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三次大学之路

这个夏天事情有点多,也有点乱。首先是在高考中我以一个正常人的智商考了一个变态的分数,紧接着便是我在班主任的极力“怂恿”下(居然想到了这个词,班主任心理抗压能力强,一定不会介意的),相当狂热地填报了清华大学。其实,我原本打算填报别的学校,谁知班主任冷不丁地来了一句:听说清华大学美女如云呀(哎,老班真是“居心叵测”,他明知道我对美女免疫力低下,还这么说,这不是把我往清华上逼吗?)。然后接下来发生的事便是剧情反转,清华大学很果断地拒绝了我以身相许的美意。最后,据说是一个很有特点的学校把我给收了。哎,收了就收了吧,可是为何要来个“额外赠送”,调剂了我的专业?

这还不是主要的事,更加让我凌乱的是:我将以何种方式亮相大学校园?现在离大一开学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却被别人以一种“别样”的方式撞伤了腿,在医院检查之后,医生萝卜就酒嘎嘣脆地来了一句:准备一副拐杖吧,这几个月你是不能离开它了),排除出现奇迹的可能,如果那个医生所说的话属实,难不成我真的要拄着拐杖一蹦一蹦地来完成我的大学首秀?呜呜,这样太残酷了好么?虽然我希望有一个与众不同的亮相方式,可是这样的方式也太与众不同了。

虽然我狠下心来把药当零食吃,可是奇迹依旧在那遥远的地方,看来民间谚语“伤筋动骨一百天”确实是有一定的道理。算了,“强扭的瓜不甜”,既然注定要来个与众不同的亮相方式,那就,咳咳,去买一副好拐杖吧。

天气预报信誓旦旦地说那天风和日丽,阳光明媚,可是为何却是大雨如注,看来天气预报果然是靠不住的。天气预报靠不住也就算了,反正已经习惯了,可是火车你凑什么热闹,你为什么要今天晚点,而且一晚就是三个小时。

“老师,你说什么,安排我住双人间宿舍?”我严重怀疑自己的听力出现了问题。

“你不同意?”

“不,不,我本人没有意见,绝对服从学校的安排,只是我有一个小小的问题,双人间和六人间的收费标准是一样的么?”

“原本是不一样的,但是对于你,特殊情况特殊对待。”

呜呜,太感动了,多么好的学校呀,这么爱惜人才,也不枉我在高考中考了那么变态的一个分数,我忽然觉得被清华拒绝也不是那么伤心了。

“在学校读书,你不要有压力,咱们学校不歧视残疾人,甚至在某些方面,还会对残疾人有特殊照顾,就像这次安排你住双人间。”

原来给我安排双人间,不是出于爱惜人才的目的,呜呜,我太自作多情了。

还有,我不是残疾人好吧,当然,这话我没有说出口,因为对于“有利可图”的误解,我向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当我推开宿舍门的那一刻,我的大脑至少短路了三秒钟,因为那里面的画面太另类,太震憾:我看到了一个长发飘飘的男生。

视觉的震憾还未结束,我又感受到了一种听觉的震憾。

“你是来推销拐杖的吗?”

毁三观呀,竟然有这样的开场白。当然,我也并非是等闲之辈(怎么感觉有自夸的嫌疑)。于是,我集中所有的智慧,来了个就地反击:“不是,我只是来问一下有没有需要理发的同学?”

空气中好像有了一种搏杀之意,然而,就在这时,他笑了起来:“你好,新舍友,我从小在美国生活,如果有些话说得不恰当,你别介意,我刚才那个冷幽默没有冰到你吧?”

我瞬间释然了,原来是蛮夷,怪不得来这么一个脑残的开场白。

“怎么会呢,我很耐冷的,再说,我们中国人也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新同学,欢迎你来到中国。”

据他主动交待,他现在的名字叫高帅,并且他一再强调,这个名字是他正式承认的,唯一合法的名字。

看来这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楼主 竹林寻雨  发布于 2019-07-03 09:02:46 +0800 CST  
“柳晓强,柳晓强,告诉你一个变态的消息。”高帅风风火火地闯进宿舍,气喘吁吁地说道。

“什么变态的消息?”我问他道。

“大一新生需要军训三十天,听说军训很苦,你说学校怎么这么变态,想到用这样的方法来虐待我们。”

“不是虐待你们,是对你们的爱护,你要理解学校的一片苦心。”

“柳晓强舍友,你的立场有问题啊,你怎么帮着学校说话?”

“因为我不用参加军训。”

那是一个月光很美的晚上,辅导员终于组织了一场姗姗来迟地全班同学大相见活动。
哎,我终于深刻地体会到了何为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那些女生都长得中规中矩,没有带来任何意外地惊喜。当然,从女生失望的眼神中,也可以看出我们班的男生长得有多么抽象,好不容易有一个长得不那么抽象的,却还拄了个拐杖。

这是一次很不成功的相见活动,看来一见钟情往往只存在于言情小说中。算了,不想那么多了,回去洗洗睡吧。

“柳晓强,你对女生感兴趣吗?”

“废话,我又没有毛病。”

“那你的心脏没有问题吧?”

“我的心脏强大着呢,就是你的心脏停止了跳动,我的也不会罢工,我说高帅,你哪来这么多脑残的问题。”

“有两条漏网之鱼。”他很神秘地说道,“并且是两条美人鱼。”

“什么漏网之鱼?”

“昨晚我们见到的那些女生并不是咱班女生真正的实力,有两个很勾人的女生缺席了昨晚的活动。”

“什么叫勾人,你的嘴里就不能吐一次象牙,你好歹是大学生,能用点上得了台面的词么?”

“晓强,我很严肃认真地告诉你一件事:我预订了这两个女生中长得更好看的那一个。”

“单方面的预订那不叫预订,那是暗恋。”

正当我在宿舍看一本很有吸引力的书时,宿舍门“嘭”地一声被很粗暴地推开了,蒋仁建一脸贱笑地出现在我们的宿舍。

“贱人蒋,你就不能像对待你家房门一样来对待我们宿舍的门?”

“我已经是手下留情了好不好,我在家里根本就不用手推门,我都是直接用脚踹门。”

“大中午地,你不在你们宿舍打牌,跑来我们宿舍干什么?”

“我想问一下你有没有吃饭?”

“没有”。我回答得相当干脆利落。

“你怎么不早说,要是知道你没吃饭,我就不把刚才剩下的饭菜给小狗吃了。”

“贱人蒋,你能不能别总是惦记着你同物种的朋友,你就不能对我们人类好点?”

“你听说了么?”贱人蒋一脸神秘地说道。

“听说什么了?”

“我们班金屋藏娇,而且一藏就是俩,尤其是那个更白,更高,更有气质的女生很有希望被选为咱们系的系花,就是被选为校花我看也很有希望。”

“贱人蒋,注意点形象,你的口水流出来了。”

“有吗,哦,是有点,昨晚我做了一个很伟大的决定:我决定放弃追求那个更漂亮的女生了。”

“恭喜你,你做了一个很正确的决定。”

“我是放弃追求那个更漂亮的女生了,但是我决定追求金屋藏着的另一个女生。”

“那个什么,兔子不吃窝边草,你把眼光放远些。”

“我又不是兔子。”
楼主 竹林寻雨  发布于 2019-07-03 09:27:54 +0800 CST  
那天,我正躺在床上做一个很有内涵的梦时,我忽然感觉到一阵胸闷气短,不好,难道是突发性心肌炎?我刚要挣扎着爬起来打电话求救时,然后,我看到眼前的一幕便是:一个长发飘飘的人正在用手捏我的鼻子。

“高帅,你干嘛捏我鼻子,你想谋杀啊!”

“我以为你猝死了呢,我喊你那么长时间,你哼都不哼一声。”

“你没看到我戴着耳机的么?”

“我怎么知道你有戴着耳机睡觉的臭毛病?”

“你以为我想戴着耳机睡,你那呼噜打得让人有一种想把你从楼上直接扔下去的冲动,你知道么?”

“周小政中午想请我们吃饭,你去不去?”

“他怎么想起来请客吃饭了,我和他也就见过几次面,还不至于到请客吃饭的地步,高帅,你和他很熟?”

“我也和他不熟,我也想不通这是怎么回事,莫非和选举有关?”

“什么选举?”

“军训结束之后,就要进行班干部的选举,难道他有什么想法?”

“总有一些热衷于权力的学生,这没什么好奇怪的。”

“要不我们不去?”

“为什么不去,我们不能冷了别人的邀请之意,也不能委屈了我们的肚子。”

“我们如果答应去,会不会显得我们很容易被腐蚀?”

“确切地说,我们只是容易被邀请而已。”

“晓强,你别说得那么深奥,我怎么听得迷迷糊糊,云里雾里的?”

“深奥吗,哦,对你的智商来说,确实是深奥了。”

“柳晓强,你什么意思,你说我智商低?”

“没有啊,我只是说你的头发很长,见识很那个什么,咳咳,咳咳。”

为了显示我们是“清高”之人,也为了表示我们不会轻易地被糖衣炮弹所腐蚀,我们决定象征性地晚到几分钟。

一路无话,快到酒店门口的时候,高帅“语不惊人死不休”地来了一句:我怎么感觉我们的这种行为像是“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呢?

怪才呀,真的是不世出的怪才呀,他竟然想到了这句话。

“高帅,你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么,你用这样的词,对得起你们语文老师吗?”

他竟然一脸无辜地说道:“我的语文不是体育老师教的,他是体育专业毕业的。”

真冷呀!
楼主 竹林寻雨  发布于 2019-07-03 09:39:18 +0800 CST  
周小政城府很深,席间,他说些无关紧要的话,不轻易亮出底牌。我是无所谓,反正心里有事的是他,他要是不嫌累,随便他怎么去装深沉。

高帅没心没肺地吃着,没心没肺地喝着,还时不时没心没肺地来一句:不错,不错,味道好极了。

周小政终于按捺不住了,他装作很随意的样子说了一句:“下个月,我们班就要选举班干部了,你们认为谁出任班长合适?”

终于亮出底牌了。

高帅抢着说道:“你们可别选我呀,我才不当这破班长,受这份鸟罪呢,要我说,干脆抓阄得了,这样多省心,一选举,就有人请吃请喝,这样不好。”

吃着人家的东西,喝着人家的东西,他竟然还能大义凛然地说出这些话,呜呜,太没心没肺了。

我本打算不过早地表态,谁料到高帅今天不仅智商不足,情商也欠费。总不能让酒场气氛太尴尬吧,于是,我清了清嗓子,说道:“咱班男生,除了我们三位,其余的我都不熟,我不会很轻率地把票投给不熟悉的人。”

我刚说完,高帅的屁股底下像是安了弹簧似的,他“噌”地一下就站起来了,一双本不大的眼睛瞪得溜圆,满脸吃惊的表情:“晓强,你想竞选这鸟班长?”

唉,敌我不分呀,这哪里是一般的没心没肺,这简直是没心没肺到家了。看来那句话说得太对了: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高帅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的要大醉一场,他喝白酒就像喝白开水似的,一杯接着一杯地往肚里灌,在见识了他种种“二”的表现后,我那仅存的一点想要阻止他继续喝下去的念头立马消失得无影无踪。对于如何避免被“二”的人给雷倒,我曾经听一个“高人”说过两种方法:要么你比他更“二”;要么你保持沉默。我自信还超越不了高帅“二”的境界,所以我选择保持理智的沉默。饭局还没有结束,高帅就已经醉得像死狗一样。由于目前我自身走路尚需依赖拐杖,所以送高帅回去的任务自然就落到了周小政的身上,看着周小政一脸郁闷的表情,真的是应了那句话“赔了夫人又折兵”。

刚回到宿舍,蒋仁建就像地鼠一样地钻了出来,并且一脸贱贱的表情:“ 你们又去腐败了?”

“什么叫我们又去腐败了,我们只是去吃了一顿饭而已,并且是自费。”

“切,要是自费,高帅才不会醉得像死狗一样呢,以他守财奴的性格,自掏腰包的酒,他最多只喝一瓶,并且是啤酒,是不是周小政腐蚀你们了?”

“我说贱人蒋,隐藏得够深呀,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这么八卦。”

“晓强,我还有更八卦的呢,你想不想听?”

“没兴趣,我还想睡觉呢。”以贱人蒋的性格,你要是说想听,他肯定会卖一个相当大的关子,这个那个的说半天,就是不告诉你;而如果你表现得毫无兴趣,他反而会竹筒倒豆子—— 一个不留地说出来。

不出所料,蒋仁建很利索地关上宿舍们,压低声音,一脸神秘地说道:“据我多方打听,周小政把咱班的同学都宴请了一遍,除了一位女生,所有的同学都参加了宴请。”

“稀世珍宝呀,这位女生能够抵挡住物质的诱惑,真的是太难得了,她叫什么名字?”

“她叫孔静雪,就是咱班最漂亮的那位女生。”
楼主 竹林寻雨  发布于 2019-07-03 09:51:15 +0800 CST  
孔静雪,名字很好听,不过,我怎么对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切,你要是对人家有印象才怪呢,你来咱学校都快一个月了,就只见你参加了两次活动,其中有一次你还中途退场了,你都不轻易抛头露面,又怎么会认识人家。”

“我现在不是处于特殊时期吗,再说了,张爱玲女士不是也说过吗: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这便是缘分。所以说嘛,过早的相见也不见得是好事。”

“等你时间合适了,估计咱班一个女生也剩不下了,现在咱班男生已经开始赤裸裸地划分势力范围了,其中有两个意志不坚定的女生已经被俘虏了,还有几个女生也准备投降了。”

“咱班女生就不能稍微矜持一些吗,怎么着也得拖它个一年半载再投降呀。唉,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呀。”

“矜持能当饭吃吗,再说咱班男生也太猛了,追起女生来一个个就像饿狼似的,并且手段也无所不用其极,小女生们哪见过这些阵势,所以很容易地就被俘虏了。”

“想不到咱班竟然隐藏了这么多情场高手,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晓强,帮我个小忙呗?”

“不帮,我睡觉呢。”

“晓强,你不会见死不救吧?”

“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我保证不落井下石。”
“明天中午请你吃鱼香肉丝。”

“我今天刚吃了。”

“再加一份宫保鸡丁。”

“说吧,让我帮什么忙。”

“什么,贱人蒋,你想竞选班干部,让我帮你出谋划策?”

“我感觉我要是不当班干部,是咱班的一大损失。”

“确切地说,你要是当了班干部,更是咱班的一大灾难。我说贱人蒋,你真的想好了,要去祸害我们这些善良的同学?”

“切,你别小看人,我可是做好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准备。”

“你别侮辱“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句话。”

“晓强,你得帮我,刚才咱们已经达成了君子协议,你可不能反悔。”

“帮你可以,但是得加价,你让我做的事难度太高了。”

“晓强,那个什么,想想咱们的君子协议。”

“我今天不想做君子,再说了,贱人蒋,你不做君子也已经很久了吧?”

“好吧,算你赢了,但是最多只能加价一倍。”

“至少四倍。”

“晓强,你总不忍心在我的伤口上撒盐吧?”

“要不我撒点孜然?”

最终,在我强大的心理攻势和坚持自己利益最大化的高压下,贱人蒋被迫屈服,我成功地解决了下周的伙食问题。

“我终于见到了现代版的周扒皮。”贱人蒋一脸无奈地说道。

“哪里,哪里,我只是对自己要求比较严格一些。”

“切,奸商理论,不和你闲扯了,现在咱们商量一下我如何能成功地竞选上班长。”

“什么,贱人蒋,你想竞选班长?!不行,刚才条件太低了,还得加价!”

“我还有点事,晓强,你先想想计策,咱们回头再聊。”然后,贱人蒋以兔子般地速度逃之夭夭。
楼主 竹林寻雨  发布于 2019-07-03 10:03:45 +0800 CST  
“贱人蒋越来越没有出息了,难道他不知道即使他不跑你也追不上他的吗?”

“啊,陈光头,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吓死人不偿命是不是,我们宿舍门口不是用斗大的汉字写着“进门之前,请先敲门”吗?”

“我已经做到“熟视无睹”了。”

“我现在有点明白你的脸为什么那么黑了。”

“柳晓强,你什么意思,你说我脸皮厚?”

“咳咳,我的意思是说你聪明秃顶。”

“我说过多少遍了,我不是聪明秃顶,我是聪明绝顶。”陈光头大声地抗议着。

陈光头原名叫陈亮,因其以光头形象在学校里横冲直撞,所以同学们都直呼他为“陈光头”。一开始这厮对这个绰号是坚决不接受,誓死不认可,奈何同学们对他这个绰号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甚至有些女同学在遇到他的时候,也很热情地说上一句:“你好,陈光头同学。”最终在“汹汹民意”下,陈光头被迫默认了这个绰号。

“晓强,刚才贱人蒋是不是来找你帮忙,他是不是想让你帮他竞选班干部?”

“陈光头,你什么时候也变得和贱人蒋一样八卦了?”

“晓强,贱人蒋打算竞选哪个职位?”

“自己猜。”

“他不会准备竞选劳动委员吧?”

“陈光头,淡定一点,别这么激动,你的眼珠都快瞪出来了,啊,陈光头,难道你想竞选劳动委员?”

“劳动人民最伟大。”

“陈光头,别和农民伯伯套近乎,你说实话,你这么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人怎么会想到竞选劳动委员?”

“因为这个是我最有可能竞选成功的职位。”

“陈光头,你果然很聪明秃顶,比贱人蒋实际多了。”

“贱人蒋他对哪个职位有狼子野心?”

“班长。”

“我靠,他这是勇于当炮灰啊,他不知道周小政对班长职位虎视眈眈啊,咱们班有可能赢得了周小政的人也就你和孔静雪吧,不过可惜的是孔静雪不参加竞选,而你又是个残疾人。”

“陈光头,我不是残疾人,我只是腿受伤了。”

“晓强,咱们学校不歧视残疾人。”
“滚。”

“晓强,帮我出个主意呗,让我势如破竹,一鼓作气地拿下劳动委员。”

“陈光头,我干嘛帮你呀,咱俩很熟吗?”

“晓强,那个什么,你总不忍心看着一块金子埋在沙土里吧?”
楼主 竹林寻雨  发布于 2019-07-03 13:33:19 +0800 CST  
经过一番激烈的讨价还价,我和陈光头最终达成了“友好”的协议:陈光头同学本着一颗无私友善的心灵,免费为受伤的柳晓强同学提供一周的开水服务;而柳晓强同学则充分利用智慧的大脑为陈光头同学竞选劳动委员摇旗呐喊,出谋划策。

“晓强,“不成功便成仁”,这次要是失败了,我就从你们宿舍的窗户上跳下去。”

“滚,我们宿舍是一楼。”

自从军训结束以后,高帅就疯狂地恋上了床,他扬言要把军训期间那些错过的“觉”给睡回来。“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在他做出这个变态的决定之后,我珍藏多日的方便面,火腿肠等等一切能吃的食物都被他洗劫一空。

“高帅,你怎么跟鬼子进村似的。”

“晓强,我饿啊,等以后我成了亿万富翁,我天天请你吃山珍海味。”

哎,多么不靠谱的一句话。

蒋仁建不知吃错了什么药,一大早就闯进我们宿舍,强烈地要求入伙,我和高帅赶紧说道:“咱还年轻,可不能犯傻,再说我们宿舍也不是什么好地方,臭鞋随处可见,臭袜子满地都是,厕所有时三五天的都不冲一次,所以说千万别打我们宿舍的主意。”

“没事,我做好了与你们狼狈为奸的准备。”贱人蒋嘿嘿笑道。

“我们拒绝与你同流合污,狼狈为奸。”在这件事情上,我和高帅的意见达成了高度的一致。

“那个什么,我这里有咱班女生的联系方式,性格特点及爱好等一些基本资料,尤其是越漂亮的女生资料越详细。”贱人蒋一脸猥琐的样子。

然后便是我和高帅很热情地欢迎贱人蒋加入我们宿舍。

男生最大的软肋永远是女生啊!
楼主 竹林寻雨  发布于 2019-07-04 17:27:45 +0800 CST  
“晓强,你们宿舍的人呢?”

“陈光头,我不是人吗?”

“长发男和猥琐男呢?”

“谁是猥琐男?”

“咱班同学还有比贱人蒋更猥琐的吗?”

“陈光头,你这样说贱人蒋,你不怕他找你拼命啊?”

“他智商没我高,情商比我低,身板没我壮,他怎么会找我拼命呢?”

“你低调点能死啊,没听过这句话吗: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功夫再好一砖撂倒。”

“晓强,我一直把你当兄弟看待的。”

“陈光头,那个什么,咱有事说事,你先别煽情,上次听你煽情之后,我三天吃不下饭,五天睡不好觉,起了七天的鸡皮疙瘩,现在想起来胃里还泛酸水呢。”

“我决定步贱人蒋的后尘,加入你们宿舍。”

“陈光头,你千万别冲动,冲动是魔鬼,我们宿舍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高帅晚上睡觉不仅打呼噜,而且还梦游,万一那天他梦游的时候,把你的头当成了皮球,那场面岂不是很悲惨。”

“晓强,咱们班还有比我更适合当灯泡的人吗?”

人才呀,他竟然想到了这句话,看来陈光头今天的智商完全在服务区。

随后陈光头又很合时宜地说了一句:“今天晚上我请客。”

我一直认为在陈光头所说过的话中,这一句话是最帅的。

最终,在继蒋仁建之后,陈光头成为了我们宿舍的第四位成员。
楼主 竹林寻雨  发布于 2019-07-04 17:59:35 +0800 CST  
“三个女人一台戏”,三个“不正常”的男生癫狂起来也是一出大戏啊。自从陈光头和贱人蒋“叛逃”至我们宿舍以后,从此以后我们宿舍便再无宁日。高帅依旧时不时的大脑短路和“犯二”;贱人蒋则一心追求“贱者无敌”的状态;陈光头相当痴迷“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句话,并且他在“坏”的路上越走越远。一个“二”,一个“贱”,一个“坏”,真是一丘之貉啊,不过更郁闷的是他们三个不是各自为战,而是遥相呼应,相互学 同进步”。然后他们三个竟然还言之凿凿地表示:在毕业之前,一定要做几件轰轰烈烈的大事,让我们宿舍成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超级闻名的宿舍。

“那个什么,低调点好,你们说的目标太大,咱先定一个合适的目标,比如说你们三个怎么样能在大学这四年里不挂科,或者说怎么样可以避免你们三个成为学校的反面教材。”看到他们三个这么狂热,我赶紧给他们降降温。

然后他们各自给我翻了一个白眼。

哎,真是三个疯子啊!

陈光头和贱人蒋“入伙”之前,我和高帅轮流当舍长,一三五我说了算,,二四六则是他做主,星期天则是“宿舍友好协商日”,有什么事我俩共同商量,一起拍板决定。不过自从陈光头和贱人蒋弃暗投明,加入我们宿舍之后,选出一个正式的舍长就成了当务之急,毕竟“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何况他们三个也都不是什么“好鸟”,更得需要一个英明的舍长对他们进行领导。“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在他们提出竞选舍长之前,我首先表态:“本着为宿舍无私服务的精神和高尚的人格魅力,以及出于对你们的关心和帮助,我来个”毛遂自荐”,正式申请竞选咱们宿舍的舍长。”

我用眼睛的余光瞟了一下,发现陈光头想要说话,陈光头这厮智商和情商都相当高,如果能获得他的支持,那竞选之路就一马平川了;如果他反对,那无疑会大大增加竞选的难度。于是,在陈光头开口之前,我抢先说道:“陈光头啊,我非常支持你竞选咱班的劳动委员,以你的智商,情商还有发型,我感觉你是竞选劳动委员的不二人选,你如果竞选不上,那肯定是有黑幕,就咱俩这关系,我坚定地支持你竞选劳动委员。”

陈光头瞬间被感动地稀里哗啦:“晓强,知己啊,咱们宿舍就需要你这样的舍长。”

“晓强,我……”

高帅刚开口说话,我立马打断了他,赶紧说道:“高帅,其实我有一个秘密,一直没敢告诉你,我怕受刺激,我一受刺激,就喜欢拿剪刀剪东西,尤其喜欢剪比较长的东西,比如头发什么的,如果我当不上舍长,你可得看好你的长发,我怕一受刺激,再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

然后,高帅马上很识时务地表态道:“晓强,你当舍长再合适不过了。”

在成功地获得陈光头和高帅的支持后,我趁热打铁,很及时地说道:“那咱们就举手表决吧。”

“我还没表态呢。”贱人蒋大声地说道。

“贱人蒋,你凑什么热闹,你把心思放在怎样竞选班长上,别捡了芝麻,丢了西瓜,虽然别人都不看好你,不过我相信凭你那铜墙铁壁般的厚脸皮,完全有逆袭的可能,我很看好你。”

“晓强,你不当舍长对不起你的智商啊!”贱人蒋一脸感慨的样子。

于是,在友好的氛围中,我以全票当选为舍长。
楼主 竹林寻雨  发布于 2019-07-04 18:23:49 +0800 CST  
最近我们宿舍相当热闹,先是贱人蒋很高调地宣布他放弃竞选班长,紧接着便是高帅以一种更高调地姿态宣布他竞选文艺委员,然而更狗血的是他们做出的上述决定竟然是因为同一个女生——史倩。

史倩是我们班男生公认的第二大美女,客观地说,若是史倩在别的班级,她绝对是第一大美女的不二人选,不过可惜的是我们班还有一个校花级别的美女孔静雪,所以她只能接受成为“二小姐”的命运。

“既生瑜何生亮啊!”,贱人蒋一脸感慨的样子。

“人家正主都没发声呢,你发的哪门子感慨啊,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陈光头对贱人蒋的行为相当嗤之以鼻。

“我这人比较有同情心,好么?”

“你别往脸上贴金了,你是比较容易发情,尤其是对漂亮女生。”

“发情有什么不好,那说明我发育正常,人不发情枉少年啊,不像某人还不到二十岁就秃了,这发育得也太不走寻常路了。”

“贱人蒋,你给我站住,我保证不打死你。”陈光头大声地吼道。

就在贱人蒋和陈光头斗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高帅气喘吁吁地跑进了宿舍,满脸郁闷之情:“辅导员套路太深了,这不是专坑高富帅吗?”

“哪个什么,高帅,你也别太郁闷,你的长相和身高成功地避开了你名字蕴含的寓意,辅导员她套路再深,也只能坑你一点富,她坑不了你的高和帅。”看他如此郁闷,我及时地给他做一些心理疏导。

“晓强,听了你刚才的话,我怎么感觉更郁闷了。”

“这是以毒攻毒疗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你这么没心没肺的人都如此郁闷。”

“我昨天刚谦虚低调地宣布竞选文艺委员,咱辅导员今天就很高调地宣布今晚提前进行班委会的选举,这不是欺负人吗,只给我一天的准备时间。”

“给你一天的时间和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差别不是很大。”

“晓强,你什么意思,难道你是说我实力强,不用做很长时间的准备。”

“高帅,哪个什么,你再试着往相反的方向理解一下我刚才说的话。”

“晓强,你人瘸脑袋不瘸,帮我想个办法,让我也出一出风头。”

“我这几天没吃好,脑袋疼。”

“今天中午想吃什么随便点,我请客。”

太难得了,高帅的智商今天竟然没掉线。
楼主 竹林寻雨  发布于 2019-07-04 19:17:21 +0800 CST  
“晓强,我可全指望你了,你别到时候见死不救。”

“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自己选的饭跪着也要吃完,看来又得与高帅“同流合污”了。

“你们几个没吃错药吧,平常一个个把迟到当成家常便饭,今晚不就是一个班委会选举吗,你们至于提前两个小时去教室吗?”我严重地提出反对意见。

“晓强,咱去这么早不仅仅是为了选举,咱得去抢占看美女的有利地形,你都不知道咱班男生现在有多疯狂,去晚了估计就只能靠边站了,再说你现在腿脚不方便,路上不得耽误些时间啊。”

“和你们三个商量点事,我这几天腿脚有点疼,不太方便走路,你们能不能发扬一下关心同学的精神,背我去教室?”

然后便是宿舍瞬间只剩下我一人。

哎,三个忘恩负义的家伙,看来自己的路还得自己去走。
楼主 竹林寻雨  发布于 2019-07-04 21:39:09 +0800 CST  
据说新校区的整体规划图出自建筑系的一位老教授之手,江湖传言,这位老教授不仅性情古怪,而且酷爱饮酒。新校区的教学楼和宿舍楼的直线距离至少在三千米以上,至于为什么这位老教授让这两个楼层相隔这么远,是我们学校的一大未解之谜。有人说这是那位老教授在醉酒之后,迷迷糊糊地做了设计图;还有人说,可能是那位老教授在做设计时正好赶上心情不畅,烦躁不安,坐卧不宁,郁闷难耐,所以就大笔一挥,让这些学生有多远就滚多远吧,省得看见心烦。

在一年一度的新生入学欢迎大会上(大四的老油条师兄们称之为“忽悠菜鸟大会”),有位校领导相当煽情地说道:“啊,我们的学校真大呀,我的眼睛快容不下它啦!”当时天真无邪的大一新生们为能进入这么大的学校而群情激荡,嗷嗷直叫。后来当得知宿舍楼和教学楼的距离后,很多同学都大呼上当,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一时之间,学校的自行车交易行情持续上涨,甚至连周边的运动鞋专卖店也大火了一把。

我现在是学校的”名人“,走到哪里几乎都可以听到这样的议论:看看人家,身残志坚,拄着拐杖都能考进我们学校。哎,真不知道他们是真心佩服我还是在变相地炫耀他们考了一个他们自认为很牛的大学。

”柳晓强同学,上我的车吧,我带你去教室。”

正当我拄着拐杖累得口干舌燥,眼冒金星的时候,猛然听到这么一句清脆甜美的话,要不是怕被对方误认为是想占便宜,我当时就恨不得给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句:”可把你盼来了,我的恩人呢。”

“不麻烦你了,史倩同学,我还是自己去吧。”虽然我心里恨不得马上坐上史倩的自行车,但是做为一个大男生,怎么着也得装一装绅士气派。

“没事,不麻烦,正好顺路。“

我赶紧上了史倩的自行车,见好就收吧,装过头了就会让人觉得恶心。
楼主 竹林寻雨  发布于 2019-07-07 09:11:40 +0800 CST  
“史倩同学,我是情非得已,处于特殊时期,不得不早去,你怎么也去这么早啊!”

“因为我紧张呀!”

“你紧张什么呢?”

“哦,忘了告诉你了,我打算竞选咱班的班长,可是我没有把握啊!”

“呵呵。”

“你笑什么呢?”

“我笑你担心太多了,你这么优秀,现在紧张的是你的竞争对手啊!”

忽然车子停了下来,她回过头,一脸认真地望着我。

我能猜到她的心思,她想知道我刚才说她优秀是一种调侃之意还是真的赞美她。

我也笑着望向她,我内心坦荡,并无调侃之意,不怕她直视的目光。

她可能是感受到了我眼中的真诚,她收回了目光,骑着车子继续往前走。
楼主 竹林寻雨  发布于 2019-07-07 17:37:03 +0800 CST  
“你知道我的竞争对手是谁吗?”

“知道,周小政垂涎班长之位,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她是个很强大的对手,你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

“你是咱们学校录取分数最高的人,很多同学都说你情商一流,智商超高,逆商强大,你现在是咱们班的名人。”

“我哪有这么厉害,这是他们胡乱说的,你别当真。”

“听说你是清华遗珠。”

“确切地说,我是清华落榜生。”

“倒是便宜了咱们学校。”

“额……”
楼主 竹林寻雨  发布于 2019-07-07 18:41:41 +0800 CST  
“能帮我一个忙吗?”

“我怕能力...”,我本想委婉地谦虚一下,但当我看到她那期盼的目光时,我硬生生地把嘴里的话给咽了回去,“说吧,想让我做什么?”

“我怎么做才可以竞选成功,能给我一些建议吗?”

“周小政是一个很高调,很强势,并且很有城府的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可能会在他的竞选演讲中更多地说一些很远大的目标,比如说要让咱们班成为全校最好的班级等等,但是大部分同学对这些都不怎么感兴趣,很多同学更多的是关心他自己能得到什么实惠,你可以针对不同的学生提出不同的目标,比如说,有些同学可能想考英语四六级,或者打算以后考研,针对这部分学生,你可以更多地谈一些怎么样可以为他们提供学习的方便,还有一些学生可能想以后进入学生会或者加入一些社团,或者还有一些学生想在大学期间谈场恋爱,不同的学生有不同的想法,总之,你尽量要对不同的人提出不同的目标。”
楼主 竹林寻雨  发布于 2019-07-07 19:44:24 +0800 CST  
“哦,对了,你有什么才艺吗?”

“我今天准备了一首歌。”

看来史倩唱歌应该很好听,不然她也不会在她认为如此重要的场合去献哥一曲,果然人美歌甜这句话是有道理的,当然,这些话只能在心里说,如果当面对她说,估计她又得停下车回头望向我,来确定我的话里否带有私情杂念。

“你可以说你准备了两首歌,另一首在你当选班长之后唱给大家听,人往往对美好的事物念念不忘,给别人留下念想,他们就会给你机会,另外,你可以发挥你女生的优势,很多情况下,女生更容易获得人们的怜惜和支持,比如就拿撒娇来说,男生要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撒娇,别人就会说他变态,脑子进水了,但是女生撒娇,别人就会说她可爱,所以你可以在这些方面做些文章。当然,我刚才说的只是一些我的浅知愚见,难登大雅之堂,你就权当笑话听一听,我相信你会有更好的计划。”
楼主 竹林寻雨  发布于 2019-07-08 09:27:56 +0800 CST  
“我越来越相信关于你的传说是真的了。”

“关于我的传说,不会吧,我能有什么传说?”

“传说你有8G的大脑。”

“呵呵,这传得也太不靠谱了,如果我真有那么厉害,也不会被清华大学拒之门外了,传言听一听就可以了,千万别当真。”

车子忽然又猛地停下了,没有任何防备的我差点从车上摔下来,这史倩骑车也太一惊一乍了,下次可不能再坐她的车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她摔成重度残疾,靠轮椅走路了。“珍爱生命,远离史倩的车啊!”

我刚想问她怎么又突然停车了,只听她笑着说道:“静雪,这么巧啊,在这里遇到你了。”

然后,我看到前面一个女生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

忽然,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这个女孩站在那里的感觉,像是有一股清新的芬芳在周围轻轻地散开,那么美,那么静。

她长长的秀发在空中轻轻地飘舞,清澈明亮的眼睛如两颗水晶葡萄,洁白如雪的肌肤透出淡淡红粉,一袭淡雅的连衣裙分外美丽。

我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跳得那么快。

原来世间真的有美的让人心动的女生。

我终于相信一见钟情并不只是存在于小说里。
楼主 竹林寻雨  发布于 2019-07-09 19:22:01 +0800 CST  

谢天谢地,在经历了多次惊吓和内心忐忑后,史倩终于把我平安地带到了教学楼这里。

“下次可不敢再坐她的车了,差点拐杖变轮椅。”当然,这话只能在心里说,要是被她知道了,估计她得说骑车载了个白眼狼。

“怎么样,我骑车的技术还不错吧?”

“我的天哪,她竟然一本正经地问我这个问题,想不到这个聪明漂亮的女孩竟然也有大脑短路的时候,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呢,这不是考验我的智商吗,说她骑的不好吧,人家好心把我带来了,要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呢,又怕她大脑一直短路,不清醒,哎,真难回答啊,咳咳...咳咳。”

“怎么啦,你嗓子不舒服?”

我是为难得不知该说什么了,这都看不出来,看来“聪明的女孩没大脑,只懂得爱美和撒娇”这句话是有一点点道理的。

我看了她一眼,从她的眼光中,我知道这个问题是逃不掉了,算了,豁出去了。

“坐你的车和蹦极一样,都是一种难忘的体验,充满着刺激,很久以后回想起,依然会心跳加速。”

“你是不是在间接地夸我骑的好?”

呜呜,这哪是大脑短路了,这是大脑被烧坏了啊!
楼主 竹林寻雨  发布于 2019-07-10 10:40:27 +0800 CST  
我刚推开教室门,差点被眼前的一幕给雷倒:在偌大的阶梯教室的第一排紧靠着门口的位置,坐着三个相当“特别”的男生,一个脑袋油光锃亮,一个长发快要及腰,还有一个一脸贱贱的欠揍的表情。尤其是当有人刚进门的时候,他们三个便同时抬起头,眼睛齐刷刷地盯着别人看。那动作整齐划一,配合默契,一看就是一丘之貉。


“晓强,快,坐这里,我们三个帮你强占了有利地形。”他们三个满脸都是洋洋自得的表情。


我吓得赶紧拒绝了他们的邀请,他们三个已经够雷人的了,如果再加上一个拄着拐杖的被别人认为是“瘸子”的人,那明天我们四个不得上校刊的头条啊!
楼主 竹林寻雨  发布于 2019-07-10 13:31:48 +0800 CST  
我坐在了教室的后面,史倩坐在了我的旁边,她说有我给她压阵,她肯定会旗开得胜。经过一路上的交流,她说她发现我的脑袋内存太多,闲着也是浪费资源,还不如帮她出谋划策呢。

看到我和史倩坐在一起,我们宿舍的“三个活宝”的眼里全是羡慕嫉妒恨。

“晓强同学,你的舍友呢?”

“前面那三个雷死人不偿命的家伙就是我的舍友。”

“那三个人是你的舍友?!你的舍友够另类的啊,你帮我宣传一下,让你的舍友投我一票。”


“他们不需要动员就会直接投你的票。”

“为什么呢?”

还能为什么呢,因为那三个家伙对美女没有免疫力,当然,这话不能这么直接地告诉史倩,要不然显得我这个舍长教育无方。

“因为他们三个经常说女士优先。”
楼主 竹林寻雨  发布于 2019-07-10 14:25:26 +0800 CST  

楼主:竹林寻雨

字数:126645

发表时间:2019-07-03 17:02:46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9-10 19:32:08 +0800 CST

评论数:4705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