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眼讼师-从农场娃儿到律师的灵异之旅

人品保障,已著有百万字小说,不太监!
我从小在一个监狱农场长大。那里有漫无边际的甘蔗林,有弯弯曲曲的防洪(逃)沟,还有许多清澈的池塘,以及一片片各种亚热带水果林木。当然,还有黑白照片一般的高墙电网,塔楼上战士黑洞洞的枪口,和一群群身上永远是一股酸味的灰衣光头汉子。
这种地方,最不缺的就是故事。每次和儿时发小们聚会,最让我们津津乐道的便是那些听后能让人脊背发凉的与那个农场有关的灵异传说。
你们可能不会想到,一些鬼故事甚至是以书面的形式随意堆放在农场狱政科某个油漆斑驳的绿色铁柜子中。这些文书都是来自管教对犯人所作的询问笔录。
读初中时,放假在家的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跟几个小伙伴相约去场部办公室溜达,遇到熟识的叔叔阿姨,便腆着脸让他们给我们轮流玩一下那时还十分昂贵的电脑。排队玩电脑的时候,我喜欢翻翻办公室内一些书籍资料什么的,因此得以接触到前述那些本就不涉密的东西。
当然,和其他社会圈子一样,农场家属大院内鬼故事的最大集散地是摆龙门阵的地方。在我们那,这种地方便是棋牌室,那是离退休老干部和我们这些小屁孩的乐园。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和小伙伴们一边趴在洁白的瓷砖地面上拿麻将牌当积木玩,一边听着老爷爷老奶奶们轮流说鬼故事,一般他们都言之凿凿称那些故事是他们亲身经历或者是犯人亲口向他们汇报。
所有鬼故事,我一开始都是不信的。狱政科保存的那些询问笔录,当时我就认为,声称见到鬼并向管教汇报的犯人,全都是因为枯燥的监狱生活让他们精神分裂产生幻觉,或者是想引起管教对自己的重视而杜撰出来。
老爷爷老奶奶们说的“亲身经历”就更好解释了,退休生活实在无聊,不编一点鬼故事像说书一样宣扬,他们去哪找我们这群一脸崇拜和惊奇的小听众?
楼主 狸教授  发布于 2019-03-08 12:02:01 +0800 CST  
当上律师后,曾经的“监狱生活”让我做事十分小心谨慎,严守法律底线。因为我真不想以新的身份再回到那里。同时,我有不少小伙伴子承父业,考公务员当了狱警,分散在司法厅直属各大监狱中工作,我更不想每天看见他们就蹲下抱头喊“干部好!”看到他们的娃娃,还得在“干部”二字前加一个“小”字。
但对我律师执业生涯影响最大的,还是我念高三时开始遇到的一系列事件。
这事儿,得从我们农场干警和家属人尽皆知的一段场史传说讲起。
楼主 狸教授  发布于 2019-03-08 12:08:43 +0800 CST  
第一章 引子-监狱惊魂
1949年底,广西全境解放。
一支特殊队伍,行走在一段蜿蜒的喀斯特地貌山路中。
带队的是一名身穿土黄色军服的中年矮胖解放军干部。此时他正一边盯着前面约两百米处担任斥候的一名小战士背影,一边低声吆喝后面人快点跟上。
在他身后,是一名身背汤普森冲锋枪,颧骨突出的矮壮士兵。这名士兵左手牵着一根褐色麻绳,顺着麻绳往后看,是三十几名身穿粗布便服、戴着手铐的光头汉子。麻绳一一穿过这些汉子左手臂内侧。
麻绳串成的“人串”末尾,是一名同样身背冲锋枪的瘦小士兵,麻绳尾端缠在其武装带上,使他得以空出双手,时不时推攘排在他前面的汉子,催促其加快脚步。
另有八名端着崭新M1卡宾枪的士兵,分列队伍两侧,一边行进一边仔细观察被押送者及周边动向。
队伍最后面,还有一名肩扛勃朗宁轻机枪的瘦高黑脸士兵,从其机枪机匣处可以看出,子弹已经上膛,黑洞洞的枪口左右摇晃,似乎随时准备喷出地狱之火将敢于造次者消灭。
这群装备在那个年代实属精良的解放军官兵,即将转换身份,成为新中国第一代监狱警察。
楼主 狸教授  发布于 2019-03-08 12:09:23 +0800 CST  

他们当前任务,是将这三十多名在凭祥中越边境地区抓获的土匪、地痞流氓头子押送到广西某地。那里即将成立一个劳改农场。
走了一整天,队伍终于在夜幕降临之时来到左江边一处简易码头,这里有一艘暗红色铁皮驳船正等着他们。
将麻绳从“人串”中拉出后,士兵们吆喝着将囚犯赶上船,并命令他们在船舱内分四列席地而坐。
两名士兵抬出船夫早已备好的一大筐熟红薯,分发给囚犯及官兵们,另一名士兵则拿着一桶凉开水和一个葫芦做成的水瓢给犯人们逐个喂水。
等大家吃饱,驳船准备起航时,那位名叫黎锦辉的解放军带队干部忽然感到一丝不对劲,总觉得岸边某处有什么东西在暗中盯着自己。
楼主 狸教授  发布于 2019-03-08 12:46:54 +0800 CST  
黎锦辉伸手拍拍自己脸颊,转身巡视舱内情况,鬼使神差般,他走到一名相比他人略显白净的囚犯身边,命令对方将放在腿间的双手抬起来。
那名囚犯犹豫一下,只好照办。
黎锦辉刚看到对方双手,立即从腰间拔出一把黑色1911手枪,“咔嚓”一声上膛,顶住对方脑袋并大喊:“韦碧在!别动,否则毙了你!”
那个名叫韦碧在的囚犯,手铐左侧拷环此时明显松了不少,目测其左手可以随时从环内抽出,看来这小子打算择机跳河逃跑。
背着冲锋枪、颧骨突出的那名矮壮战士名叫林国栋,是黎锦辉当营长时候的文书,见此情况,赶紧从挎包掏出一把棕色细麻绳,跟黎锦辉一起将韦碧在的手铐重新锁死,并将其五花大绑拖到船舱正中间。
楼主 狸教授  发布于 2019-03-08 12:47:07 +0800 CST  
韦碧在见事已至此,无奈摇头苦笑,乖乖享受一名解放军战士单独一对一看管。
同时,黎锦辉命令林国栋带着两名士兵逐一查验其他囚犯们的手铐。
林国栋一边巡视,一边不断回头看韦碧在,目光多是集中在对方脖子上的一根红绳。
刚才拉扯中,林国栋从韦碧在的领口看得分明,那根红绳,吊着块直径一寸、绿得发亮的翡翠圆牌,其外延还包有一圈黄灿灿的镶金,一看就价值不菲。
船行一夜,驳船于次日上午十时抵达南宁市邕江码头。队伍稍作补给休整,又换乘两辆大卡车,走了大半天,风尘朴朴来到XX劳改农场筹备指挥部。
楼主 狸教授  发布于 2019-03-08 12:47:16 +0800 CST  
当时新中国的监狱制度尚未完善,没有同案犯或者互相认识的囚犯分队管理一说。所以像以前部队分新兵一般,这些来自凭祥的囚犯,被一一登记并进行简单体检后,又全部被卡车拉到距指挥部也就是今后的场部约三公里的农场第五大队。
在南宁时,韦碧在已经被松绑,但手铐依然没打开。
跳下卡车后,其双手终于获得解放,他边做扩胸运动活动筋骨,边仔细观察自己这个“新家”,发现一点监狱的样子都没有。
没有围墙,只有一圈铁丝网围着几排木屋和一个杂草丛生的小广场。看来自己在此服刑的第一份活,就是拔草、搭围墙、盖房子。
楼主 狸教授  发布于 2019-03-08 12:47:25 +0800 CST  
晚餐是红薯、玉米加碎肉炒酸菜,虽然略显寒酸,但是让韦碧在没想到的是,和来时路途上一样,全体狱警吃的饭菜跟犯人们完全一致,连几名大队领导也没有特殊待遇。
这让在官兵伙食待遇有着天壤之别的国民党军队从军多年的韦碧在觉得十分不可思议。
天色已晚,几名狱警抱来一些干柴,在广场四周空地上点起几堆篝火。
韦碧在和其他犯人吃完饭,被狱警们指挥着在小广场列队站好,集体接受大队长,也就是带队将凭祥的犯人押到此并就地任职的黎锦辉训话。
韦碧在没有心思听黎锦辉的演讲,于是就着火光,左顾右盼约莫数了一下人头,自己所在这个大队的犯人估计有200多人,狱警则大概有30人。
楼主 狸教授  发布于 2019-03-08 12:47:36 +0800 CST  
黎锦辉滔滔不绝讲了一个多小时,大会才结束。接着犯人们被同样还不习惯自己新身份的狱警像撵鸭子一般,分十人一组赶进一间间已经点上煤油灯的木屋中,以小组为单位坐在木板床边开展自我批评,每个小组都有一名狱警负责监督和记录。
听着同组的狱友们各自对他们自己罪行的血泪控诉,韦碧在乐了。感情自己在这帮人中说罪最轻也行,但绝对是重点教育对象。
这些人有当土匪抢过人家媳妇的,有当地主家丁失手打死过贫农的,个个都是罪大恶极但认罪态度好,或者有出卖队友等立功表现而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的小反动派。
其中一个小土匪韦碧在还认识,是他远房亲戚。但两个人打在凭祥一见面起就心照不宣假装互不认识。
楼主 狸教授  发布于 2019-03-08 12:47:45 +0800 CST  
这帮犯人中,只有韦碧在,因为国民革命军师长副官的身份,被抓到了这里,算是这间屋内原官位最大的犯人。
也算韦碧在倒霉。1949年4月20日晚,中国人民解放军发起渡江战役,百万雄师越过长江,向南方各省挺进,台湾作为国民党残部最后的落脚点几成定局。
时任“中华民国总统府战略顾问委员会主任委员”兼“华中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的桂林人白崇禧,为了在台湾培植势力抗衡蒋介石,亲点一批广西籍优秀青年军官先行赴台站稳脚跟,韦碧在就是其中之一。
但这小子想赴台前和家人当面道个别,塞了一把银元给师长,得到师长私下许可后,独自从部队临时驻地南宁溜回凭祥中越边境老家,结果在镇上被革命群众发现。
楼主 狸教授  发布于 2019-03-08 12:47:54 +0800 CST  
虽然他当时身穿便服,但全镇人谁不知道他是黄埔军校毕业、国民革命军精锐部队师长的大秘书?他老爹当初可是到处宣扬此事,恨不得把他的事迹刻在祠堂石碑上的。
在当地活动的我党游击队听到风声,半夜摸到韦家大宅,砸晕站岗的家丁,将韦碧在带走。
1949年12月1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将红旗插上镇南关(现凭祥市友谊关),标志广西全境胜利解放,韦碧在于次日被游击队移交四野。
解放军怀疑他奉命回来收编当地土匪,于是严加审问,当然除其真实身份之外,什么也没审出来。
首长们看韦碧在也算个人才,问他愿不愿意加入解放军,可韦碧在是白崇禧的死忠粉,同时也害怕军统特务暗中报复自己和家人,因此死活不答应。
楼主 狸教授  发布于 2019-03-08 12:48:07 +0800 CST  
首长们一合计,决定先将他送到监狱吃点苦,敲打敲打再说。
当时韦碧在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逃出去,跟白崇禧到台湾享福。师座说了,他这种单身优质青年,去到美女遍地的台湾,那不得整天活在花丛中啊?
他是十分有把握逃走的,因为他知道,家族里的某“人”已经在关注此事。
尽管如此,在左江畔的驳船上,当自负的韦碧在发现自己屁股下有一张硬纸壳时,便自作主张,趁夜色渐黑,悄悄扯了点纸壳叠成三角形长条,松开手铐,打算船开后假装要求到船边小便,趁机跳江逃走。
可惜,黎锦辉莫名其妙就盯上了自己...
楼主 狸教授  发布于 2019-03-08 17:30:30 +0800 CST  
在简陋的囚室内,当大家骂完自己,已经是晚上十点,没有时间骂别人了。于是狱警命令大家自己选床位,准备洗漱休息。
韦碧在悄悄给自己那个远房亲戚使了一个眼色,俩人默默选择了靠在一起的位置。
铺好浅黄色草席的木板床上已经摆有一些简单的日用品,还有三套裁剪款式类似解放军夏季军装但面料是黑灰色的衣服裤子,三套灰白色的裤衩、背心,两双黑色布鞋,以及一个小枕头和一张薄薄的被子。
楼主 狸教授  发布于 2019-03-08 17:30:41 +0800 CST  
拿起自己的毛巾脸盆肥皂牙刷等日用品,韦碧在和狱友们在狱警的监视下,到门外不远处的一排大水缸边洗漱。
等他洗完脸和脚,想上个厕所,一打听才知道厕所没有建好,距水缸十几米外,有一条随意挖开的小沟,沟里早已臭气熏天,韦碧在走过去一边往里方便一边心想,得,不知道哪几个组倒霉,明天还要挖坑建茅厕。还有,看起来这里好像也没有洗澡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洗个澡?
大家回到木屋脱衣躺下不久,门外响起一声低吼:“口令!”
楼主 狸教授  发布于 2019-03-08 17:30:48 +0800 CST  
“红旗。”另一个声音慢条斯理地回答道。
接着听到“啪”地一声,韦碧在太熟悉这个声音,那是站岗的狱警在立正。
“林中队长好!”一名狱警说道。
已经被场里任命为五大队第二中队队长的林国栋背着手说:“啊,是小冯啊,我要提审韦碧在。”
“是,我马上叫他出来。”小冯说道。
狱警们说是警察,其实还保持着军人作风,制服更是没换,还是解放军的样子,对领导的命令那是绝对服从没有异议。
因此小冯当即打开木屋小门上的铁锁,命令韦碧在出来。
楼主 狸教授  发布于 2019-03-08 17:30:58 +0800 CST  
韦碧在苦笑一下,虽然猜到对方为何而来,但还是不得不穿衣起身向外走去。
单独押着韦碧在来到不远处也是木头搭建的审讯室后,林国栋果然直接伸出左手往韦碧在脖子摸去。
可是那里什么也没有,红绳不见了,翡翠圆牌更是没有踪影。
“我已经给大队长了。”韦碧在讪笑着说道。
林国栋瞪着眼压低声音说:“你敢骗我!我跟了他三年,还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哪怕是一车金条白送给他,他都不会要。说,你藏在哪里了?”
楼主 狸教授  发布于 2019-03-08 17:31:04 +0800 CST  
韦碧在论军职比林国栋高多了,同时也打心眼里看不起这种小人,于是毫不客气地说道:“呵呵,他一定没想到,自己带的兵是什么货色!”
林国栋怒了,高举左手,打算直接上去给对方一个耳光。
“你敢打我,明天我就要求加入解放军,少说也能当个营长吧?然后回来欺负你。”韦碧在不退反进,伸脸过去说道。
林国栋这时候才想起对方背景,只好讪讪作罢,将韦碧在押回木屋。
楼主 狸教授  发布于 2019-03-08 17:31:11 +0800 CST  
第二天一大早,犯人们穿着新发的衣服,像新兵一般,列队在空地上跑圈。
林国栋背手站在黎锦辉后面,神情得意。当看到韦碧在看向自己时,伸手摸摸脖子,向对方眨了眨眼睛。
韦碧在仔细一看,气坏了。林国栋脖子上分明挂着一根红绳!于是转头看向身边一起跑圈的韦碧深,对方低头不敢回应。
韦碧深就是那个小土匪,是韦碧在一个镇上的人,论关系二人还是远房堂兄弟。
感觉自己的宝物被林国栋盯上后,韦碧在被对方叫出去“审问”时,将宝物悄悄塞给了韦碧深。
楼主 狸教授  发布于 2019-03-08 17:31:19 +0800 CST  

昨晚回到囚室,韦碧深好像已经睡着,因此韦碧在没问他要回东西。
哪知道现在这宝物就到了林国栋手里,怪不得刚才洗漱的时候没看到韦碧深这个家伙。
算了,家门不幸。那块可以换几十头牛的翡翠就当被狗叼去喂另一条狗了吧,韦碧在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一整天,韦碧在气得都没正眼看一下对自己欲言又止的韦碧深。到了晚上准备就寝,发现身边的伙伴换人了,韦碧深已经被调到别的组,搬到其它木屋中。
楼主 狸教授  发布于 2019-03-08 17:31:27 +0800 CST  

凌晨一点,浓烈的汗臭味、脚气味充斥在木屋内,呼噜声,磨牙声此起彼伏,让地主家庭出身、从小养尊处优的韦碧在心中暗骂那家伙怎么还不出手。
虽然他是军人,但好歹是个科班出身的军官,平时行军打仗,哪怕是部队被解放军从北追到南,也是跟着师长吃香喝辣住长官帐篷或者干脆强占民宅,哪里受过这种苦头。
这时候,一阵玄乐发出的声音由远及近,传入木屋中。韦碧在仔细一听,这曲子他听过,是日本三味线琴演奏的《樱花》。
一丝玩味的笑意从韦碧在嘴角扬起,他知道,“他”终于来了。
楼主 狸教授  发布于 2019-03-08 17:31:47 +0800 CST  

楼主:狸教授

字数:59676

发表时间:2019-03-08 20:02:01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10-09 22:37:13 +0800 CST

评论数:5646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