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参记者》-----一名“非传统”记者颠覆你三观的采访实录

本帖原贴被封,本来楼主有些心灰意冷是不想继续更的,但受到很多看官的消息,着实不忍心对这么多支持楼主的看官不管不顾,所以楼主决定新开一贴,以今天的内容为基准,继续更新!
楼主 有骨难画  发布于 2019-07-31 19:06:02 +0800 CST  
关于前文内容
楼主 有骨难画  发布于 2019-07-31 19:06:46 +0800 CST  
图版:



楼主 有骨难画  发布于 2019-07-31 19:13:16 +0800 CST  
第二段(2019年07月31日更新):

这闲话就不多说了,这场面把见多识广且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的尤琦都给吓了一大跳,赢子非说:
“我给你说了要有一场恶战。”
“要战便战!”尤琦回道,随即接着喊出命令:
“组成环形防御迎敌!”
“青龙勇士”们也着实是训练有素,就这么一句话,刚才还各自松散的站位立即按照尤琦的要求快速进行了变换,并在距离最近的僵尸攻过来之前,将阵型摆好,这个阵型其实也没什么复杂的地方,就是围成大小两个套在一起的圈,跟打爆那扇大门时的配合一样,外面一圈的“青龙勇士”蹲着,里面一圈则站着,这样就能最大限度上高效发挥所有人手中的火力。
另外就是加上李龙沛、虎牙、银狐、乌兰百克四人手持各自手中的武器也加入射击。
类似不化尸和御风尸,23毫米的弹丸打它们十分的“轻松愉快”,前者一发一个,后者最多两发一个,只要是命中躯干后当场轰碎,而数量多的同时还比较难对付的是金刚尸,这玩意的防御力不是前两者所能比的,即便是23毫米的乃至30毫米的弹丸往上招呼,这也要累计命中平均5发以上才能击毙一个,200多从各个方向一起上,那要在平地上就这么顶住,压力是可想而知的。
这跟在非洲维和步兵营对抗感染而成的怪物不同,这里没有后援,没有补给,或者说就是被对方堵在别人的家里打,相比维和步兵营的战斗,这里的更危险,条件更恶劣。
况且我们的弹药本来就不足以面对这种强度的战斗,“青龙勇士”再怎么身大力不亏,那23毫米的炮弹也不可能带个没完没了,每人经过补给过后的满量就是300发,这对于一个单兵个体来说,已经是一个非常大的数字了,而且在破开进入山体之中的那道大门时还各自消耗掉了50发,那么照这样打下去,用不了多久我们就得陷入到跟僵尸肉搏的境地中去,所以,在这个各方面都极其不利的情况下,如果我们就凭着手中的火力硬来的话,大几率是要全军覆没的。
那可以说是尤琦轻敌大意了吗?不能完全这么说,可以这么说的那一部分是她也没料到这里的僵尸“生产线”规模如此之大,产能如此之强,但她也不是没留后手对付可能出现的极端情况,这个后手不是旁的,就是她在时间紧迫的情况下还特地等了一天专门请来的火云道,而随后的事实证明,尤琦的这个决定,着实是太正确了,可以说是直接决定了事件的走向乃至是我们的生死。
而火云道在开打之后首先做的事情就是杀出来以一己之力独战那三具魁尸,这事本来是肥桃与更夫想干的,但见火云道已经上了,便要跟上去帮忙,火云道边打边说:
“二位不必插手,贫道一人即可!去帮其他人吧!”
说罢肥桃与更夫一看火云道这个一手持剑,一手拿着浮尘跟三具魁尸斗在一处丝毫不落下风的架势,这也就放心了,毕竟以此二人的实力,那火云道顶得住,他俩上了属于锦上添花,但如果火云道顶不住,他俩再上,却做不到水中送炭。
而魁尸的攻击手段也并不花哨,就是挥舞起双臂利用已经长成利爪的双手抓挠目标,以前说过,对付寻常人乃至是道行尚浅的玄门中人,那根本都不用打中,仅仅是其挥动手臂时带起来的那股阴风,扫到身上就得被其所伤,轻则留下终身伤残,如当年的那名刑警队副队长龚锦华,重则就不用说了,当场化作一团蓝黑色的干枯尸体,跟无数那些死于它们之手的受害者一样。
即便是如肥桃、更夫这般道行虽算不上顶尖,但也超过平均水平的玄门中人来说,也不敢跟那600年道行的魁尸在战斗中有什么身体接触,当年歼灭成都魁尸时也是用的各个击破,借住各种外力才得以成功的,可再看这火云道,那一个人对三具1500年道行的魁尸都打的有来有往,丝毫不怯阵,他二人这便撤了下来来我我们这边各自施展手段继续战斗。
虽没见过服用昊极天师和瘟僧元神炼制而成的丹药之前的火云道和魁尸的实力对比是怎么样的,但看到这个场面我可以确信他得到此番提高之后,对于能以一敌三这件事来说,作用肯定是决定性;在交手之初,火云道先是以守为攻,吸引了三具魁尸的注意力后向后连连倒退几步,双方经过几个回合的较量谁也没占到便宜,魁尸的阴风打在火云道的身上别说是伤到他,就是连他手臂下肥大的袍袖都无法吹动半分,只有在几次直接接触的打击时,才能把火云道打的身子微微一动,但也没有什么明显的伤害。
而在倒退的这个过程中,他一边用右手剑招架魁尸的攻势,一边用左手的福成以极快的速度在地上刷刷点点了一番,其实要不是在随后出现了图案与相应的效果,我根本没看出来他画的是什么因为速度太快了。
画完之后,三具魁尸步步紧逼,正走到方才火云道用浮尘所画地方之时,地面突然向上发出道道亮光,这亮光有明显的轨迹,没有连成一片,将这些轨迹连成一片再看,这分明是一个巨大的“敕令大将军到此”的符胆!
随着整个符胆发出光亮,魁尸的动作明显遭到了限制,速度立马就减慢了下来,而且前一秒钟还凌厉凶狠的动作这会儿也因此散乱了起来,那亮光由下而上照在它们的身体上,犹如一柄柄利刃刺穿了它们的身体,最后在亮光全部消失的时候,再看三具魁尸的身上,除了躯干等较为厚重的位置,其余的诸如脚面、小腿、双臂,包括腋下、下巴等位置,竟然被这些光穿出了无数窟窿,这一转眼的功夫,拥有体表能量护罩,连大口径机枪都伤不到的魁尸,已经被穿成了“马蜂窝”,浑身上下到处都是上下通透的窟窿,即便躯干、大腿等厚重位置没有被刺穿,也是刺出了一个个深浅不一的“眼儿”,我能在水平视角看到这些,是因为我看见了那些“眼儿”里往外滴滴答答流淌出来的黑血,这些至阴至寒的液体滴在地上就是一股白气,随后便是一阵阵轻微的爆裂声,水泥地面上被腐蚀出了无数大小不一的小坑,留下的残渣就像用蓝墨水冻成的冰碴。
这一下显然是在重创魁尸的同时,也把它们仨给激怒了,这仨再怎么说那也是魁尸,且道行如此高深,那是没有这么容易就被干掉的,要是换了其它低级别的僵尸,恐怕早已被那些光芒给切成了碎块而亡了,但它们只是被打出了一身的洞,这已然不善;而之所以说它们的被激怒了,那是因为它们有确切的表现,其中最典型的一个就是使出了肥桃与更夫在当年采访中提到的“阴火”,这种火就是催动体内的阴气而发,要运气极盛的鬼怪才能使用,寻常低水平的鬼怪将其攒着用来提升道行还来不及,根本不舍得也没有那个能力用,不过魁尸是有这个条件的,这种寻常人沾上一点就会被烧的形神俱灭,连灵魂都会化为灰烬的阴火此时以足足三股在近距离上从三具魁尸或掌中或手中喷射而出,直击火云道。
我本以为这攻势猛烈,火云道提高的再怎么多,也得先避其锋芒,再寻破敌之策,但他没有,他的表现十分符合我见到他时所表现的出的那种轻傲与自信,那就是硬碰硬。


(未完待续)
楼主 有骨难画  发布于 2019-07-31 19:19:43 +0800 CST  
图版:




楼主 有骨难画  发布于 2019-07-31 19:25:48 +0800 CST  
第三段(2019年07月31日更新):

(二十四)恶战(下)
依然是手中浮尘一甩,不过这次甩不是在地上画图案,而是甩到了空中,然后浮尘自动在空中打横,前面的白毛如同一枝盛开的花朵一样四散平均张开,然后告诉旋转起来。
在自然垂直的状态下我还没看出来它展开后能覆盖这么大的面积,现在一展开,那就好似一面圆形的屏风一样,基本把火云道的正前方全部给遮挡住了,以一个小角度扇形放分别站在他对面的三具魁尸在这个位置想要用阴火去喷,那就绕不开旋转浮尘的这档,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三股直径最粗位置足与人腰相仿的阴火全都结结实实的烧在了上面。
浮尘高速旋转之下岿然不动,三具魁尸也没有在短时间内放松的意思,双方就这么陷入了僵持,僵持持续了越十来秒钟之后,好像是积攒了足够多的火气,按照顺时针旋转的浮尘四周竟燃起了一个幽蓝色的火圈,再加上这个火圈与浮尘保持一致的速度与方向的旋转,那样子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冒着蓝火的风火轮。
开始时的火圈还只是一根铁丝一样的粗细,不仔细看都难以察觉到,而当火焰越聚越多,这个火圈便不断的膨胀,最后大到跟上面所说的人腰粗细相当的时候,在火云道一阵念念有词的咒语作用下,原本顺时针转的浮尘突然毫无征兆的停住并展开了逆时针旋转,这一下子可了不得,浮尘变换旋转方向,可外面跟着它转的火圈没有,它们仿佛是因为突然的变向而被甩出去,甩到了空中形成了一条又粗又长的火蛇。
而火蛇的利用价值到这里才刚刚开始,火云道突然伸出右手,指着空中的那条火蛇暴喝了四个字:
“点蛇化龙!”
几乎就在四字出口的同时,那条原本没头没尾只是外形形似蛇的由阴火组成的条状物竟然迅速的在空中演化出了头尾和四肢,然后一条形象具象的蓝色火龙就在空中出现了!
虽然这不是真龙,实力与功能上也跟真龙没法比,但它的破坏力亦不能小觑,其从空中俯冲而下,一头就扎进了正在围攻我们这边环形防御的众多僵尸,这些僵尸此时各种不同种类的都混在一起,密度很大,基本就是摩肩擦踵的样子,火龙钻进去后可以说是烧了个正着,它围着环形防御的圈连转了三圈,这三圈每转一圈火龙本身就变细变短一些,到第三圈结束的时候,就基本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一些点点余火飘散在空中最后消失不见,那么每一圈都少掉的这些阴火可不是凭空变没了,而是施加在了围攻我们的众僵尸身上。
它们被阴火点燃,接着就剧烈的燃烧起来,原本按理说阴火是至阴至煞之火,僵尸则是至阴至煞之物,两者凑到一起对于它们来说是个好事,就像人吃补药一样,但这补过了头就会出人命的,对于僵尸来说也一样,那些低级别的不化尸和御风尸因为道行太浅,根本就“无福消受”由三具各有1500年道行的魁尸释放出来的阴火所携带的阴煞,结果被强行注入到体内之后,结果就跟上面说的人吃补药一样,吃多了就给吃死了,只是它们的死法比人服用过量补药而亡更加惨烈,直接由于突破这副躯壳的承受极限而纷纷爆裂。
不化尸和御风尸是如此,即便是强一些的金刚尸也是如此,只是它们的承受能力更强一些,所以吸收的阴火更多一些,但最终也因为撑不住而由内向外的发生了爆炸;这种爆炸就像往一只气球里不停的打气,最后气球爆裂的那种效果差不多,在一连串的“砰砰砰”之声中,无数围攻我们的僵尸化作了漫天飞舞的碎渣,这些碎渣落地之后就瞬间化为了一片腐朽,就像一块块发霉的面包一样。
尤琦为了不让我被砸到,还用混天尤来回拨打,至少打掉了六七块有可能砸到我的大块碎渣,因为这些碎渣上染有尸毒又作为僵尸身体的一部分而阴邪无比,所以碰到身上那是绝对没有什么好处的。
至于她自己则毫不在乎,因为以她的体质、命格乃至脖子上戴着的降龙木与其中的“天都雷符”,这些综合在一起都不是这些区区碎渣可以伤的到的,这个不是我能比的。
而火云道那边用这一招借力打力的方式大大减轻了我们这边的防御压力,让魁尸的杀招没干掉我们却干掉了无数自己的同类。
肥桃与更夫曾说过魁尸除了道行高深以外,最大的另一个特点就是魔性高,也就是智商高,这智商高的具体表现就是动的如何运用战术,比如它们一看这招烧不死眼前这位高道,当即变换打法,变的方式倒也没有多么复杂,就是从刚才的小角度扇面攻击,变成了三角形包围攻击,它们三个一个站住一角,将火云道位在正中央,站稳之后便发动了第二次阴火攻势。
所要达到的目的就是绕开火云道的正面防守,以环形攻势无死角打击,企图置火云道于死地。
不过火云道那何许人也?被暗算斗不过太平爵那不是因为他道行不够深,只是对手实在太强而已,再加上丹药的提高与丰富的斩妖除魔的经验,让她在面对这种攻势时仍然没有为其所动,连躲一下的意思都没有,就是站在原地双手交叉从肥大的袍袖中往外一抛,顿时就抛出去三个纸筒,等纸筒哎空中伸展开的时候方才发现,这是三张尺寸巨大的超大号符箓。
这三张符箓没有漫无目的的从空中飘落,而是在伸展开的那一瞬间迅速变硬,好似变成了三块钢板,直直的从各自的位置插了下来,并以深深插入地下的力道落在了火云道的三个方向,这三个方向就是三具魁尸喷射阴火的方向,阴火喷在上面因为高温让周围的空气都扭曲了起来,可符箓却能抵挡得住,若说完全烧不动也不现实,只是烧的很慢,要照这个速度烧下去的话,那它们三个至少得在这里连续不停的喷上几个小时可能才能把这三张巨型符箓给烧干净。
于是乎,为了破防,三具魁尸就左右转起了圈,想避开符箓的阻挡,从缝隙中去烧火云道,那符箓在火云道的操纵下也跟着它们的移动也移动,保证每次都是正正当当的挡在它们的正前方,让阴火无法烧到火云道本人。
意识到这样也无法破防的魁尸,随即再次变换战术,准备两个起飞,一个留在地面,搞“空地协同作战”,不过这次火云道是不打算让它们再折腾下去了,估计是经过此番较量,摸清了对方的套路,做到心里有底之后转既便展开了反击。
火云道的反击,风格上如同他的道号与性格一样——急如烈火。
具体说来就是他先于三具魁尸一跃到了空中,然后在空中凌空掐诀念咒,已经收回到背后剑鞘之内的长剑自动飞出,直奔最左侧的魁尸,那魁尸见来剑要斩自己,当即连挡带躲,但挡是挡不住的,长剑斩在魁尸交叉格挡的双臂上,犹如热刀切黄油一般轻松的就将其一双小臂齐齐斩落,随后在空中一落一翻,落到了这具魁尸的腰部高度,翻成了剑身横向对其要的姿势,最后以一个无比凌厉的出击就切了出去。
这具魁尸还在痛失双臂的痛苦中没有反应过来,长剑便已经从它的腰间切过,随后它便被腰斩为两截儿。
虽然还没有彻底完蛋,但已然失去了战斗力。
与此同时,原本护住身体的那三张巨型符箓也是飞离地面,接着直奔中间的魁尸就去,而且还是以刚才那个抵挡阴火时的三角形站位而去的,这次这具魁尸连反应都没反应,便当场被打了正着,而说是打还不太合适,因为是直接“裹”上去的,用这个字来形容是因为这个过程像极了三张巨大的黄色被单子从三个不同的位置扑上去,把这具魁尸给从前后到左右,从头上再到脚下都实实在在的蒙在了里面。
别看这三张符箓看起来都是薄薄的一张纸,而魁尸又怪力无穷,可蒙住之后任凭他在里面如何挣扎,却也冲破不了符箓的束缚,那符箓就像一种极有韧性的材料一样,站在旁边可以看到这具魁尸在挣扎时双臂包括双手上尖锐的爪子将符箓高高顶起的过程,但即便如此,即便看到那爪子已经在上面顶起了5个乃至10个尖儿了,可仍然刺不破。
而符箓也不仅仅是将其困住而已,在确定裹结实了之后,符箓便在火云道的再一阵念念有词中自燃了起来,这次发出的火光格外耀眼,这具魁尸挣扎的更加剧烈,不过那也是无谓的,在此之后不多时的时间中,它迅速的与这三张符箓一起,被这自燃的熊熊烈火化为了一团灰烬。
最右边的魁尸相比前两个死的最干脆了当,它被浮于空中的火云道一抖右臂的袍袖,竟然生生的被吸入到了袍袖之中!
我隐隐的能听见其袍袖中传来了一阵阵风雷之声,还在其黑色的深处还有几道闪电划过,随后里面便冒出来了一股烟,我知道不管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魁尸都业已烟消云散。
就这样,三具号称各有1500年道行的魁尸,就这么被火云道一人给“团灭”了,中间还捎带脚干掉了很多其它的低级僵尸,看来的确如玄圣所说,这道行的深浅,还真是不能以年头作为计算,1500年,听着挺吓人,在服用过丹药的火云道面前都如此的不堪一击,那就更不用说碰上玄圣这样的绝世高手会是什么结果了。
不过不论怎么样,火云道在丹药的提升下,于此役中展现出来的实力,让人感觉十分惊艳,远胜当年在跑马场时不止三五筹。

(未完待续)
楼主 有骨难画  发布于 2019-07-31 19:37:19 +0800 CST  
图版:






楼主 有骨难画  发布于 2019-07-31 19:41:05 +0800 CST  
好了,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了。


(未完待续)
楼主 有骨难画  发布于 2019-07-31 19:41:32 +0800 CST  
今天的图就更一个这个吧,这个就是楼主原贴被封的原因,楼主最让帖子有一个圆满的结局,但奈何犯了小人,简单的说就是楼主写的东西不符合他的三观,然后此人便纠缠不休,根据楼主的了解,他从第六篇开始就不停的在进行举报,一直至今,并扬言继续举报。
所以如果未来这个帖子也坚持不下去的话,那请各位看官明白,这真的不是楼主的“锅”。
至于往前具体是怎么回事,有一路支持楼主的老粉丝心知肚明,不清楚的看官可以去问一下。


楼主 有骨难画  发布于 2019-08-01 00:39:22 +0800 CST  
第一段(2019年08月01日更新):

上下身子被斩开的那具魁尸还在苟延残喘,最后也被火云道伸手一指,不知道又用了什么精妙术法,那魁尸的脑袋也“砰”的一声就炸了,随后彻底死透。
在他消灭了三具魁尸之后,我们这边还在玩命的打,刚才因为阴火组成的火龙干掉的那些僵尸所留下的空缺现在早已被后来的僵尸所填满,这门依然地上的,空中的一股脑的往上扑,我的耳朵已经被连续不断的“卡宾炮”炮声给震的快听不见声音了,巨大的弹壳铺了整整一地,新弹壳掉落下来砸在已经落地的老弹壳上发出的清脆“叮当”之声在炮声的间隙也源源不断的传来,但即便如此,面对尸潮,这样的射击还是不能让我们看到将对方全部歼灭的希望。
这里要特别说一下肥桃与更夫,这二位虽然没有火云道那般高深的道行,也没有李龙沛、虎牙、银狐以及所有“青龙勇士”的犀利火器,不过他们的身手是真不错,而且比不了火云道,可比一般的玄门中人强太多了,他俩没戴在环形防御的内部,因为没有远程火力,呆在里面完全发挥不了作用,所以直接钻出防御圈,一个凭借着脚下贴的神行符,一个仗着青城山的轻功,一阵闪转腾挪之下,就闪身到了僵尸群的后面,从后面狠下家伙,与前面的防御圈配合起来,前后夹击这些僵尸,肥桃一根桃木棒,更夫一柄精钢扫帚,挥舞起来那都是颇有雷霆之势,前者面对普通的不化尸,基本就是一棒子一个,这一棒打下去,被击中的不化尸反应也很特别,那脑袋就像是用烟头去烤泡沫塑料时后者迅速萎缩的样子,就一下,整个头便迅速缩小,最后缩到只在腔子上剩下一个跟荔枝大小差不多的不规则类球体后才结束,而这样一个过程全程只需要1秒多钟,然后头缩小到几乎成了无头的尸身栽倒完蛋。
双手持握桃木棒的肥桃就像一个打棒球的运动员,一棒接一棒的拿这些僵尸的头当棒球打,不消多时,地面上已经被打的横躺竖卧了一堆无(小)头尸体。
后者更夫则用那锋利无比的精钢扫帚叶片边缘去割僵尸,这种奇门兵器我当时见过实物,可却没见过运用起来是什么样的一个情景,这次也开了眼了,总的来说,其挥舞的模式类似于棍法,招式简单就是“打、拨、撩、砸”四招,不过别看简单,连贯起来那是十分的凌厉迅猛,而且那些叶片之锋利也远远超乎我的想象,我开始还担心这种叶片再锋利,那割开人体可能不在话下,可要割已经坚如磐石的僵尸身体能不能行?总感觉对于打僵尸这件事来说,精钢扫帚的效率还是低了点,或者说不够狠,但在看到其效果时,顿感想错了,这叶片划在僵尸的身上就跟切豆腐一样,“唰”的一下过去,不是切掉一条腿就是劈下一条手臂,要么就直接斩断一颗头颅。
在他这么一阵凌厉的挥舞下,凡是靠近他的僵尸,轻则四肢乱飞即便不当场毙命也会被废掉,重则就是身体被大卸八块直接歇菜,同肥桃用了不多时就让自己周围躺满了无(小)头僵尸一样,更夫在基本同样的时间里就让自己的前后左右,躺满了四肢不全的僵尸及各种残肢断臂。
这么好的攻击效果我后来想过,原因应该不止是精钢扫帚锋利无比,更多的是这柄奇门兵器与那根桃木棒一样,是特制的镇邪克煞之物,对僵尸这种脏东西有天生的“杀伤加成”,所以才会如此厉害。
这是二人对付不化尸和御风尸的效果,而再高一些的金刚尸打起来就没有这么简单了,金刚尸尸如其名,肤如金刚,桃木棒砸在上面也不是没有效果,但要大大减弱,通常要连砸数棒才能击倒一具金刚尸,而且要全部狠狠的打在头上,期间更要面对对方的攻击,唯一的好处是金刚尸几乎不会躲闪和格挡,就是仗着自己“皮厚”猛打猛冲,所以只要不被对方的对攻所威胁到,那么瞄准了再打基本上还是有很高的命中率的。
而更夫的精钢扫帚切周围的不化尸和御风尸如同砍瓜切菜,“招呼”到金刚尸身上下降了不少,不过仍然能够一下击中最起码留下一道两指多深的巨大口子,往头部这个不论是僵尸还是人都为致命部位的地方攻击,多劈几下,也还是可以将其杀死的,只是没有之前那么轻松而已。
两人的努力奋战打趴下形形色色各种僵尸起码上百,虽不能帮环形防御这边破局,但至少分担了一部分的压力;尤琦在拽着我躲开从天而降的僵尸碎片之后,利用乌兰百克入侵这里四周摄像头传回到自己智能腕表上的画面,看到了肥桃与更夫的奋战,然后转身对我说:
“小记者,我出去助那两位师傅一臂之力,我会让小鸟保护你,你自己也小心着点,要是上了一根汗毛,小心我回来找你算账!”
说完这话她便转既对乌兰百克说:
“小鸟,小记者的安全暂时就交给你了!我出去一趟!”
“是!”乌兰百克说,她了解尤琦的脾气与身手,所以既不劝也不拦,就这么执行她的安排,随后尤琦也不等我再说句话,便纵身跳到了一名正在射击的“青龙勇士”身上,然后以此为跳板再次起跳,跳到了旁边一个应该是运送货物,用4根钢缆固定在头顶轨道的平板上,再然后就是找好一个不会被己方火力误伤,也不会耽误他们射击并且适合落脚的地方跳下,加入到了肥桃与更夫的战斗当中。
有了尤琦的支援,这三人就从刚才两人的背靠背,变成了一个三角形,各自面对一面,前面说了他们两人,再说尤琦,尤琦从纯粹的身手上来说,比肥桃与更夫明显高出一大截儿,他俩的格斗技巧总的来说还是有一些“野路子”的成分在里面,跟尤琦这种科班出身,一招一式都有名师指点并在极端严苛的环境下训练出来的水平还是有明显差距的,而兵器上尤琦的混天尤虽不是专门针对脏东西的法宝类兵器,但不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是一柄绝世宝剑,硬能切金断玉,软能吹毛断发,依靠着材料的强大,打破了善于攻击硬物的破甲兵器不能太过锋利(因为太过锋利会导致整体结构强度过低,砍在硬物上容易崩裂,比如开刃角度很小,砍人时厉害的很,但碰上坚甲厚胄就“抓瞎”的格雷五十道就是其中的典型)的禁区,再加上尤琦疾如闪电的出手速度与攻击力,那这混天尤在她手里一通上下翻飞,就有一大片僵尸被削翻在地,而且遭到的打击部位全部高度统一,都集中在头部,不是被从脖子处将头斩掉,就是整个脑袋被从左往右斜着劈下一大半,只剩下一张嘴和小半段右脸而死。
三人组成一队打了有五分钟上下时,火云道这边便已经把那三具魁尸都给收拾掉了,他一看我们这边还在苦战,当即将长剑还鞘,浮尘挂在腰间,然后双手交叉在两个口袋里,接着用力往外一抛,抛出来多到无法一眼尽数的黄色符箓,这些符箓飞到空中后自动均匀的飘散开来,覆盖了整个正在前后左右围攻我们的僵尸群,随后再缓缓飘落下来的时候神奇的一幕就出现了——
每一掌黄色符箓全部准确的贴到了僵尸的头上,一张贴一具,没有一张浪费落到地上的,在我能看到的僵尸之中,基本全部都贴上了,一个不落。
贴完之后火云道双手掐诀,快速做了一通手势,随后扬天高喊了一声:
“焚!”
这字尾音落下,所有的符箓全部自燃,燃烧的同时也迅速将自己所贴住的那具僵尸所一起点燃,接着整个僵尸群就烧成了一片火海,没用半分钟的功夫后,火焰烧过了巅峰时期渐渐减弱,最终在差一点不到1分钟时完全熄灭,而留下的则是满地冒着青烟的焦尸,还能看出来是个尸体的那就是比较轻的,严重的就如之前在肉联厂的那间房间里烧青脸人一样,完全烧成了一堆焦炭,要不说这是什么玩意儿,根本看不出来一点点人形的痕迹。
危机就这么暂时的解除了。


(未完待续)
楼主 有骨难画  发布于 2019-08-01 14:52:03 +0800 CST  
图版:




楼主 有骨难画  发布于 2019-08-01 14:56:20 +0800 CST  
第二段(2019年08月01日更新):

尤琦见状做的第一件事是连额角上的汗水都没顾上擦,便用耳麦对这边说:
“所有人检查弹药!不要放松警惕!”
李龙沛回应后,她又对火云道及肥桃与更夫说:
“此次对亏道长了,二位师傅也辛苦了。”
“二小姐不必客气,道士打僵尸,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火云道面不改色,气血不乱的说,就像刚才那一番鏖战,不是他出的时手一样,如此看,即便是那三具魁尸,也远没有让他到使出全力应付的程度,这实力虽不如玄圣,但也的确不是盖的了。
我一听心说还真对,就是这么个理儿,小时候看过那么多林正英以道士的身份吊打各种僵尸鬼怪的港片,在潜意识里种下了打僵尸是道士的“专业”之一的印象,而事实上,对于善于术法的茅山与龙虎山道家传人,也的确是如此;只是这次总算是跳出电影看到真实现场版的了。
“应该的,应该的。”肥桃与更夫一边擦着汗,快速把粗重的呼吸喘匀了,一边说。
让我感觉奇怪的是,刚才围攻我们的全部都是“内八尸”中的僵尸,由高到低分别是魁尸、金刚尸、御风尸、不化尸,但在战斗一开始时,可那个被烧了一半的青脸人头目激活并释放出来对付我们的僵尸可远远不止这些,还有“外八尸”中的好几种外加青脸人这样的新品种和植物僵尸这种罕见品种。
但现在却见不到它们,不知道这些东西都跑到哪里去了,这种有点反常的情况让我感觉有点不安。
我想把这事给尤琦说,不过现在这么多更重要的事情摆在面前,我决定还是等会儿出去或出去之前再说也不迟,可后来发生的事情证明我这个“一会再说”的决定是错误的。
而更重要的事情里比较典型的一件就是那个烧焦了半个身子但还没有死的头目,等结束眼前的战斗再去找他时,此人早已踪迹不见,早跑没影了。

(二十五)“后院起火”
尤琦看着那个空无一人的控制室,有些不甘的叹了口气,说:
“唉,便宜那家伙了,如果能抓住他,肯定能得到更多更详细的高价值信息。”
“那就先别管他了,这里该转到的地方都转到了,你准备怎么处理?”我说。
“此言差矣,咱们只是把大块区域转遍了,很多地图上显示出的小空间还没去,像之前发现的那些资料就储存在那么隐蔽的环境下,其它没去的部分里是不是也有类似的高价值资料也很难说,如果不拿到手就这么算了,那太可惜了,所以这里暂时先封起来,等有机会了再派大部队来从里到外好好翻一遍再说,至于最后具体怎么处理,这个得跟官家商量一下,这毕竟是在国内,做事得规矩点。
小鸟,现在就联系情报组,再带上一批专业对口的专家,火速赶往这里搜集重要资料并进行详细测绘,完成之后销毁原件再通知官家商议处理方案。”尤琦说。
“是!”乌兰百克说。
“那你在台湾弄到手的那台第二代‘环境变量控制器’跟从这里得到的资料,全部都要拉回尤家吗?”我说,这句话的言下之意是因为听到她两次都强调要在搜集完成后销毁资料原件,其意思是不是想完全独占这些成果,而尤琦一下子就听出了我话里有话,便说:
“放心吧,该共享的我是不会保留的,特别是跟官家。”
“好吧。”我说,同时心说这也好像也没什么可问的,这里除了我以外,还有很多不是尤家的外人,比如左少,以及他的贴身保镖银狐,包括受雇而来打僵尸的肥桃与更夫,她这么毫不避讳的发布这样的命令,很显然这内容是没什么不能说的,或许这是我不了解的一种“常规操作”吧,不管是尤家还是作家,亦或者是官家,早已在这一种形成了默契。
这些属于善后工作的事宜当然要留给尤琦让乌兰百克招呼的后来人去做;而我们则在转完了这里的三大主要区域并消灭了敌方主力后,决定先撤出去,返回山外的营地之中,在此之前,尤琦还请赢子非预测了一下未来的事态走向,赢子非预测到前一半的时候没什么,听着还挺让人舒心的,他说:
“未来几小时内可能发生的危机和矛盾都不会在这里,这里的事情基本可以告一段落了。”
但后半段预测完了被他一说,我们所有人当即都是背后一凉,他说:
“嘶——不好,营地那边要出事!赶快回去回援!”
而具体是什么事,他还要再集中精力好好预测一番才行,这个时间在这种情况下是耽误不起的,所以干脆就没让他再测下去,反正已经知道出事了,而且是需要我们回援的事情,那估计十有八九就是跟开打有关的,这没有二话可说,立即顺着原路往回返。
而我是一个人的视角把这么复杂且位于多个地点的战斗看的如此明白的呢?其实这还得归功于那里的高清晰监控系统,这场战斗被这些监控器无死角的忠实记录了下来,我是在之后将相关录像反复看了之后了解了其中的每一个细节才能知道的这么清楚的,而如果是仅凭我的第一人称视角去看的话,那可能几乎什么都看不到,因为我当时大部分时间都身处于环形防御的里面,这个圈是“青龙勇士”用身体围成的,里圈站姿,外圈蹲姿,我的身高比蹲下去的“青龙勇士”都没有优势,更何况是站着的,所以在我站在里面的时候,我所能看到的主要内容,就是一大堆厚实如墙的后背。
言归正传,等急匆匆从肉联厂文化墙后面的正门跑出来了,这黑乎乎的天色告诉我们这从下午进去的,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在里面呆了几个小时了,我掏出手机一看表,现在是晚上21点49分,我们是下午15点多进来的,这一下子就是6个多小时。


(未完待续)
楼主 有骨难画  发布于 2019-08-01 15:10:11 +0800 CST  
图版:




楼主 有骨难画  发布于 2019-08-01 15:12:33 +0800 CST  
图版:





楼主 有骨难画  发布于 2019-08-01 15:18:44 +0800 CST  
楼主又来更图了,今天不更别的就更一张八一军旗的图片,因为今天是我军成立92周年(虽然发帖时已过零点)。
祝愿中国人民解放军,永远战无不胜!


楼主 有骨难画  发布于 2019-08-02 00:46:13 +0800 CST  
楼主来更新了,让各位看官久等了
楼主 有骨难画  发布于 2019-08-02 18:35:13 +0800 CST  
第一段(2019年08月02日):

看到这里,那个在山中战斗结束后的疑问也就有了答案,在山中战斗中没有出现的那三种“外八尸”以及青脸人,被那个领头人给派到这里来攻击攻击营地了,按照它们有快有慢想要像这样同时到达就必须得互相照顾的速度,与我们在山中从战斗到结束及出山所用的时间,正好大差不差可以对应的起来。
这个家伙,居然还会找营地这个“软柿子”捏,真是歹毒;我如是想。
本以为经历了山中的战斗之后,这里的事情解决起来会简单的多,毕竟有火云道在,“青龙勇士”也基本没有损失,能应付得了那群“正统”僵尸,这些“不入流”的旁门僵尸应该更不在话下,但是我错了,而且正是因为这些僵尸不属于“正统”之列,反而让我们在对付起来时更加困难。
具体来说难点主要有两处,一是“青龙勇士”的弹药问题被我给忽略了,经过前面那么激烈的一番恶斗,每个人身上携带的那300发弹药基数基本都已耗尽,平均剩余弹药不足20发,在山中战斗结束之后尤琦命令检查弹药的时候,这个问题被发现却因为刚好赶在结束这个当口而没有引起重视,不过话说回来,即便引起重视那也没用,因为想要补充根本来不及,唯一比现在强的也许就是给“卡宾炮”装上位它们量身打造的巨大军刺做好白刃战的准备。
二来是火云道与“青龙勇士”的问题十分类似,也面临着“弹药不足”的窘境,这里所说的弹药当然不是子弹、炮弹,而是刚才在山中群杀众多僵尸时所使用的大量符箓,那些符箓足有3000张,一次性全部用光了还只是刚刚好,这还是没算被李龙沛、虎牙、银狐、“青龙勇士”的火力,以及尤琦、肥桃、更夫三人在进展中所击杀的僵尸,如果算上它们,那就是3000张符箓,也不够用,这里的山中僵尸“研制生产基地”规模之大,里面的僵尸数量之多,是来之前所没有预料到的,这也不怪火云道的准备不够充分,在袍袖的“暗空间”里准备了数千张符箓让任何人去想恐怕都会感觉足矣,情报上只是说有僵尸袭人事件,那就以成都僵尸事件为例,能有个几十具,最多最多上百具僵尸那就了不得了,谁能想到来了却要面对的是“尸潮”?起码我是这么想的,而赢子非倒是可以预测,但等到了事情快发生时他才能预测出完全准确的信息对于这事来说,便根本来不及了。
所以在其“青龙勇士”弹药严重不足的情况下,那强有力的开炮声没持续几分钟就快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刺刀上炮的机械结合声,包括李龙沛也是如此。
火云道这边则与尤琦、更夫、肥桃一起,利用各自的趁手兵器,也投入到了近战之中。

(二十六)营地之战(上)
眼前少数弹药还算充足的就是虎牙与银狐了,前者这次用的是激光枪,只要超级电容里还有电,那就能一直打下去,他从台湾一路到这里来用的次数不算多,至少比“卡宾炮”与“重炮手”少的多,所以供电余量还有61%,完全足够了;而银狐的“沙漠之鹰”则还有100余发子弹,虽然听起来也不多,但对于这种大口径手枪,特别是她近乎于百发百中的枪法来说,已经不少了。
说完了现场的大致情况,接下来那就是战斗本身了。
尤琦这次把保护我的任务又交给了虎牙,可能是看上次在非洲的行动中我俩比较默契,不过这次还多了一个赢子非,所以我就与赢子非外加左少一起,跟在了虎牙与银狐的身后,这里没有监控器,所以我无法像在山中一样纵观全局,只能以我个人的视角去观察。
在“青龙勇士”刚刚装上刺刀投入战斗时我心里还是很有底的,因为我想这里的“非主流”僵尸们再多能用在山中的正统僵尸多?拥有最优秀野人战士与李龙沛基因相结合还穿有机械外骨骼外加护甲以及掌握有最丰富战斗机巧的“青龙勇士”,在近战中“吊打”这些非主流僵尸完全是可期的。
但当我看到一个个残酷的战例出现在我眼前时,我发现我想的太简单了,诸如子母凶、霸王煞以及霸王煞骑兵,这些非主流僵尸对“青龙勇士”的威胁程度并不高,因为它们的攻击手段对软目标杀伤力巨大,但面对后者的厚甲时则没什么威力,尖牙利爪抓在上面最多是火星乱冒,能不能留下痕迹都很难说,狼牙棍打在上面也无法撼动可以阻挡机关炮穿甲弹的坚强外壳,但有一对组合却让“青龙勇士”损失惨重,那就是红犼+植物僵尸。
我躲在虎牙的身后,看到那些躲藏在树林中的一些怪树在战斗开始之后突然动了起来,我心说不用猜也知道这就是植物僵尸,它们的攻击手段各有不同,这里出现的以两种为主,分别是槐树和松树;先说前者,它们的方法很简单,就是那些在静态中看似横七竖八,末端像手一扬树枝在动起来之后居然真的可以像人手一扬去抓住目标,抓住还是次要的,主要是抓住之后怪力无穷,能如撕纸一般轻松的活生生将目标举在空中扯烂,且灵活的程度一点都无法让人联想到这应该是肢体僵硬的僵尸能做出来的,很多左家的武装保镖就是在退到林中被它们如此偷袭而死的,而这招还能对付“青龙勇士”,就是利用自己的树枝手抓住“青龙勇士”或手臂或大腿,或者是抱住腰部,限制其行动能力,如果仅仅是如此的话,那“青龙勇士”是完全可以应付的,但前面说过,这不仅仅是植物僵尸的攻势,那还有红犼的配合,这些身高和块头都不次于“青龙勇士”的高大怪尸身上披着三层重型札甲,虽然防护力没法跟机械外骨骼上固定的装甲板相提并论,但左家武装护卫装备的轻武器是完全射不穿,而且说植物僵尸怪力无穷,那得看跟谁作对比,如果是跟红犼比的话,便是小巫见大巫了,如同当年肥桃给我介绍它时一样,这东西动作缓慢而笨拙,但力量实在是太大了,甚至和“青龙勇士”正面对抗都能不落下风。


(未完待续)
楼主 有骨难画  发布于 2019-08-02 18:43:26 +0800 CST  
图版:



楼主 有骨难画  发布于 2019-08-02 18:46:11 +0800 CST  
第二段(2019年08月02日):

而它们还都不是赤手空拳,每一个手里都拿着一支硕大的长枪,头部尖锐无比,跟野人战士使用的重矛有一点像,不过尺寸要小得多,它们就拿着这种武器,对准那些被植物僵尸暂时困住的“青龙勇士”身上猛扎,按理说它们力量大归大,要想刺穿外层的装甲板那难度也不是一般的大,可它们刺的非常有技巧性,那就是专门刺装甲与装甲的结合处,这里是最脆弱的,就像被称为“窝弹区”的主战坦克炮塔与车体结合的那条缝隙最容易被敌方穿甲弹击穿一样。
外形看着“傻大黑粗”,动作相比正常人类都有些迟缓的红犼在做这件事时却凌厉的很,出招又快又狠,那巨大的枪头再加上它巨大的怪力,基本一下就能深深的捅进去,很多被刺中胸部与腹部结合处的“青龙勇士”,连续被不同方向的红犼刺中多次后,便失去了生命体征,在植物僵尸的松开下重重的跌倒在地,然后从护甲的缝隙里流淌出来的大量鲜血将他四周的地面渐渐染红。
“青龙勇士”的数量一共就60名,从高雄一路杀到这里来没有一个阵亡的,甚至是受伤的都没有,但到了这里,伤亡数字就开始直线攀升,而对方的数量也更是60名的数倍,就那红犼,仅仅是我看到的,就可以用“呜呜泱泱”来形容,它们和植物僵尸配合起来对“青龙勇士”构成了多么惨重的损失这还是次要的,更重要的是它们拖住了这支作为我们绝对主力的力量,而剩下的子母凶、霸王煞以及青脸人,包括后两者结合的骑兵就几乎得由我们自己来独自面对了。
那些在树上地下犹如壁虎和蜘蛛一样灵活爬动的子母凶一爪子下去就能将一个作家的武装保镖给开肠破肚,连他们身上所穿的软质防弹衣都不能抵挡,最可怖的则当属它们那如鼓的大肚子,打着打着突然从中间裂开,一个四脚着地,嘴巴能咧到后脑勺,满嘴多排利齿如同鲨鱼的婴儿状生物从中快速爬出,这种小东西被砍体积真的只跟一个婴儿相仿,但移动速度奇快无比,贴着地皮飞爬过来能让绝大多数人未曾有反应的情况下就被跳起来扑到身上,它们的弹跳力足以使其从距离人前1米处左右起跳,一下子就调到人脸的高度。
跳上去那便是张开和它脑袋乃至身体都不成比例的血盆大口对准人有就咬,可怕的咬合力能在瞬间将颅骨压碎,这一口下去就能咬掉人的小半个头,而遭到如此伤害的人自然是必死无疑,一时间我至少听见了不少于5声头骨被咬碎的“咯嘣”之声。
在攻击的同时,这些子凶的空中还会发出一种凄厉而刺耳的叫声,就像是一个小孩喊破嗓子的嚎叫声一样,听的人又感觉心里发毛,又感觉难以忍受。
不过我这里相对好一些,因为不仅是虎牙的战斗力强大,他手里的激光枪也特别适合这里的环境,因为可以连成一条线,所以子母凶里的子凶移动速度再快,这一条线扫过去那命中率可比一颗一颗的子弹强太多了,再加上虎牙的枪法在那里摆着,我就见他拿着激光枪,以切割模式在地上画起来“Z”字,将正面先后至少十余只想我们快速爬过来的子凶给或从脖子切断,或拦腰切断,或从头部的中间切开,一道看不见的激光扫过,地面上就是一道冒着微微青烟的轨迹,我知道那是虎牙扫射时的路径,伴随着这些青烟的冒气,那些原本发出刺耳叫声的子凶就瞬间没有了声音,凡是没有声音的,都是被激光当场切开的。
它们身上整齐到无以复加的伤口断面上慢慢流出粘稠液体的同时,也散发出了阵阵腥冲的恶臭。
解决了眼前的威胁,虎牙就把射击目标放到了更远处,他一遍又一遍的扣动这扳机,每次扣动一下,都有少则两三只,多则五六只各类这里的非主流僵尸被切开,在此期间,银狐在确保左少安全的情况下始终在掩护虎牙的射击,让他能专心打击远处的目标,但凡是企图靠近的子母凶,全部被她一枪爆头,只是处于结合状态的子母凶比较难对付,至少需要命中两枪才能彻底消除它的威胁,因为如果只打头,腹中的子凶就会随后冲出来,只打肚子,那母凶还会凭借剩余的生命力继续前进,所以有了2次的经验积累之后,银狐对付子母凶都是连开两枪,第一枪爆头,让母凶死亡从而丧失移动能力,紧接着第二枪就往肚子上打,要么趁着里面的子凶还未钻出来就将其击毙,要么就稍微等一下,等到肚皮打开的那一刹那再开枪,打子凶个正着。
我们跟在他俩的后面且战且退,按照虎牙的说法,准备先把我、左少、赢子非弄到直升机上去,然后他跟银狐再回头支援尤琦,而在路上激战正酣这会儿,经过作为会议室的营地主帐篷这会儿,就见里面一动,随后防水布材料的门帘被从里面撩开,接着钻出来一名大汉,在大汉的左臂臂弯里还抱着一名少女,定睛一看,这二人都不是别人,大汉是李龙沛,少女是尤璐,此时的李龙沛很显然是经过了一番血战才从外围杀到了这个营地的核心部位,他身上的衣服从前胸到后背都已经烂布条了,上面还有很多血痕,有点状的也有条状的,还有一种单个粗条但上面都是坑,并往外渗着血的伤口,前者很明显就是被红犼刺中的,只是他应该有着更高的灵活性,没有被植物僵尸控制住,所以没像“青龙勇士”那样被戳中要害;中者则不是被母凶就是被霸王煞抓伤的;后者就肯定是被青脸人用狼牙棍打的,想来以他的战斗力都能受这么多伤,那肯定经历的都是以寡敌众,这也就是他这副身子板,要是换了左家的那些武装保镖,那他身上的伤,随意一处拿出来,就都是致命伤。
“龙哥,三小姐怎么样?!”虎牙跑到跟前问。
“三小姐没什么大事,就是给吓晕了,你们这是去哪儿?”李龙沛问。
“往后面的临时停机坪走,先把记者、左少他们送走,我们回来就去支援小姐!我看你跟着一起,把三小姐也送走,咱们回头再战,怎么样?”虎牙说。
“正有此意!”李龙沛说。


(未完待续)
楼主 有骨难画  发布于 2019-08-02 18:51:31 +0800 CST  
图版:



楼主 有骨难画  发布于 2019-08-02 18:54:16 +0800 CST  

楼主:有骨难画

字数:761685

发表时间:2019-08-01 03:06:02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11-14 11:19:19 +0800 CST

评论数:10592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