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实录进行时》—我自己也难以相信的亲身经历



从2017年10月到至今,也就是2019年的9月中旬,在这快两年的时间里,我所经历的这些事所遇到的这些人,我自己都难以置信他们是真的。但一件件事实摆在眼前,又使我难于否定这些事是真的发生过,这些人,包括我自己,身具的诡异能力是否是真的呢?我无法确定。
现在就将这些事讲出来,读者们帮我们一起去判断吧。因为都是些真实的事件,可能不有趣,有一些还可能超出了大家平时对灵异事件的幻想而达到了玄幻的地步,不理解的,就当故事看吧。
提醒一句,前方诡异超能,大概会毁三观,请谨慎入坑。
楼主 尊者无忌  发布于 2019-09-17 17:39:38 +0800 CST  
我是写小说的。2016年初,我注册了一个文化公司,开始做漫画。2017年7月,以我编剧的漫画《萨满秘事》在腾讯漫画平台连载。那些邪乎的事和邪乎的奇葩们,就是在《萨满秘事》连载以后的遇到的。
一天,一个叫笑意如风的小伙子进萨满秘事读者群(256536076)群,张嘴就说自己正准备出马,家里有一堆仙家。
出马,是东北的一个现象。是指一些能通灵的人,靠勾通一些有灵性和道行的动物精灵帮人看事或除邪,这些有灵性和道行的动物精灵被称为仙家,能与他们通灵的人被称为弟马。身为东北土生土长的这么多年的人,我听说过,也见识过一些弟马们是怎么做事的。
楼主 尊者无忌  发布于 2019-09-17 17:46:54 +0800 CST  
我以前是坚定的唯物主义和怀疑论者,从不不相信世上有鬼神,更不相信动物会成精,认为那些传说中的精灵们的本事,都是人编出来骗人的,信它可就扯了。
我见识过出马大仙们办事是因为我闺蜜。我闺蜜叶子特别迷信,有点什么事她都看大仙,请大仙们指导迷津。那时我特别看不上她这一套。我觉得那些带仙看事的弟马们,一个个装神弄鬼,胡说八道,小丑似的,无比可笑。而对这些小丑骗子言听计从的人都是一些无知无识的蠢笨无知的人。闺蜜受过高等教育还是有心理学硕士学位的人,居然还信奉大仙,简直愚昧蠢笨至极。为此,我不知道嘲笑她过多少回,对她笃信大仙这事,也感觉很愤怒。
楼主 尊者无忌  发布于 2019-09-17 17:48:08 +0800 CST  
为了让她知道她的那行为有多么愚蠢,一次她再去看大仙时,我就跟她说:我跟你去,我倒看看那个大仙怎么忽悠我。
这个大仙是我们的另一个朋友辉介绍的,辉说这大仙看事非常准,她姐姐就受这大仙的指导解释了很多事云云,总之,把这大仙说的无比神奇。
那天,辉带着我和叶子去大仙家。家乡小镇不大,那个大仙家住城边,辉带着我们走了半小时,也就到了。
房子是铁路边上的一处平房。房间不太大,从外面看过去,窗明几净。有个院子,院里杂物摆放整齐,地面也打扫得干干净净。
院子大门上有门铃。辉伸手按了门铃,一个穿着朴素的男人走了出来,问我们有什么事?
辉说:我们是来看事的。
男人就点了点头,打开院门请我们进屋。
楼主 尊者无忌  发布于 2019-09-17 17:48:37 +0800 CST  
我想难道这人就是所谓的大仙?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就觉得这男人虽然五官看着还好,但神情猥琐,显得唯唯诺诺,心里不由得轻视起来。
那院门是在正屋的后面,绕到屋子正面时,透过明亮的大窗,就见屋里有一面大炕,炕上坐着两个女人在聊天,其中一个五十多岁,她对面坐着的女人四十左右,短发,脸很白,她盘腿坐着,说不出什么原因,我一眼看去就觉得那个短发脸白的女人很静也很净。
我们刚一进屋门,盘腿坐在炕上很静中年女人就一抬头向我们看过来,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温和地说:“呵!这带着兵马浩浩荡荡地就来了,这是要干啥啊?”
楼主 尊者无忌  发布于 2019-09-17 17:49:14 +0800 CST  
啥兵马?
我、叶子和辉互相看看,全莫明其妙。
辉迟疑了一下,说:“我们是来看事的。”
那女人觉得很可笑地笑起来,低声嘟囔着说:“自带兵马还找我看事?”
我们仨个个一头懵圈,辉就回头低声问我和叶子:“你们谁带兵马啊?”
叶子低声说:“有个算命的说我是邪骨头,说我身上有兵马。”
这什么意思?什么兵马啊?我完全不明白。但看那女的年龄不小了,短发,白脸,衣着朴素但干干净净,看起来和蔼可亲,这跟我想像中一脸奸诈的骗子形象不大相符。我先入为主的厌恶感就减少了几分。
女大仙问:“你们要看啥?”
事先我和叶子说好了,为防她那没把门的嘴透露过多信息,让她不要说话,我对这事反感得很,我也不说。就由辉说:“她俩想看姻缘,我要看看事业发展的方向。”
楼主 尊者无忌  发布于 2019-09-17 17:51:19 +0800 CST  
女大仙看了我和闺蜜叶子一眼,低下头低声嘀咕:“你这老仙也不让看啊,我试试吧。”
谁老仙不让看我也没听明白。女大仙嘀咕完就沉默下来,拿了一只铅笔在一张纸上一圈一圈地画,画了几圈,就开始边画边说:“你结过一次婚,有个女儿,后来离了。你现在的丈夫是第二个……”
我一听,这说的就是闺蜜叶子啊,而且还说对了。
女大仙接着说:“你这次婚姻呢,也维持不长,正闹离婚吧?”
哎呀我去,神了!我想。闺蜜正是因为这事去找大仙指点迷津的,她老公也正跟她闹离婚,而她不想离。可这些事女大仙是怎么知道的?要知道我们一进屋,我和叶子一个字还没说过呢!
楼主 尊者无忌  发布于 2019-09-17 17:53:06 +0800 CST  
叶子一听,说忙问:“那我老公还会回心转意吗?”
女大仙一笑,说:“不能。你要吃三家井水呢。这次你会离,而且还会结第三次婚。”
叶子愁眉苦脸地道:“结三次?!这次要离我就不结婚了,我单身,反正也有女儿了。”
女大仙笑了,说:“你单身啥啊?你到六十岁还有人追求呢。”
叶子的事问完了,就说辉的事,女大仙说辉要去南方发展,会有三四年的钱好挣。辉当时正打算去南方,只是犹豫不绝,不知道会不会有收获。听女大仙这么一说,就坚定了去南方的决心。
轮到我的时候,她画圈良久,一页纸都画了半页了,也没说出一个字。我们都以为她说不出什么的时候,她才开始说:“你最迟明年会结婚,老公不是本地人,要往南走,是个大高个,有钱。你以后也会很有钱,坐着车和飞机到处旅游。”
辉一听就笑:“她发财我能不能借上光啊?”
女大仙一笑,对辉说:“你会看着她三十年。”我觉得她那个笑容十分古怪。
楼主 尊者无忌  发布于 2019-09-17 17:54:37 +0800 CST  
辉显然也注意到女大仙怪异的笑了。回家的路上辉的心情就很沉重,担忧地说:“我会看着你三十年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还能活三十年?那可不要啊,我还想活很长时间呢。”
我顿时觉得她这担忧实在多余:“瞎担心什么啊?这你也信?未来的事谁知道?就算她说得准,那没准是指我还有三十年寿命呢。”
辉这才放下心:“说的也是,你要是走了,我也看不到你了。”
小样,换我有三十年寿命,她就全无压力了,这什么朋友!
对于这女大仙的话,我多少有些疑惑,要说她说得不准吧,我闺蜜叶子和辉的事说的都挺准的,但要说准吧,她怎么没看出我还有个孪生姐姐?
后来叶子真离婚了,也又结婚了。辉去南方倒药,四年过后,市场形势变了,辉又回到家乡。居然都合了那个大仙的话。
楼主 尊者无忌  发布于 2019-09-17 17:58:46 +0800 CST  
可我,别说高富帅的老公啊,连个富的毛都没嫁到,半个字都没对上。事后我分析了一下,那女大仙说叶子和辉说的那么准,肯定是察言观色加推理出来的结果。试想,谁婚姻美满的时候去算婚姻?一定是夫妻感情出现危机了,走投无路才去算的,那也肯定到了离婚的边缘了,基本就离定了。闺蜜又年轻貌美工作还好,再嫁也是肯定的。至于说闺蜜的孩子是女儿,肯定是蒙的,孩子不是男就是女,一半的概率,蒙对的机率还挺高的。
辉问事业发展的方向,我们在东北,她问去哪边,自然就是不想留在家乡了,除了东北,随便一个地方都是南方,顺便答一下南方就对了。
什么算的准,不过是会察言观色,外加头脑聪明会忽悠。
楼主 尊者无忌  发布于 2019-09-17 17:59:45 +0800 CST  
后来叶子又迷信上另一个出马弟子,对他简直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看闺蜜单纯,就好胡弄,一张太岁符就敢要钱998,每年闺蜜都被坑不少钱。这给我气的,我就建议闺蜜少听他摆布。那个出马弟子知道后竟然对闺蜜说我克她,让她远离我。
闺蜜郑重地跟我说起这事,最后加了一句,无论怎么样,就算她因我倒霉,我们友谊的小船也不会翻。我看着她那一副“纵然慷慨付死,我也绝不抛弃你”小样,又感动,气又不打一处来,感动是因为她那么迷信,居然不听大仙的话还要跟我保持友谊,这对她来说,得有多大的勇气和牺牲精神!气的是,这纯胡说八道的话,她也信!我就跟她说,既然那大仙那么厉害,就给我算算,至今还没人给我算准过,他算准了我就承认他有本事。
楼主 尊者无忌  发布于 2019-09-17 18:02:21 +0800 CST  
我的不信邪让闺蜜一直觉得是我俩之间的隔膜,一听我居然松口要看大仙,闺蜜立即乐巅巅地把那个所谓高人的联系方式给了我。
我联系了那个大仙,结果这男的一听至今没人能给我算准过,竟然说这不是好事,因为只有得了癌症或寿终这类的将死之人的命数才算不准。
按他的意思,我就是将死了呗?我他喵的很小的时候我妈就找人给我算过,还不是一次两次,结果都不准,那就是说我从出生一直到现在都是将死的状态呗?还别说,从某种意义上看,每个人从一出生的固定最终目标就是死亡,他说的也对,就是我苟延残喘的期限还挺长。
可见这些人别的本事有没有不知道,信口开河胡说八道的本事那可是一流。
动物成精成仙什么的,那也只是存在影视和小说里,现实中要是有个狐狸啪的一下变成个大美女,那可是物种基因的大突破,跟神一样了,还不轰动全世界?小说故事里才有的情节拿来当真,这么扯的事,脑残成什么样的人才信啊?
楼主 尊者无忌  发布于 2019-09-17 18:24:03 +0800 CST  
如今,居然有一个自称出马弟子的读者进群,他是想怎么忽悠?
抱着怀疑的态度,我跟他聊了起来。
【打杂小白】我:“出马弟子啊?方便问一下出马弟子能做些什么不?”
【预备出马仙】笑意如风:“出马弟子要查你能查你祖宗十八代或是前世都能查出来,厉害的出马弟子可以上天宫过地府。”
还上天宫过地府?天宫地府谁见过?就算真存在,你怎么去?那两地儿还没听说过通飞机和高铁呢。但这话不能明说,得委婉不伤人。
【打杂小白】我:“那么说你身边也有成精的动物?”
【预备出马仙】笑意如风顿时给我一个白眼,强调:“那是仙家,仙家!”然后才回答我:“有,有好多。”
【打杂小白】我:“能派个过来让我瞧瞧不?”
【预备出马仙】笑意如风:“我说过我准备出马,还没立堂口呢,现在派不动。”
套路,又是套路,说得云山雾罩,让他实践验证一下嘛,又说功力不到,这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预备出马仙】笑意如风:“我进群是觉得群主是同道之人。”
【打杂小白】我:“啥?”
他是预备的出马弟子,信天宫地府和鬼神的人,我是唯物主义怀疑论者,跟他同道在哪啊?
【预备出马仙】笑意如风:“看到漫画后面的小故事里,你讲车上遇黑狐,那是狐仙。”
这位读者朋友说的事,是我大学刚毕业那年冬天,我坐大客车去靖宇表舅家窜门遇上的事。
楼主 尊者无忌  发布于 2019-09-17 19:29:55 +0800 CST  
那年腊月,正是一年里最冷的时候。那天,灰暗的天空飘着小米珠的雪粒,小风嗖嗖的,寒冷小刀子一样直刮进骨头缝里。靖宇是山区,一路上尽是山道。车开起来后,车里温度渐渐升上来,加上窗外过眼之处,皆是单调的白雪和枯树林,看久了颇有催眠的作用,不知不觉我就有了困意,正迷糊着,忽然,车一晃,把我晃清醒了。
为怕晕车,我坐在车门边只有一个座位那地方,车门一开,我抬头就见两个穿大衣的男人和一条狗在车下。两人站在前面,狗蹲坐在两人后面,形成一个排队的样子。原来是有人要搭车。
我的座位靠近车门,我清清楚楚地看着两个人先后上了车,接着是狗。两个人走到车后的座位上坐下了。狗却在我座位旁边蹲坐下来。
楼主 尊者无忌  发布于 2019-09-17 19:34:50 +0800 CST  
这狗长得怪异,桃心脸,嘴又太尖,太像狐狸。接着我惊讶地发现,这狗不是狗,它就是一条狐狸,像大型狗一样大的黑色大狐狸。
我没有见过真狐狸,不知道狐狸的体型有多大,也就没觉得这狐狸大得离谱,只觉得居然有人养狐狸,而且还带上了大客车这点奇怪。虽说大客车上没明文标出不许带宠物,但带条狐狸上车总让人觉得不是那么回事,而且据说狐狸是有骚味的,那两个人是不是得做出点解释?至少带在身边吧,别坐在我身边啊。
我就想跟卖票的或那两人说一下,让他们把狐狸弄走。谁知这念头一动,原本目视前方的大狐狸忽然扭头向我看了过来。
楼主 尊者无忌  发布于 2019-09-17 19:38:22 +0800 CST  
黑狐那双黑褐色的眼睛分外明亮,我一见之下,立即把到嘴边的话憋了回去。我心里暗暗惊疑,那确实是狐狸的眼神吗?那眼神从容,平静,智慧,根本不像一个动物,倒像个有德的长者披着狐狸皮坐在那里。再看狐狸的坐姿,也一样从容、平静,甚至有些居高临下的姿态。这可太怪异了。
我转头看看四周。周围的人聊天的聊天,打盹的打盹,居然没有人注意到这只大黑狐狸,连眼光都没向它身上飘一飘。
虽然是山区,狐狸也不是常见的动物,何况是这么大的黑狐狸?车里人应该多少表示点稀奇才对吧?我再看看在狐狸之前上车的两个男人。他们正坐在最后的位置上高谈阔论,对狐狸没在他们身边一点也不介意。
我想算了,可能人家并不像城里人那样随时将宠物带在身边,坐哪也跑不出车里,就让狐狸随意了。这么一想我决定还是别吱声了。既然别人好像都没看见,那我也装看不见吧。
楼主 尊者无忌  发布于 2019-09-17 19:41:10 +0800 CST  
然而这狐狸真雄俊,我忍不住偷偷去看它,大狐狸也一直看着我,那样子好像盯着我似的。
车晃晃当当的又走了几站,期间有人上车也有人下车,来来往往的人,谁也没向狐狸看一眼,也没有碰到它。
再一站的时候,坐在最后那排座的两个男人站起来准备下车了。我想这下他们会将黑狐带走吧?
然而这两人也是从狐狸身边走过,直到下车了,始终也没看狐狸一眼。
这明显表明这两个人不是狐狸的主人啊。难道这大黑狐是野生的?天气太冷,黑狐不想自己赶路了,就跳上人类的大客车,顺便搭一程?可这哪像狐狸能作的事啊?先不说狐狸的智商有没有达到这高度,就以野生动物的本性来说,它也不喜欢接触人吧?
我看着这只黑狐,百思不得其解。
楼主 尊者无忌  发布于 2019-09-17 19:41:59 +0800 CST  
又走了几站,人们上上下下,都从狐狸身边走过,还是那样即没人碰到它,也没人看它一眼……又一次到站的时候,黑狐站起来了,然后它两后爪着地人立而起,长长的身子站得笔直,两前爪一搭,冲我拱了拱。
这一下,我差点叫出来!
它喵的!这狐狸不是像狗那样拱前爪,而是像人那样,彬彬有礼有模有样的在做揖,向我拜了拜!我再次觉得那不是一只狐狸,而是穿着狐狸皮的古人在向我行礼!令我更震惊的是,收回爪之后它还像人一样向我点了点头,然后才四爪着地,悠哉游哉地迈着步子,拖着毛绒绒的大尾巴,下车了。
楼主 尊者无忌  发布于 2019-09-17 19:42:21 +0800 CST  
我在车上呆若木鸡。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就算车里的人个个见识过,不当车上有狐狸是一回事,狐狸也可以不怕人,聪明到懂得在大冷天搭人类的一段顺风车,还知道在哪站下车,可刚才那动作是怎么回事?那分明是像人一样吧?是真的在做揖点头和我告别的样子吧?
可这怎么可能!
在这之前,我只在电视和图片上看过狐狸的形象,也就不知道狐狸到底是不是真的如此聪明的动物。可就算真的这样聪明,也不该模仿人的举动吧?
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后来我不只一次地回想当时的情景,仔细分析了一下,觉得那时我可能在车上是真睡着了,然后做了一个有关狐狸的梦,虽然那梦关于狐狸的每一个细节我都记得清楚,而显得无比真实,但那也是我做的一个梦。如此才有合理的解释。
楼主 尊者无忌  发布于 2019-09-17 19:42:49 +0800 CST  
我自己都分不清是不是梦的事,而今这个读者朋友居然说我遇上的黑狐是狐仙,这也太扯了。更扯的是笑意如风接下来的话。
笑意如风:“我想知道为什么那个狐仙会对你行礼?要知道大仙们都是很高傲的,怎么会给普通人行礼呢?”
一本正经地说这样子虚乌有的事,还真好笑。但出于礼貌,我当然没当场怼他,只是说:“梦啊,什么不可能?”
笑意如风马上反驳:“这肯定不是梦。那个狐狸敢于自己上车,别人又看不到它,说明它道行很高。你想要说话的时候它又转过来看你,说明它知道你想什么,这是有它心通了。这么高道行的老仙给你行礼,要么是你不一般,要么,是你身边有个狐仙,这个狐仙又肯定比黑狐辈高道深,那个黑狐是向你身边的狐仙行礼呢。”
我第一个念头就是:扯,真能扯。都像他这么分析,世界上就没有不灵异的了。
但同时,我不禁地想起2011年,我在去北京之前,闺蜜叶子的弟弟小明说过的话。
楼主 尊者无忌  发布于 2019-09-17 19:43:40 +0800 CST  

楼主:尊者无忌

字数:823764

发表时间:2019-09-18 01:39:38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6-04 22:15:44 +0800 CST

评论数:11613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