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人启示录

大家好,我是佩伭,我回来了(假如你还记得我的话)。按照这里的时间,我应该离开了一年多了,其实实际离开的时间要比这长的多。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另一些地方做一些不得不做的事情,不能连续我之前的留言。哦,抱歉,我忘了告诉大家我曾经的天涯笔名叫“进化方向”。貌似很早以前我的发言还惹出了一些争议,呵呵,每件事都是有原因的,有些原因直到现在我也不能完全坦白地告诉大家,请相信我——事情不是看上去那样子的。很感谢当时很多朋友给予我的鼓励和支持,也想对各位新老朋友重新说声“sorry”,抱歉让你们久等了,——我回来了。


——顺便说一句,前几天刚刚在鬼话那个版发了一个贴,因为这次不想看到因为我的话语而引发的口水战。可惜有人太过小心,没等我把话说清楚就把帖子删除了。其实这个也不能怪他,他没有看过之前我写的文章,不知者不怪嘛。况且吃过苦头的人多少都会变得愈发谨慎警惕。只是有时因为恐惧而太早的反击也是一种危险的鲁莽,对吧?
好了,那么既然鬼话不允许说,那就还是回到这里好了。我想既然是杂谈,那么应该允许来自四面八方的声音吧。我不会使用任何强迫手段来说话,更不会强迫任何人听我的话,至于有人担心是否存在敏感问题——放心好了,你不是随时可以删除吗?呵呵

楼主 佩伭  发布于 2011-01-09 09:37:00 +0800 CST  
这次之所以想重新回来说说话,是因为在我离开的这段日子这里发生了许多事情,后面还会有更多的令大家惊异的事情发生。假如一直没人出来解释一下的话我担心会影响到进程。不过不必担心,没那么快呢,呵呵。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为了之前许多喜欢看我说话(虽然有真有伪)的读者朋友,修补我上次中断的废楼。所以如果诸君喜欢的话,闲暇时光来这里陪我聊聊吧,借用我上次说过的一句话——不用担心和疑惑,水泼的多,自然会慢慢连成一片的。

好吧,那么今天从哪里开始呢?就从我这次的旅程开始吧。
楼主 佩伭  发布于 2011-01-09 09:50:54 +0800 CST  
自从上次封楼后不久,我就去了另一个地方.

假如按照这个世界的科技术语来解释,那是一个“距离地球许多光年以外,坐最快的宇宙飞船也要许多许多年才能到达的星球”……呵呵。但是按照我们的理解,地理距离只是个幌子,我们和他们之间连一英尺的间隔都没有。这个地方,假如你们愿意叫它为“外星”也好,对于我而言就像隔壁房间的邻居一样熟悉,我记得中国有个成语好像叫“咫尺天涯”,可能用在这里比较适当。

楼主 佩伭  发布于 2011-01-09 09:54:02 +0800 CST  
去那里不是度假,我是为了解决一些麻烦而使自己又陷入了更多的麻烦。记得我很早的时候曾经在上一片帖子里很愤怒地谈到叫人勿做恶,否则必遭“反噬”的吗?呵呵,太早了,肯定没人记得起来了。有人以为我针对的是那些在网上攻击我的群体,其实不是,那是因为我在写那几个字的前一晚刚刚经历了一场较血腥的战斗,当时的情景至今不愿回想,不是因为那个过程,而是因为引发战争的惨况实在叫人难以平静。而这次的旅程,其实应该叫“任务”,也是那次事件的一个后续延伸。
楼主 佩伭  发布于 2011-01-09 09:58:32 +0800 CST  
我记得那天夜里下了点小雨,那个后巷很黑,有点冷。当我们到那的时候,对方已经跑了。我们三个人,看着眼前的景象谁也没有说话,因为实在无话可说。那个小女孩就那么躺在那里,大眼睛像极了芭比娃娃,很美。可是鼻子以下惨不忍睹。这是第十四个受害者,每个都是豆蔻年华的少女,每个都被撕烂和吸光……所以那次回来后,才在留言中写下了那么激烈的话,一般我很少会发那么大的火。
楼主 佩伭  发布于 2011-01-09 10:01:32 +0800 CST  
在你们所处的这个世界中,犯罪无处不在,连环杀手也并不出奇。可是那次我们对付的不是人类的杀手。他们已经在数个国家、在数个年代,犯下了数起超限罪行,而且他们现在还在伺机犯案。他们的名字我不能在这里说出,因为这样会把他们招来,大家就把这些家伙当成是一群邪恶的天使吧。邪恶自不必说,而说他们是天使,是因为他们真的——是你们神话中所谓的“天使”。
楼主 佩伭  发布于 2011-01-09 10:04:00 +0800 CST  
虽然他们没有洁白的羽毛翅膀,可是假如他们想,这也不是难事。并不是所有的“天使”都是邪恶的,这一个种群是在进度中偏差了正轨导致走上邪路的。假如你见过他们,你会有很深刻的印象的,因为他们按照人类的标准,实在是很美,美的会令你晕眩。但是假如你能如我一般深入到他们内心,你会有如身处万丈冰窟之底战栗的。
楼主 佩伭  发布于 2011-01-09 10:05:41 +0800 CST  
我记得第一次遇见其中一个杂种的时候(抱歉现在我依然用这个词称呼他们),是在一个深秋的午后,温暖的阳光倾洒在遍地黄叶上。当时一个面孔非常美丽的女孩就坐在一把长椅上,柔滑的头发搭在额角,穿一件深绿色的长毛衣,怀里还抱着一只眯着眼打鼾的金黄色小猫,场景令人陶醉……——直至看见她后来的行为时我才警醒过来,我看见她抚摸着小猫的纤细手指从猫的耳朵里插了进去,然后从嘴里伸了出来……后面的事情我不想再描绘下去了,我怕有朋友会觉得太恶心。
那时我还没有接到门里的信息,以为只是遇到一个简单的虐待狂而已,可是当我上前想要阻止她的时候我发现我错了。我看见她不仅仅是将小猫撕烂,而且开始吸——她吸的不是血,而是灵魂。说到这里,我想解释一下,在你们的眼中是看不见这起暴行的,因为无论是撕烂还是吸允,都是发生在精神层面上的,包括我之前谈到的那个受害的女孩。你们只可能看到一个死去的完好的尸体,却看不到我们看到的东西。她吸的是灵魂,是被撕烂蹂躏的灵魂,或者按我们的说法,叫“神识”。

楼主 佩伭  发布于 2011-01-09 10:17:05 +0800 CST  
那个貌似美女的杂种已经被处置了。我们前年的夜里在那条巷子里遇见的被害者是另一个家伙干的。它把那个少女折磨的不成样子,虽然在普通人的眼中,那少女只是具普通的苍白的死尸而已,就和很多病死累死的少女没什么两样。但我们知道,她临死前曾承受过多么痛苦的折磨!这群杂种最令人痛恨的就是,他们只找那些心灵最纯洁善良的少女下手,而且越是善良受的折磨越深,被吸的越净!甚至她连怨气都没能留下。
虽然我不是我们三人中人类寿命最长的一个,但是也见识过不少的杀戮和血腥了。许多世人的残忍其实正是被那些杂种所引诱导致,你们看到这个世界上许许多多的人间惨剧,有些是一时激愤,而那些残忍到不可理喻的行为其实很多是被动造成的——但是,人也有责任。你们想象不出他们有多邪恶和冷酷(记住这两个词),这群曾经的天使,进化史上的佼佼者,如今已经变成了邪恶的代名词。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我才想要去他们的老家算算总帐……现在看来,这个决定有点冲动了,因为有一些被逼、赶杀到这个世界上来了,所以大家最近看见邪恶现象貌似多了一点呵呵,不过没关系,这里有我更多的朋友在等着他们。
回头我会讲讲这一年多在那里的经过,今天先到这里吧。祝:安好。

楼主 佩伭  发布于 2011-01-09 10:29:15 +0800 CST  
顺便说一句,最近世界上各地发生的动物集体死亡事件不是意外,是正常进度的一部分。
楼主 佩伭  发布于 2011-01-09 19:53:14 +0800 CST  
今天时间有限,只能抽空上来说一句:后面很多异象将发生于海洋之中。
楼主 佩伭  发布于 2011-01-10 20:43:24 +0800 CST  
不好意思,刚刚从墨尔本回来,抱歉让各位久等了。
楼主 佩伭  发布于 2011-01-25 21:49:54 +0800 CST  
很高兴看见老朋友,这几天真的很忙,其实我不像大家想象中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我和我们中很多人只是凑巧被选中得以一窥世界进化的壮丽历程,并被赋予了一些能力来履行必要的责任,我想这个说法比较能代表我们这个群体。而平时,我和你、他一样都有常人眼中正当的工作,要过平凡的生活。所以你们应该记得我曾经半打趣半认真地说过,我们中很多人也为中国的房价、孩子的教育和老板的无理要求等琐事而头疼,没办法。要说真有和普通人不一样的地方,那最大的区别不是各种神通,而是因为我们有两个身份、两种生活,每天都生活在面具之下其实也是件蛮累的事,呵呵。
谈这些主要是想预先解释一下为什么最近不能及时回复、反馈帖子,以及对那些期待尽快看到下文的朋友声sorry。这几天我会抽空来认真的聊一聊,期待你的光临哦,呵呵。

楼主 佩伭  发布于 2011-01-25 21:56:18 +0800 CST  
继续上次的谈到的那个被害少女往下讲吧,我们到的时候那个家伙已经逃走了。我记得很清楚,那时是北京时间凌晨3点36分,雨淅淅沥沥的还在下。我们中的一个人,(为了方便描述,大家不妨叫他中文名字“孔雀”吧,这个名字还有段来历),右手的无名指又开始抖了,我知道,要干活了。
这群家伙不仅擅长伪装,而且擅长逃匿,所以给抓捕造成很大困难。那一次,他终于被我们抓住了。按照这里的标准,他只有3岁,但是邪恶程度已经够分量了。战争很激烈,不过人们未必知晓,因为是发生在天空里。假如你还能记起2009年三月的某一天,你家上空貌似前所未有地雷鸣电闪却不见什么雨水落下,那想必当时我们就在你的头顶上呵呵。
先简单介绍一下我这两位伙伴吧。“孔雀”是个裁缝,手工也不错,我有几件衣服都是这位“大师”的杰作——其实按照世俗的标准,他也真的可以算是一位“大师”了。他的工作室在巴黎,每年春季有几天是很忙的,当时本来不该他来,是他自愿的。Nina,外表是一个标准的金发碧眼俄罗斯美少女,其实到今天她已经走过了人生的第700多个春秋,原来大家都纳闷她为什么不选择重生,后来我知道了她的故事才明白了原因。
和那个小杂种以及他的分身混战了十几分钟后,我们战胜了。我们把他化解后,让另一个异人负责“毁灭”。我们所谓的“毁灭”,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杀死”也不是扬扬挫骨扬灰那样简单,而是彻底地将他从这个过程中净化掉。但是我不能让那个少女复活,这是我的悲哀由来。
每件事都是有原因的,包括我为什么现在这么老土地讲故事。虽然我一直都不擅长讲故事,他们都说我讲故事味同嚼蜡,因为我真的不是在讲“故事”。话说回来,假如有一篇文章写的绘声绘色、让你读得津津有味,你觉得该怎么定义它呢?那究竟是一个消遣的快乐时光呢还是让人心领神会的提升过程呢?呵呵。
处置完那个小baby之后,我们就分手了。这种事情不需要长期合作。Nina回到咯拉海边她的家乡继续她永无休止地等待,而“孔雀”则返回他在巴黎的居所继续过日子。可是我始终忘不掉那个被残害的少女,因为她长的和很多很多年前我的一个非常亲密的人非常之想像。我觉得即使解决了那个婴儿版的杂种依然无法平息我复仇的欲望。通过一个朋友帮助,我得知当时居然还有一个“恶魔天使”就在看我的帖子,这真是可笑。所以,我用上一篇文章引出了那个人,并亲手处置了他。然后,我就踏入了那个世界——他们的世界。

楼主 佩伭  发布于 2011-01-25 22:29:34 +0800 CST  
去到那里很简单,但是那个地方的时间标准和我们这里有点不太一样,所以从我离开这个地球到返回貌似已经过了快两年的时间,但其实我只去了3天多而已,呵呵只是我太太比较可怜。
简单说一下那个地方吧,名字依然不能说。大家可以称呼它为“枯地”吧。如果单单看环境,恐怕会令很多科幻迷们失望,那个星球表面只是一些坑,深深浅浅的灰色的坑。我们一般不太愿意到那个可怜的地方去,但是这次可能我真的有点不冷静。我想还是几世前的记忆在影响我,我应该猜到那个少女是她的转世,可是我太大意了没有尽到责任。我必须去释放一下怒火。
当我踏过界限来到那里的时候,天空一片苍白。

说到这里我想说点题外话,邪恶是什么?很多人觉得邪恶就是“使坏”、是“损人利己”,其实不是那样的。当一个人还有“损人利己”的念头时,他还不算邪恶的,因为他有“利己”的念头,而这个念头是好的和进步的。我们所谓的“邪恶”,指的是没有任何利益驱使,没有任何合理解释,而仅仅从毁灭一切美好的事物和情感中寻找快感,并且不求任何回报的绝对“无私”的冲动。
——你有过这种感觉吗?我相信你有过,对吗?当你明知自己无理的斥责和出走会让妈妈心痛难受时,当你明知被自己踩在靴子底下的小狗崽在大口喘息、痛苦地哼叫时,你一边感到自责一边是不是又有一种隐约的快感?那快感是什么?那就是“邪恶”,也是我要去清算的那些家伙们极力散播的东西。
大家可以试着在我的这篇帖子后面写下你曾经做过的印象最深刻的邪恶的事,不用担心,不用害羞,这会打开你不知道你知道的事情的序幕。

楼主 佩伭  发布于 2011-01-25 22:39:42 +0800 CST  
可能大家感觉到了我这次带回来的文字有点悲观,令人不舒服是吗?呵呵,这个贴和前两次不同,这次我不会直接去谈“机”和“道”一类的东西,也不见得去解释某些朋友的疑惑。而只是随便谈谈我们,谈谈那些“你不知道你知道和你不知道的事”——这话,我在被封之前的鬼话版也说过。至于原因,我想现在还是不说的好,说了我怕有人会受不了,而且我也不想又被封贴,到时大家连一点光都看不到了呵呵。
楼主 佩伭  发布于 2011-01-25 22:48:59 +0800 CST  
我上次已经说过,一般除非特别,否则我不会回短消息的。但是我真的不想看到有人太过担心——尤其担心的是错误的事。所以今天最后对一位朋友说声:放松点,紧张的手都发抖线怎么穿进针眼去呢?对吧。
好了,今天到这里吧,祝各位:安好。

楼主 佩伭  发布于 2011-01-25 22:56:51 +0800 CST  
OK,我知道这几天更新的有点慢,而且现在很晚了。但是刚刚解决完一桩事件,实在没有睡意了,索性上来谈一下吧。
楼主 佩伭  发布于 2011-02-01 03:02:26 +0800 CST  
今天一整天都在忙着处理一个异人的事情,他的神通很特别,简单来说就是他可以任意改变组成这个世界的物质的结构。呵呵,举个例子吧,一块木头会变成钢铁甚至是金子,而一杯水也可能“平白无故”地在他手里变成和盛水的杯子一样的塑料块。而且这个不是感知混淆的神通,是实体的改变。换句话说就是变不回原样了呵呵。不过这个人比较可笑,而且他获得神通的方式也比较滑稽,他纯属误打误撞,自己拿着几本书瞎练,居然真让他触到了一点。至于我说可笑,就是因为他还不具备掌握神通的进化资格,所以不能得心应手地操纵自己的神通,反倒搞的自己很狼狈——你们没有看到他现在脑袋上缠的纱布,呵呵呵,就是因为早上起床时想要赖床,结果本来坐起身来向后想倒在枕头上再睡一会儿,结果枕头变成铁的了:(,呵呵,磕的真惨。因为他所造成的一些异象已经引起了当地一些部门的注意,所以我们不得不去处理一下,今晚就是去干这个去了。好在现在事情解决了,我也松了一口气。
楼主 佩伭  发布于 2011-02-01 03:19:01 +0800 CST  
这么晚了就干脆不睡了,其实我和与我类似的一些异人是不需要睡觉的。睡觉纯粹是为了迎合常人的生活习惯,主要是家里人。不过时间长了,似乎也学会了一点普通人睡觉的方法了呵呵。那今晚,我就来谈谈睡觉的事情吧。
关于睡觉似乎没什么好谈的呵呵,医生已经早就解释了睡眠对普通人的重要性和科学原理。不过其实关于睡眠有很多内涵,人们还不了解。眼下,我可以说的就是,睡眠不仅仅是休息,如果得法的话也是一种修习和提升。不过目前这个话题不能讲太深,因为世人的接受能力有限,对某些人造成精神困扰就不好了,那么今天我就随便捡点说说吧。谈睡觉离不开梦境,那么我想告诉大家的一点就是:你的梦有很多是事实,不是虚幻。有些是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有些则是发生在他人身上的事情,还有些是发生在你的前世的事情……等等。并不像某些自以为是的精神医生统统解释为精神压力的原因,当然不是说完全没有,只是比例很少。注意,我指的是纯粹的梦境。因为还有一些是你在半清醒半昏睡状态下自己拿白日生活中的场景、人物编织的故事则不算是梦境了,至少不是我所讲的“梦境”。那么在梦里你所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遭遇到的,其大部分也正是你自己曾经(这个曾经可是很久远的概念)和未来(比例较小)的经历。所以我们中也有一些异人可以借用自己的梦境帮助自己丰富、净化神识。
空谈理论没人爱看,举个例子吧。我们中一个异人,曾经帮助过一个饱受梦境困扰的中学教师。这个教师生活平凡,可以说非常平凡,从小学到大学到毕业分配至当地的中学执教,再到买房娶妻评职称生小孩……没有坎坷经历,甚至没有出过外省,就像北方许多小城市的老百姓一样度过了半生。但是他也一直有个困扰,就是他的梦境太多、太逼真以至于搞得自己临近崩溃了。这个也许有人会不屑,做梦嘛有啥大不了的,还至于我们派人去引导他吗?事实上还是需要的,因为他的前世实在挺不平凡的呵呵,这个人有很高的资质,玩笑的说法就是“灵魂界的黑道九段”。所以这一世,即使他选择了再平凡的人生,过往的经历还是会出来影响他,道理很简单——一年来你天天吃家常便饭肯定不会记住每天吃了什么,但是假如其中有几次出去吃了顿大餐想必不会忘记吧?感受越深刻的越难以抹去,何况人其实根本就不会忘记,只是“被想不起来”而已。扯远了,回来说说这个教师吧,他从青春期开蒙以后就开始做一些离奇的梦,据我们后来总结,其中一大部分都是他数往世的经历,包括他在某朝的边疆守城并与外族血战的梦境,包括在梵蒂冈某教堂里做牧师的梦境,还有在莫斯科某大学念书时的梦境以及作为一个美军直升机驾驶员死于越南战场的梦境等等,这还只是在本人类周期内而言,之前的周期内的转世因为跨界所以就不会再梦到了。
虽然只是梦境,但是由于太过透明,我们了解了以后就派出了一个异人去与他联系,指导他利用梦境提升的原理,现在他们一家人过的很幸福,而且神识得到了很大的开发。
谈这些就是想告诉大家,不要忽视梦境,试着去接受它和从中学习。当然,大多数人都会有这样一种感觉,当你从睡梦中逐渐醒来到睁开眼时,梦,就像大海退潮一样迅速散去,而且很难再回忆起来对吗?这个很正常。不用担心,你们只要记住:一,无论你梦到了什么都要记得在梦里按良知和勇气行事;二,就算你醒来什么情节都不记得,是不是会依稀记得做梦时那种感觉?如果它是令你感觉幸福的、激动感慨的——保存好这份心情。如果正相反,那么今天你最好多做点正面努力,争取让周围的人改变你醒来时的情绪,因为它(梦境)是在提醒你。
今天就先讲这么多吧,最后我想对那位“淘气”的朋友说一句:别担心,现在的世界是不太干净,但是我们还能看到四处散落英雄的光芒,至少最后还有我们呢,呵呵。
祝各位:安好。

楼主 佩伭  发布于 2011-02-01 04:38:03 +0800 CST  

楼主:佩伭

字数:229318

发表时间:2011-01-09 17:3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10-27 21:44:37 +0800 CST

评论数:300473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