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常生活之五三六 “南河来客”

我的家常生活之五三六 “南河来客”

直来直去、实话实说、天生“一根筋”的我,在生活中说话几乎从不“卖关子”。
写文章也是。总觉得有话直说,开门见山,让人一看就明白为好。不爱掖着藏着,绕来绕去,云山雾罩,曲径通幽,故意吸引人的好奇心,跟着撵着一看究竟。
但是,也不尽然。
最近生活中的一次亲眼所见,原本自身就很“卖关子”,很有悬念,由不得你不跟着撵着,好奇心满满。
所以,我也一反常态,岂止开篇就卖关子,索性连文章标题也卖起了关子。
打头说起吧,事情的关子是这样的。
那天午后三点多,我刚到菜地,迎面遇见一个地邻小任。
与小任站在地头田埂随意闲聊了几句,无意间一转脸,忽然看见不远处的河沿边,站着一个一米多高、外观类似人的身形、裹满红布的不明来物。
我蓦然一惊,来种菜两年多,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蹊跷且带着神秘色彩的外来物件。说是“来物”,下意识的我总觉得像是“来人”呢。
你看,人形,直立,粗粗的腰身,一米多高,你说像人不像人?
像人?那,是活人还是。。。什么人?
说什么呐?当然不会是活人。
那,那会是。。。什么人?莫非。。。
想什么呐?太吓人啦!
不会不会,朝好里想,好里想。
“人形来物”全身被用红布包裹,严严实实,一缝不漏,从上到下平平整整缠满了宽条透明胶带。分明透着从容与平静。
也许是。。。也许是。。。
噢,忽然想到,对了,也许是个另类稻草人。
传统的稻草人原本是用来驱赶鸟雀的,由于种菜人的菜频频被偷,近年来又出现了不仅吓唬鸟雀、同时吓唬小偷的形形色色另类稻草人。
我在前面曾专门写了一篇《新版稻草人》,说的就是这种像人不是人的人形另类稻草人。
随便领你去我的近邻菜地看看,不足三米处就站着一个身穿蓝色衣服,长着白色塑料桶脸,戴着黄色儿童头盔的另类稻草人。
每天我在我这边种菜,不经意一抬头、一转脸就会看见一个呆板、僵硬的人形怪物站在我面前。每次都把我吓的心里一“咯噔”。
“小季,你弄的假卫士没吓着小偷,天天倒把我吓得不轻。”有几次我嗔怪那个女近邻。
可细想一下,这个“人形来物”也不像个另类稻草人。
只有一截大半人高的胖胖的“腰身”,无头又无尾。
更奇怪的是,没见有腿脚的支撑,它却稳稳地站在河边深深的草丛中。
而且全身上下裹满红布,是那种猩红猩红的红。
就是这猩红猩红的红布,只看一眼,就叫我电击般感觉惊悚。
说到红色,象征情感热烈的红,鲜花盛开美丽的红,服饰鲜艳动人的红,都会给我以美的视觉享受。
然而有一种红色,就像眼前这血一般的猩红猩红,却会使我立马联想到月黑风高夜蒙面出没的歹徒;月明星稀夜吊挂林中的红袄白裙;深山古刹午夜佛堂飘荡的红黄长幡;夜半时分花圈覆盖的孤坟鬼影。。。全是叫我不寒而栗的恐怖场景。
唉,小时候继母叫我在一个寒冷的深夜里独自去开门捉被黄鼠狼拉走的鸡;在一个黑夜里独自去乱坟岗子打谷场偷豆秸和在一个炎热的夏季中午独自去捡柴遇“鬼”的经历,一直是伴随我永生难忘的可怕阴影。
盛夏天气,红日高照,垂柳依依,凉风习习。旁边马路上车流不断,行人清晰。如此地段环境,如此优美景致,你说你怕个啥呀?怕个啥呀?
虽然心里不停念叨给自己壮胆,就是不敢上前看个究竟。
不知小任怎么想,她嘴里说着“是什么呀”,“是什么呀”,却一直站在原地不动弹。
一老一少两个胆小鬼到底没一个敢去看的,只得离“来物”远远的,各自在菜地干活去了。
一边除草一边不时看看“来物”,满脑子的胡思乱想、疑神疑鬼。
正在这时,一抬头见前面文章说过的种菜地邻余教授来河边钓鱼,把我高兴的,立马大声喊他来看。
余教授放下手中钓竿走过来,听我说罢,笑言“看看不就知道了”,径直向那“来物”走去。
只此一去,便有分晓:“来物”变作“来客”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嘿嘿,反正今儿卖关子了,索性一步卖到位。
上回书说道余教授直奔“来物”而去,但见他面无惧色,毫不犹豫伸手就搭在“来物”身上。
不好,就在他的手接触到“来物”的一刹那,我敏感地发现,他的胳膊几乎不可觉察的微微往回一缩。
不由得心里一紧,大约与他所想不符,是意料之外的感觉吧?难道果如我们的猜测,是个,是个。。。什么人?
然而余教授并未后退,而是淡定自若,一手按住红布,一手自下而上,一点一点揭开透明胶带。
我目不转睛盯着余教授的每一个动作,随着胶带一圈一圈揭到完全脱落,只见他干脆利索,一把掀开了裹住“来物”的红布!
随着红布滑落,露出的是什么?!
从我站的角度望过去,上端是一段黑乎乎的空壳般的东西。正惊愕不解间,只听余教授笑着轻声说了句:“是菩萨,塑料的。”
哎呀,我也看到了,原来真的是菩萨!
是我在电影电视画面上,不止一次曾看见过的菩萨,南海观世音菩萨!
观世音菩萨足有近一米高,全身金光闪闪,是看惯了的脸庞丰腴,温柔浅笑,慈眉善目,手持柳枝的女菩萨形象。
金色的观世音菩萨立于一个黑褐色的塑质中空壁龛中,壁龛下部是一个圆圆的“莲花宝座”。为的是仿效镶嵌在莫高窟上的敦煌壁画众神聚居或想象中九天之上神仙居所或南海观世音菩萨打坐莲花宝座念佛诵经的效果吧?
怪不得“来物”,不,不能再说它是“来物”了,要说是“南海观世音菩萨”,也不,确切些应说是“南河来客”,会在河边坐得那么稳当。
如同寺院开光,余教授把观世音菩萨在原处摆正,拿着那块红布回来了。
我由衷地给他点了个大大的赞:“你是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真正的无所畏惧啊!”
“这块料子质地很好的。”他满口称赞道,“很贵重的。”
至今我也不知道红布是棉的,绸的,缎的,绫的,绢的还是什么的。我不想问红布贵在哪里,我不想问他拿红布作何用处。我只想知道,这是谁家的菩萨偶像,因何竟被驱逐出户,弃置荒野?
我以为,宗教信仰是宪法规定允许的,信奉佛教是自由、自愿的。谁家既已笃信并把佛像请进家中,就不该将其弃之不顾,随意而为。起码要寻所寺庙,送它到它该去的地方。
我向余教授说了这些话,说谁家这是对菩萨的“大不敬。”
“大不敬,大不敬。”他随声附和,很是赞成的样子。
经过我身边时他抖了一下手中的红布给我看,又一次说道:“这家花了不少钱的。”
再好再贵也别指望我往回拿哦。
相形见绌,我虽然自称不迷信,像是个无神论者,可不知怎的,心底深处就是怕这怕那,不听我的神经中枢指挥似的。
顺便晒晒我的宗教观。
我确是不信天上有神,地下有鬼。但我在岗时有一次去徐州参观汉墓、顺带游览西游记宫时,却不由自主地双手合十,向诸神顶礼。
当我进入最后一个西天如来佛祖展室,置身在一派宏大壮观瑰丽辉煌的佛界圣地氛围中,唐僧四众不畏艰难险阻,孙悟空战胜妖魔鬼怪,最终西天取经成功。我立刻就产生一种庄严神圣的心境,由不得不用佛界的礼节,表达自己的强烈震撼和感动。
再说佛界诸神,哪个不是出自现实社会中人。我虽没作过研究,但碎片知道如来佛祖、地藏王菩萨、阎罗王地君、济公活佛等的出身原型。他们原本都是生活在自然界的“有故事的人”,从人成佛的经历,个个惊天地泣鬼神。
传说《西游记》里西天取经超凡脱俗为功德佛的唐僧,不就是我们初中《古代历史》教科书记载的伟大的唐朝和尚玄装么?至于被西天佛祖封为斗战胜佛的孙悟空,更是人类生活中无数草根平民集中的优秀代表。他们虽殒犹生,事迹永存,成为流传万世、历经风雨而难以磨灭的佛界经典。
他们各自以他们一生的坚定信仰,顽强奋斗,决绝努力,卓越成就,受到世人的景仰、爱戴,进而被人们神话,当作人间永远的精神菩萨。
我在西游记宫向佛界诸神致敬的场面、激情至今如在眼前,同时让我难忘的是同行的一个刚出“教育口”不久,一心仕途却一时不得领导赏识,所谓“怀才不遇”,“仕途不顺”的年轻同事,与我一同踏入佛祖圣境大殿时,说时迟那时快,我还没看清楚是咋回事呢,他就一个趔趄,直接跪拜在地了。
后来我想,正是受了他的感染吧,我也一反常态的向菩萨行礼了。足见外因还是有一定影响力和作用的。
要知道那次是我们小镇“一把手”带队,惊了我一跳,前所未有哦。好在当时只有我跟他两个,除了我的丈夫,这事我再没跟第二个人提起过。
别说,还有点灵验。多年后听说他上调到区,很有些作为。我真心为他高兴,人各有志,想仕途亦属自然、正常,谁说想当官的是有野心?叫我说他人品很好,“为官一任”总比“有能无德”的人多“造福一方”哩。
跑题了跑题了,回头接着说“南河来客”。
网友诸君只怕还在像我一样,关心“南河来客”,不,是南海观世音菩萨的来历与下落吧?
好多天我都注意打听这件事。河边菜地附近有好几个居民小区,终于有一天听地邻小文说:“是新加坡花城小区的,那天我看见两个小伙子抬着过来放在这里,说是他们家上人供的,如 人不在了,就给搬出来了。”
我感叹不已。这家人下一代不信佛了,又会去信啥呢?有人说当下不少人都没有信仰了,该不会都去投奔赵公元帅了吧?若是都向钱看,还不如像他家上人那样虔诚信佛,多做善事多放生,与自身与社会,倒也相安的好呢。
忽一日“南河来客”不见了,我东西南北四处寻视,终不见菩萨身影。
猜想两个去处,被人请回抑或沉入河中。
哪个去处更好?网友诸君说呢?
楼主 王羽兰  发布于 2018-07-09 07:13:04 +0800 CST  

楼主:王羽兰

字数:3598

发表时间:2018-07-09 15:13:04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9-05 09:15:25 +0800 CST

评论数:13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