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男三女在森林的故事

“先生,你也是去迪拜啊!”
我刚坐在飞机舒适的座椅上,旁边的女孩就好奇的问我。
“嗯,是啊!”
我随口答应了一句。侧头打量着她,这妹子长得不是那种让人惊艳类型的,单眼皮鼻子不高,但是眼睛大大的很受看。两个浅浅的酒窝,给人很容易亲近的感觉。
一眼之后,我瞬间对这个女孩起了好感,这绝不是因为她的胸口那里很鼓轮廓很美好。而是她浑身上下的穿戴,都是低调而奢华的。那件香奈儿春装外套,绝壁是马容同款,别问我是怎么看出来的,因为之前我的工作就是……
在我审视的目光下,女孩的俏脸微微一红,略带羞涩的问道:“先生,你去迪拜玩吗?”
玩……我赌上了全部积蓄,可不是为了去那里玩的。我是为了乞讨而去的!
我微笑:“不,去做一些国际融资的前期考察工作!”
女孩平和的笑了笑,这一笑,说明她对于我浮夸出来的这些东西,已经司空见惯,没有半点好奇,她的家世,看起来绝对不简单。
“先生是从事哪一方面工作的?”旁边一个满脸世故的薄唇女人,听我说的挺牛叉的,两眼冒着桃红小星星,主动加入了我们的讨论。
我看了看女孩,矜持的说道:“我之前呢,是一家五百强企业的安全顾问,后来感觉公司的发展理念和我不合适,辞职之后,开始在IT行业发展……”
“能把保安和网管说的这么清新脱俗的,你也是个人才了!”
我脸孔涨的通红,愤怒的瞪着旁边冒出来的大长腿空姐,从牙缝里崩出一句话。
“陈丹青,我要投诉你!”
这个长相酷似赵丽颖的空姐,故作惊讶的瞪大眼睛:“你的机票钱都是我给的,你居然要投诉我?你的良心呢?吃软饭也要有点底线好吧……”
楼主 树叶重风  发布于 2018-11-17 21:53:03 +0800 CST  
陈丹青是我表姐,但也没啥血缘关系,我们这个家族太大了,她和我八竿子都绕不到一个祖宗上,不过我们的父母关系特别好,从小我和她穿着开裆裤一起长大的。
我们俩从小就不对眼,见面就掐,但是刚才她说的话,每一句都没错。
我当过兵,复原后在一家顶级会所当了保安,被开除了,去了网吧当网管,又被开了。快吃土的时候,我在网上看了一个新闻,说在迪拜乞讨,一天都能弄个千数美金的,就动了心思。
正好陈丹青是飞这条线的,一咨询她,她给我买了票,说这事她得支持,因为我终于不再祸害祖国了。就这样,我混上了这架开往迪拜的飞机。
楼主 树叶重风  发布于 2018-11-17 21:53:44 +0800 CST  
陈丹青走了,旁边两个女人都脸色古怪的看着我,我老脸一红,心说这算特么把脸丢到九霄云外了。
尴尬之下,我把头转向窗外,忽然看见一团浓密的黑烟从窗外飘过。
握草,这什么情况这是……我心里一哆嗦,站起来指着舷窗外大喊:“烟……烟……”
我的话还没说完,飞机剧烈的抖动起来,我的身体猛地后仰,然后就感觉到那种飞速下坠的重力感,让我一屁股坐了回去。
前面忽然亮了,那是机舱被撕开了一条口子,一阵强风狂猛的吹进来,几个靠近口子的乘客被强大的气流吸引,尖叫着飞出了机舱。
“啊……上帝……”
“雪特……”
楼主 树叶重风  发布于 2018-11-17 21:53:59 +0800 CST  

各种惊慌的喊叫,机舱里面一下子乱成了一锅粥,机身上的口子越来越大,碎玻璃渣,金属块什么的到处乱飞,刚才那个薄嘴唇女人,就在我眼前,被一块金属碎片,刺进了胸口……
飞机左右摇摆的越来越厉害,我被转的头晕目眩,忽然身体的角度一变,我的脑袋重重撞在前面的座椅上,眼前一黑,我失去了意识。
我是在剧烈的头痛中醒来的,迷迷糊糊的,觉得怀里抱着什么东西,软软的,很舒服。
我睁开眼睛,近在咫尺的是飞机上坐在我旁边的女孩,她八爪鱼一样缠着我,紧紧闭着眼睛,俏脸上精致的妆容全没了,惨白的脸色,看上去楚楚可怜。
我动弹了一下,她毫无意识的把我抱得更紧了,小猫一样把头往外身体里面缩了缩。她那一对傲视群论的肉球,顶在我的胸口上,让我脑子有点乱。
楼主 树叶重风  发布于 2018-11-17 21:54:26 +0800 CST  
哗哗的海浪声,分散了我的注意力,我四下打量了一下,发现我和她躺在一片松软的沙滩上,周围乱七八糟的狼藉一片。
有飞机散碎的碎片,还有一些躺着一动不动的人,一个浪潮拍过来,卷走了一些碎片和人体,又留下了一些人体和碎片,周而复始。
这是……哪里?荒岛……
我拼命回忆着,飞机失事的一刹那,在脑子里勾勒还原出来。
握草!劳资真特么命大,从万丈高空掉下来都没挂了!我一下子兴奋起来,吧嗒一口,亲在女孩的脸上。
谁知道就在这一刻,女孩张开了眼睛,愣愣的看着我,片刻之后,她歇斯底里的大叫起来。
“啊!流}氓!”
可是回应她的,除了呼呼的海风,就是我无奈的苦笑。
“不要叫了,你要真能把警察叫来,我坐牢都愿意!”
女孩惶恐的四下看看,看到那些尸体,她双手揪着头发,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
我用力一扑,把她扑到在地上,伸手捂住了她的嘴。
楼主 树叶重风  发布于 2018-11-17 21:55:22 +0800 CST  
女孩呜呜的挣扎着,我们的身体不停摩擦,我感觉自己有点不良反应了。
她也察觉到我身体的变化,惊恐的瞪大眼睛,眼里的泪水溢满了眼眶。
“第一,现在我们在一个荒岛上,有没有淡水还不好说,你把嗓子叫干了,没法补水。第二,这里一切都是未知的,万一被你的叫声引来野生的狼和老虎,我们会死的很惨。所以,不许再叫了!懂了?懂了我再放开你。”
女孩可怜巴巴的看着我,挺不甘心的点了点头。我这才翻身松开了她,心里还挺遗憾的,你咋这么听话啊!
我把她拉起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她眼里又开始流泪,抽哒哒的说道:“安琪!”
楼主 树叶重风  发布于 2018-11-17 21:55:58 +0800 CST  
“嗯,我叫陈博,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罩着的人了!只要你听话,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可是,这岛上还有别人吗?”
安琪这句话把我逗乐了,这妹子是有多萌啊!听不出我的玩笑啊!“陈博?”
忽然响起的呼喊,让我菊花一紧,我看到荒岛的树丛里面,钻出两个女人。身材高挑的那个,正是我的表姐陈丹青。
我嘴唇抽了抽,想叫她的名字,可是胸口堵得慌。嗓子硬硬的,叫不出来。
陈丹青的身后,刷刷刷的不断出现着人,男女老少都有。有不少人,我有点明白了,原来幸存者不是只有我和安琪,我们两个算是被冲到荒岛比较晚的。
楼主 树叶重风  发布于 2018-11-17 21:56:25 +0800 CST  
“我们的幸存者,一共有二十八个,男人七个,女人二十一个。我想,我们现在最需要解决三件事!”
“第一,我们现在在什么位置!第二,能不能等到救援!第三,我们能不能活着等到救援!”
说话的男人身材高大强壮,他叫古蔺,是飞机副驾驶员,也是驾驶舱里面唯一幸存的,据他所说,当时最危急的关头,就是他修正了一下飞机降落的方向,飞机才降落到了大海上,大家才保住了性命。
所以在我没有醒来之前,他已经被大部分人当成了暂时的领袖。
楼主 树叶重风  发布于 2018-11-17 21:57:14 +0800 CST  
“我们在什么位置,你不知道吗?这是你应该对我们解释的!飞机到底怎么回事?”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愤愤的说道。
古蔺冲这个男人笑了笑,忽然出手,狠狠一拳打在这个男人的肚子上。
中年男人疼的大叫一声,捂着肚子弯下了腰,古蔺正好在这个时候抬起了膝盖,撞在这个中年男人的下巴上。
中年男人仰面栽倒,被古蔺伸出脚踏在胸口上,无力的挣扎了几下,昏过去了。
楼主 树叶重风  发布于 2018-11-17 21:57:46 +0800 CST  
古蔺笑眯眯的环视大家,温和的说道:“现在,我们处于最艰险的境地,要想活下去,队伍里只能有一个声音,大家同意我的看法吗?”
人群沉默着,毫无疑问,古蔺刚才的作为让大家有点反感,不过这个时候,似乎真的需要这种铁腕性格的人,才能hold的住场面吧。
很快,有人点了头,承认古蔺的首领地位。
楼主 树叶重风  发布于 2018-11-17 21:58:18 +0800 CST  
人在茫然无措的时候,很容易从众的,越来越多的人同意了,安琪咬着嘴唇,正要表示同意,我紧紧拉住了她的手腕。
“陈丹青,过来!”
我冲表姐招招手,她白了我一眼,不过还是走过来,站在了我的身边。
古蔺眯起眼睛盯着我,脸上露出人畜无害的微笑:“这位兄弟,你有不同意见吗?”
楼主 树叶重风  发布于 2018-11-17 21:59:07 +0800 CST  
我懒洋洋的笑笑:“我这人比较没安全感,我始终认为,命运,应该掌握在自己的手里。那样的话,就算死了,也不会后悔吧!”
“嗯!”古蔺和我目光相对,彼此对视了十几秒,他飞快的转开目光,看向别人:“还有和他一样想法的吗?”
“我和丹青在一起!”
楼主 树叶重风  发布于 2018-11-17 21:59:33 +0800 CST  
有个穿着空姐服装的女孩,站出来,来到我们的身旁。
我带着他们走向海滩,在路上,简单的认识了一下。
这个小集团,除了我和表姐陈丹青,富家女孩安琪,另外那个是陈丹青的闺蜜,空姐萧宁儿。
她们比我们早来到荒岛一段时间,清醒之后,被古蔺带着,去荒岛里面探询,看看有没有出路,刚走了一段时间,忽然听到安琪的尖叫,就一起回来了。
楼主 树叶重风  发布于 2018-11-17 21:59:56 +0800 CST  
安琪问我,为什么不和大家一起,人多才能力量大嘛!
我笑了笑:“因为古蔺是个傻|B,醒来的第一件事,应该是收集物资,而不是跑去探路!”
“收集物资?”安琪疑惑的看着我。
“对!”我试探着下了海,抓住一块飞机的碎片,远远的扔在沙滩上。
“这个有什么用啊!”安琪真是个好奇宝宝,跑过去打量着那块碎片,左看右看的。
楼主 树叶重风  发布于 2018-11-17 22:00:18 +0800 CST  
我板起脸,严肃的说道:“从现在开始到救援来到之前,我们的队伍不养闲人,想要有吃有喝的活下去,我们每个人都要付出自己的努力,现在,都下来和我捞东西!”
陈丹青第一个下了海,和我一起,在海水里面,打捞大海中乱七八糟的东西。
萧宁儿也下来了,我告诉她们,尽量多打捞金属的东西,因为金属的冶炼,是原始社会过度了很久才出现的,我们不可能有这个条件去实现。
楼主 树叶重风  发布于 2018-11-17 22:00:43 +0800 CST  
看到我们的行动,古蔺他们也醒过味来了,他带着人跑过来,也开始打捞海水里的东西。
他们人多,而且可能古蔺吩咐了什么,故意把我们包围了起来,只要我们一伸手,他们就下手去抢。我眼睁睁看着,有一大包饼干被他们从萧宁儿手边抢走。
陈丹青气的要骂人,被我拉住了。
楼主 树叶重风  发布于 2018-11-17 22:01:08 +0800 CST  
我看了一眼远方,说差不多了,再不走,就该出事了。
我们四个回到岸上,我让她们把收集来的东西往远处搬,我自己来到岸边的死尸前,开始清理尸体。
我所谓的清理,是彻底的清理,每个尸体的衣服,都会被我扒下来,身上所有的零碎,腰带,钱包之类的,全都被我留下,然后只|穿着内裤的尸体,会被我拖进大海。
楼主 树叶重风  发布于 2018-11-17 22:01:24 +0800 CST  
对于我这种行为,古蔺那边开始冷嘲热讽起来,陈丹青她们,捂着脸或者转过头,似乎也为我而羞愧。
我知道,这些人进入角色比较慢,他们并不清楚,现在这种环境,生存才是第一位的,脸皮完全没有半点作用。
不急,过了三天之后,或者用不了那么久,要是找不到吃的,他们连死人都敢吃……但我才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呢!
所有的尸体都被我丢进了大海,我拖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走向他们,三个女孩脸色都有点不太好看,没人搭理我。
楼主 树叶重风  发布于 2018-11-17 22:01:38 +0800 CST  
“如果不把尸体扔进大海的话,他们会腐烂,污染沙滩和空气,我们会染上瘟疫,这里缺医少药,等待我们的只有死亡。而且人都死了,这些东西留在他们身上也没什么作用了,却可以帮助我们更好的活下去!这是我的解释!”
我低沉的说了几句,脸上是无懈可击的真诚,几个女孩子对视了一眼,除了安琪,其他两人都默默的点了点头。
楼主 树叶重风  发布于 2018-11-17 22:01:51 +0800 CST  
其实,我只说了一个原因,还有几点心思,我没说出来,我把尸体丢下海,除了避免瘟疫之外,也是怕尸体会成为古蔺他们的食物。还有一点,就是希望附近的鱼虾能被引来。
钓鱼的人都懂什么叫打窝子,这些尸体,就是我打的窝子。
楼主 树叶重风  发布于 2018-11-17 22:02:26 +0800 CST  

楼主:树叶重风

字数:404428

发表时间:2018-11-18 05:53:03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1-27 18:43:58 +0800 CST

评论数:2114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