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秦始皇陵中的秘密:千古一帝死亡之谜

我小时候经常生病,而且夜里经常惊醒,醒了之后就是嚎啕大哭,据妈妈说,那声音是凄厉至极,简直不像是一个小孩子可以发出的。
而有的时候,我自己还会发出咯咯笑声,那笑声依旧刺耳尖锐,不论妈妈怎么哄,怎么说,我就是一个人在那咯咯乱笑不已,妈妈有时候都会听出一身鸡皮疙瘩。
那时候家在城市,爸爸有常年在外,妈妈就自己带我去走了好几个医院,但医院都说没有什么毛病,只是身子骨有点虚弱,补补就好。
补补就好,妈妈听信了医生的建议,就给我吃好喝好,那时候家境富裕,倒是能够支撑我这个毛孩子吃喝。眨眼间,我就到了六岁,虽然每天排骨牛奶不断,但我还是一副面黄肌瘦,弱不禁风的样子。但是总体来说,我除了几乎天天生病之外,还是好好的。
楼主 活着的木头  发布于 2019-01-28 09:49:18 +0800 CST  
六岁那年,发生了一件大事,我妈妈到这时候提起来,还是心有余悸,极其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但是这确实发生过。
那天我妈妈带着我出去买东西,我是很高兴的,因为平常妈妈都是不允许我出门的,这次例外,妈妈答应带我出门,我就高兴的在妈妈周围跑来跑去,妈妈笑着叮嘱我让我小心。
这时候,我看见路边一个有一个花花绿绿的风车,那时候孩子心性,什么都好奇,就跑过去捡起来,捡起来之后,看见面前站了一个小姑娘,那小姑娘看着我手中刚捡起来的东西,十分渴望的样子,也许是被小姑娘的可怜兮兮的目光盯的心软了,当时就是小男子汉的情怀迸然爆发,我豪爽的将手中捡起的东西递给那小姑娘,说道:“给你。”
那小姑娘接过,顿时就是眉飞色舞,冲我甜甜的笑了。
她接过风车,转身就跑,本来她跟我一样都是在马路的这侧,可是她接过我送的风车之后,竟然冲向了马路的另一侧,这时候惨剧发生了。
一辆横冲直撞的车子,将那小女娘狠狠的撞了下,将她抛飞在空中,然后打了几个滚,那小姑娘啪的一声,就摔倒我在面前。
楼主 活着的木头  发布于 2019-01-28 09:49:22 +0800 CST  
我听见那树枝折断的咔嚓咔嚓之声,那小姑娘跌落在我面前的时候,身子是背对着我的,可是她的脸却扭曲的朝向着我,我惊恐的看着那小姑娘的血从眼睛,鼻子,耳朵,嘴巴中流出,血越来越多,越来越多,慢慢的积攒成了一汪血泊。
妈妈从后面心惊的赶来,捂住我的眼睛,对我喊道:“别怕,别怕……”透过妈妈的手指间的缝隙,我分明看见了那小女孩在冲着我笑,只是伴着那红艳艳的血泪,我看的是那么诡异,那么令人毛骨悚然,我只觉得我脑袋轰的一声,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接下来的,都是后来妈妈跟我说的。
我昏倒之后,妈妈立刻将我抱起,她知道我身子骨虚,怕我碰见这种事情遭了什么邪祟,就赶紧带我回家。
回家之后,妈妈放我在床上,赶紧给我熬了一碗姜汤,可是不论妈妈怎么喂,我都是牙齿紧闭,滴水不入。妈妈急的团团转,赶紧将我带到了医院。
可是到了医院之后,医生却是检查不出什么毛病,说我各项生理机能都健全良好,也是不明白我为什么昏迷不醒,妈妈没办法,只好带我回了家。
楼主 活着的木头  发布于 2019-01-28 09:50:08 +0800 CST  
回到家之后,我开始发烧,喉咙中也是赫赫作响,就像是有一口浓痰,咳也咳不出,咽也咽不下,那声音就像是七老八十的老人,哪还有一丝六岁孩童的迹象。
妈妈看我这样,登时就慌了神,她也知道,我这很可能是招了邪祟,可是城市中没有会看的,这些都归为封建迷信,是受封锁打击的。
妈妈知道耽搁不起,就赶紧收拾一下东西,带着我回了老家。再回老家路上的车上,我赫赫不断,那声音就像是只吊着那剩下的一口气,妈妈急的眼圈都红了,这时候,车上一个老人对妈妈说道:“你这娃娃可是招了不干净的东西啊,看这模样,是要取你娃娃的性命了!”
妈妈一听老人这话,登时就是鼻子一酸,眼泪簌簌的掉了下来,妈妈哭着说道:“求求老先生,你救救我孩子吧!他才这么一点,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啊!”
那老人一听妈妈哭求,立即说道:“我也就说说,我也不会看啊!”妈妈一听这话,哭的更加厉害,老人叹了口气道:“你别哭,哭也不是办法,哎,我想起来了,在俺们那一带,有一个乞丐,那乞丐平常邋邋遢遢,可是那年却是救了一个被吊死鬼上身的年轻人,我们那带人都说他有些本领,要不你就带娃去看看?”
楼主 活着的木头  发布于 2019-01-28 09:50:13 +0800 CST  
这时候天已经快黑了,妈妈将我抱到屋中床上,爷爷翻开我的眼睛看了一眼道:“书云(我妈妈名字)啊,娃娃这次可是病的不轻啊,你也知道我们这种人不能经常接近娃娃,而且这娃娃来的蹊跷,所以才是你一直自己带着,你不怨我们吧?”
妈妈这时候已经哭得像个泪人,抽噎的说道:“爹啊,你就别说了,赶紧救救娃娃吧,救好了娃娃,我不怪你们!”
爷爷叹了口气,拿了个小碗,在碗中放了一碗米,然后放到我跟前,说来也怪,那米一放到我身边,就簌簌的跳了起来。这时候我竟然睁开眼睛站了起来,冲着爷爷咯咯笑道:“风车,你给我的风车!”我的声音竟变成了女童声音,妈妈一见这架势,登时受不住,晕了过去。
爸爸将妈妈扶了出去,爷爷跟着出去对爸爸说道:“这回不好办啊,听书云的话,这女娃可是替小关关死的,本来没命的可是小关关,现在这女娃不乐意了,要带着小关关走啊!”爸爸一听这话,登时急眼:“爹,你可不能这样,不能因为秦关的来历见死不救,当初可是你给我的娃!”
爷爷独眼一瞪骂道:“没出息的犊子!我哪说不救小关关了,你赶紧回去查清楚这死的女孩的生辰八字,快点,晚了过了今晚,这关关就危险了!”爸爸一听这个,立马掉头就走,爷爷喊道:“黑天了,没车了,你赶紧骑车子走,看路上有没有顺风车,多带着些钱。
楼主 活着的木头  发布于 2019-01-28 09:51:08 +0800 CST  
妈妈一听,顿时停止哭泣,点头称是,这时候妈妈也只能是病急乱投医了,别说这老人说的是个乞丐,就算是个疯子,妈妈也会去求了看看。
老人给了我妈地址,无巧不成书,这个地址竟然是我爷爷的村子,老人知道妈妈是秦独眼的儿媳,登时脸色一变,惊道:“原来是秦大哥家的儿媳妇啊,真是失敬失敬啊!”老人竟然飞速的换了位子,离开了妈妈,妈妈还想问到什么,可是看那老人的表情,便叹了口气。
我爷爷是个独眼,村子中的人都惧怕他,不单单是因为他的长相,更是因为他的营生,村子中多多少少都知道爷爷是干什么的,爷爷干的可是最接地气的活儿,没错,就是盗墓,连同他的宝贝五个儿子,只不过老四在年轻的时候就死了,怎么死的,死在哪了,只有他们爷几个知道了。
话所我妈妈火急火燎的带我回到爷爷村中,那天也赶巧,爷爷跟爸爸竟然没出去,看见我妈来登时吓了一跳,待到妈妈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跟爸爸和爷爷说了我的状况,爷爷那独眼一瞪,骂道:“从来都是我秦独眼整鬼,还没见过鬼整我们家的人!带回屋去,我看看娃。”
楼主 活着的木头  发布于 2019-01-28 09:51:13 +0800 CST  
爷爷还想说什么,可是爸爸已经消失不见。
爷爷走进房屋,看见我正在床上乱跳,只是这一个男孩的躯体,偏偏发着一个女童声音:“你给我的风车,你要跟我一起玩!”
爷爷叹了口气,把门反锁。
晚上的时候,我就开始闹了,又是疯狂的乱叫,又是嚎啕大哭,一会儿女声,一会儿男声,那声音反正哪个都不好听,爷爷家那只黑狗更是狂吠不已。
不知道爸爸是怎么找到那女孩的生辰八字,爸爸回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了,爸爸将那女孩的生辰八字告诉爷爷,爷爷掐指一算,叹了口气道:“这女娃命不该绝,偏是遇到了秦关,替他当了命劫,可是她不甘心这样走,她阳寿未尽,阎王爷也不好收她,要是这样纠缠下去,关关可是真的被这女娃给带走了!”
楼主 活着的木头  发布于 2019-01-28 09:51:47 +0800 CST  
爷爷告诉爸爸在门口守候,然后他自己拿着一个袋子一个碗一沓签出了家门。约莫过了半个小时,爷爷就回来了,手里端着一碗杂粮,包里不知还装着什么。
爷爷对着守在门口的爸爸道:“将黑子宰了,盛一碗狗血,将那狗牙拔出一颗。”爸爸诧异道:“什么?”黑子可是爷爷他们干活计的一个好帮手,爷爷吼道:“要救你的娃,赶紧,黑子通灵了,不会怪咱!”
爸爸是含着眼泪将黑子给宰了,那时黑子好像已经知道自己的命运,并没有躲避只是当爸爸将刀子捅进黑子身体的时候,黑子呜呜的叫了一声,眼睛亮闪闪的盯着爸爸,然后流出了眼泪,那时爸爸再也忍不住,疯狂的哭了起来,爷爷也是扭过头,抹了一把自己的独眼。
楼主 活着的木头  发布于 2019-01-28 09:52:16 +0800 CST  
爸爸宰黑子的时候,爷爷就画了几张符咒,然后在自己刚才出去背的包中掏出一些碎布片,交给妈妈让她缝制一小身衣裳,缝好之后,比着小衣裳在火纸上裁剪出一个相同大小的纸衣裳。
做好这些,爷爷就说道,待会我进去,里面发生什么你们都别管,说着爷爷就拿了几根香,端着狗血挎着那个袋子,接过妈妈手中那个纸衣服还有各种布片缝制的小衣服进了我的屋子。
一进屋子,我是背朝着爷爷坐着的,可是我听见爷爷进来,头慢慢的回过来,回过来,只听柯啪柯啪的几声巨响,我的头竟然完完全全的扭了过来!然后我的眼睛鼻子嘴巴中开始流血,嘴里发出女声:“你给我的风车!你陪我一起玩!”
爷爷叹了一口气,不理会床上令人恐惧的我,在橱子中拿出一条绳索,两头蘸了些狗血,走到我面前,这时候我尖叫着往里爬去,头还是往后扭着,嘴里喊道:“你给我的风车!”
爷爷抓住我,使劲的将我按住,将我绑了个结结实实,一个六岁的孩童挣扎,竟然让爷爷险些按抓不住!
楼主 活着的木头  发布于 2019-01-28 10:12:39 +0800 CST  
爷爷将我绑住之后,开始点香,然后将香放到床前面的桌子上,接着又从那个包中掏出一些钱币,都是相同年月制造的钱币,放在桌上,紧接着,将妈妈缝制的小衣裳纸衣裳,那碗五谷杂粮统统放到了桌子上。
爷爷掏出一个盆子,对我道:“我知道你死的冤,可是现在也没办法,你就是把他带走也改变不了什么,你也知道,这孩子不是一般人,要不也不会让你来挡灾,这里有百家米,百家衣,还有黑狗牙,百家钱,你要是乐意放了他,我就送你百家米百家衣,让你下辈子投个好胎,送你一场富贵,你要是执迷不悟,我就拿着这黑狗牙和百家钱将你打得魂飞魄散,你也看出我身上的煞气,你这种东西,奈何不了我,你怎样选择,全靠你!”
这时候被绑在床上的我嘤嘤呜呜的哭起来:“是你给我的风车!”爷爷叹了口气道:“世事难料,发生了也没办法,你早些做决定吧,那牛头马面正在外面等着你呢。”
这时候,我脖子慢慢的转回过去,脸上的血迹也渐渐消失,爷爷道:“算是他欠你的,下辈子,让他还你。”
说罢,爷爷将那粮食放在香上一烤,然后将那纸衣服用火点燃,放在桌子脚下。这时候屋子里突地出了一阵旋风,将那纸灰连同香灰一同卷起,那旋风围着我转了一圈,就兀的消失。
我这时候也是不吵不闹熟熟的睡了过去,爷爷将我身上的绳索解开,摸了摸我的头,叹了口气离开屋子。
楼主 活着的木头  发布于 2019-01-29 10:43:15 +0800 CST  

出了门,爸爸和妈妈就围过来问道:“爹,怎么样了爹?”
爷爷说道:“好了,可怜那一个女娃娃为这关关挡了一劫啊!”妈妈一听我好了,推开门就进去,发现我沉沉的睡了过去,那颗悬着的心也是放到了肚子里。
经过此事之后,爸爸便不再跟爷爷干活计,而是回到城里开了个古董店,一心一意的陪着我和妈妈,那以后虽然我还是身体不是多好,但基本没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了,直到 年,我爷爷去世,那年我十二岁。
那天,天下着很大的雨,我们全家人赶到乡下,举行送葬仪式,我不明白,为什么好好的不在城市中呆着,我们要来到这么破旧的地方。
当时天阴沉的怕人,豆大的雨不要命的往下砸,我们一群人,穿着孝衣戴孝帽,在震耳欲聋的唢呐喇叭声和轰隆隆雷声中,跟着前面那口四人抬的乌木大棺后面,缓缓行进,哭声震天。
本来一切都是好好的,前面的道士唱经引路,虽是泥泞,但是我们还是走的稳稳当当,这时候,异变突起,前面四个抬棺的本村壮汉,不知道为什么同时摔倒在地。
这时候,人群就像炸开了锅,大伯爸爸他们都呼的跑到摔倒在地的棺材处,前面引路的道士一脸惊恐的看着棺木,这时候大伯趴到道士耳边,说了几句,道士这才脸色好了点。
道士招呼着摔倒在地的抬棺人,只是这个四个人不约而同的摇头拒绝,大伯走上前去,掏出一把钞票,这些人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接受了。
楼主 活着的木头  发布于 2019-01-29 11:03:45 +0800 CST  

但是走了不到两百米,这些人好像是不堪重负似的,开始摇晃起来,道士赶忙拿着他的拂尘冲着棺木扫去,不知道要清扫什么东西,然后对着大伯说了几句,大伯听了之后,转身离去,回来的时候,又带回来了四个中年汉子。
这样四人抬棺便成了八人抬棺,最后终于在他们的摇摇晃晃中,到了要下葬的地方。
我看到抬棺的人都脸色煞白,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
棺入土,道士撒米,烧香,钉镇魂钉,然后唱了一个咒语,做了一个法事,封石,上土,然后,我爷爷就进了那隆起的土坡之中了。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么,在密集的雨中,在刚刚坟起的墓地后面,我又看见了爷爷那张满脸皱纹的脸,当然还有他那个闪亮的独眼。
我拉了拉爸爸,跟他指了指,爸爸顺着我的手指看过去,什么都没说,啪的一声给我一巴掌,我便嚎啕大哭起来,用这种方式,表达我对我爷爷死去的伤心。
葬了爷爷之后,我们都淋着雨回了家,大伯好生安抚了抬棺之人,然后请吊唁之人吃丧席,这种丧席基本是素淡无味,只是为了表达对死者最后的怀念。
席间,我隐约记得当时有一个蓬头垢面的乞丐来吃丧席,乞丐嘴中念念有词,不知为何,乞丐见了我之后竟然快步走上前,从我妈手中一把夺过了我,口中不知念叨着啥,当时我吓得哇哇大哭,爸爸赶紧轰开乞丐。
楼主 活着的木头  发布于 2019-01-29 11:24:15 +0800 CST  

乞丐状若疯癫,看着我说道:“千年帝魂,沦落到此,沧海桑田,世事变迁,悲哉,哀哉!”周围一群人看的纳闷,乞丐这时从手中摘下一串珠子,对着我妈说道:“此珠,可保此子此子十八岁前平安,十八岁后,我自来寻他!”
说罢,乞丐留下珠子,飘然而去。
按照爸爸的想法,那珠子是不肯要的,但是后来,爷爷头七的时候,不知为何我生了一场大病,高烧不退,寻医未果,妈妈想起乞丐留下的珠子,就抱着试试态度,谁知我戴上之后,高烧立退,病情好转,从此之后,我手腕上就带着那串珠子,一带,就是六年。
今年我十八岁,是一名在校大学生,爷爷生前不让我看兵马俑,可是我不乐意,今年十月一放假,我就踏上了去看兵马俑的路途。
我上了车之后,发现车上人居然不多,我挑了一个座位坐下,坐下后发现在我座位旁边的是一个细皮嫩肉的男子,脸上白白净净,很是文雅秀气,我看着那模样比起女孩都是犹有过之,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这时候,那男子似是注意到我,扭过头来,问我道:“好看吗?你个死兔子!”
我被这个男的骂了一怔,我扭头看了看后面确定是他在骂我,我顿时气结:“你才是死兔子呢?看你这摸样就知道你是兔子!”
那人刚想继续说什么,可是忽的脸色一变,不再理会我,而是紧紧的盯着在刚在我右边,我扭过头去,发现我右边空空的,一个人都没有。
楼主 活着的木头  发布于 2019-01-29 11:44:45 +0800 CST  
我心中骂了一句无聊,回头向前。
可是过了很大一会那兔子还是一直盯着我右边不放,我忍不住又看了一遍右边,发现并没有人,而且我确定兔子不是在看我,但是他现在是比看我还令我心惊。
我被兔子盯怕了,我心虚的站起来,想要换个座位,可是当我一站起来,换了后面一个空座位坐下时,兔子竟然扭过头来,朝着我的身后直勾勾的看去。我忍不住的回头一看,我后面还是没有人!
我的头皮登时就炸开了,这兔子看来是有神经病,我想着骂他几句,但是被他盯的毛骨悚然,怕他待会会干出更诡异的事情!我接连换了好几个空座位,可是每次坐下都会发现那个兔子死死的盯着我的背后。
我实在是被他盯怕了,我大喊一声:“停车!”这时候全车的人都惊奇的看着我,司机也是纳闷的说道:“荒郊野外的为什么停车!”
我站起来,拿着包,跑到前面司机处,大喊道:“停车,停车!我要下车!”司机显然是被我这疯狂的举动吓到,连忙靠边停了车,停车之后,我不等车门完全打开,就一步跨下。
我心有余悸的看这即将关闭的车门,刚要长出一口气,可是那车门竟然又打开,那个兔子晃晃悠悠的也跟着下了车。
我绝望的想要再次重新上车的时候,车已经跑远。
正在这时,跟了我六年之久的那个珠子突然断掉!在珠子断掉的那一刻,我竟突然看到了兔子前面出现了一个人,如果可以称之为人的话!这个突然出现人的面色煞白,就像是刷了一层白漆,嘴唇酱紫,眼睛不眨不动,直勾勾的盯着前方,并且人脸部表情极其僵硬,不是那种面无表情,就是僵硬,这哪是人,这就是一个刚从坟墓中爬出的僵尸!更要命的是,这僵尸竟然还是在直勾勾的盯着我。
楼主 活着的木头  发布于 2019-01-29 12:05:30 +0800 CST  

我顾不得想明白他是怎么出现的,也顾不得捡珠子,楞了一会之后转头就跑。
这时候我听见耳边呼呼风声大作,背后竟然泛起了阵阵凉意,我猛地一转头,心脏几乎都被吓爆,我的身后竟然出现了那张煞白煞白的脸,那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竟出现在我的身后,我吓的立即啊的大叫起来,可是那个面无表情的僵尸竟然张口冲我咬过来。不可思议的是他的嘴竟然突然张的竟然有碗口大小!
这时候,突然这个僵尸停止了动作,那煞白的脸上从眉心处开始出现一道裂纹,那裂纹瞬间裂刀下巴,顺着脖子下去,紧接着裂纹越来越多,那人的脸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纹,就像是打碎的瓷器,即将破裂,我心里颤抖的想到是不是张嘴太大,把自己脸给扯破了?
不待我乱想,那僵尸的脸上的一块块碎片境纷纷掉落下来,这时候我已经吓得麻木了,不知道下一步出现什么,可是当我发现那人脸上的碎片掉落之后,竟然是黑黝黝的,什么都没有!
我登时就被吓的瘫坐在地上,拼命地往后挪动,那脸上开花,碎成千万道的僵尸还是冲着我一步一步的逼近,那碎有各种裂痕的手已经要抓到我的脸,这时候那个兔子竟然出现了,他拿着一个精致的八卦,喊了一声:“还不死?”
说着就朝着这瓷器僵尸打了去,只听碰的一声,这个瓷器僵尸完全破碎,可是这些碎片纷纷扬扬却还是冲着我扎来,兔子大惊,连忙一个纵身挡在了我的身前,我听见他闷哼一声,然后大叫:“我操你亲娘舅姥姥!”然后就扑倒在地。
我连忙扶起兔子,发现兔子竟是只有胳膊受了伤,兔子这时候喊道:“为什么?”我纳闷的看着他,他继续道:“为什么我要救你!”。
楼主 活着的木头  发布于 2019-01-29 12:26:00 +0800 CST  
你妹的!我在心里狠狠地问候了他妹妹。
我惊恐的问道兔子:“那是什么鬼东西?”兔子疼的倒吸凉气,说道:“不骂我妹妹了?”我一惊,兔子接着道:“小爷我有读心术,你什么东西还是在别乱想了,瞒不过我的。”
兔子看我一脸惊恐的样子不由的得意笑笑,说道:“那东西不是别的东西,就是魂俑,怎么说呢就是跟兵马俑差不多,只是这魂俑要的是将人的魂魄练成勾魂俑,来勾人的魂魄,你刚上车我就发现了这个东西跟着你,恰好,我奶奶就是让我找你们这种人,行了找到你了,一言两语也是说不清楚,跟我回家吧!”
我一脸惊恐,不是吧,回家干吗?你他娘的真是兔子,兔子不耐烦的道:“这里离我家不远了,而且我奶奶要见你这种人,再说我都因为你受伤了你一个大老爷们,害怕我把你给坑了啊!”
我被兔子一激,想起刚才他是奋不顾身的救我,心里一阵犹豫,算了人家都救我了,跟他回家看看吧。
我这样就跟着兔子回了家,聊天中知道兔子真名叫徐汇。
在兔子的指点带领下,我们七拐八转终于来到了一个破落的小山村,我不明白,为什么在西安这里,还有如此陈旧的山村!
兔子的村子虽说很是陈旧,但是只是建筑上的陈旧,在远处看去,隐隐成了一个八卦形状,倒也泛着一股股灵气,走在一沉不染的土路上,我纳闷的问道:“兔子,你们这怎么土路上一点尘土都没有,比你的脸都干净?”
兔子冷哼了一声道:“当然干净了,都是村里养的小鬼打扫,能不干净吗!”听了这话吓得我汗毛都直起来了,脚都不敢放在路上走了,兔子见我这样,得意的哈哈大笑道:“你那点出息,我们的村落是按照八卦的规格建造的,道路上风循环往复,当然一尘不染了。”
楼主 活着的木头  发布于 2019-01-29 12:46:30 +0800 CST  
我听了这话之后脸色才好点,又敢走路了!
过了几个羊肠小道,我们俩就来到了这个村子的村头,正是正午时分,村头并没有人在,村头的牌坊出立着一个两米多高的石碑,石碑下面由赑屃背负,石碑上面龙飞凤舞的刻着俩字,徐村,是用小篆勾勒出的,虽然小篆字体比较圆润,但是还是在这两个字中看出当初写着两个字的人狂放不羁的性格。
我不禁叫好道:“好字!小篆写出这种风韵也算是别开生面了,骨神全改,虽是篆体,但是仿佛让人看到草书的狂放。”
兔子惊讶道:“你还懂书法,难得啊,居然还认识小篆!这是我们老祖宗题刻的字,年代久远了!”说罢兔子并不多说这个石碑的来历。
我边跟着兔子,边欣赏着村中景色,虽是陈旧,但是村中却处处透出那种古色古香,让人气定神闲,倒是一个放松心情的绝佳之处,另外此处虽有电线,但却在这青砖绿瓦的村中格格不入了,想来是后来加上的。
我和兔子从村头约莫走了五分钟,就到了一个大宅门前面,这种大宅门很常见了,当然不是现在,是古代,大宅门高约五米,宽约四米,门上面挂着一个牌匾,写着乾,也是小篆,好像和村口那个徐村二字出于同一人之手,门是有两个朱红的大木门组成,每个木门上钉着直径约五十多厘米长的狮子头,口中含着吊环,门上还钉着古代经常见的门钉,大门一左一右蹲着两个张牙舞爪的大石狮,很是威武霸气。
楼主 活着的木头  发布于 2019-01-29 13:27:00 +0800 CST  

兔子冲我咧嘴笑了笑:“怎么样,我家还行吧,比起那些别墅来,是不是更加威武?”我白了白他道:“是啊,活在这里都不用穿越了,每天都是封建社会地主生活!”
兔子不理会我的讽刺,推开那个厚重的朱红大门,带着我,走了进去。
进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方方正正的院子,院子中有一颗高大的树木,枝繁叶茂,但不知晓是什么树木,院子四周都建满了房舍,好像北京那种四合院,房子建造好像都是木质,看不清楚,只是门和窗户都是木质,窗户上镶着明晃晃的玻璃,终于有点现代化的气息了。
正对着门口的房间敞开着门,应该就是客厅了吧,兔子一马当先的冲进那屋,还没进门就嚷嚷道:“快来救我,我不行了!”听得后面紧跟着的我一阵腹诽。
房间里传来一阵悦耳的如银铃一般的声音:“哥哥,你又怎么了?”我进了屋门,才看见一个女子坐在客厅的八仙桌旁,正在读着什么书,手里拿着一个精巧的小八卦,头也不抬的和兔子说话,兔子生气的跑到那女子面前,一巴掌拍下她手中的书,怒气冲冲的道:“你哥哥都要挂了,你还有心思看书!”
女子似是被兔子吓了一跳,抬起头来,看了看兔子,恰巧,我能看见女子的容貌了,看了这女子后,我顿时感觉我这人生十八年是白活了,什么电影明星,什么歌坛影后,什么苍井空,错了反正就是惊艳了,是那种出尘的美丽,那种静静的如莲花般美丽,就像是画中人误落了凡尘,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女子,如果非得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就是美好,世上所有完美的事务加起来不及其万一。
楼主 活着的木头  发布于 2019-01-29 14:07:35 +0800 CST  
正在我愣愣的盯着女子看时。女子呀的一声惊叫,把我拉回了现实。
女子拉着兔子的胳膊大声叫道:“你怎么中了土毒?还伴着尸毒?你又去那作了啊?”这时我才看见兔子原本白净的胳膊变成土黄土黄的,还有一道道黑丝蔓延在伤口附近。女子慌道:“这我也弄不了了,我赶紧去找奶奶,看她能不能救你,你呀!”
说罢女子就彩蝶般在我身边冲了出去,带起香风阵阵,我陶醉的吸了口气,忙跑到趴在桌子上装死的兔子面前问道:“兔子兔子,好兄弟,刚才那个姑娘是谁啊?”
兔子半死不活的道:“我就认识你不到一天,你就兄弟兄弟的叫,再说我都快死了,你也不关心你的兄弟,还打听姑娘!我就不告诉你她是我妹妹!”
正当我和兔子胡诌乱侃的时候,一个咚咚的声音由远及近,我不由纳闷,什么人走路还能这样动静,看了看兔子,他似乎毫不为这所吸引,少顷,门口进来了一个老太太,旁边扶着她的是刚才那个姑娘,看见老太太我就知道为什么是咚咚咚的了,因为这个老太太拿着一个比她还高的龙头大拐杖!真不知道这么老的她怎么能弄动它!
老太太进门之后冲着兔子训斥道:“你这小混蛋,又招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了!还中了毒?”兔子一脸委屈的道:“我哪有,还不都是因为你说的要找始皇之后,我也是为了保护他才受伤的!”说罢兔子冲我努努嘴。
这老太太像打了鸡血似的冲我咚咚咚过来,吓得我一哆嗦,这一家人怎么没有一个正常点的!老太太盯着我看了看,然后围着我转了一周,口中喃喃道:“是,就是,嗯,错了了了!”她小心的问道:“小兄弟左脚脚心处是不是有七颗黑痣,呈北斗七星状?”
我大惊,这可是我的秘密,爷爷当初不让我说出去的秘密,这个老太婆怎么知道,透视眼?可是怎么看到我的脚心,我缓缓的点了下头。
满怀希冀的老太太看我点了下头,顿时哎呀一声,她把她手中的拐杖一撇,然后,然后冲着我就跪了下来!。
楼主 活着的木头  发布于 2019-01-29 14:48:15 +0800 CST  
话说徐家老太太这冲着我一跪,登时就把我给跪迷糊了,就算我有兔子所说的王霸之气,也不能让这么老的老人折服啊,难道我是老年人的偶像?师奶杀手?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旁边搀着老太太的那个姑娘就不干了,只见她连忙往上搀老太太,眼睛中泪珠闪现,眼看的就要梨花带雨。我这时也回过神来了,忙帮着搀起老太太,道:“使不得啊老人家,我可承受不起,你这不是要折我的阳寿吗?”老太太平复了一下,借着我俩的力气直立起身子,开口就冲着我喊到:“小主,总算等到你了!”我讪讪的笑道:“老人家,我哪里是什么小主,你认错人了”
老太太还是很激动,她摇摇头道:“错不了,脚踏七星帝王痣,身上有龙气围绕,这就是主上的标志啊。你现在还不知道很多事情,等以后你知道了,你就明白了。小主,我先看看徐汇啊。”
我这才想起兔子在那边快要挂掉了,赶紧扶着老太太过去,一旁的那个姑娘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纳闷,又不是我让你奶奶跪的,你瞪我干什么。老太太走到兔子面前,看了一下伤口,倒吸了一口气反而转过身来对我道:“你们碰到招魂俑了?小主受伤了吗?”我忙道:“没有没有,兔子兄弟,不徐汇兄弟,在关键时候救了我,要不受伤的可就是我了,多亏了徐汇兄弟啊!”
老太太长吁了一口气道:“小主没受伤那就再好不过了,寻常人招惹了这个招魂俑,也就是中个毒,小主要是碰上这东西,可就少了半条命啊!素素,去把我的古铜八卦拿来,再拿些糯米,再有些井水,还有些朱砂和黄纸,没事的,你哥哥命大,这点小伤还不至于怎么着,今天你哥哥救了小主,也算是大功一件,受点伤没什么大不了的。”
楼主 活着的木头  发布于 2019-01-29 15:28:45 +0800 CST  

楼主:活着的木头

字数:445020

发表时间:2019-01-28 17:49:18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6-22 19:45:24 +0800 CST

评论数:2170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