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贴心壁生长,乡愁是一个顽固而脆弱的器官》

一转身,就成远方。再转身,只剩遥望
背离一口水井的原点,天地夹角深处是飘飘荡荡
不知不觉走的太远,或是走的太久
我已是掉不了头的落叶之舟。村庄、炊烟、小河、稻田……
在我身体内部不断走失,而后标记为原籍
遥望的每一次呼吸,间隔着秩序井然的碎影,间隔着月圆月缺的唏嘘
母亲常说:我是他们的儿子,但更像他们泼出去的水

那些紧密联系过的光阴,越来越短、越来越陈旧
在一圈又一圈年轮的骨子里渐慢疏松。被频频提起时
又皱着崭新的眉头。紧贴心壁生长,乡愁是
一个顽固而脆弱的器官,容易被触痛、容易失血过多
我严格区分那些有关的事物,谨慎碎片刺割变奏的乡音
并提防着一面斑秃的镜子,恐亲切的面容赶在老屋之前老去
过去的与过去划清界限,说着念着想着都恍如前世、断代史

在异乡,从路过的云朵或风里,提取些许相似的味道
植在下一张大汗淋漓的车票里,模糊而鲜活的景色刮过久违的清凉
还像我孩时,在一口水井的身前背后顽皮的疯样
昨晚,一向很少打电话的母亲来电说:父亲腿疾复发
不能再去乡里的粮食加工厂了,征问我的意思
楼主 往昔波澜  发布于 2019-04-30 22:24:41 +0800 CST  

楼主:往昔波澜

字数:428

发表时间:2019-05-01 06:24:41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7-16 18:56:00 +0800 CST

评论数:1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