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的九份,满山红灯笼,神隐世界的悲情城市

「神隐」在日语中是「突然失踪、下落不明」的意思。作为一种民俗现象,神隐常指孩子某一天突然从日常生活中消失不见,受到神、天狗、怪物的引诱到异境体验一番之后,再返回人类世界的现象。


日本的小松和彦氏指出,「神隐」这个词不仅有黑暗悲惨的意蕴,同时还有从痛苦的日常生活中解放出来而感受到的柔和、甜美的一面。




奥斯卡动漫《神隐少女》(注:台湾译本;大陆翻译为《千与千寻》)大火之后,无数日本游客逛台湾时会专程来九份山城转一转。





楼主 丑鬼看世界  发布于 2019-07-04 21:01:22 +0800 CST  
日本人最爱的旅游出行地,除了夏威夷和意大利,排行第三的就是台湾岛。


五月初旬,适逢日本新天皇上任,大假十日,以示普天同庆。台湾瞬间被日流包裹,九份山城日语花香。






楼主 丑鬼看世界  发布于 2019-07-04 21:04:23 +0800 CST  
日据时代遗留的影响在台湾随处可见,有英文的地方一定有日文,有日文的地方倒不一定有英文。


九份之所以风靡日本旅游圈子,完全归功于宫崎骏大师这部经典动漫,日式风物在山城老街自然不会缺席。






楼主 丑鬼看世界  发布于 2019-07-04 21:05:02 +0800 CST  
尽管宫崎骏本人已经辟谣,神隐世界的汤屋原型并非台湾九份,依然阻挡不了人们前往荒僻山城的脚步。


九份也宁愿半睁半闭,故意含糊其辞,那么神秘美丽的名头,搁谁都想要。宫崎骏恐怕都没有去过重庆和湘西吧,洪崖洞和凤凰古城照样乐滋滋沉浸于神隐的误会里。


楼主 丑鬼看世界  发布于 2019-07-04 21:05:44 +0800 CST  
白天的九份只像那个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的普通山城。夜幕一降,满山红灯笼亮起,古旧的楼阁宅子灯火通明,不得不说像极了千寻在神隐世界邂逅的奇幻汤屋。


楼主 丑鬼看世界  发布于 2019-07-04 21:06:21 +0800 CST  
家家户户密集悬挂的灯笼是九份的招牌;华灯初上是九份大放异彩的魅力时刻。


醒目的红与朦胧的橘色融合,点亮了成群的老宅子和陡直狭长的阶梯,在周遭幽暗的山野着实吸人眼球。


盯这灯笼久了,会情不自禁念叨自己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只想能够清醒离开这里。










楼主 丑鬼看世界  发布于 2019-07-04 21:07:33 +0800 CST  
至今记得当初观看《千与千寻》的情形。


刚毕业那会儿,有过短暂的与一名陌生女同事合租的经历(单位安排)。一人一间房,共用一个客厅及厨卫阳台。客厅有房东配备的冰箱彩电,破旧电视柜里的影碟机一直处于弃置状态,蒙了层灰。


那天黄昏,她洗完澡裹着纯白的睡衣出来,一只手打理着湿漉漉的长发,看似漫不经心说了句:“我刚刚在图书城门口小摊买了张宫崎骏的动漫碟,想不想看。”


此前对于动画片的印象尚停留在幼时的《葫芦兄弟》与《黑猫警长》呢,那么大个人谁还爱看呀。醉翁之意不在酒,我赶紧去洗了个澡。结果播放的第一部就是《千与千寻》,当即刷新了我的动漫观,然后一部接一部,两个人并排坐在沙发上,从黄昏彩霞飘荡一直看到深夜灯火阑珊。


全程无交流,唯一的对白就是曲终人散时分那两句:“真好看。”“是!真TM好看!”


暧昧的邀请和欲盖弥彰的荷尔蒙,硬生生被宫崎骏大师构筑的一个个既奇异又美好的平行世界步步打消逼退。我在床上翻来滚去、肠子悔青、孤枕难眠,恨它为什么那么好看。


楼主 丑鬼看世界  发布于 2019-07-04 21:10:34 +0800 CST  
宫崎骏的动漫不完全是为孩子们量身定制,很难想象孩子们站在千寻的处境,去面对那个冒着黑烟,被湿气、欲望笼罩的大浴场般的社会时,是否能鼓起勇气,重拾美好。


换言之,看得津津有味、看到千寻的父母因为不劳动啃白食就被变成肥头大耳的猪的镜头而哈哈大笑的孩子们,不一定是看懂了。


心酸在于,奇妙的卡通色调却处处揭示着残酷的现实本相。汤屋里有森严的等级,有剥夺名字的劳工契约,有资本主义体制的压榨,有人性的贪婪和不可触碰的隐晦壁垒。


楼主 丑鬼看世界  发布于 2019-07-04 21:11:24 +0800 CST  
我和前任女同事一致对剧中「无脸男」这位角色印象最深刻。秉烛观影后的一周,谈起该剧,她说:“我还是比较喜欢「无脸男」。”


当时有如醍醐灌顶,脑海里浮现菩提老祖在猴头敲击三下的联想,是暗示我主动点、放下面子、别要脸么?


多亏了「无脸男」先生,才没有错失后来一段拥抱的尘缘。


宫崎骏只怕自己也没想到,无脸男的火热程度甚至盖过了男主人公小白龙。他和千寻搭乘海上火车的画面,因为和斯里兰卡的海滨小火车相像,一度让原本无奇的坐小火车成了风靡南亚的爆款体验。


这位自始至终戴着面具、若隐若现、象征了空虚与寂寞、看似无形又有型的无脸男,会喊寂寞,会变钱,会膨胀,会利用金钱来满足自己的占有欲,可以吞噬万物,唯独折服于千寻的纯真。


千寻是神隐世界最后一丝光亮,庆幸没有迷失,记起名字,从「千」做回了「千寻」。


楼主 丑鬼看世界  发布于 2019-07-04 21:11:54 +0800 CST  
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雨丝,人们都披着雨衣或遮着伞,看不清他们的脸。


当代日本人有个不得不夸的优点——公众场合说话细声细语,或者尽量不发出声音以及不去打扰别人。


石阶上遭遇一大队日本人,明明视觉很热闹,耳边却静悄悄,就这样不动声色井然有序地从眼前「飘过」。


那一刻的感受很奇妙,身边一件件修长的雨披就如「无脸男」的黑袍——我进入了神隐世界。






楼主 丑鬼看世界  发布于 2019-07-04 21:12:47 +0800 CST  
而每当他们一开口交流,充满臆想的小心脏立马又被从二次元空间拽了回来——


“爱してる(阿姨洗铁路)……[我爱你]”

“忘れないけど(我死啦拿你开刀)……[勿忘我]”


楼主 丑鬼看世界  发布于 2019-07-04 21:13:28 +0800 CST  
(未完待续~)
楼主 丑鬼看世界  发布于 2019-07-04 21:13:37 +0800 CST  

雨中九份抢红包
楼主 丑鬼看世界  发布于 2019-07-04 21:14:08 +0800 CST  

神隐世界抢红包
楼主 丑鬼看世界  发布于 2019-07-04 21:14:38 +0800 CST  

大红灯笼高高挂抢红包
楼主 丑鬼看世界  发布于 2019-07-05 09:21:13 +0800 CST  

实在困了不想码字抢红包
楼主 丑鬼看世界  发布于 2019-07-06 01:23:32 +0800 CST  

(隔楼~)
楼主 丑鬼看世界  发布于 2019-07-06 19:57:40 +0800 CST  
(继续更新~)
楼主 丑鬼看世界  发布于 2019-07-06 19:57:49 +0800 CST  
即便没有《千与千寻》这部动漫移花接木的联想,站在现实的角度,九份也符合神隐世界的遐想。


根据《台北县志》的记载,清领时代初期,这地方的村落住了九户人家,村里人每次外出采购都是每样要九份,「九份」遂成地名。


光绪年间(1893年),九份地区惊现金矿,大批淘金客蜂拥而至,原本只有九户人家的小山村迅速发展成三四万人的小镇。名不见经传的平静村落摇身一变空前繁荣,日据时代达到鼎盛,生产的黄金以吨计算,煤矿的开采也被同步激活。


与九份一山之隔的金瓜石原地建立了一座黄金博物馆,还原了当年的盛况。






楼主 丑鬼看世界  发布于 2019-07-06 19:58:38 +0800 CST  
想起大学读过的一本旅行著作,切·格瓦拉的摩托日记里记录了他的拉丁美洲见闻,其中有这样一段描述:


「……是否真有那么一天,我们会看到一些矿工兴高采烈地扛起镬头下井作业,明知矿井对肺部有害,却依然从中收获极大的乐趣呢?他们说这就是矿上目前的情况,他们从矿井里挖出的煤发出通红的光芒,照亮了世界。他们是这么说的,可我不大相信……」


楼主 丑鬼看世界  发布于 2019-07-06 19:59:11 +0800 CST  

楼主:丑鬼看世界

字数:9347

发表时间:2019-07-05 05:01:22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7-21 06:45:49 +0800 CST

评论数:6137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