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封地


祖先定居瓦窑湾三百年,世袭平民。爷爷当了二十年甲首、十年社员,土地改革全湾除开两户中农,非贫即雇,爷爷是贫农。
妈妈是地主子女,嫁给贫农子弟,务农三十年,养活三个儿女,并与二爷合供继祖母。农业合作化,社员出工投劳、投肥计算工分,参与生产队分配、公积金、公益金福利待遇,人人有衣穿,户户有房住,个个受教育,壮有劳,病有医,小有抚,老有养,生做主,死有葬。
个体农民土地收归集体所有,队里划拨自留地,每人一分二厘,种菜发展家庭副业,搞多种经营。姐姐升学,土地回收;恰好我白吃十五年小菜后分地一股,才种一年升学转户收归集体;妹妹白吃蔬菜十五年,分得一份,才种两年,奶奶仙逝,她那半份收了,再半年农转非迁出。三十年常种三分地,折合两百平方米。
三块留地是我的封国,撒野的乐园:一处在屋后高祖王体浩坟前,一处在鹳颈坳,一处在堰塘东角。暑假从爸爸那里回来,首先巡视自留地,看看久违的向日葵开花没、结籽没、被偷吃没,豇豆纠缠玉米官司打输没,天芯苋把猪催肥没,牛皮菜剐到芯芯里没,丝瓜攀比牵牛花没,番茄高挂红灯笼没,南瓜黄没,黄瓜起蒂蒂没,冬瓜白茸茸灰领霉登了项没,八月瓜的乳沟吮青了没,地瓜甜味舔痒邻地了没。眼光欣欣然扫射,小手拔草、捉蚂蚱、消灭钻心虫,口唱:“我是公社小社员哪,手拿小镰刀啊,身背小竹篮。” 小白狗闻声衔裤脚要放嗲,大黄鸡咯哒咯哒迎回家。
“奶奶,我回来了。”奶奶眯缝着眼,放下终年不停的麻线、梃子,笑呵呵起身:“啧啧狗儿你回来了哇,奶奶摸摸看。啊,排骨长肉了,我的干豇豆儿呢,我的赙纸包包儿哟。”四邻八舍走一转,赢得一连声:“哦,洪大爷回来了,油汤汤喝安逸了哈?”“是洪二娃嗦,你回来啦。”房檐上空燕巢、竹林里飞雏鸟、幺娘老母狗才下的崽儿眼皮都连到,这里捏一把,那儿踢一脚。
万物亲候,扁担一摸,木桶一挂,挑水浇地。顺带浸灌新栽的竹子,抽条发嫩芽,晨露滚落。开春它的儿女,先生的上了林,成为青竹子;晚生的难成林,白露打来吃嫩笋子,味道好极了。调皮鬼被响篙抽打,叫做干笋子炒肉,痛得跳。奸诈的见棍子才在半空,已经杀猪尖叫呼救。湾里人都夸:“洪二娃肇是肇,挨打不逃跑、不推诿、不还手、不回骂、不久嚎,是个男子汉。”竹林播种,从来没有收成,依然乐此不疲。哦,小男子汉不肯观稼,而爱树艺。
一九六八年春,合意渠经体浩地,占去一幅,没给补偿。冬天,我在失地土渠中壅甘蔗种,来春过秧水,淹毁蔗苗。斜坡自留地改梯土,又把我栽的梨树压死。退守坟地广种毛刀豆、爬山豆,总算稳夺丰收。
鹳颈坳北口,圆山顶通向羊角嘴,石骨路埂剥蚀厉害,人称断颈坳,我雅化鹳颈坳。民合公社社员翻坳抄捷路掠过自留地,我怕践踏庄稼,砍来刺芭密密围拦,暗插断的鞋底针,被暗算人痛爹哭娘。雨后脚印深,我上山破口大骂,响彻四面八方,压倒高音喇叭。地头有棵乔木,路边簸箕大片空地,我开垦种植油菜,勤于浇水,夏收丰产。暴雨后,界石右倾,心想荣成幺爸近视,外号光瞎子,于是飞起一脚,再移位挪正。妈妈失察,依照分界挖土,却被幺爸看破天机,原来他知道地界对那棵大树,显然影占了他一锄地界。锄头两分:挖锄掘地,四指宽;薅锄培土,六指宽。妈妈不信,言来语去,他急了:“哪个乱说,全家死绝!”回屋看见大儿子赤身裸体,震怒:“裤儿呢?”儿子期期艾艾,旁人递须子:“堰塘洗澡,被洪林脱来丢了。”幺爸怒气冲冲下水摸到天黑,空手落屋。第二天,我赔条新颖的西式短裤。
堰塘地离水近,可是戢大奶奶箦箦没拦好,鸡牲鹅鸭经常偷袭自留地,我埋伏捉赃,捏死家禽,她追出来,我爬上树梢对骂,一眼环望三块封地,暂做打不列颠脊背爱儿男王,日不落。
我体态苗条三十五年,真要感谢巴掌自留地。那时,三分地主产猪草,间种蔬菜,向日葵是我塞的私货,俗称太阳花;还有爆花包谷,炒得膨胀,香脆可口。全家非农,七套房屋面积六一八平方米;自留地寸土无存,激素、化肥、农药蔬菜渐多。八年来,我由百零八斤噔噔噔到一三八斤,巡视三块地的瘦猴儿不见了。几十年凹陷的狗肚子,身居大都市危楼,出门电瓶车、上楼坐电梯,狗肚子逼近将军肚了。自留地最后一个王,哪天被削爵位?
二〇〇六年七月九日成都永丰路仰韶楼



楼主 王豆瓜  发布于 2006-07-09 23:17:00 +0800 CST  
昨晚刚发出,马上下线,来不及校对,愧对读者
楼主 王豆瓜  发布于 2006-07-10 08:57:20 +0800 CST  
这人是不是有毛病,处处跟我作对,故意不懂人在喊奶奶,以为是鸡狗在喊奶奶,我写的是童话吗?
楼主 王豆瓜  发布于 2006-07-10 10:20:34 +0800 CST  
出版《仰韶集》纪念毛 逝世30周年,魏巍题字、李尔重序,收入我1975年11岁以来相关诗文22万字。伟大领袖毛 永垂不朽,五千年第一人,心中的太阳永不落!
楼主 王豆瓜  发布于 2006-07-10 14:13:47 +0800 CST  
芊芊姑娘,努力豆郎
楼主 王豆瓜  发布于 2006-07-13 20:22:38 +0800 CST  
青橄榄 11:35:13
豆豆哥哥....!!
王豆瓜 11:36:21
开心。呵呵,一颗豆芽招徕高人难;我们一起努力,招徕高人易

我们丢弃了羊皮筏,改登破冰船啦 哥哥开心
青橄榄 11:38:03
呵呵,我也很开心认识你,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见解
王豆瓜 11:38:22
联合舰队,操练起来
青橄榄 11:38:34
加油,呵呵
王豆瓜 11:39:24
山月不知心里事,破冰启航橄榄枝
青橄榄 11:42:42
你出口成诗啊....
王豆瓜 11:42:45
三月一日,看来是豆瓜好日子,豆子要发芽,瓜子要破土啦
青橄榄 11:43:21
哈哈
王豆瓜 11:43:31
豆芽不脏吧,姑娘将就吃
青橄榄 11:43:38
还真是阳春三月的好天气呢。看,今天的阳光多么的明媚,呵呵,我昨天才买了豆芽回来,今天就要做了吃,,好久没吃豆芽了
王豆瓜 11:44:30
青儿一来,久雨雪灾的天道也变得晴暖了
青橄榄 11:44:42
喜欢吃豆芽
王豆瓜 11:44:51
清火
青橄榄 11:45:01
呵呵,就是那淡淡的醇香,我很喜欢的呢
王豆瓜 11:45:33
豆芽健身,西瓜清火,橄榄健胃,青色养颜
青橄榄 11:45:57
你真会说啊
王豆瓜 11:46:23
好姑娘,杜甫不是说“齐鲁青未了”么
青橄榄 11:46:52
是吗?呵呵,你是山东人?
王豆瓜 11:47:37
可见青儿,前程远大着呢,莫非豆哥跟你混,也要星星跟随月亮走——沾光
青橄榄 11:48:05
哪里啊..你客气了
王豆瓜 11:48:14
北宋初山东莘县人,元末湖北麻城到四川
青橄榄 11:48:31
哈哈
王豆瓜 11:49:09
战国河南迁山西,唐末到山东的
青橄榄 11:49:40
历史久远啊
王豆瓜 11:49:53
那可不是哥哥啊,战国导入四川,豆芽还没养路费呢。我发觉一个现象,呵呵
青橄榄 11:50:28
啥?
王豆瓜 11:50:40
你我都是果品啊
青橄榄 11:51:23
都喜欢自然的
王豆瓜 11:51:42
咱俩来合伙开果品公司,一定有得赚,勤工俭学真灿烂

青橄榄给您发送了一个窗口抖动。

青橄榄 11:52:15
我不会做生意的
王豆瓜 11:52:44
我还以为地震呢,结果是阿妹闹狗蹦子
青橄榄 11:53:26
你吃中饭不拉。.?
王豆瓜 11:53:28
青橄榄给您发送了一个窗口抖动。

把我都抖晕了三秒钟
青橄榄 11:53:42


青橄榄给您发送了一个窗口抖动。

王豆瓜 11:53:53
看看中午,凝视青橄榄当饭吃
青橄榄 11:54:30
我去吃饭了啊...有空在聊
王豆瓜 11:54:36
快乐的时光总是这样
青橄榄 11:54:51

王豆瓜 11:54:51
妹妹再见
青橄榄 11:54:59
再见!!
楼主 王豆瓜  发布于 2008-03-01 12:05:10 +0800 CST  
看下童年《巡封地》,满心甜蜜蜜。
楼主 王豆瓜  发布于 2020-06-20 12:09:46 +0800 C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