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语》(悬疑探险X幻)

原创悬疑、探险、X幻小说,
作者拥有所有相关权利。
故事纯属虚构,
楼主 小雨康桥  发布于 2019-03-01 12:18:57 +0800 CST  
《龙语》序诗

一支穿肠箭
射在枕边
心甘情愿
做你的囚犯
梦几回千里婵娟
剪断了还乱
上辈子纠缠
下辈子也纠缠

一场鸿门宴
人鬼难辨
把命换盏
谋我的江山
算几卦命中劫难
看穿了疯癫
进一步无间
退一步也无间

一曲长生殿
冷眼悲欢
青灯古卷
去她的红颜
画几笔风轻云淡
酒醒了上船
此岸是春天
彼岸也是春天
... ...
... ... ...

楼主 小雨康桥  发布于 2019-03-01 12:23:26 +0800 CST  
第一章 星星峡

三十一岁的陶总聪明绝顶,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却无法知道今天竟是自己的死期。

此刻的陶总正被几个土著人带上一处断崖。百米深的崖底是混沌不堪的坦噶尼喀湖面,像狰狞怪兽的血盆大口。他的腰间拴着一块比牛头还大的石头,沉湖将是他的死亡方式。他抖得厉害,内心的悔恨与不甘甚至盖过了对死亡的恐惧。东非高原的狂风恶魔般撕扯着他,然后呼啸着扑向脚下一望无际的裂谷地带。

陶总本名陶符,德国歌根大学天球物理专业的中国籍博士生,毕业后留校做了助教。陶总这个名字,是他辅仁大学的同学杜莪起的外号。杜莪说他气场超大,很像国家总理,或像地区总督,起码也像个大企业的总经理。他很喜欢这个外号,时间一长便以陶总自居了。

陶总的女友叫安如珊,是他浙江桐庐的同乡,两家又有通家之好。为了跟他在一起,安如珊也来德国很久了。有一次他带安如珊去摩洛哥旅游,她却不幸在图卜卡勒山顶遭遇雷击身亡,就地葬在小山村伊姆丽尔。陶总的精神受到了刺激,很长时间才走出心理阴影。
楼主 小雨康桥  发布于 2019-03-01 12:30:40 +0800 CST  
陶总在专业方面尚无建树,多年心血熬出的“融维空间”理论,也没有在学界掀起波澜。该理论的核心思想是,宇宙中除了我们所处的四维空间外,还同时并存着其它不明维度的空间,而那些空间之所以无法被观测到,是因为它们处在人类的感知能力之外。其它空间与四维空间并非相互独立,也非遥不可及,而是不可思议地融为一体。就像酒精和白糖同时溶于水中,人们只能看见水,看不见酒精和白糖,但不能否认酒精和白糖的存在。

另外,陶总根据量子能量传递偶尔会呈现不连续性,推测能量传递过程很可能遇到了某种障碍,比如,两个空间的边界形成的壁垒。那些边界纠缠不清杂乱无章,也许是一堵无形的墙,也许是一条隐匿的裂缝,可以小到粒子,也可以大到宇宙尺度。

主流科学家给陶总的反馈是,“融维空间”理论只是假说,缺乏实质的理论基础和观测证据。陶总为此郁闷不已,没有过硬的学术成果,只能继续当他的小助教,看不到出头之日。反观他歌根大学的同窗,早已成为各大名校的教研中坚,乌韦、郝尔格和休德邦还入选了元首科学顾问团,成为母校的招牌和骄傲。
楼主 小雨康桥  发布于 2019-03-01 12:33:44 +0800 CST  
陶总没有气馁,也没有放弃,开始在世界范围内搜寻空间边界或裂缝的证据。他坚信,如果空间边界或裂缝真的存在,那儿一定有不同寻常的能量活动,对地球物理发生作用,比如地质断层走向、地震带分布或火山喷发周期等;或者对地球生物有一定影响,比如生物变异或灵异事件。
楼主 小雨康桥  发布于 2019-03-01 15:17:46 +0800 CST  
坦湖
楼主 小雨康桥  发布于 2019-03-01 18:50:37 +0800 CST  


楼主 小雨康桥  发布于 2019-03-01 18:51:48 +0800 CST  


楼主 小雨康桥  发布于 2019-03-01 20:00:03 +0800 CST  
在一个民间科学探索基金会的资助下,陶总进行了两次裂谷科考,先去了法国普罗旺斯的韦尔东大裂谷,接着就来到东非大裂谷。有的古人类学家说,人类起源于东非大裂谷,不是经过漫长的地球岁月进化而来,而是突然之间就出现了,然后向各个大陆蔓延。后来又有人说,人类来自于地心,爬出裂谷攻占了地表。看得出来,这些说法都跟裂谷有着某种神秘关联。
楼主 小雨康桥  发布于 2019-03-01 21:12:22 +0800 CST  
在阿比尼西亚,陶总听到这样一个传说,四十年前一支所向披靡的意大利骑兵进入裂谷,被几名巫师率领的土著游击队困住,就在意大利人即将全军覆没之际,却突然人间蒸发了,仿佛连人带马遁形了一样,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这真是一条值得玩味的裂谷,有人爬出来,也有人钻进去,很像一个科幻故事,完全符合陶总对考察目标的要求。但现实往往与理想差距甚远,他在这里只得到一些部落传说和岩石样本,其它一无所获。
楼主 小雨康桥  发布于 2019-03-01 22:03:51 +0800 CST  
这真是一条值得玩味的裂谷,有人爬出来,也有人钻进去,很像一个科幻故事,完全符合陶总对考察目标的要求。但现实往往与理想差距甚远,他在这里只得到一些部落传说和岩石样本,其它一无所获。

然而陶总并没死心,在大裂谷继续他的寻证之旅。他从布隆迪沿着坦噶尼喀湖东岸南下,离开尼安扎进入丛林,碰上一群土著人在湖边巨石上残害少女,便愤然上前干预,不想却惹来杀身之祸。他哪里知道,部族少女成人时要被割去阴蒂,他无意间冒犯了人家的割礼,惹来了杀身之祸。
楼主 小雨康桥  发布于 2019-03-02 10:22:51 +0800 CST  


楼主 小雨康桥  发布于 2019-03-02 11:11:22 +0800 CST  
绝崖之上,陶总被土著人高高举起,死神已经真真切切地吻上他的额头。他仰望天空泪流满面,不知该向谁道一声永别。他最后的念想是,死后灵魂可以永存,好让到天堂与安如珊再续前缘。

就在这时,乌云密布的天空突然裂开一道闪电,紧接着炸出一串响雷。陶总永远都会记得,那是一道他从未见过的链球形闪电,自北向南划过裂谷上空,尤如一条狂躁的火龙极速游移,发出天崩地裂般的怒吼。
楼主 小雨康桥  发布于 2019-03-02 12:09:35 +0800 CST  
土著人以为冲撞了神灵,丢开陶总逃下绝崖。陶总因此捡了条命,从班达累斯港搭船回到德国,在家修养了很长一段时间。

热爱探索的人,身在水草丰茂的故乡,心却在人迹罕至的远方。当北半球的又一个初夏来临的时候,陶总的第三次科考探险也成行了。

他穿越了落基山脉,进入密西西比河三角洲,竟意外听到了那支意大利骑兵的消息。当地目击者称,不久前曾看见一支异国骑兵,沿河岸往墨西哥湾飞速行军,最后消失在大河入海口。根据他们对部队人马、装备及番号的描述,陶总几乎可以确信,那支队伍和阿比尼西亚裂谷的失踪骑兵是同一支部队。据说,有人捡到了肩章、弹夹、马刺和破军靴,被刚刚成立的联邦调查局收缴,而该局对外却遮遮掩掩,使得这一事件越发离奇。
楼主 小雨康桥  发布于 2019-03-02 13:59:24 +0800 CST  


楼主 小雨康桥  发布于 2019-03-02 14:15:45 +0800 CST  


楼主 小雨康桥  发布于 2019-03-02 15:22:42 +0800 CST  
链球形闪电:
楼主 小雨康桥  发布于 2019-03-02 23:10:51 +0800 CST  


楼主 小雨康桥  发布于 2019-03-02 23:11:29 +0800 CST  
这个故事的可信度有待探究,但让陶总感觉到空间理论大有希望。在他看来,意大利骑兵由于某种机缘巧合,在过去几十年里穿越了不同的时空,也许有朝一日还会穿越回来。这说明,多重空间交融并存是可能的,他的探索方向就是不同空间的边界到底在那里,又以什么形态存在。

陶总的科考第四站是中国,目标是几条著名的地震断裂带,其中阿尔泰山的可可托海数年前发生过八级大地震,留下了一条近两百公里的大裂谷,是他在中国的首要科考目标。
楼主 小雨康桥  发布于 2019-03-03 10:49:40 +0800 CST  
陶总乘船由广州入境,这是他阔别七年后第一次回国。当时正逢日军侵华,战火四起,搞得他心绪沉重,归国的喜悦被冲淡殆尽。

犹豫再三,陶总还是决定不回桐庐了。安如珊意外去世,他有百分之百的责任,为此他抱罪极深,没脸见自己的高堂,更无法向她的父母交代。这是他心底的死结,也是他很久都不敢回来的原因。

陶总辗转到达南京,专程探望老同学杜莪。

如今的杜莪是南京圣坦汀大学物理系副教授,从事基础物理的教研工作,在材料力学肯冶金领域极有话语权。该校是国内一流的教会大学,文、理、农、医等学科蜚声海外。杜莪能供职此校,也算对得起他辅仁大学高才生的名头。杜莪不但是数理天才,文史造诣也很深厚,就连他的名字都是自己改的,出自《诗经•小雅•菁菁者莪》。他还对占星术有所涉猎,大学一年级时就告诉陶总,古人观天象而知地情,也许就是天地能量互动的一种表现。这个观点标新立异,对陶总启发很大,算是他“融维空间”理论的最早启蒙。如果空间裂缝真的存在,一定会对地球物理和生态产生重大影响。
楼主 小雨康桥  发布于 2019-03-03 11:52:14 +0800 CST  

楼主:小雨康桥

字数:92529

发表时间:2019-03-01 20:18:57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6-28 14:23:30 +0800 CST

评论数:21285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