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屋脚



楼主 我行故我悟  发布于 2020-02-16 10:13:38 +0800 CST  
这次春节旅行,真的是终生难忘,我总结了一下,分为四个阶段,分别是惊艳、惊吓、惊喜和惊慌。惊艳,是我制订攻略时起的名字,全称《惊艳木里》,这次旅行蓄谋已久,光路线的规划就花了三个月时间,期间,九移其稿,最后定名《惊艳木里》,可谓呕心之作,但在旅途中,我们收获的不止有惊艳,还有惊吓和惊喜,以及惊慌失措。
惊吓是指此行多为高海拔山路,积雪较多,作为两驱的锐界,又是公路胎,所以走起来尽显窘态,多次发生侧滑和漂移,可谓在悬崖边跳舞,后来终于在屋脚村被困雪道,进退不得,虽然得到林场工人的救助,但精神方面受尽了惊吓,以致于回家后,做梦还是被困时的场面。
惊喜两个字专属屋脚村,这个纯粹的母系部落村庄,给了我们太多的惊喜,一天两夜的时间内,我们全方位体验了一个信仰藏族佛教,却实行走婚制的蒙古族大家庭的年俗,而夜间的一场雪,更是将屋脚的梦幻推向极致。
最后,惊慌一词,必须还给新冠疫情,从我们出行以后,每天都在关注疫情的走向,心情从前几天的淡然发展到紧张,用了三天时间,而紧张到惊慌情绪的出现,则只花了一个小时,因地处高山峡谷,手机长达两天没有信号,当我们在屋脚村联网那一刻,各种关于疫情的消息,铺天盖地向我们袭来,家人的挂念更是加重了我们的心理负担,那一刻我们几乎崩溃,于是匆忙决定提前返程,返程路上,更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为了尽可能减少与人接触,我们忍饥挨饿,连水都不敢喝一口,在高速路期间,进服务区仅仅是加油,硬是没去一次卫生间,没吃一口饭菜,没打一滴开水,星夜兼程,日行千里,终于在家乡封城前一天安全抵家。驶下高速路,完成各种测温和登记手续以后,我长长舒了一口气,惊心动魄的春节旅行终于画上了句号。
楼主 我行故我悟  发布于 2020-02-16 10:17:12 +0800 CST  
惊艳


楼主 我行故我悟  发布于 2020-02-16 10:18:38 +0800 CST  
惊吓


楼主 我行故我悟  发布于 2020-02-16 10:20:00 +0800 CST  
惊喜


楼主 我行故我悟  发布于 2020-02-16 10:23:42 +0800 CST  
惊慌


楼主 我行故我悟  发布于 2020-02-16 10:29:19 +0800 CST  
先聊一聊队伍组成,这次旅行,因为大师嫂的缺席,胶东七侠更名胶东六怪,原因是大师嫂要居家照顾斑斑,斑斑它老人家这阶段贵体欠安,稍早前,大师兄贤伉俪带着斑斑离乳,参加中日民间高峰论坛昆明站的活动,那段时间大师兄外事繁忙,除了发表主旨演讲外,还得陪同外宾在昆明大理和丽江感受纳西族的传统文化和民俗,所以对斑斑照顾不周,当送走外籍友人后,他们继续挥师南下,在红河、普洱和版纳一带游玩,以致于斑斑在路上偶染重疾,后大师兄马不停蹄,星夜兼程,用了三天半时间,从祖国版图最南端,回到胶东半岛。也终于救了斑斑一条狗命,因此这次木里之行,大师兄不敢托大,断然决定只身前往,留下大师嫂在家悉心照料斑斑。
楼主 我行故我悟  发布于 2020-02-16 10:32:33 +0800 CST  
胶东六怪


楼主 我行故我悟  发布于 2020-02-16 10:33:20 +0800 CST  
再说一下车辆,七侠做事追求整齐划一,这不,黑客为了保持车队的纯洁性,也在年前入手一辆锐界。以后七侠车队,都是清一色的锐界,考虑到大师兄形单影只,一人一车太不划算,就安排他坐了黑客的车。所以这次木里之行,还是由两辆锐界担纲。


楼主 我行故我悟  发布于 2020-02-16 10:34:57 +0800 CST  
装备篇
因为计划中有部分泸亚线和川藏线,海拔在四五千米,过去每次高海拔旅行,都深受高反之苦,所以这次提前准备了三个钢瓶的氧气,以及大量一升的罐装氧气,可谓准备充分,谁知道后来止步于屋脚村,离终极目的地只剩几十公里,所有的氧气又原封不动带了回来,与2018年计划的丙察察之行,如出一辙。电子设备勿容赘述,五台单反一架飞机一部录像机,这都成了旅行的标配。重点要说的是,老婆精心准备的各种食品,派上了大用途,在返程的三天时间里,到处买不到饭,这些食品的意义就彰显出来,成了特殊时期延续生命的战略物资,经过这一次旅行体验,我更加理解“人马未动,粮草先行”这句话的含义。外出旅行,任何时候都要保证水和食品的充足,因为谁也无法预料会出现什么情况。
楼主 我行故我悟  发布于 2020-02-16 10:37:04 +0800 CST  
部分电子设备



楼主 我行故我悟  发布于 2020-02-16 10:37:41 +0800 CST  
战略物资——大碗面,救命专用。






楼主 我行故我悟  发布于 2020-02-16 10:39:38 +0800 CST  
实际行驶路线
第一天,山东乳山——河南陕州,行程1125公里。
第二天,河南陕州——陕西太白,行程503公里。
第三天,陕西太白——重庆涞滩,行程562公里。
第四天,重庆涞滩——云南会泽,行程669公里。
第五天,云南会泽——云南楚雄,行程414公里。
第六天,云南楚雄——云南宝山,行程486公里。
第七天,云南宝山——四川木里,行程261公里。
第八天,四川木里——四川木里,行程20公里。
第九天,四川木里——四川雅安,行程583公里。
第十天,四川雅安——河南渑池,行程1100公里。
第十一天,河南渑池——山东乳山,行程1025公里。
楼主 我行故我悟  发布于 2020-02-16 10:40:46 +0800 CST  
第一天(腊月二十四),乳山——陕州,行程1125公里,行车13小时。关键词:坐井观天。



楼主 我行故我悟  发布于 2020-02-16 10:42:15 +0800 CST  
早晨五点,一团漆黑,两辆锐界在大师兄楼下集合,四道光柱划破黑暗,只见大师兄背着行李款步而出,动作舒缓,我见状疾步迎上前去,接过行李,黑客也拉开车门,弯腰恭迎大师兄上车,与电影中黑社会老大出场的情节接近,整个场面派头十足,隐隐然有发哥和万梓良的气派。

楼主 我行故我悟  发布于 2020-02-16 10:44:49 +0800 CST  
接着黑客分发手台,确定行车顺序,然后出发,一分钟后,两个车就各走各路,手台传来黑客的声音:怎么回事?你们的车哪去了?我回到:我走深圳路,你们是不是走胜利街?虽然数分钟后在高速入口汇合,但已经注定了这次旅行各自为政的局面。出发后两个小时,在沈海高速,我们一言不合,又一次分道扬镳,我改道济南莱芜方向的青兰高速,而黑客继续在沈海行驶,直至十点二十分钟,在泗水服务区,才又一次汇合在一起。后来的行程更是如此,经常是各走各路,特别是返程阶段,干脆长期失联,他们用两天的时间,走完了2770公里,而我回家则用了三天。
楼主 我行故我悟  发布于 2020-02-16 10:46:00 +0800 CST  
七点二十分钟,我改道青兰。路上几乎见不到一辆车,这是非常少见的现象,而黑客他们却在原来的高速,路况远不如青兰,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呐,其实很好理解,我导航用的是高德,而黑客是百度,后来经过证明,百度远不如高德,有好几次,明明还有几十公里的高速路,但百度却引导我们走向蜿蜒的山路,后来就有了黑客怒删百度的故事。



楼主 我行故我悟  发布于 2020-02-16 10:47:31 +0800 CST  
车队配合不好,各自为政,固然有缺乏团队意识这方面的原因,更多的却是手台质量的问题,出发前数月,我和大师兄黑客他们经过密谋,鉴于以前使用的手台音质差,发射距离短,决定换装三台小米手台,购置的任务自然落在精通电子设备的黑客身上,谁知道他有负重望,买回来的手台简直就是电子垃圾,在出发前几天试机时,竟然还不如过去的老式货色,超过一公里就失去信号,有时候前车明明在视线之内,却无应答,真是糟心的一次网购。



楼主 我行故我悟  发布于 2020-02-16 10:48:57 +0800 CST  
接近菏泽服务区时,甚感内急,这时候也接近中午吃饭的点儿,就打算在菏泽一并解决,当我们打着转向灯慢慢靠右行驶,却发现在服务区路口,有三个警察并排站立,摆手示意不让进去,看服务区内车辆很少,肯定不是因为拥挤,咱也不知道啥情况,也不敢问,紧了紧肚子,硬生生把尿意给憋了回去。又跑了半个小时,才进了曹县服务区,那时候疫情还没发酵,服务区人来人往,游客也没有防护意识,更不见服务区采取任何防护措施,所有人就这么暴露在大庭广众中。
楼主 我行故我悟  发布于 2020-02-16 10:52:27 +0800 CST  
想一想都有点后怕,游客都是暴露在自然状态下,好在那个时期,疫情没有大规模爆发。

楼主 我行故我悟  发布于 2020-02-16 10:54:12 +0800 CST  

楼主:我行故我悟

字数:73166

发表时间:2020-02-16 18:13:38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2-16 08:05:45 +0800 CST

评论数:4832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