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刚由花城出版社发行的芳华姐妹篇!堪称小说茅台

这部长篇4月刚由南方出版传媒、花城出版社出版发行,天猫旗舰店下周首推,堪称芳华姐妹版。小说部份章节在网上曾引百万围观轰动一方。梦一样的意境和感觉经过数十年的精心酿造,在水酒充斥的当代堪成小说中的茅台,八页图文可窥一斑。适合在情感匮乏的当代,影视界打造一道独特瞩目的视感风情。
这不是一本叫你如何驰骋职场的书,也不是一本叫你增添知识的书,而是一本少见的找感觉的书!前二者是做生活的牛马,后者才是作生活的主人!有人把梦做成现实,有人把现实做成梦,而这本书是把梦做成梦,从梦中来,到梦中去。感叹现代会做梦的人太少太少,故此适合于有时间做做梦的朋友。没有时间做梦,只有一丁点时间吃快餐的朋友请远离,为生活所累不在此列,谢了。因为一张喝惯水酒的嘴只会糟蹋这还算精致的味道,一种非常的味道!不能体会、天生没有舌蕾感觉,只能说是人生的一大悲哀。麻木的,感觉缺胳膊少腿的,没有此经历的,都不适宜。影视界已在流传这还算独特的感觉,喝谁嘴里谁缘份。
欢迎品尝……更欢迎诉说感觉——





楼主 W湖  发布于 2018-04-04 11:47:46 +0800 CST  


楼主 W湖  发布于 2018-04-04 12:47:31 +0800 CST  


楼主 W湖  发布于 2018-04-04 15:11:48 +0800 CST  
@春樟 2018-04-04 20:35:07
力顶
-----------------------------
谢谢!
楼主 W湖  发布于 2018-04-09 11:13:12 +0800 CST  


楼主 W湖  发布于 2018-04-09 11:14:38 +0800 CST  


楼主 W湖  发布于 2018-04-09 13:01:36 +0800 CST  


楼主 W湖  发布于 2018-04-09 15:06:00 +0800 CST  


楼主 W湖  发布于 2018-04-10 10:11:39 +0800 CST  


楼主 W湖  发布于 2018-04-10 10:59:27 +0800 CST  


楼主 W湖  发布于 2018-04-10 13:07:34 +0800 CST  


楼主 W湖  发布于 2018-04-10 15:31:35 +0800 CST  
那年那天那一刻,她一闪而过,轻轻地飘去了,在那片湖上,留下了一个纯净的明媚之境,一道青春的芳华之光。
多少年,多少次,我从梦里哭着醒来,凝望着一个又一个明媚的她……
不知是从梦中来,还是去往梦里,梦中的她依然这般地明媚!
闭不上梦中我的眼,我的心在梦中作痛,醒来一样地痛。
我爱梦,——这明媚,只在梦里,惟愿不再醒!
楼主 W湖  发布于 2018-04-11 08:49:40 +0800 CST  

第一章
Chapter One


那一年,那一天,阳光淹没在云水中,光影照亮着一扇门,一条路,一幅画,照亮着她,走上画来的身影。
一道光亮,并不起眼,却使几点光彩,在霾天云水里,灿然跳出。
那一刻,水中满是那影子,天空满是那红色。丛知一,她沿着阳光铺就的阶梯走上来,走近来,抬起了她的被阳光照耀着的笑脸。一张笑容,并不分明,却似温馨阳光,在阴翳天地间,分外灿烂。

那一天,当我跨入分管局长王男男变得亮堂的办公室,知一已然成了综合监督局监督科下辖二队的队员。二队年轻的白彪队长,一个警匪合一的人物,人称戴着大盖帽的白匪,在我们区执法系统,名头甚至盖过了监督局一干局长。知一来报到前,白匪一听是个女的就挥手嚷嚷不要,他二队要的是一色青面的悍将。同样年轻的王男男一摆手,说执法部门的每一员都要树立威严形象,大笔一挥,硬是发配去了白匪营里打磨。期间,一干局长已往区人大副主任办公室做前期的搬运工作;孙副书记病休在家;王男男兼任监督科长,监督局的笔自然由他点拨挥洒。
那一天,知一跨进监督局的门坎,站在楼上窗前的王男男和白彪不由面面相觑,心想这是来申请开店还是来挨罚的?白匪的心连着一脸的横肉直颤,手中的烟头抖到窗下,找了个借口颤着气往下就冲。
楼主 W湖  发布于 2018-04-12 09:57:28 +0800 CST  
我不知道白匪是怎样破例亲临迎接与知一接上头的,只知道他引领着来到王男男办公室,青面泛红,咧开的嘴把一脸的横肉都挤成了笑团,一条缝的眼还不时地往知一那儿看,兴奋的濞鼻声特别地刺耳。那一刻,知一羞涩地站在那儿,阳光明媚了起来。
作为一队队长的我来到王男男办公室,与知一相对,竟是不约而同地相互笑了笑,就像认识已久;作为校友,我和她还是同一届。当时,王男男和白彪奇怪地看了看我们。我和她依然是微微地笑。
白彪不住濞鼻,领知一归队的那一刻,我注意到,王男男呆呆的面容悔意地僵笑着。
“他,白匪要是欺负你,小丛,我会替你做主。”王男男后来吐出一缕烟,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一直在红光里手舞足蹈的白匪,一字一顿地说了这么一句。白匪咧开的大嘴哼哼的濞鼻声小了八度。我们都呆呆地看着知一的背影消失在明媚的门外,而二队的办公室似乎也亮堂了起来。
楼主 W湖  发布于 2018-04-12 11:22:39 +0800 CST  
这之后,我去二队联系工作变得越来越勤快,没事也喜欢往二队的门前走,只为了——哪怕只是看一眼她的背影,就像看一个久远久远的梦……已然清晰地走近前来……
记得那天来了许多领导,要作创建卫生城市动员报告。我不时地向窗外的小路张望,看到她向对面的礼堂走去了,便立刻丢下手头的工作,悄悄地跟着,为的是在她的身后占上一张座位,开会时,就这么看着她……那一张怎么也看不够的带着忧郁的背影。
会议还没开始,嘈杂的人声中,忽然有一阵小提琴声轻轻地滑过礼堂的上空。我看到前面的她猛抬起脸,向音控室望了一眼。我听出来,那是一段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她一动不动,似乎在凝神地倾听。那一刻,我和她似乎是礼堂内最安静的人。
她注意到了身后安静的我,扭转脸不好意思地向我一笑,算是打过了招呼。那一刻,阳光也是那么安静地照着她的脸,我甚至没有看清,那脸一闪就不见了,留给我的时间就这么短促。
“队长。”她忽叫了一声,原来是白匪靠近了过来。
那一刻,坐后面的我竟有些心疼。
这白匪支开了丛知一身边的队员、形影不离的同班同学郝晓敏就一歪屁股坐了下来。
那一刻,我的嘴里发出一阵呻吟!
让我稍感平静的是,前面白匪白沫翻飞胡扯得多,知一只是怯怯点头,一会儿就过来个电话把白匪牵了出去。
王男男紧跟着出现在门口。他不上主席台,却径直向我们这边走来。像是突然发现知一身边空着的座位,他放慢了脚步煞有介事地看了看四周;有人不知趣地远远喊他过去,他当然装作没有听见,慢慢地抬起腿一步一步地靠近知一。看着他不慌不忙、装模作样却又沾沾自喜的神色,我怀疑刚才牵走白匪的电话就是他的杰作。
楼主 W湖  发布于 2018-04-12 14:38:22 +0800 CST  
第二章
Chapter Two



刘为民副区长就在那天的会上第一次看到了丛知一。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事先听到了什么。但知一自来我们局里后,二队办公室人丁日趋兴旺,比以前热闹了不少。我常常不得不跑到二队,乐呵呵地去找回自己的椅子。不光是开店的托人的挨罚的咨询的各色人等,工商的环保的质监的城管的各路兄弟部门也一拨拨的,当这里是总部似的进进出出。几个月下来,二队在我们区执法界竟成了响当当的一块牌子!
年轻的刘副区长那时已从公安分局政委的位置调任区长助理一年有余。他第一次跟区长出现在我们监督局。他平时对自己的仪表就一丝不苟,那天坐在台上更是腰板笔挺。他注意到了丛知一,注意到了坐在她身边的王副局长。
隔不了几天,他以副区长的身份又来我们局视察,身着风衣,风度翩翩地到每个科室走了走,握住丛知一的手时,说小丛真像一个人。刘副区长笑眯眯地卖了个关子,说以后再告诉大家;“像,像刘区长的准女友。”一旁的区政府办副主任朱艳萍悄声乖巧的回答使得他开怀大笑!
楼主 W湖  发布于 2018-04-12 16:28:35 +0800 CST  
又隔了几天,大家就知道刘副区长分管了我们这一路。听说是他主动请缨,要率领大家奋力迎战市、省、国家卫生城市的三重考核和验收。
没多久,王男男把知一调到了自己隔壁的局办公室。
那天,我正在王男男办公室等候请示。刘副区长走了进来,看到了正在隔壁向知一交代工作的副局长。副区长向我摆了摆手,示意不要去叫。他没有像往常那样露出笑脸,只是干坐在沙发上。直到王男男进来,他仍是眯着眼,许久不发一言。
我想,敏感的王副局长当时一定也感受到了一种压抑。
我不知道,在局长位置空缺多时,王男男有望坐正的紧要关口,是不是由于王男男的这一着棋,而断送了他的晋级机会。
这导致了知一命运的又一关键人物的出场。
楼主 W湖  发布于 2018-04-13 10:35:50 +0800 CST  
监督局书记兼局长朱艳萍,原区政府办公室副主任,任命书很快就下来了。
办公室主任去向王男男请示局长办公室的调配问题,王男男上上下下盯了他半天,“你是不是觉得我这间最合适?”主任慌忙地退了出去。
直到朱艳萍走马上任,书记局长的办公室还没有着落。朱书记当即叫人搬了张台子拖进王男男房间,话里带刺,说正好,方便,省得弄不明白——跑来跑去。
王男男立即把办公室主任叫来呵叱了一通,字正腔圆,是他自朱书记走马上任以来嗓门最响亮的一次。这以后也像白匪的濞鼻声再也没有高过。
朱书记倒没有要王男男这间局里最好的办公室。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连几天没有动静,有点不鸣自威的味道。反正也没有人打扰。倒是王副局长的办公室整日里依旧访客不断。隔得近近的两个局长办公室,一静一动,形成了显明的反差。
这期间,市卫生城市的模拟检查结果出来了。各个职能部门数我们监督局存在的问题最多,失分最多。监督局被通报点名批评。听说刘副区长大发雷霆,主动向区委区政府递交了军令状。当天,两位局长也从副区长那里捧回了沉甸甸的责任状。
朱书记连夜召集了全体监督员会议。在这次会议上,我们五十多人的监督队伍重新进行了站队,在一二队的基础上又新建立了监督三队,重新划分了管辖区域。丛知一被朱书记提议出任三队队长。我记得动员会上任命知一为三队队长那一幕,知一猛抬起脸,吃惊地向朱书记望了一眼。
楼主 W湖  发布于 2018-04-13 13:26:01 +0800 CST  
@杨秋玲2016 2018-04-12 16:53:00
加油
-----------------------------
谢谢!
楼主 W湖  发布于 2018-04-13 13:33:02 +0800 CST  
我们每个人都举起了手。
朱书记在会上难得地露出笑脸,声音变得柔和起来,“没有事先找你谈。也实在是没时间。就这么定了。”她顿了顿,神色又恢复了平静,宣布即日起全局进入战斗状态,在下个月省考核直至全国验收这非常时期,没有休息天这三个字;谁要休息现在就提出来,报她批准!在半个月时间内,按各自划分的区域和职责,必须跑遍全区所有的大大小小七千多家被监督单位!每一家都要留下检查笔录和意见书,对任何可能导致丢分的现象必须在此二份执法文书中体现出来,以备事后的责任追究!对违法经营的从重处罚,此后再进行为期半个月的二次覆盖,对没有改进的经营户加倍处罚!局领导班子要抽调人员组成现场督查队,对执法不严、违法不究、工作责任心不强,发现监督没有到位、遗漏和失职等等的行为,一旦查实,要立即进行严肃处理,严厉追究当事人的责任,严格按规定调离执法岗位!一句话,不管是省级、全国的考核,谁丢失责任分哪怕只有区区01分,拿了他的碗来!
会上,知一就坐在我的对面,她穿着藏青色的监督制服,娇小的肩膀似压上了千斤的重担!
寂静的会议室里,似有一束灯光打在她的身上。她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让人觉得似是一束天光照耀着她,一束夺目的美丽光芒!
她被推到前台来了!我心里暗暗为她祈祷。
楼主 W湖  发布于 2018-04-13 15:54:15 +0800 CST  

楼主:W湖

字数:99307

发表时间:2018-04-04 19:47:46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9-11 19:12:42 +0800 CST

评论数:2015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