳,修眉杏眼,齿若编贝,偏又穿了一身西洋裙装,走起路来摇曳生姿,引人瞩目。她似乎很享受这成为焦点的感觉,时不时同男伴大声说笑,举手投足间颇为招摇。那男子身型比女子略高,清瘦挺拔,衣着朴素,但这似乎有点刻意的低调却遮挡不住他的俊俏英气,尤其是那对漆黑的眸子不经意间看向某一处时,简直是乌珠顾盼,目若秋水,浑身散发着一种超越性别的魅力。
楼主 王敦敏  发布于 2020-05-27 16:37:02 +0800 CST  
女子东张西望逛得兴起,那男子低声劝阻却无济于事。不知不觉中,三个佩刀的日本浪人如狗皮膏药一般跟了上去,显然不怀好意。那男子发现异常,强行拽起女子的手欲迅速离开,女子却还陷于险境而不自知,嗔怪地甩开了男子的手。

然而为时已晚,三个浪人已经包抄过来,把二人围在中间。

为首的刀疤脸浪人指着女子,用半生不熟的中国话说道:漂亮女人,你的,交个朋友!

女子又羞又恼,瞪了一眼刀疤脸,鄙夷道:让开,什么东西!说着就抄起男子的手要强行离开。
楼主 王敦敏  发布于 2020-05-27 16:37:28 +0800 CST  
刀疤脸勃然大怒,拔刀指向女子:你的,跟我们走!

彼时,日本人在东三省日益得势,随着农业移民渐成规模,市面上的日本商社、武馆也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经常有浪人三五成群招摇过市,寻衅滋事,老百姓大多敢怒不敢言。

眼下,眼见日本浪人手中刀光泛着寒气,这对金童玉女要遭殃,围观的人们缓慢退后,无人胆敢出手相帮。

浪人们狞笑着逼近,女子终于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慌慌张张要往浪人围的圈子外面闯,那刀疤脸岂肯罢休,刀尖一旋,下作地顶上了女子高耸的胸脯,其他两个浪人也不怀好意地笑着往前凑。
楼主 王敦敏  发布于 2020-05-27 16:37:46 +0800 CST  
女子不敢再动,四处张望着向围观的人群嚷道:我说你们咋都是怂包啊!眼瞅着姑奶奶我让日本人欺负啊!哎,哎!快过来帮忙啊!

众人噤若寒蝉。

浪人们越发得意起来,刀疤脸指着男子喝道:你的,走开!

那男子脸上一派波澜不惊,二话不说就退了出去。

吆西!浪人们怪笑着推搡着女子往僻静处走去,女子身不由己,边踉跄前行边绝望地回头叫唤:快叫人来救我!转眼的功夫,就消失在街道尽头。

围观百姓发出阵阵叹息,纷纷咒骂着这天杀的强盗,四散开去。没人注意到,那始终一言未发的男子已经朝着女子消失的方向悄然跟了上去。
楼主 王敦敏  发布于 2020-05-27 16:38:03 +0800 CST  
同一时间,在一条偏僻巷子里,两个年轻汉子正藏匿于暗处等候着什么。为首那人二十七八岁年纪,身型高大,虎背狼腰,五官俊朗,眼神狂野,看上去不怒自威,浑身散发着隐隐王者之气。另一人稍小两岁,身材浑圆,笑盈盈的娃娃脸,举手投足间憨态可掬,十足一个弥勒佛模样。这二人乃是蟠龙寨的土匪,为首的是大当家杜一枪的义子,寨子里的二当家方斩,另一个是方斩的亲信唤作罗汉。

二人正聚精会神盯着一处宅院的大门,忽听巷子尽头传来叫骂声。

正是方才那三个日本浪人推搡着那女子进了巷子,男子尾随其后被浪人发现,浪人气急败坏地喝令那男子赶紧滚蛋。 那男子却神情自若,迎难而上。
楼主 王敦敏  发布于 2020-05-27 17:13:42 +0800 CST  
妈了个巴子,小日本子跑这祸害人来了!罗汉啐了一口,忍不住就要暴走救人,他刚要往出窜却被方斩一把拦下。罗汉不解,却见方斩冲他使了个眼色,意思是静观其变。罗汉只得耐着性子观望。

这会,那女子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已然绝望地准备束手待毙,浪人们并未把那瘦弱的男子放在眼里,刀疤脸目露凶光,恶狠狠地叫道:八嘎呀路!你的,去死吧!挥舞起武士刀就朝男子头上劈去。

罗汉忍不住闭上了眼,叹道:这下可完犊子喽!
楼主 王敦敏  发布于 2020-05-27 17:17:00 +0800 CST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那男子竟然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刹那间如白蛇吐信,长剑如虹,飘飘然就挡开了刀。另外两个浪人见状叫嚣着也扑了上去。

这一幕好像在方斩意料之中,他面无表情地扫了两眼战况,继续盯着那宅子门口。罗汉听闻激烈争斗声才睁开眼,见那男子以一敌三居然未败下风,不由赞到: 好伙计!

但见刀光剑影,险象环生,时间长了那男子的力道逐渐弱了下来,应敌开始吃力。一个不留神,胳臂上被划出一道血痕。紧接着又有几招险些吃瘪,眼见就要落败。
楼主 王敦敏  发布于 2020-05-27 17:17:37 +0800 CST  

楼主:王敦敏

字数:200534

发表时间:2020-05-28 00:2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9-12 22:17:18 +0800 CST

评论数:8077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