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精记》:界门纲目科属种,怪力乱神人鬼妖 。



我们必须带着对大自然无边法力的更大虔敬和对我们的愚昧、弱小更深切得自惭去评判,多少可能性极小的事物,为一些忠厚可靠的人所证实,即使我们仍不信服,至少也得把它们暂且当作结论。因为,断定它们不可能,便等于带着卤莽的臆断去自命知道一切可能——蒙田。

我在这本回忆录中记载了成精的生物,古老的传说,疑信参半、稀奇古怪的人和事。《抱朴子·内篇》云:世儒徒知服膺周孔,桎梏皆死,莫信神仙之事,谓为妖妄之说,见余此书,不特大笑之,反将谤毁真正。

楼主 椒陵笑笑生  发布于 2020-02-01 17:08:54 +0800 CST  
我借用《崆峒问答》中一段话作为开篇:人之假造为妖,物之性灵为精,人魂不散为鬼。
这个世界的确有“成精”的生物(灵物)存在,它们和我们一样平凡、普通,生活在这颗蓝色星球上面,但是它们想得到人类的认可,和我们和平共处并不容易,从古至今,它们躲躲藏藏,被冠以鬼、怪之名,遭到人类驱逐狩猎,即使期间出现过“圣人”阻止此类行为,伤害却未曾停止。少数道士、出马仙更是“正大光明”以斩妖除魔护民平安为由,追捕封杀它们,背后却是肮脏的交易。
距离我离开酉西山已经十余年,过去那种出生入死,“舍生取义”的生活也不失无比得荡气回肠,那些个雨天,晴空,雪景,秋色,生动地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刻骨铭心。
故事追溯到1937年。
彼时,天生异象,地有四动,各类灵物借机乘气幻化成精。
时值六月梅雨,皖北靠近淮河的一个小村庄一天深夜忽然骤降暴雨,电闪雷鸣,天上有庞然大物犹如泰山压顶,随即房屋崩塌,鬼哭狼嚎,待此物离去,整个村子空无一人,是况怪异。
次日,县警察局接到邻村报案便派人前往调查,无果,局里察觉到事出蹊跷,便将去往那村落的道路全部封锁,禁止入内。
未久,来了一位神人,只身前往村子,发现是一条成了气候的黑鳞蛟龙作祟吃人。
此人本领了得,顺利降服了蛟龙,抽了筋,夜里拖回县城,扔在政府门口,用笔沾着蛟龙的血在地上写了四个大字“替天行道”!
没人知道降服蛟龙的神人姓甚名谁,更不知道此人从村子里意外拾得一个三岁孩童,父母惨死蛟龙之手。他不知道这孩子何名何姓,就让他跟自己姓,起名:梦云舒,随自己研习控梦术,后来成了一个摘灵人。
楼主 椒陵笑笑生  发布于 2020-02-01 17:36:49 +0800 CST  
白云苍狗,沧海桑田。
22年后,适逢墓冬,四九寒天,白雪皑皑,安徽东部一个与南京接壤的小县城,滁县(即滁州,接壤全椒县和南京市)白山土匪头子李咬被枪毙在全椒县白酒镇东边斩龙岗上(2003年以前斩龙岗一直是全椒县公安枪毙死刑犯的地方,之后县火葬场迁移至此),有人惋惜,有人称快。枪毙后,人海中冲出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端着碗要去捞李咬冒着热气的脑浆,被公安局拦住。外公亲眼看着李咬混杂着脑浆的鲜血融入白雪中,映出一片红。
枪毙前夜,天降大雪,两人在南屏山看守所见了最后一面,昏暗的马提灯下,李咬偷偷从怀中取出一物交于外公之手,附耳道:此物性灵,厌食唯墨。
外公匆匆离去,站在看守所大门外,借着铁门里电灯射出的微弱黄光,发现躺在手心的是一只黑色小猴,怀里抱着一枚青色铜板。
黑猴在外公手中豢养几十年直到他去世,才遗留给我。我照着外公的方法,在家中摆了一个书桌,放上文房四宝,小墨迹(外公给小黑猴起的名字)每日都会蹲在砚台边上,扛着石墨研墨,眨巴眼睛,憨态可掬。早年,我舅舅在家里写书法,用完墨汁,小墨迹都会沿着砚台里面把墨汁舔得干干净净,蹲在笔架上休息。
可是小墨迹在我手上养不到一年就被父亲卖了,因为母亲老胃病发作动手术急需用钱,被老家村里的丁大以500块高价收走。丁大是个二道贩子,当过假和尚,卖过老鼠药,倒腾野物,江湖路子野,一直觊觎外公的小墨迹。
可过了半个月,老家村里传来噩耗,丁大死了,死因不明,据说是被东西害的。
东西,老家人管不干净的牛鬼蛇神叫东西。听父亲说我爷爷就是被土狐狸勾的魂,爷爷卧病在床时,一天夜里,大伯透过窗户亲眼看见,月光下两只土狐狸坐在大门口敲门。
这些成精成怪的妖物,我只是耳闻,从未眼见,直到我认识梦云书和刘玄青等人。
楼主 椒陵笑笑生  发布于 2020-02-01 17:42:13 +0800 CST  
梦云舒是在丁大死讯传来次日找到我父亲,那天是1988年霜降的第二日,当时我正好肄业在家里帮父亲收晚稻,氲凉的稻把散发阵阵香气,落日的余晖照在家门口的柿树 上,点亮了红彤彤的柿子;锅膛柴火味杂夹着饭香穿过烟囱,飘向我家门前的大马路。
这路1984年通车,四年多了,过往的车辆不会比我们村人口多。饥肠辘辘,我们正要收工回家,大路上大步流星走来一个穿着黑色皮夹克的中年男子,离老远就朝我们招手打招呼道:“你好,请问是易**同志吗?”
我问父亲:“那是哪个?”
父亲说:“我也不认识。”
梦云舒快步走近我们,自我介绍道:“我叫梦云舒,你们村丁大的朋友,是一个野生动物保护组织的,你是易**同志吧?”
父亲点点头,问:“是我,野生动物保护组织?你找我什么事啊?”
与今日不同,在那个万类俱新的年代,父亲自然理解不了这种动物慈善机构的存在。
梦云舒回答说:“我们组织专门负责救援被非法买卖的野生动物,和丁大常打交道,经常从丁大手上买下他收来的野生动物,我这次来是想问个事情,丁大是不是从你们手里收了一只黑色的小猴子,大概这么点大。”
我们看他比划的大小,知道他指小墨迹,便点点头。
“是这样,这种小猴子是特别稀有的品种,有极高的保护研究价值,丁大把他收走卖给了非法人士,我怀疑有人买去吃猴脑,但是他卖给的人,他自己不认识,没路子找到,所以这次千辛万苦找到你们,也是打听下小猴子的来历,我们看有没有可能找到更多的同类保护起来。”
父亲说:“那事讲起来也是没办法的事,当初卖小墨迹时,因为他妈胃病急需用钱,不过我和你说,小墨迹是伢外公传下来的,几十年了,听他外公说,是以前我们县北边白山上一个土匪头子在枪毙前偷偷给他的,没想到命比他外公还长。”
梦云舒有些失落,捧手作揖苦笑道:“哈哈,那看来我这趟白跑了。那我就不打扰了,谢谢二位,告辞!”
我偷笑,心想这人还挺古板。
梦云舒转身要走。我叫住他问:“大哥,我们家的墨迹你会继续找吗?”
楼主 椒陵笑笑生  发布于 2020-02-01 19:53:13 +0800 CST  
他面对我,很坚毅地说:“会!”停顿了几秒,又说道:“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同志。”
虽然那时的中国还没有普遍保护珍惜生物的大环境,但我读了大学,自然是能够明白他意思,心中愧疚不已,说:“大哥你说得对,但是这怎么找起呢?“
“句容有个野生动物倒卖黑市,我准备去那里碰碰运气。”
我听他这么说,立马回道:“那大哥你带我一起,我也去找。”
父亲立刻反对道:“卖都卖了,你又去找,田里活还没干完!”
我说:“大,人说有办法,我帮你收完稻子后再走,我去最多两天就回来,句容又不远。”
父亲扭过头看看梦云舒,对我说:找到也不退钱,回去你和你妈商量。
后来,父亲又说起丁大的死,梦云舒竟不知。
再后来,梦舒云留下中国野生动物保护组织开的证明就离开了。我们约好第四日在南京玄武湖见面。我在家帮忙收完稻子,说服母亲,离开全椒去南京找梦云舒汇合。
那天下午,多云,梦云舒斜挎一个黑包,鼓鼓的,靠在玄武门等我,看见我后开门见山说:“易经纬,我们要去趟老坟山。”
“坟,山?”我问。
“嗯。”
“这什么山,没听过,在哪块?”
梦云舒指着南边说:这山在东南方靠近句容的地方,藏在大山中间,以前是个乱葬山,我说的黑市就在里面,像丁大这样的二道贩子对那很熟,我在那里有线人,说不定能找到买走墨猴的人。
楼主 椒陵笑笑生  发布于 2020-02-01 19:56:10 +0800 CST  
他说的野生动物倒卖黑市就是坟城,一个三教九流聚集的是非地,与南边仙山茅山遥遥相望。坟城中心地带叫鬼头街,梦云舒说在古代是犯人砍头的地方,这让我想起外公老家的马道子,怨气深重。我难为情地问他:不会有鬼吧?
梦云舒哈哈大笑,说:有鬼,胆小鬼!
那天我们搭前往句容的卡车,半路在一个三岔路口,司机把我们撂在那里,和我们一起下来的还有三个人,手上拎着蛇皮口袋,鼓鼓的。附近人烟稀少,荒草连天,天色渐暗,远处山坳起了小雾。梦云舒说坟城还没到,要从路口向西沿着石子路一直走,还有一段好长的路,脚步快的也要走半个多小时,让我跟进他,坟城容易迷路。这条石子路犹如羊肠小道,颠簸纵横,隐匿在杂草中。走近坟城后,路突然没了,眼前是一堆乱石和高过人腰的艾草。然后草丛里蹦出来两个胡子拉碴的高个大汉,肩膀上蹲只青蛤,挤着眼睛瞪着我们看。
梦云舒顺手将我往身后一推,说:打家圆三巡,跑走挂尸文。两大汉点点头。梦云舒领着我钻进半人高的杂草中,我听到后面三个人也说些奇怪的话,跟我们后面来了。梦云舒说那话意思是“这是我朋友,带他来逛逛鬼头街”,江湖春典。
在草中钻了会,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五条道,梦云舒走左边第二条,后面的人也跟来,我悄悄问他后面的人有问题吧,梦云舒说:来这里的都有问题,要不也不会藏这么深。我看看他没说话,心里犯嘀咕。
楼主 椒陵笑笑生  发布于 2020-02-02 15:21:59 +0800 CST  
那条道是个上下坡,先上后下,前后有三四里地,同石子路一样,弯里有绕,崎岖不平,两旁古树参天,遮天蔽日,雾气缭绕,格外寂静。走到坡顶,再一个小下坡,便能看见前头两山夹缝中有一黑木牌楼,简陋破败,没有题字,只正中点了三点,后来才知道那三点是鬼画符符头“三清”,镇邪用的。
梦云舒轻声说:前面就是坟城鬼头街,进去后,不要多嘴多舌,含颗这个。他从一小瓶里倒出一颗棕色药丸,自己先吃一颗,我婉言拒绝。
走近三清牌楼,青灯幽明,人头攒动窃窃私语。放眼望去,路边全是摆摊的小贩,上台阶的都是有门面的生意,路边小贩每个人面前都放满被布罩罩着的铁笼。
楼主 椒陵笑笑生  发布于 2020-02-02 15:22:40 +0800 CST  
脚下的青石板路湿漉漉的,缓缓的下坡,鬼头街地势极低,阴气极重,生人有进无出,性命难保,正因为如此,才没有闲杂人敢随便靠近坟山,这里从事的肮脏交易才得以无法无天。鬼头街错综复杂的环形设计,鳞次栉比又层次不齐的房屋建筑,我一没留神就跟丢了,差点丢了性命。
我没敢到处走动,等梦云舒回来寻我。
路边一小贩拉我衣角,示意我低头耳语,只听他操着一口河南话说:“您瞧瞧,中不中?”说话间,他拉开布罩,露出一角,吓我一跳,铁笼里关着一只浑身赤红的迷你小孩,巴掌大,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地娃,在鬼头街很常见。这娃娃没鼻子没嘴,鼓着两颗大眼珠子,无精打采地盘坐在地上。这河南人盖上布罩,又拉开旁边铁笼布罩,里面是一个鱼缸,水里游着一条奇怪的鱼,圆头利齿,青蛙脚。
“老乡老乡你过来,听听!”河南人说。
我凑近耳朵,忽闻“咯咯”笑声,后背一阵凉,看着河南人诡异的笑容,我连忙撤足走开,又被路边一店面老板招呼道:“小哥你来你过来,我与你有缘!”我不敢瞎跑,不自觉地就进了老板店里,我没忘看店头匾额,刻着“无毒”二字。
老板穿着古时候的蓝布长衫,留着羊胡子,面善。店内也摆满了盖着粗布的铁笼,里面不时传出动静。他请我进店,微笑道:“小哥可有同行”?
我说:“还有个人,去前面了,马上要来了。”
楼主 椒陵笑笑生  发布于 2020-02-02 15:36:34 +0800 CST  
他把我往旁边揽揽,收收衣袖,悄悄地反掌摊开,一只金色蟾蜍蹲于手心。他说道:“你面相贵人一等,日后富贵及天,我朴某人爱交贵人,金蟾送你,交个朋友!”这人刚要把癞蛤蟆放我手上,被突然冲进来的梦云舒一巴掌拍掉在地,梦云舒说:“这金蟾在地,我替你结果了它!”癞蛤蟆被梦云舒一脚踩死。老板脸色骤变,梦 云舒拍我肩膀将我推出去,训斥我道:“我让你跟紧我呢!那金蟾能麻痹人神经,店家想要你的命!”
我被梦云舒吓得双脚发软。
梦云舒把我拽在前面走,他跟在我后面指路,我们在这座由七条海螺壳形街交叉重叠的“迷宫”中穿梭了很久,一路上全是些奇形异色的人,窃窃私语交易着,但是等到了鬼头街中心部位,四周顿时冷清下来,看不见人群和摆摊小贩,偶尔能看见一个两个人从些阁楼里出来,羸弱月光下,我看见一把铜铸巨剑自空中插入地面的一座古楼,剑柄上漂浮着一块泛着橘红色的怪云,梦云舒说那是天七阁里住着坟城城管,管理着坟城,维持这里的治安。
坟城是个三教九流,五盲六杂聚集之地,这位城管先生必然是位世外高人。
楼主 椒陵笑笑生  发布于 2020-02-02 15:37:33 +0800 CST  
梦云舒对这里是这么熟悉,他大步流星带我走进一个侧巷,来到坟斋,见到了他的线人,道前先生,一位不知年龄的神秘人。他脸上裹着黑布,只露了两只蓝色眼睛,这是种染色体疾病,正常情况下,患者不会活过成年。
道前先生热情地招待我俩坐下,沏了壶茶,幽暗的煤油灯下,两人叽叽咕咕用春典沟通一番,然后改口说普通话,为的是能让我听懂。道前说:“买走墨猴的人叫游子善,是苏联在中国非法成立的一个组织的一把手,专门倒卖奇珍异兽,走私去外国!偶尔出入坟城。这个组织我听闻不是善茬,我劝你不要惹祸上身。”
梦云舒点点头。
道前说:“臧夜冬至要办奇物宴,我有个多的邀请函,给你。”
臧夜就是坟城城管。
这份邀请函很精致,封面画着一排竹子,里面蹲着一头小猪。
“奇物宴是什么?”我问道前。
他说:“就是一顿饭局,比较特殊而已。”说着话,他盯着我脖子上的铜钱问:“小兄弟,你身上这老古董能不能借我看下。”
我取下给他,道前掌眼后对梦云舒说:“你这个小兄弟有故事呀!”我直愣愣看着道前,说:“我有什么故事,我这传家宝有什么说法吗?”
道前说:“不传之法。”他言下之意是不能说的秘密。
梦云舒放下茶杯,看着道前,用一口拗口难记的切口和道前其乐融融地聊了会就站起来说:“易经纬,我们走吧!”
道前笑眯眯看着我们,很客气地招呼道:“不送了。”
出了坟斋,梦云舒就提醒我:“一定要跟紧我,坟城易进难出。”我内心压抑终于憋不住问:“梦大哥,刚才那位就是你的线人?你对这里熟悉得跟走大路一样,你到底什么人?”说那话间,我心里是恐慌的,生怕梦云舒要是歹徒,我今天肯定要落他手里,难逃一死。
梦云舒斜视我一眼,说:“边走边讲。”
楼主 椒陵笑笑生  发布于 2020-02-02 15:43:18 +0800 CST  
我小心翼翼跟在他身后,随时想找机会开溜,却又害怕这里的人比他更穷凶极恶,那就栽掉了。
坟城内部结构不光是海螺叠形,还按照奇门设计,里外各开八门:开门、休门、生门、伤门、杜门、景门、死门、惊门,外八门生人皆可随便进入,但不可逆行,内八门位置与外八门不同,且只有生门开门两个可以活着出去的出口,所有坟城熟客都只知道开门位置,可由城西到达安全出城,但是梦云舒还知道生门位置。
他带我前往生门,方向竟然是天七阁。走近后,我瞧仔细这天七阁,一头高一头低,巨剑有泰山压顶之势,抑郁感压上心头,更怪异的是橘子云里传出微弱的呼吸声。梦云舒说这是棺材楼。我眼神好,突然看见大门外站着一古代女子,面容惨白,只露一半身子在外,另一半缩在门后,呈有半琵琶半遮面之态盯着我。我像见鬼一样,啊地叫了一声,嚷嚷道:“那有人有人!”
梦云舒推推我说:“哎哎哎,叫什么叫!大惊小怪的,那是妇人启门,那女人是刻在门上的雕像。”
我尴尬地闭上了嘴。
月上梢头时乌云避退,月光照在清肃的大地,突然一个黑影从我们左侧蹿出,竟是一人头羊身怪物,吓得我下意识撒腿就要跑,却被梦云舒一把拉住,接着就见后面追来一人,手中拿着丈把长的铁杆,一头是铁圈。梦云舒说:“谁家的灵物跑了。”
那人腿脚极快,轻声一踏,就弹出地面一丈多高,像会轻功一般,顺势甩出铁圈,正中那怪物,将它牢牢套住,怪物喉咙被束缚,发出低沉的叫声,活那么大,没有听过那种声音。这人蓬头垢面,回头看着我们,呲着一嘴黄板牙,强行给怪物两边嘴巴穿铁锚,我看见鲜血从怪物嘴里流出,只是怪物长长的散发遮住它的脸,看不见它挣扎的表情。
梦云舒只是微微一笑,便拽着我走开。
我跟着他问:“刚才那是什么东西?”
楼主 椒陵笑笑生  发布于 2020-02-02 15:47:22 +0800 CST  
此长文始作于2018戊戌年正冬,近年来一直忙碌没有时间整理,这是第一次在网络上发表。我国现逢瘟疫爆发时期,希望大家都平平安安,天佑中华。
楼主 椒陵笑笑生  发布于 2020-02-02 16:03:13 +0800 CST  
“灵物,成精的羊。”
“成精?”我脑门一炸,“我以为是个变异的怪物。”
“差不多,可以这么理解。你还没见过会开口说话的东西。”他后半句话突然压低嗓子。
我打了一激灵,问他:“开口说话?真有那种东西?”我自小便被家人告诫不要把“狐狸”二字挂于口中,因为那东西经常修炼成精,乱说它名,会被盯上附身,大了后,我才知道全中国范围内都有狐狸修仙的传说,但仅仅止于传闻,谁也没真正见过一只开口会说话的狐狸。
梦云舒非常自然地说:“当然有,人常说狐狸修炼成精开口说话,不假,不过能开口说话的不止那畜生,还有很多,甚至有龙。”
天方夜谭。我笑道:“大哥,你开什么玩笑?”
他像知道一切,不以为然道:“你慢慢就会知道。”
梦云舒回过首看着天七阁,突然喊道:“臧夜!”
“哥,你干什么?!”
他没理我,我却瞧见天七阁里一角亮起了灯。我问他:“你认识臧夜?”
“何止认识。”
那时候,梦云舒是不和我太多啰嗦他的过往履历,他只负责带着我在偌大的完全不着方向的鬼头街中寻找生门位置。梦云舒有句口诀叫:开在莲花处,静等活命人。
楼主 椒陵笑笑生  发布于 2020-02-02 21:42:38 +0800 CST  
生门位于一堵高墙后,这墙上画着全是西天的各个佛祖,梦云舒说自释迦牟尼创佛教来,正法像法末法三个时期的佛教历程皆被涂抹在这堵墙上,这墙共长三百米,去掉坍塌损坏,只剩下五十米,生门就藏在这五十米墙后。墙上诸佛皆坐在莲花神台上,梦云舒说很久很久以前,三百米佛墙完好时,满天佛祖屁股下都有一模一样的莲花台,唯一 区别开的只有一个佛祖嘴里叼着一株九瓣青莲,这是后人加上的。
知道这里面的道道,很快就找到这位叼着莲花的佛祖,面带微笑,莲花显得格格不入。我疑惑既然墙后有路,直接翻墙不就可以了,干嘛这么费事,定位这么准确。
但是当我翻墙过去后就知道原由了。墙后是片荒芜的杂木林,虽有月光,但林子还是显得无比幽暗,令我瞠目结舌又心生诡异感的是竟有无数断手断头的佛像倾倒在地,正对口叼莲花佛像后面的是一座歪在地上,无头佛祖,手指正好指向一个方向。梦云舒说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如果找不到正确的方向,走不到三清大道,那么就得死在这神木林中。
楼主 椒陵笑笑生  发布于 2020-02-02 21:50:26 +0800 CST  
梦云舒掏出他的小药壶,强烈要求我吃下那颗棕色药丸。“这小药丸能救你条命!”
我问了其中原由,他说:“很久以前,臧夜的老祖宗在这造坟城时,修了三清大道,请了诸天佛像,祈求神明保佑,绵延了几个世纪,几十年前,两次世界大战摧毁了这里,当年无数国军在这里牺牲,神木林也成了万尸林,煞气甚重。尸体里长出一种刀虫,手指长,过肤即破。”
我听过这种虫子,“这虫我们全椒有,以前在二郎口中学发现过,晚上爬人脸上,人脸就被划得稀花烂。”
他说:“刀虫区区毛毛之物而已,当年那些仗,还搞跑了很多灵物,神木林阴阳逆转,失散的灵物在这林子里迷失本性,变得极其凶残恶毒,所以后来臧夜才依照奇门改建了坟城,把生门开在此处,外人莫入。”
我很认真地问他:“你说,动物真能修炼成精?”
“当然!不然刚才你看到的那东西是什么?人兽杂交?”
“这些,这些东西会不会跑出去害人?”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妖物杀人,必先摄心,再则杀身,要是一个人碰见成了气候的妖物,不用妖物杀他,他自己会先吓死。”
我赶紧往他身边靠靠,“大哥你别说了,我快喘不过气了。”
梦云舒拍拍我后背,说“人闻异语,会头皮发麻,后脊发凉,正常现象,拍拍就不怕了。”
他精神奕奕,一身是胆,可我做不到,实话实说,当年我还是很懦弱的,而且我十分困惑,为什么梦云舒放着开门不走,非要走这万险的生门,何况生门也不像是能平平安安出去。
当然,他有他的打算。
潮湿的地面散发出腐败的气味,梦云舒端着他的一个很精致的铜制罗盘,沿着无头佛祖手指指引的方向,深入林中。他步伐矫健,穿梭在诸多断壁残亘中。黑暗里,一双双眼睛盯着我们。梦云舒一言不发,气氛异常沉闷。安静的林子突然发出怪异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楼主 椒陵笑笑生  发布于 2020-02-03 16:47:31 +0800 CST  
梦云舒说:“刀虫,闻到了吗?”
“闻到了,血腥味,好重。”
“只管走,这些东西近不了你。”
我问他:“大哥,要不要打个灯。”
“不可。手电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什么麻烦?”
“嘘!”
他突然停下脚步,我借着月光看见地上爬过来黑压压一群虫子,看不清长的什么模样,但是血腥味确实,隔着四五层口罩都能闻得到。他说:“有人唱戏听见没?”
“没。”
“年轻人耳朵还没我好。传说神木林中有金姑娘,爱唱《巩金瓯》。”
渐渐,他说的戏声传来,如同怨妇一般,娇滴哀愁,惊得我浑身起鸡皮疙瘩。我问:“金姑娘是谁?”
“活金,金子成精变的女人,无价之宝。今天运气不错,一来就碰见金姑娘。”
民间有传说金子会自己跑,所以有很多人说金子掉地上就会钻土里,这就是活金。梦云舒两眼发光,全然不顾围上来的刀虫,竖起耳朵辨别方向。
脚下的刀虫密密麻麻,出奇的是靠近我们又不敢接触我们,像蛆虫一般翻滚,我担心这虫子会钻我裤脚,就掏出手电照。我看见这些虫子黝黑的躯体上满是鼓起的包,无头无尾。
梦云舒慌忙夺过我的手电关掉,骂道:“招蜂引蝶啊!这林子里的每一样东西都能吃了你!”
我突然委屈噙着泪水说:“那你还带我走来这里。”恐惧如同一顶巨大的竹篾子,扣在我心头。
他说:“因为你和我有缘。”
“你吃了三清丸,这些刀虫近不了你身,要注意的是其他躲在暗处的东西。你要是怕这些蠕虫,我就把它们都赶走,现在我们要去试试运气,抓到金姑娘,我们就是中国首富。”
“万元户就不错了。”我说。
可惜的是,金姑娘的声音戛然而止,消失殆尽。梦云舒遗憾地说“果然神龙见首不见尾,白紧张。”
“你紧张?”
“要想富走邪路,能不紧张?刚才差点就致富了。”
“可是大哥我真得怕,快点带我离开这里吧!”
梦云舒笑道:“孬孙!我像你这么大时,都徒手抓龙了。你以为这神木林这么好走?你抬头看看树上蹲着什么?”
我举目望去,竟见头顶树上蹲着几个人。
他十分镇定地说:“这些都是成了气候的灵猴,由于不得正道,修成了无脸模样。”
“什么叫无脸模样?”
“就是没有脸,你看。”
楼主 椒陵笑笑生  发布于 2020-02-03 16:58:48 +0800 CST  
我没有梦云舒的极限视力,看不清这些成精的猴子有没有脸,但是这些东西于黑暗中确实都没有会反射出绿光的眼睛。
梦云舒说:“这些畜牲最喜欢胆怯的人,它们无色无相,全凭身体的对外界的感应, 如果你害怕它们,它们便会将你吃掉。”
我被他一说,更怕了,果然如他所说,树上跳下来一只无脸猴,梦云舒在一旁静静看着。
随后又下来几只,这些无脸猴不敢接近梦云舒,全冲着我过来,其中一只还能直立行走,我见势不对,赶紧往他旁边跑,梦云舒却一溜烟跑没影,还听他大笑一声。
毫不夸张地说,当时我身上汗毛都竖起来了,吓得瘫倒在地,那种滋味我永世难忘。这些无脸猴将我围住,我看见这些怪物脸上像被蒙上一层肉皮,五官裹在其中,它们呼呼喘着粗气,我突然失控大叫,抱头往地上钻,混乱中,扑上来的无脸猴抓破了我的后背,一阵剧痛,我惨叫的同时无脸猴也惨叫,声音撕破天际,随后无脸猴就向四处匆忙散开。
我躺在地上抱着头,遮住往外的视线,一只冰冷的手摸在我后背,我反射弧极其灵敏,缩背嘶吼,手足并用,用梦云舒话说:像条捆绑在地上待人宰割的土狗。
这只凉彻心底的手正是梦云舒的,他又跑回来了。他将我翻趴在地上,往我后背涂药膏,凉嗖嗖的感觉,边涂边说:“你是阴阳二十五人里最稀有的一类,臧火,居五行火位,名唤百无禁忌,我这次带你来这神木林也是想亲自验证下传说的百无禁忌是不是真的。”他顿了顿,接着说:“看来没错了。”
他用纱布帮我裹好伤处,拽我起身。我一副精神萎靡的模样,他又摸出一颗白色药丸,让我吃下。吞下药丸,一股风像融化的糖丝顺着喉咙流下去,吃了薄荷糖一般清爽。
“你刚为什么要跑?”我忍着一股怒气问他,后背阵阵剧痛。
梦云舒说:“我要是在,这些东西不敢靠近。”
我怒不可遏,指着梦云舒骂道:“你他妈拿老子命开玩笑!”
梦云舒一手掰弯我的手指,痛得我嗷嗷叫。他说:“就是拿你命开玩笑!你今天要是死了,你就死了,你现在活着,那我就要收你当我徒弟!”
“你开什么狗屁玩笑?我一个大学生,你算什么东西?”
梦云舒说:“你看着我,我让你看看我什么东西!”
他的脸瞬间烂掉,变成一个骷髅,身上的衣服变成了红色的袍子,发出怪异的叫声,而我却动弹不得,他扑在我身上,将我推倒,两只利爪剖开我的胸膛,我亲眼看见我的五脏被他挖出,忽然看见我过世的外公站在一旁朝我招手,我压抑的内心竟放松下来。
可实际我是站在原地没有动弹,这一切只是梦云舒施展的幻象,也正是江湖中传闻的失传秘术——控梦术。
“湘西有能人者,通晓摄心术,可控活物梦境,挪移乾坤。”这是后来梦云舒传授给我的《晓梦》一书的开篇。
楼主 椒陵笑笑生  发布于 2020-02-03 17:03:38 +0800 CST  
我没有梦云舒的极限视力,看不清这些成精的猴子有没有脸,但是这些东西于黑暗中确实都没有会反射出绿光的眼睛。
梦云舒说:“这些畜牲最喜欢胆怯的人,它们无色无相,全凭身体的对外界的感应,如果你害怕它们,它们便会将你吃掉。”
我被他一说,更怕了,果然如他所说,树上跳下来一只无脸猴,梦云舒在一旁静静看着。
随后又下来几只,这些无脸猴不敢接近梦云舒,全冲着我过来,其中一只还能直立行走,我见势不对,赶紧往他旁边跑,梦云舒却一溜烟跑没影,还听他大笑一声。
毫不夸张地说,当时我身上汗毛都竖起来了,吓得瘫倒在地,那种滋味我永世难忘。这些无脸猴将我围住,我看见这些怪物脸上像被蒙上一层肉皮,五官裹在其中,它们呼呼喘着粗气,我突然失控大叫,抱头往地上钻,混乱中,扑上来的无脸猴抓破了我的后背,一阵剧痛,我惨叫的同时无脸猴也惨叫,声音撕破天际,随后无脸猴就向四处匆忙散开。
我躺在地上抱着头,遮住往外的视线,一只冰冷的手摸在我后背,我反射弧极其灵敏,缩背嘶吼,手足并用,用梦云舒话说:像条捆绑在地上待人宰割的土狗。
这只凉彻心底的手正是梦云舒的,他又跑回来了。他将我翻趴在地上,往我后背涂药膏,凉嗖嗖的感觉,边涂边说:“你是阴阳二十五人里最稀有的一类,臧火,居五行火位,名唤百无禁忌,我这次带你来这神木林也是想亲自验证下传说的百无禁忌是不是真的。”他顿了顿,接着说:“看来没错了。”
他用纱布帮我裹好伤处,拽我起身。我一副精神萎靡的模样,他又摸出一颗白色药丸,让我吃下。吞下药丸,一股风像融化的糖丝顺着喉咙流下去,吃了薄荷糖一般清爽。
“你刚为什么要跑?”我忍着一股怒气问他,后背阵阵剧痛。
梦云舒说:“我要是在,这些东西不敢靠近。”
我怒不可遏,指着梦云舒骂道:“你他妈拿老子命开玩笑!”
梦云舒一手掰弯我的手指,痛得我嗷嗷叫。他说:“就是拿你命开玩笑!你今天要是死了,你就死了,你现在活着,那我就要收你当我徒弟!”
“你开什么狗屁玩笑?我一个大学生,你算什么东西?”
梦云舒说:“你看着我,我让你看看我什么东西!”
他的脸瞬间烂掉,变成一个骷髅,身上的衣服变成了红色的袍子,发出怪异的叫声,而我却动弹不得,他扑在我身上,将我推倒,两只利爪剖开我的胸膛,我亲眼看见我的五脏被他挖出,忽然看见我过世的外公站在一旁朝我招手,我压抑的内心竟放松下来。
可实际我是站在原地没有动弹,这一切只是梦云舒施展的幻象,也正是江湖中传闻的失传秘术——控梦术。
“湘西有能人者,通晓摄心术,可控活物梦境,挪移乾坤。”这是后来梦云舒传授给我的《晓梦》一书的开篇。
楼主 椒陵笑笑生  发布于 2020-02-03 21:37:36 +0800 CST  
梦云舒用的最基本的视觉术,通过双眼即可摄取我的心魄。
待我清醒过来,他说:“刚才你看到的都是假象,我制造的梦境。“
我惊叹我眼前站着的这位异人,像是传奇小说里的人物一般,匪夷所思,可正如梦云舒说过的一样,高手在民间,江湖中的能人异士数不胜数。我被他吓得不敢言语。
他接着说:“我们长话短说,我想你也猜到了,我不是什么动物保护组织,这个玩意是国外的东西,国内要普及还早,我其实是个摘灵人,不过我不是干这个起家的,我的师父是控梦师,我学的是正统湘西控梦术。可我一辈子都在抓成精的灵物,国内外对这些成精的东西需求非常大,政府根本管不到,平常人也不会知道有这么些事,我收你做徒弟,不会害你,你跟着我,荣华富贵享受不尽!刚才我说的是气话,要是我不把你性命当回事,我就不会逼你吃下那三清丸,刀虫早就把你开肠破肚了。来,起来!”
我被他一把拽起来,说:“大哥,你考核有点严格。”
他噗嗤一笑,说:“后背还疼吗?”
我说:“能不疼吗,不会感染细菌吧?”
他说:“这个不知道,敷了药,应该没事。”他端出罗盘,说:“你忍着点,此地不宜久留。”
我们穿越神木林的断壁残亘,刀虫一直跟着我们,瘆得慌。梦云舒说刀虫数量太多无法驱赶,而且三清丸药效渐渐会减弱,刀虫随时都可能蜂拥而上,于是他做了个决定,请白蛟!
只见白蛟从他衣服里钻出,掉到地上,一条很小的小蛇,长着犄角和四肢,泛着白光。梦云舒让我往旁边靠靠,他把手伸到白蛟嘴边,白蛟咬他一口血,就见天上一道白光射下(其实是白蛟发出的光),白蛟纵身一跃,便在空中,庞然大物!
白蛟两只眼睛似两颗蓝月亮,和它对视时,深邃的瞳孔让我不寒而栗。
四周的刀虫,一溜烟钻没影了,白蛟十分通灵性,坠入神木林中,叼出一只黑色的背面带刺的东西,左爪还牢牢勾着一只无脸猴,一落地,感觉整个地面都在震动。这两个东西都没气息了,估计是白蛟用力过猛,不小心弄死了。
完成任务的白蛟,收起白光,又变回条小蛇,游到梦云舒身上。我目瞪口呆,直勾勾盯着他,问:“大哥,刚才那是龙吗?”
楼主 椒陵笑笑生  发布于 2020-02-03 21:43:14 +0800 CST  
“不是龙,是蛟。白蛟是我师父穿传给我的,算是保家仙。”说着,他掏出别在腰间的匕首,拨弄那只带刺的东西,和我猜的一样,是刺猬,个头有脸盆大,梦云舒说这是坊间传闻五仙之一,其实就是得了些小道行的阿猫阿狗。刚才这只成精的大刺猬就潜伏在我们旁边草丛中,伺机偷袭我们,被白蛟抓个正着。
我说:“这白蛟气场这么强大!刀虫全吓跑了。”
“刀虫不是被吓跑的,是被白蛟控制,赶走的。”
梦云舒说白蛟双眼洞察万物,可摄活物心魄,活物会任其摆布,不能反抗。
说话间,头顶树梢上传来阵阵摩擦声,只几秒钟,戛然而止,身后草丛里又有动静,像一个东西在跑,从我们身后跑到左边,又跑到我们前方,但是看不见是什么。我问梦云舒:“又什么东西?”
他说:“不晓得,继续走,我保护你。”
我说:“要不给我把刀吧?”
他看看我,说:“可以,这刀很快,别误伤了。”匕首两刃开锋,银质,刀柄镶着阴阳鱼。
我和他并排走,前面挡路的东西又避让跑到了左边。地面开始潮湿,有的地方还有积水,我穿着黄色的厚底皮鞋,水渗透得慢,梦云舒提醒我:“要到阴阳潭了,小心沼泽……”他话还没讲完,右边草丛里忽然蹿出一只石舂那么大的青蛤,撞倒梦云舒,张开血盆大口,咬向他,却被他反手抓住短尾巴,左手一刀刺进青哈左脸,吓得我连忙躲开,看见青哈只有一只右眼,我大叫:“插它右眼!”
与此同时,我忽闻身后鸡叫声,扭头一看,竟看见一只头顶长着鸡冠的黄色大蛇,直立着前半身,有我手臂粗,嘴两边有两条红线,喉咙里发出“咯咯”声。梦云舒的刀第二次精准地插在青哈右眼上,只听它惨叫一声,身上分泌出十分光滑的粘液,梦云舒脱手被它跑了。
没等梦云舒看见鸡冠蛇,这蛇电打一般的速度原地起跳,袭击我,我一紧张,匕首掉地上,就下意识快速拿左手去挡,鸡冠蛇锋利的毒牙刺穿衣服,我疼得直甩手。梦云舒见状,一个鲤鱼打挺,顺手一刀勾去,割下蛇头,动作干净利索,他二话没说,掏出三清丸,让我吞下,又快速捋起我衣袖,给我吸伤口的毒液。我心跳扑通扑通,紧张地问他:“这蛇有毒吧,我会不会死掉啊?”
楼主 椒陵笑笑生  发布于 2020-02-04 19:40:32 +0800 CST  

楼主:椒陵笑笑生

字数:455036

发表时间:2020-02-02 01:08:54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11-19 15:53:53 +0800 CST

评论数:38236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