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地受伤以后

“出事啦,出事啦!”
“夏雷被电弧光伤了眼睛!快救人啊!”
工地上有人惊呼,有人奔跑,还有人在着急地拨打着急救车的电话,整个场面乱成一团。
工地的焊接场地上,夏雷蜷缩成一团,左眼被电弧光烧黑了一圈,散发着焦臭的味道,血水和灰尘在他的脸上混成一团,给人一种惨不忍睹的景象。
“哎,年纪轻轻俊俊俏俏的一个娃,一只眼睛就这么报废了,真是可惜啊。”有人叹息。
“他家里还有一个考上大学的妹妹,他要是瞎了,他妹妹还怎么去上大学啊?”
“哎,夏雷这小伙子人挺好的,平时总抢着干活,待人也和气,这样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他的身上啊,真是老天不开眼啊。”
议论纷纷,很多人都在叹息。
夏雷的母亲早年病逝,五年前父亲又离奇失踪。那一年,他刚好考上京都大学,可是考虑到还在读初中的妹妹夏雪,他含着泪将录取通知书撕了。妹妹问他的时候,他说差几分没有考上。从那之后他便开始在工地上打工,只要能挣钱,他什么活都干。现在,妹妹夏雪也考上了京都大学,他却出了这样的祸事……
短暂的麻木之后,剧烈的疼痛席卷而来,夏雷的身体抽搐了起来,随后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耳边有人在呼喊他的名字,可他已经听不见这些声音了。他在黑暗里,感觉身体像是在一条河流漂浮着,浮浮沉沉,往着地狱的方向而去。
楼主 ASHEAA  发布于 2018-12-02 08:58:43 +0800 CST  
不知道过了多久,夏雷睁开了眼睛。他看到了一丝光亮,然后又看到了一张胖胖脸,那是他的发小马小安的脸。不过因为只能睁开一只右眼的原因,他看得不是很清楚,还有点重影的感觉。
“雷子,你醒啦?”马小安的声音微颤,很激动的样子。
“我这是在什么地方?”说话的时候夏雷一下子想到了什么,他跟着伸手去摸左眼。他的左眼上缠着纱布,一摸就火辣辣地疼。

马小安一把抓住了夏雷的手,“别着急,雷子,医生说了,你的左眼不一定会瞎。你好好治疗,一定会好的。”
“不一定?不一定是什么意思?”夏雷很着急,情绪也有些失控。
马小安欲言又止,他似乎知道一些情况,却又不敢说出来。
“你说啊!”夏雷更着急了。
这时从门口走进来一个中年男子,微胖的体型,一身名牌的西装,穿金戴银,很是阔气。他是建筑公司的老板,陈传虎。
看见陈传虎进来,马小安跟着让开了一些位置。
夏雷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打了一个招呼,“陈总,你怎么……”
楼主 ASHEAA  发布于 2018-12-02 08:59:17 +0800 CST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陈传虎就打断了他的话,“夏雷,你是怎么搞的?烧了一台电焊机不说还烧了一台变压器,你知不知道一台电焊机加一台变压器要两万多元?这还不算,耽误了工期,这损失算谁的?”
一股怒火顿时蹿上了夏雷的心头,就在刚才他还以为陈传虎是来看望他的,却没想到这家伙是来算账的!
马小安也忍不住了,气愤地道:“姓陈的,你什么意思?啊?我朋友的一只眼睛有百分之九十的几率要瞎,你他妈的居然还来说这种话,你是不是人啊?”
这句话就像是一个炸雷在夏雷的脑袋里炸开,他整个人都懵了。
马小安忽然意识到他说漏了嘴,可说出去的话就像是泼出去的水怎么都收不回来了。他愣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夏雷了。
这时陈传虎却冷笑了一声,“他眼睛瞎了与我有什么关系?我们有雇佣的合同吗?没有吧?所以,你们就算是告到法院去我也不怕。”
夏雷已经被气得脸色铁青了,牙齿也咬得咕咕响。
陈传虎却还在火上浇油,“我是看在你小子可怜,所以才将你送到医院来的。住院费我交了一万,你什么时候医完就什么时候出院吧。另外我给你们留句话,这一万块钱算是了事的钱,不要再找我了,找我也没用。”
“混蛋!”马小安愤怒地道:“一只眼睛瞎了,你想用一万块钱就摆平吗?”
楼主 ASHEAA  发布于 2018-12-02 08:59:47 +0800 CST  
陈传虎抬手指着马小安的鼻子,一下子就翻脸了,“你小子少管这件事,你想找事的话老子奉陪!妈的,你也不打听打听我陈传虎是什么人,你再找事,老子分分钟废了你!”
就在这时夏雷忽然抓起床头柜上的水杯,一下子就砸了过去。
砰一声闷响,猝不及防之下陈传虎的脑袋顿时被砸了一条口子,腥红的血液流下来,眨眼就打湿了他的半张满是横肉的大脸。
“妈的!你竟敢打老子!”陈传虎暴跳如雷。
门口忽然冲进两个瘦高的小青年,纹身、耳钉,眼神凶悍,一眼便能看出是混社会的混子。
“给老子打!”陈传虎指着病床上的夏雷吼道。
两个小青年跟着就扑了上去。
马小安转身将夏雷挡在身后,两个小青年的拳头狠狠地落在了他的头上、背上。马小安咬着牙忍着,用他的身体保护着夏雷,同时也压着夏雷不让他冲动。
“你们干什么?”一个护士推着工具车出现在了门口,她愣了一下,跟着又尖叫道:“来人啊,打架啦!”
护士转身跑去叫保安。
“你小子给我等着!”陈传虎撂下一句狠话,转身就出了门。两个小青年也跟着他离开了。
楼主 ASHEAA  发布于 2018-12-02 09:02:19 +0800 CST  
马小安这才松开夏雷,他的头上已经冒起了好几个包,疼得他龇牙咧嘴的。
“为什么挡着我?”夏雷的情绪有些失控,他吼道:“我想弄死他!”
“弄死他?他烂人一个,你却还有妹妹要照顾。他酒色财气什么都享受了,你却连一天好日子都没过过,你划算吗?”马小安叹了一口气,“雷子,你冷静一点!”
夏雷其实不是一个冲动冒失的人,父母不在他的身边也让他养成了独立和成熟的性格,可今天的情况确实太糟糕了,一想到他的眼睛有百分之九十几的几率会瞎掉,他就怎么也冷静不下来。
“对不起,小安……”夏雷想说什么却又没有说出来,他的心乱透了。
马小安拍了拍夏雷的肩膀,“跟我客气什么?换作是你,你也会为我这样做的。”
确实,马小安以前被人欺负的时候,夏雷总是不顾一切地冲上来保护他,为他出头。
“要我告诉小雪吗?”
“不,不要告诉她。”夏雷有些紧张地道:“她现在在学校给人补课,她要是知道了会着急的。”
“可是她总有一天会知道的啊。”
“到时候……”夏雷咬了咬嘴唇,“到时候再说吧。”
这时护士带着保安走进了病房。保安向夏雷询问了一些情况,护士则替马小安处理了一下头上的伤口。片刻后护士和保安都离开了,这事也不了了之了。
楼主 ASHEAA  发布于 2018-12-02 09:03:03 +0800 CST  
马小安一直陪夏雷陪到夜里才离开医院,他走了之后,夏雷却怎么都睡不着。他想了很多很多。他想到了药费,想到了他的未来,还有他的妹妹夏雪和她那个上京都大学的梦。后来,倦意袭来,他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左眼开始发痒,他也醒转了过来。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瘙痒,痒得钻心,痒得要命。
夏雷叫了一声护士,护士却半响都没答应。他找到了床头上的呼叫器,按了一下,呼叫器却是坏的。
“倒霉,我要倒霉到什么时候啊?这又是一家什么破医院啊?”夏雷郁闷得很,他从床上爬了起来,小心翼翼地向门口走去。
他本来想出门去护士站的,可走到门边的时候他却停下了脚步。
“这里的医生和护士知道我没钱,再加上陈传虎白天那么一闹,他们更认定我交不起医药费了。我找他们检查和处理伤口,又是在深夜里,他们肯定不搭理我,没准还给我白眼受。算了,我再忍忍吧。”这么一想,他又倒转了过来。
卫生间的门是开着的,夏雷看到了镜子里面的自己。
他长得其实不赖,眉清目秀,颜值颇高。再加上一米八的身材,硬朗的身体曲线,他属于那种很阳光很帅气的小男人。可惜,这一切似乎就要离他而去了,如果左眼瞎了,脸上再留一块大疤痕,女人看见他都要远远地避开吧?
镜子中的自己让夏雷感到悲伤。
一阵瘙痒突然袭来,打断了夏雷的思绪,他的心里暗暗地琢磨着,“伤口发痒是伤口愈合的症状,可我白天才受的伤,怎么晚上就发痒了?不行,眼睛是我自己的眼睛,我得看看它现在是一个什么情况。”
楼主 ASHEAA  发布于 2018-12-02 09:04:10 +0800 CST  
纱布一层层地揭落下来,最后一层纱布揭落之后夏雷看到了他的左眼,这一看,他顿时惊呆了。
他的左眼上覆盖着一层白色的药膏,药膏糊得严严实实的,可诡异的是,就在他观察他的左眼的时候,他隐约觉得他的左眼的视线似乎穿透了那层厚厚的药膏看到了卫生间里的灯光,只是很模糊而已。
“这……怎么可能?”夏雷顿时愣住了。
正常的情况下,他的左眼就算没有受伤,药膏糊住眼睛,他也没法看见任何东西啊,可现在他居然看见了光!
这是什么情况?
犹豫再三,夏雷最终还是按捺住了好奇心,没有伸手去擦掉涂在左眼上的药膏。
夏雷将纱布重新缠在了头上,然后回到了床上。他想了很多很多,直到凌晨一点才睡着。
一觉醒来已经是早晨八点多了,夏雷感觉他的左眼一点都不疼痛了,而且也没有半点别的不舒服的感觉。他又来到卫生间,照着镜子将头上的纱布取了下来。
镜子里,糊住眼睛的药膏已经变得很薄了,那种透过药膏看见光线的感觉也更明显了。
楼主 ASHEAA  发布于 2018-12-02 09:05:08 +0800 CST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我的左眼没事了?”这个想法让夏雷激动了起来,他再也按捺不住现在的强烈的好奇心,他用纱布小心翼翼地将涂在左眼上的药膏擦掉。
这个过程里他的左眼稍微有点疼痛,但并不是不能忍受。
擦掉药膏,光线进入眼帘,夏雷清晰地看见了镜子中的自己,还有他的左眼。他的左眼黑亮如初,眼球并没有明显的伤痕,只是眼眶周边的的皮肤还又灼伤的痕迹。
夏雷愣了一下,忽然激动地握紧了拳头,“我的眼睛没瞎!我的眼睛没瞎!哈哈,我的眼睛没瞎!”
这时一个值班医生带着护士走进了病房,正好看见站在卫生间里手舞足蹈兴奋得很的夏雷。
“喂?你怎么把纱布解开了?”护士凶巴巴地道:“你这个人疯了吗?你不想要的眼睛了吗?”
夏雷却仿佛没有听见身后有人在说话。
“嘿!小伙子,你要是不遵医嘱的话,我们可以不收你。”值班医生的态度也很不友好,“你听见了吗?”
“算了,他的伤如果要治疗的话起码要二十万,他这样的人能拿得出这么大一笔钱吗?”护士冷嘲热讽地道。
夏雷这才回过神来,他转过身去。就在那一刹那间,他的左眼微微一跳,他仿佛看见了护士的翘臀,而且是没有遮掩的翘臀。那丰满雪白的所在顿时好把他吓了一跳,可他再去看的时候却消失了,他看到的只是一只包裹再护士裙里面的翘臀。曲线虽好,可跟他刚才看到的却是两回事。
楼主 ASHEAA  发布于 2018-12-02 09:06:04 +0800 CST  
“喂,跟你说话呢?你这人是怎么回事?”护士不满地道。
护士其实还没有反应过来,可那个医生去反应过来了,他目瞪口呆地盯着夏雷,然后指着夏雷的左眼,“你、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护士这才反应过来,她的下巴duang一下掉在了地上。
夏雷咧嘴笑了一下,“我的眼睛自己就好了,我确实交不起那么多医药费,所以我不住院了,我要出院。”
医生和护士用看着怪物般的眼神看着夏雷。最吃惊也最无解的自然是那个医生,他其实已经断定夏雷的左眼是瞎定了,他说有机会复明,不过是想多赚些医药费而已。可是现在,夏雷正两眼睁睁地看着他!
恐怕只有上帝才能解释发生在夏雷身上的事情。
一个小时后夏雷离开了医院。陈传虎交的那一万块钱只用了一千,还剩九千,这笔钱自然也落入了他的腰包,算是补偿了。
室外的阳光刺眼,夏雷的左眼很不适应,他放弃了去找马小安的想法,叫了一辆出租车回到了家里。
父母留下的房子不大,75平方,三室一厅,每个房间都小小的。家里也没有什么值钱的家具和电器,家里的东西都有十几年或者几年的历史了,很陈旧。不过就是这些陈旧的东西总会给夏雷带来安宁的感觉,还有一些对父母的回忆。
楼主 ASHEAA  发布于 2018-12-02 09:06:41 +0800 CST  
回到家里,没有强烈的阳光,夏雷的左眼好受了一些。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感觉就像是做了一场奇怪的梦……”安静下来的时候,夏雷又开始思考着这个问题。
他想找到答案,可没有半点头绪。
“雷子,你在家吗?”楼下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夏雷的思绪顿时被拉回道了现实中来,他应了一声,然后来到了阳台上。
楼下一个年轻的女警正仰着头看着他,娟秀的脸蛋,丰满的身材,低开的领口里曝露出一抹雪白,有丘有沟,煞是诱人。这个女人名叫江如意,是一个文职女警,就住在楼下,即是邻居,又是小时候在一起玩泥巴捉迷藏的发小,所以关系一直很好。
“是如意呀,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夏雷笑着打了一个招呼。
“你能帮我换一下水桶吗?我手受了点伤,抱不动它。”江如意说。
“好的,我马上下来。”夏雷离开了阳台。
下了楼,一缕阳光突然照进了夏雷的左眼之中,那种感觉就像是一根针扎了一下。刺痛之下,左眼也黑了一下,看不见任何东西。夏雷的心中骤然紧张了起来,可没等他有任何动作,他的左眼忽然又恢复了光明。
就在这时,站在不远处的江如意突然被他的左眼“拉近”,她身上的衣物仿佛是通透的薄纱一般披在她的身上,以至于衣服下面的春光毫无遮掩地曝露在了他是视线之中。眨眼间,就连那层“通透的薄纱”也消失了,她完全赤果果地站在他的视线中。
楼主 ASHEAA  发布于 2018-12-02 09:07:28 +0800 CST  
纤腰翘臀,胸器惊人,还有让人忍不住要流鼻血的……从来没有见过女人身体的夏雷顿时呆住了,生理反应也嗖一下起来了。
夏雷突然想起在医院里看见护士屁股的事情,那不是幻觉,是真实的!当时只是一个苗头,而现在更强烈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江如意明明是穿着衣服的,可在我的左眼里她的身上却没有衣服,难道是那电弧光的原因吗?一定是的!”夏雷的心里惊讶万分。
他的左眼被电弧光烧伤,医生断定他的左眼会失明,可他的左眼非但没有失明,反而得到了这种神奇的能力。现在看来,福祸相依,昨天他被电弧光烧伤看似是祸,其实是福!
“雷子,你没事吧?”江如意感到今天的夏雷很奇怪,尤其是他看她的眼神。
“呃?我没事。”夏雷显得很紧张。他一紧张,左眼之中的无衣的江如意便消失了。
“雷子,你今天怎么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呢?”江如意打趣地道:“告诉姐,是不是谈对象了?”
夏雷笑了一下,“你比我还小一个月,什么时候变成姐了?再说了,我这么穷,那个女人愿意跟我啊?”
江如意说道:“你可不要妄自菲薄,你人好,肯定有女人喜欢你的。”
说说笑笑,夏雷的心情也放松了下来,不经意间动了一下眼睛,结果江如意身上的衣服瞬间就被他的视线穿透了。这一次,更近的距离,他差点没把鼻血喷出来。他虽然没有流鼻血,但裤子的布料却显得紧张起来了。
接连两次的透视,夏雷也终于琢磨到一点规律了,那就是欲望是开启左眼能力的“开关”。只要他有透视某个目标的欲望,它的左眼就会开启透视的能力。
进了江如意的家,夏雷帮她换掉了饮水机上的水桶。很奇怪,他将水桶换抱到饮水机后脑袋便昏昏沉沉的,身上也仿佛被抽空了一样,软绵绵的缺少力气。
夏雷的心中暗暗地道:“突然感到又累又困,好像两天没吃饭和睡觉一样,这难道与我使用透视的能力有关?看来这种能力不能随便使用,我得有所节制才行。”
楼主 ASHEAA  发布于 2018-12-02 09:11:56 +0800 CST  
“雷子,我请你喝饮料。”江如意走了过来,将一听百事可乐递给了夏雷。
夏雷回头看着她,诡异的一幕发生了。他看到的是一个身穿红色比基尼的江如意,她浅笑盈盈,眼波流转,那媚态儿比之岛国爱情片里的女主演还要勾人。
“你……”夏雷顿时懵了。
“你干什么呢?拿着呀,可乐。”江如意将手中的可乐递给向了夏雷。
夏雷的视线又移落到了江如意的手上,他跟着退了一步,脸上满是惊悚的表情——他看到的不是一听可乐,而是一只安全套。
布料少得不能再少的比基尼,彩色包装的安全套,这明显不是真的,但在此刻的夏雷的眼睛里却又是真得不能再真的事物。而他不仅是看到了这样的幻象,他的脑海里也浮现出了一段让他分不清楚是真实还是虚幻的影像,在这段影像里,江如意撕开了那彩色的包装,温柔地为他戴上……
“雷子,你怎么啦?有什么问题吗?”江如意好奇地道。
江如意的声音将夏雷唤醒了过来,他使劲晃了一下脑袋,眼前的幻象这才消失。可他跟着又双脚一软,然后一个踉跄倒在了江如意的怀中。
江如意的胸怀很柔软,香香的,仿佛能容纳一切欲望的大海。
更糟糕的是倒在人家的怀中的时候,夏雷的嘴唇还贴在了江如意的脸颊上。香香的脸,嫩嫩的脸,感觉就像是香草味的奶油蛋糕。
江如意紧张得要死,脸也唰一下红透了。她下意识地往后退,可夏雷的身体跟着她往前倾,那该死的嘴唇所带来的感觉也更强烈!
楼主 ASHEAA  发布于 2018-12-02 09:13:07 +0800 CST  
“雷子,你干什么啊?”江如意恼了,慌了,腿也有些软了。
夏雷慌忙从江如意的怀里撑了起来,一脸臊红,“对不起,不好意思……绊了一下。”
“你故意的吧?雷子,是不是?”江如意瞪了夏雷一眼,那眼神里充满了娇啧与气恼。
夏雷慌忙退开,尴尬地道:“没,不是,那个……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他的心里其实已经很清楚了,使用透视能力会消耗大量的精神能量,所以他才会出现刚才那种诡异的幻觉。
“雷子,你今天好奇怪。”江如意并不满意夏雷的解释。
“如意,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回去了。嗯,下次要换水桶叫我一声就行。”夏雷不敢久待,转身离开。
“谢谢你,雷子。”江如意送夏雷出门。
夏雷笑着说道:“回去吧,不用送了,你跟我二十多年的交情了,客气什么呢?”
江如意的嘴角也露出了一丝笑容,“我假装跟你客气不行吗?还有,我老早就想劝一下你了,去找一份正经工作吧,别去工地打工了,那不是长久的事情。”
夏雷苦笑着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谁不想过得更好?住舒适的大房子,开很好的车子,走哪都体体面面,受人尊敬,不受人白眼。这些都离不开钱,而夏雷最缺的就是钱。
“陈传虎交了一万块钱药费,我提前出院剩下了九千,这笔钱给妹妹交学费倒是够了,可她去京都读书,住宿费和生活费都得用钱,那笔开销更大,所以我得为她准备两万钱才行。还差一万一,怎么办?”一想到钱,夏雷的脑袋就疼。
楼主 ASHEAA  发布于 2018-12-02 09:13:46 +0800 CST  
不知不觉,夏雷走出了小区。
阳光洒落在他的身上,海珠市的街道上车来车往,陌生的人擦肩而过,一片匆忙的景象。
“对了,我现在有了透视的能力,我还需要去工地打工吗?我何不利用我的能力赚钱?我和妹妹一定会过得更好的!”想到这里,夏雷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海珠市南边的澳门的方向,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很大胆的计划。
傍晚的海风给海珠市带来一丝凉爽。
“什么?夏雷出院了?”医院护士站,来看望夏雷的马小安惊得合不拢嘴巴了。
“他眼睛没事,我们医院的床位紧张,所以就让他出院了。”护士说。
“他……他的眼睛没事?”马小安已经是惊上加惊了。
“我说你这人是怎么回事?”护士不乐意了,不耐烦地道:“你有什么问题直接去问他好了,我这里还有事,你别耽搁我工作。”
“不好意思。”马小安转身离开。他掏出了手机拨打夏雷的电话,但夏雷的手机却处在关机的状态下。
马小安在电梯门口停了下来,纳闷地道:“这小子在搞什么啊?”
电梯门忽然打开,陈传虎和几个小青年从电梯间里走了出来。
看见陈传虎,马小安顿时紧张了起来。他转身想走,可陈传虎带来的几个小青年跟着就将他围了起来。
“你、你们想干什么?”马小安的声音都有点打颤了。
“干什么?”陈传虎冷笑道:“妈的,你和夏雷那小子骗钱骗到老子的头上来了,我刚打电话问了医生,医生告诉我夏雷的眼睛根本就没事,已经出院了。他不仅烧了老子一台焊接机和变压器,还讹诈老子一万医药费,你说我想干什么?”
“这是、是误会。”马小安硬着头皮说道。
“误会你妈!”陈传虎怒道:“先揍这小子一顿,然后再带着他去找夏雷那小子,我就不信他能躲到天上去!”
几个小青年一涌而上,对着马小安一顿拳打脚踢。这几个小青年心狠手辣,几下就将马小安打倒在,但他们仍旧没有罢手的意思,围着马小安,用脚狠狠地踢着马小安的身体。
马小安抱着头,蜷缩着身子,他的心里有一个声音,“雷子,你快跑啊,别待在家里……”
这一幕夏雷无法看见,就在马小安哀嚎的时候,他刚刚走进澳*葡*大赌场的大厅。
海珠市与澳门一水相隔,从珠海来澳门很方便。没有通行证件的情况下,坐黑船也就两百块船资。夏雷这一次便是坐黑船过来的,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来了澳门,所以在出发之前便关掉了手机。
楼主 ASHEAA  发布于 2018-12-02 09:16:37 +0800 CST  
来澳门*场,这是将透视能力直接兑现的最快的途径。
夏雷在前台兑换了八千块钱的筹码,然后去了一张赌21点的赌桌。
赌桌上有一个穿着黑色晚礼服的女人在玩牌,臀部和腰肢的曲线非常好。她的身上有着一股冷艳的气质,性感漂亮却又让人不敢亲近。夏雷没敢多看,他怕忍不住去透视人家,白白浪费了赚钱的机会。
穿着黑色晚礼服的女人也看了夏雷一眼,但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便移开了视线。夏雷长得不错,但穿着太普通了,她似乎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夏雷走过去的时候她与荷官刚好结束这一次的赌局。荷官的牌面是19点,她的牌面是17点,这一把牌荷官赢了。
“真倒霉,一把都没赢过,不玩了。”穿着黑色晚礼服的女人嘟囔了一句,眉头微蹙,很不高兴的样子。
夏雷坐到了赌桌前,将他的八千筹码小心翼翼地放在了赌桌上。
“先生,你要玩牌吗?”女荷官面带微笑地道。
夏雷点了点头。
“请下注。”女荷官始终保持着她的微笑。
夏雷没有急着下注,却直直地看着女荷官面前的牌盒。就在这一刹那间,他的左眼的视线聚集到了发牌机里的第一张牌上,那张牌的背面眨眼间变薄变透,牌面的数字和花色也进入到了他的视线之中,那是一张黑桃A。
楼主 ASHEAA  发布于 2018-12-02 09:17:45 +0800 CST  
“先生?”女荷官催促道:“请下注。”
夏雷笑了一下,“我在考虑我该下多少筹码。”
女荷官瞧了一眼夏雷面前的那一点少得可怜的筹码,嘴角浮出了一丝鄙夷的意味。在她看来,夏雷多半是从内地过来的拿工资搏一把的打工仔,这种人下注之前通常都要考虑很久的,因为他们的筹码都是他们的血汗钱,输也也就没了。
就在女荷官心中瞧不起夏雷的时候,夏雷却已经用他的能力看穿了发牌机里面的四张牌。第一张是黑桃A,第二张是红桃9,第三张是黑桃K,第四张是红桃A。按照发牌的规矩顺序,也就是说这一把他会拿到“黑杰克”,赔率翻倍!
从发牌机上收回视线,夏雷将所有的筹码推了出去,“八千,我全下了。”
女荷官嘴角的轻蔑的笑意更浓了,她给夏雷发了牌,心里却在想着他等下垂头丧气离开的样子。
虽然明知道底牌是什么,可夏雷还是装出一个赌徒的样子,用名牌压着暗牌,然后一点点地将名牌移开,嘴里一边念叨着,“黑桃A,黑桃A……”
穿着黑色晚礼服的女人的视线也移到了夏雷的身上,她的眼神之中也夹带着一丝轻看的意味。
“哈哈!黑杰克!”夏雷将暗牌翻开,很兴奋的样子。
女荷官看了一眼她的底牌,发现自己的牌面是20点的时候,她的表情就像是吃了一只苍蝇。
八千筹码变成了二万四,这钱来得真的很容易。但如果没有透视的能力,提前看到自己要拿的牌,夏雷肯定不敢一次全压的。
“先生,请下注。”女荷官说道。
夏雷又将视线移到了发牌机上,他将发牌机面上的几张牌依次看过,他发现这一把他能拿到的仅仅是一张方块6和梅花7,而荷官能拿到一张红桃9和方块Q,加起来是19点,而他要牌的话,第一张便是黑桃9,爆牌。
这是一把明知要输的牌。
夏雷将五百筹码放到了押注区,这是最低赌注。
“先生,这一次怎么又押这么少了?”女荷官说道:“我看你的运气不错,刚才就拿到黑杰克了,你确定你这一把只压500吗?”
“只押500,发牌吧。”夏雷不为所动。
楼主 ASHEAA  发布于 2018-12-02 09:18:51 +0800 CST  
女荷官双手撑着赌桌,身体前倾,低开的领口里顿时曝露出了一条深沟,一抹雪白,她的脸上也带着诱人的笑容,“先生,请你相信我,你的手气正好,要追加赌注才能赢得更多,不要浪费了你的好手气。”
夏雷的嘴角也露出了一丝笑意,他的眼睛微微一扫,女荷官的整个胸部都毫无遮掩地进入了他视线之中。她的胸是用衬垫托起来的,实际要小得多,可笑的是她居然还用她的事业线诱惑他追加赌注。
夏雷摇了摇头,“假的,太小了。”
女荷官微微地愣了一下,“你说什么?”
“没什么,500,请发牌吧。”夏雷说。
“猴精!”女荷官的心里骂了一句,给夏雷发了牌。
这一把牌夏雷故意要爆,输了500。
女荷官皱着眉头收走了夏雷的500筹码,虽然赢了夏雷,但她一点都不高兴。
第三把,夏雷忽然又将所有的筹码推进了押注区。
这一把夏雷拿到了二十点,女荷官拿到了十九点,二万七千五的赌注一下子又翻了一倍。
穿着黑色晚礼服的女人没有离开,她看夏雷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奇怪了起来。
就这样,短短十多分钟的时间,夏雷总共下了十一次注,他输掉了六次,赢了五次,他面前的筹码却已经变成了二十一万。
输的时候,他压的都是500,赢的时候压的是全部的筹码。
看着夏雷面前堆积的一大堆筹码,女荷官的脑门都汗涔涔的,这倒不是因为她被这二十多万的筹码吓住了,而是因为眼前这个青年实在太邪门了。她赢他的时候只能赢500,而他赢的时候全部是几万十万,这样下去,那还得了啊!
就在女荷官准备按铃请赌场高手出马的时候,夏雷却从桌上站了起来,“今天运气不太好,算了,不赌了。”
女荷官瞪着夏雷,这脸打得,火辣辣地疼!
不是夏雷不想赢更多的钱,而是这十多分钟的时间下来,他已经疲累到了极点,无法再使用他的透视能力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知道这种钱虽然来得容易,但绝对不能太贪。他赢二十万,赌场根本就不在乎,如果他赢几百上千万,肯定就有人留意他了。
楼主 ASHEAA  发布于 2018-12-02 09:20:42 +0800 CST  
二十万,足够给夏雪交学费的了,一想到这点夏雷就好开心。
兑换了筹码,夏雷直接将钱存进了两张卡里,一张十八万,一张三万。
走出葡京大赌场,微凉的海风吹过面颊,他的脑袋这才清醒了一些。就在刚才,在和那个女荷官对赌最后一把的时候,他的眼中其实已经出现了幻觉了,女荷官明明是给他发的纸牌,但他看到的却是一只跳弹,而且是粉红色的跳弹。
好在这种幻觉不会出现太久的时间,很快就消失了。
夏雷走下台阶,他准备叫一辆车去港口,然后乘船回海珠市。一个女人也从台阶上走了下来,站在路边,也是一副等车的样子。她的身材高挑,穿着高跟鞋竟与他一般高了。那个这样的身高却不显瘦,她的身材前凸后翘,丰满漂亮。
夏雷仔细看了她一眼,忽然发现这个女人是一直在赌桌边上看他与荷官对赌的女人。
“她该不是见我赢了二十万,打我主意了吧?”夏雷的心里顿时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不过当他看见女人挂在肩头上的LV包的时候,他随即便打消了这个可笑的念头。这个女人一只包都要好几万,人家会看上他那二十万吗?
女人没说话,甚至没看夏雷一眼。
“这么冷傲,真不知道什么男人才受得了她。”夏雷的心里暗暗地想着。
就在这不经意的瞬间,夏雷的视线忽然移落到了马路对面的一幢大楼的楼顶上,他的视线一下子定格了下来,无法移开了。
在那座大楼的天台边沿正趴着一个戴着棒球帽的男子,他的面前有一支狙击步枪,而他瞄准的正是夏雷身边的穿着黑色晚礼服的女人!
“小心!”夏雷一把抱住女人的腰,与她一起滚倒在了地上。
两人刚刚倒在地上,一颗子弹便击中了女人刚刚站立过的地方,火星四溅。
女人被夏雷压在身下的那一刹那,她本来是想给夏雷一耳光的,可她的巴掌还没有落在夏雷的脸上,子弹击中水泥地面所溅射的火星便进入了她的视线。那一瞬间她似乎明白发生了什么,她忽然张开.双腿夹住夏雷的腰肢,然后猛地翻了一个身,变成了她在上面,夏雷在下面了。
男下女上,女人的一双雪白的美腿从裙下曝露出来,还有一抹黑色的蕾丝底。她的叉开的姿势让蕾丝底有一个勒紧的动作,那让人血脉喷张的风景便更为清晰地呈现在夏雷的眼前,这让他更加紧张了。
女人的双腿突然一使劲,夹着夏雷往侧面的一座花台一滚。
噗!两人刚刚滚到花台后面,刚才停留过的地方便溅射起了一团火星,一颗子弹在击中路面之后改变方向,击碎了路边一个商家的橱窗玻璃。
楼主 ASHEAA  发布于 2018-12-02 09:21:55 +0800 CST  
夏雷的额头上顿时被惊出了一片冷汗。
人行道上顿时乱成一团,有人奔逃,有人卧倒,还有人高声喊叫。
有花台做掩体,夏雷和女人暂时安全了许多。
“你是谁?”女人的声音和她的人一样,冷冰冰的。
夏雷愣了一下,“我不认识你,刚才看到有人用枪瞄着你,一时情急,我就将你扑倒了。”
“那座大楼我也看过,那么远的距离,又是在夜里,我都看不清楚,你却看见了,你是怎么看见的?”女人直直地看着夏雷,那眼神锐利的仿佛能洞穿人的心灵。
夏雷能看见对面大楼天台上的狙击手当然是他的左眼的能力,他的左眼不仅能透视人和物体,还能将远处的物体拉近,让他看得更清楚。事实上,他不仅是看见了那个狙击手,如果那个狙击手不是用棒球帽遮住了大半边脸,他甚至能看清楚那个狙击手的样子!
“回答我的问题!”女人的声音变得严厉了许多。
左眼的能力是秘密,夏雷当然不会告诉眼前这个女人,更何况她的态度已经让他很不舒服了,“看见就看见了,碰巧而已,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还有,你打算一直骑在我的身上吗?”
女人这才发现她到现在为止都还骑在夏雷的身上,而她的脸都快要贴着他的脸了。她尴尬地从夏雷的身上爬了下来,但不敢冒头,只是趴在夏雷的旁边。她还提醒了夏雷一句,“趴着,不要动。”
夏雷没动,他可不想尝试那种被人一枪爆头的感觉。他也开始后悔一时冲动就把人救了,他连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如果那个狙击手认为他和她是一伙的,那岂不是糟糕?
“谢谢你刚才出手相救。”女人向夏雷伸出了一只手,“我叫龙冰。”
刚在想连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她就做了自我介绍,夏雷的心中稍微平衡了一点,他伸手握了一下龙冰的手,“我叫夏雷。”
楼主 ASHEAA  发布于 2018-12-02 09:23:07 +0800 CST  
“你是哪里人?”
夏雷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海珠市,你呢?”
“其实刚才在赌场里的时候我就知道是内地人。”龙冰说道:“我是京都人。”
“那个狙击手为什么要杀你呢?”夏雷看着她,他很想很想知道这一点。
龙冰的眉头微微地皱了一下,“这个你不用知道。”
这时几辆警车呼啸而来,刺耳的警笛由远而近,那声音让人紧张。
“他已经走了。”龙冰忽然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夏雷有些不相信,他对龙冰的身份越来越好奇了。
“没有为什么,只是经验。”龙冰说。
夏雷往前爬了两米,从花台的侧面小心翼翼地探出了半颗脑袋,看了一眼对面大楼的顶部。那个狙击手已经不再那里了,他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
“你现在相信我了吗?”龙冰从地上爬了起来,她拍了拍黏在晚礼服上的灰尘。
“你究竟是做什么的?”夏雷很清楚,眼前这个女人不是一般的女人,很简单,她凭借经验便已经知道那个狙击手离开了,如果她是一般的女人,她能有这样的经验和自信吗?
龙冰说道:“有机会的话,你会知道的。现在你快走吧,你没有通行证,被抓住会有麻烦的。”
夏雷的心中惊讶得很,心里暗暗地道:“这女人的眼力也太毒了吧?”
“等等,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打这上面的电话就行了。”龙冰说道。
夏雷拿着龙冰递给他的名片看了一眼,那上面除了她的名字和电话号码之外什么都没有。他的心里暗暗地道,人怪,就连印的名片都是奇怪的。心里虽然这样想,但他面上却露出了笑容,“那就这样,改天我请你喝茶。”
龙冰说道:“你别误会,我只是想还你的人情而已。”
夏雷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他尴尬地耸了一下肩,然后转身离开了。
他刚一离开,几辆警车就停在了路边。从车上下来的警察都拿着枪,用警车做掩体,紧张兮兮地张望这四周。他们显然还不清楚情况。
龙冰抬头看着马路对面的大厦,看着大厦的天台,可她看到的只是一片模糊的轮廓,就连天台边沿的护栏都看不见,更别说是看见隐藏在上面的人了。
龙冰收回了视线,她看着夏雷离开的方向,愣了半响才冒出一句话来,“我的视力是最好的2.0,我都无法看见上面的情况,他是怎么看见的?难道他的视力超过了2.0?这怎么可能?还有,他在赌场里的表现好奇怪……这家伙,我一定要查查他的底细!”
楼主 ASHEAA  发布于 2018-12-02 09:24:16 +0800 CST  

楼主:ASHEAA

字数:2183272

发表时间:2018-12-02 16:58:43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3-17 18:14:48 +0800 CST

评论数:6162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